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8章 他们没安什么好心

    纪氏呆呆的看着紧闭的房门,有一点儿不知所措,露儿,露儿竟然自己一个人进去了?

    纪氏的手放在门把手上,犹豫再三,还是没有推开,而是安安静静的站在门口,认真的听着屋子里面的动静,只要老太太一冲露儿发火,她立刻就冲进去,绝对不让自己的女儿受到任何委屈。

    出乎纪氏的预料,从始至终,屋子里面都异常的安静,弄的纪氏有一点儿不知所措。

    在屋子里面的秋露儿也没有想到爷奶竟然会这样安静,她已经把自己的所有猜测都说了出来,正常情况下,爷奶不应该这样淡定才对呀,除非,这事儿爷奶已经猜到了。

    秋露儿的眼睛微微眯了眯,说道:“爷爷,奶奶,你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

    爷爷坐在炕上吧嗒吧嗒抽着嘴里面的含烟,奶奶摆弄着自己粗糙的头发,两个人竟然都不说话,秋露儿直视着爷奶的眼睛,再一次开口:“爷爷,奶奶,你们知道。”

    这一次,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

    爷爷把自己手里面的烟杆儿放到了一边儿,复杂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这事儿,我们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王家自己的家务事,我们不好参合,雨儿还要嫁到王家呢,我们现在要是参合了,雨儿以后在王家怎么立足?”

    秋露儿狠狠的皱了皱眉头,说道:“爷爷,你难道觉得,雨儿姐姐现在在王家就能够立足吗?王家人他们就是冲着我们秋家来的,他们没安什么好心。”

    “住口,你一个小丫头片子,脑子里面怎么一点儿好的都不想呀,人家王家人就是来看一看雨儿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看一看咱们秋家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家罢了,能安什么坏心思呀,我们可是亲家,他们要是安了什么坏心思,等着被戳脊梁骨吧”奶奶唾沫星子飞溅的说道。

    爷爷也赞成的点了点头,摆了摆手,说道:“露儿,这事儿咱们就当作什么都不知道,王家人是有一点儿别的心思,但是他们也不至于害我们秋家的,你可千万不要胡闹,小心弄巧成拙!要是真的把王家人惹毛了,雨儿的这门好亲事也就吹了,王家那样富裕的人家,我们上哪儿找第二个呀。”

    秋露儿紧了紧自己的拳头,爷奶,王家人把你们当亲家,但是王家大哥和王家嫂子可未必愿意让你们安安生生做他们的亲家呀,为了争家产不得手段的例子她知道的太多了,王家老大为了和雨儿未来的夫君争家产,在雨儿还没有嫁到王家之前,直接把雨儿这个儿媳妇的形象毁了,这无疑是断了王家二儿子的一条臂膀,到时候在争家产上,王家大儿子将占绝对的主动权。

    但是看爷奶的样子,这样的事情,她一个小丫头都能够想到,已经一把年纪的爷奶怎么可能想不到,但是,爷奶似乎一点儿管的意思的没有,为什么,爷奶不是很疼爱雨儿这个长女吗?这样大的事儿,他们为什么不管?

    秋露儿不明白,一直好奇的的看着爷奶,爷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冲着秋露儿招了招手,说道:“露儿,这事儿你不要管,小心把自己搭进去,爷奶自有自己的用意,雨儿是秋家的长孙女儿,我们不会不管的,你回去吧,今天就当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让霜儿和小风离王家媳妇儿远一点儿,知道了吗?”

    秋露儿虽然满肚子的疑惑,但是还是乖乖的点头出去了,爷奶说的也没有错,秋雨儿是秋家的长孙女儿,身份地位哪里是自己能够比的,这样的长孙女儿要是嫁的不好,过的不舒心,秋家的面子上也不好过,秋家的两个老人都是好面子的人,这样的事儿他们不会想不到,他们应该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看来还是自己多管闲事儿了。

    “爷奶,那么我先出去了。”想通了这点,秋露儿也不久留了,直接走了出去,一出门就看到在门口惴惴不安站着的纪氏,秋露儿冲着纪氏露齿一笑,说道:“娘,放心吧,都是我们自己吓自己,什么事儿都没有,爷奶心里面都有数,咱们就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好。”

    纪氏轻轻的拍了拍自己的心口,说道:“吓死我了,老太太老爷子知道就好,他们心里面有数,我这儿也就放心了。”

    “娘,走吧,他们二房在爷奶心里面是什么地位,在秋家,除了大房能够和二房较量一下,谁还能赢的了二房呀,咱们都是瞎操心,走吧,今天的荷包还没有影子呢。”秋露儿弟弟的在纪氏耳边说道。

    纪氏一听到荷包,脸上瞬间有了笑模样,脚下的步子也快了很多,开心的说道:“露儿,你明天去你柱子嫂子那儿看一看,看看咱们的荷包卖没卖出去,要是真的能够卖出去,以后咱们就在家干这个,好歹是一个来钱的活。”

    秋露儿笑着点了点头,说道:“娘放心吧,这事儿我会放在心上的,走走走,我们赶紧回屋,外面蚊子有一点儿多。”

    秋露儿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胳膊,一只蚊子瞬间就被秋露儿拍死在掌下,纪氏有一点儿责怪的看着秋露儿,说道:“自己拍自己下手怎么也那么重呀?一点儿也不知道心疼自己。”

    秋露儿很是无辜的撇了撇嘴,嘟嘟囔囔的说道:“拍慢了根本就拍不到,快了自然而然就重了……”

    第二天,秋露儿早早的就来到了柱子媳妇儿家,并且带来了之前她带走的那两根没有打磨好的簪子,开心的把簪子放到柱子媳妇儿面前,说道:“嫂子,你看看我打磨的行不行,要是不好的话,我就带回去返工,争取弄的和嫂子一模一样!”

    “咦,嫂子,你怎么了,是不是柱子哥欺负你了,你,你的脸色怎么这么不好看?”秋露儿本来高高兴兴的和柱子媳妇儿说话,一开始柱子媳妇儿没有搭理秋露儿,秋露儿没觉得怎么样,直到秋露儿把自己的簪子递到柱子媳妇儿面前的时候,终于看出来柱子媳妇儿的不对,柱子媳妇儿面色难看,眼睛红红的,明显刚刚哭过,只是秋露儿刚刚没有注意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