正文 第48章 还是肚子里面的孩子重要

    可是无止境的在柱子媳妇儿的手里面拿布料,秋露儿说什么都接受不了。

    柱子媳妇儿笑了笑,说道:“傻孩子,这些布料不给你也是扔的份儿的,你还是拿着吧。”

    秋露儿呆了呆,布料这样金贵的东西,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扔掉了,柱子媳妇儿继续说道:“嫂子以后可能不能帮你了,唉,你先不要着急,听嫂子说完,嫂子刚刚查出来,嫂子有身子了,你柱子哥一高兴,买了好多的花布回来,差一点儿把家里面的那些钱都花没了,嫂子这几个月,会在家里面为嫂子肚子里面的孩子做小衣裳,会剩出来很多边角料,你做荷包正好用的上,你要是不嫌弃的话,那些边角料你就留着用。”

    秋露儿惊喜的看着柱子媳妇儿,开心的说道:“嫂子,真的吗?你,你竟然有宝宝了,嫂子,你坐,千万不要累着了,这怀孕的头三个月尤为重要,一定要好好的养着,这头三个月,嫂子也不要动什么针线了,还是肚子里面的孩子重要!”

    “哎呀,我不管,嫂子,我要做宝宝的干娘。”秋露儿小心翼翼的抚摸着柱子媳妇儿肚子里面的孩子,撒娇的说道。

    柱子媳妇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好,以后露儿的孩子出生了,嫂子也要做露儿的孩子的干娘,好不好?”

    “成交!”秋露儿开心的说道,看了看柱子媳妇儿带来的那几块儿小花布,笑着说道:“嫂子,待会儿我娘回来了,我就和我娘好好的问一问头一胎都要注意什么,到时候一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嫂子喝水,哎呀不行,这个水是凉的,嫂子应该不能碰凉水,对了,嫂子,我这儿有糖,嫂子吃糖吧,红糖不就是补身子的好东西吗,这冰糖应该也可以吧?”秋露儿手忙脚乱的找东西,想要好好的照顾柱子媳妇儿。

    柱子媳妇儿幸福的笑了笑,说道:“傻瓜,红糖是活血的东西,我吃不得的。”

    秋露儿立马把自己手里面的冰糖也收了起来,说道:“这个也是糖,为么安全,这个也别吃了,哎呀,对了,我知道了,嫂子,你等着我,我去给你装一点儿小米,小米最是补身子了,待会儿带回去,让柱子哥给你熬小米粥吃。”

    秋露儿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一样对孕妇有用的东西了,飞快的屋外跑,现在奶奶对她异常的看重,以她的名义送柱子媳妇儿一点儿小米应该还是可以的,就算不可以,可不至于被奶奶骂的狗血淋头,毕竟小风的学费还要靠她呢,奶奶就算不为了小风,单单是为了大哥的好名声,也不会怎么说秋露儿的。

    秋露儿拿了一个葫芦瓢,狠狠的舀了两勺小米,装在一个小袋子里面,风风火火的跑了回去,跑得有一点儿着急,没有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王家嫂子正站在那儿虎视眈眈的看着秋露儿。

    王家嫂子死死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一个外姓人秋露儿对她都这样好,自己这个亲嫂子秋露儿竟然爱搭不理的,这都是什么亲家呀,还好自己的弟媳妇儿不是这个秋露儿,要不然自己一定会被气死的,但是那个秋雨儿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在秋家住了这么久,秋雨儿对自己一直很是谨慎,尤其是对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还没有进门儿就知道自己肚子里面的‘孩子’能够威胁到她,这个秋雨儿以后也不会是一个省油的灯。

    哼,真是没有一个省心的。

    秋雪儿轻飘飘的来到王家嫂子的面前,淡淡的看了看王家嫂子死死捏着自己肚子的手,轻轻的咳了咳,王家嫂子吓了一跳,看到是秋雪儿来了,微微松了一口气,脸上刚刚的阴霾瞬间就不见了,笑着说道:“雪儿,你怎么过来了?”

    秋雪儿抿了抿嘴,看了看王家嫂子的肚子,说道:“我娘让我来看一看嫂子,嫂子现在是有身子的人,还是不要乱走为好,一旦磕到碰到,动了胎气就不好了,嫂子,我扶你回屋。”

    王家嫂子笑了笑,说道:“有心了。”

    秋露儿为柱子媳妇儿装了三斤小米,亲自把柱子媳妇儿送回了家,这才回到自己屋子里面把从二房带来的那些布头都找了出来,一片儿不剩,二房的布头很好找,都是大红的嫁衣布头,与从奶奶那儿和柱子媳妇儿那拿的很不一样,一眼就分的出来。

    秋露儿用自己最快的速度,第一时间把东西动到了二房,秋雨儿咬牙切齿的看着篮子里面的布头,愤怒的说道:“不够,还有一些布头已经被你做了荷包,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那些布头你打算怎么算?”

    秋露儿的眼睛微微的眯了眯,说道:“行啊,要算帐是吧,大姐,那么我们先算一算我给你做的那十个红头花的钱吧,那个红头花,要是卖的话,一个也要一文钱的,一共十个,你觉得我用来做荷包的那一点儿布料,够不够十文钱?”

    “废话,自然是不止十文钱了,这个嫁衣的料子可是王家送来的,就是在易家绣坊里面买的,我的好妹妹,你不是和易家人做生意吗?你不会连易家绣坊里面的布料多少钱一尺都不知道吧?嫂子,你来告诉她,我这嫁衣到底有多贵!”秋雨儿洋洋得意的说道,没有注意到王家嫂子那已经黑了的脸,不管怎样,她都是秋雨儿的嫂子,而且现在还有身子,这个秋雨儿,竟然敢这样命令她,真的是没大没小,无法无天

    坐在王家嫂子身边而的秋雪儿看到了王家嫂子的脸色,没有说什么,只是偷偷的推了一下王家嫂子,让王家嫂子注意一下场合,他们二房的人就是再不和睦,也不能当着四房人的面儿露出来。

    秋露儿也看到王家嫂子难看的脸色了,低低的笑了笑,从自己的袖子里面拿出来两个之前没有卖出去的大红簪子,含笑的在秋雨儿的眼前晃了晃,说道:“好啊,你们说一个数,我赔钱就是了,你们也是知道的,我们四房没钱,所以只能尽量少欠你们一点儿,这上面用的料子也是你们二房的,我现在就把它拆下来,咱们好好的量一量,算一算,我秋露儿到底欠你们二房多少钱。”

    秋露儿说完,就佯装要去拆簪子上精致的花式,王家嫂子和秋雨儿的脸都绿儿,王家嫂子废了那么大的力气都没有买到的簪子,现在秋露儿竟然要把她拆了,真的是岂有此理!

    秋雨儿的眼睛更绿,这么好看的东西,秋露儿你敢弄坏试试?愤怒的瞪着秋露儿,说道:“秋露儿,你敢!”

    秋露儿笑嘻嘻的看着两个绿了脸的人,很是无辜的说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呀,难不成,我手里面的这两个簪子还能卖给你们不成?这个簪子可是很贵的,有价无市,不信,你可以问一问王家嫂子,之前王家嫂子还专门去找这个簪子了呢,但是结果怎么着,还不是没有找到?嫂子,露儿说的没错吧?”

    王家嫂子轻轻的咬了咬自己的嘴唇,有一点儿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就是你做的东西,在别的地方,如何能够找的到?”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而且我手里面现在只有这两个,以后也只会有这两个,这样的簪子人家易家绣坊可是不收的,我自然是要紧着人家易家绣坊要的荷包来做,毕竟有钱才是王道,大姐,你说我说的对吧?要不,大姐考虑一下,把这两个簪子买了?这样我们正好能够把之前我用掉的那点儿布料顶上,不对,这花可以给你,这簪子可不能给你,这个可不是你们的东西。”

    秋露儿做事,要去拆簪子,簪子上的花本来就是小心翼翼的粘在上面的,要是把花儿撕下来,花儿一定会变形,甚至会坏掉,再想重新找一个簪子粘上去,样子一定会有所欠缺,有好的不要非要自己去费力气重新组装,秋雨儿又不傻,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儿。

    飞快的跑到秋露儿面前,一把把一个簪子抢了过去,秋露儿淡淡的一笑,手里面的另一个簪子死活都不松手,就是不给秋雨儿。

    秋露儿故意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说道:“大姐,你这是要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想在我这儿买这个桃木簪子,要是真的要成套买的话,这可就是你们二房欠我们四房的钱了,这就是两个概念了,大姐,你可要想清楚了,我这簪子拿到外面卖,一个可是值十五文钱,现在我手里面有两个,还有之前已经给你的十个头花,这一共就是四十文钱,你的那一点儿破布头,就是在金贵,也没有四十文钱吧?”

    秋露儿似笑非笑的看着一脸纠结的秋雨儿,只觉得心里面一阵舒爽。

    秋雨儿,你说你也是,乖乖的把这些布头收下,什么事儿也不找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这样自己打自己脸?

    就你还想和我算账?你是来搞笑的吗?

    秋雨儿有一点儿囊中羞涩的看着王家嫂子,秋家的孩子手里面都没有钱,现在裴氏和秋雨儿的父亲秋禄都不在这儿,她只能看向王家嫂子,王家可是富裕人家,而且王家嫂子还是王家的长媳,手里面本来就握着钱,这几十文钱,能难倒秋雨儿,但是对王家嫂子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罢了。

    王家嫂子看了看秋露儿手里面的簪子,故意假惺惺的说道:“露儿,都是姐妹,你难道就不能送给你雨儿姐姐吗?”

    秋露儿对王家嫂子是什么样子的,王家嫂子心里面清楚,对秋雨儿是什么样子的,王家嫂子更清楚,她看的明白,秋露儿今天是铁了心的要和秋雨儿要钱,根本就不可能送,刚刚那样说不过是一句场面话罢了,让秋雨儿觉得她是一个好嫂子。

    王家嫂子的这番话,果然让秋雨儿大为感动,秋雨儿感激的看了一眼王家嫂子,然后很怒的瞪了一眼秋雪儿,到了这样的时候,帮她说话的人竟然是王家嫂子而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这样的妹妹要来还有什么用。

    秋雪儿有一点儿委屈的看着自己的姐姐,她和秋露儿的关系又不好,就算她开口,也是自讨没趣,明知结果,她何必开口呢?

    秋露儿含笑的看着王家嫂子,为难的说道:“嫂子,不是我不给你面子,刚刚你也看到了,是大姐要和我算明白账的,刚刚大姐还一点儿亏也不能吃,现在大姐发现能够占我的便宜了,就要和我谈亲情了,哪有这样的道理,嫂子,你是明白人,你说,露儿这样做真的错了吗?”

    王家嫂子轻轻的点了点头,有一点儿责怪的看着秋雨儿,说道:“这事儿,是你不好,但是谁让我是你的嫂子呢,罢了,你的头花钱你总有吧?那个钱你自己出,这个簪子,嫂子买了,如何”

    秋雨儿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心的说道:“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