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章 不贤

    秋雨儿眼睛一瞪,愤怒的说道:“秋露儿,反了你了,你怎么和我说话呢,我可是你大姐,你竟然敢对我不敬?快一点儿拿钱,那五个帕子可值五十文钱呢,你休想把我的这笔嫁妆昧下来!”

    秋露儿心中更冷,那五个帕子,是纪氏没日没夜绣出来的,怎么就成了秋雨儿的东西了?

    秋雨儿要嫁人,在自己爹娘手里面抠不出多少嫁妆来,就把心思打到了素来心善的纪氏的身上,纪氏有一手的好绣工,绣出来的帕子栩栩如生的,在镇上很是抢手。

    绣东西是很费神的活,而且纪氏的年纪大了,眼神儿本来就不好,累死累活的,偷偷摸摸的用晚上的时间绣了五个帕子,本来这是纪氏给两个闺女攒的嫁妆,这五个帕子卖了,好歹也值五十文钱,在秋家这样的家庭,这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但是这事儿不知道怎么让秋雨儿知道了。

    秋雨儿直接告状到奶的面前,秋雨儿是大孙女,奶素来都多疼几分,再加上大孙女要嫁人了,而且嫁的人家还凑合,就是他们秋家的家底薄了一点儿,拿不出像样的嫁妆,平白让自己的孙女儿在婆家抬不起头来。

    整个秋家的哪一分钱不是老太太管着的呀?现在老太太一听四房儿媳妇纪氏竟然偷偷藏了私房钱,立马就不乐意了,勒令纪氏把私房钱交出来,结果私房钱没有搜到,倒是把帕子搜了出来,秋雨儿在奶面前一阵哭闹,终于把这五个帕子要了来,做了她的嫁妆。

    秋露儿越想越气,自己的闺女没有嫁妆了,就把手伸到别人的屋子里面,而且这个秋雨儿还是一个这么不要脸的,愤怒的看着秋雨儿,冷冷的说道:“大姐,嫁妆的事儿你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那钱没了,买药了,你没看到我受伤了吗,要是没有药的话,你恐怕就见不到你妹妹我了,要不,大姐把我拿去卖了,给你换嫁妆得了?”

    看着秋雨儿的样子,秋露儿知道,她一定不会相信帕子丢了的,当时自己被马车撞了,场面那么乱,谁还去管什么帕子呀?等到秋露儿醒来的时候,帕子早就不见了。

    秋露儿看秋雨儿被自己的话气的一脸铁青,淡淡的笑了,很好,她家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要的,而且,她这还受着伤,遭着罪呢,人家易世缘已经态度良好的道歉了,那么下一个该道歉的人,是不是应该是自己眼前的这位呀?

    如果不是秋雨儿咄咄相逼,秋露儿本尊怎么会死?让秋雨儿给秋露儿本尊道歉,这已经是秋露儿最大的宽容了。

    “秋露儿,你少在这儿装病,一身贱命那里需要用药?我警告你,那五十文钱我要定了,这个可是奶同意的事儿,你跟我走,跟我去见奶,我要当着奶的面儿理论!”秋雨儿拉着秋露儿的衣服,就要把秋露儿拽下炕。

    秋露儿心中一恼,有这样当姐姐的吗?是吗,没有这样的姐姐,秋雨儿根本就没有把秋露儿当妹妹,她根本就没把自己当亲人,既然这样,自己何必在顾念着亲情。

    秋露儿狠狠地甩开秋雨儿的手,冷冷的说道:“秋雨儿,要是你的婆家知道你在家里面这样欺负妹妹,不知道你的婆家还愿不愿意要你这样的儿媳妇,这可是不贤呀!”

    秋雨儿眼神一冷,愤怒的说道;“你威胁我?”

    “错,我只是在这儿陈诉事实,我不会威胁你,把我惹毛了,我只会亲自去你的婆家走一趟,我不喜欢威胁别人,大姐,你不要逼我!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你这是要和我比疯狂吗?”秋露儿冷冷的看着秋雨儿,额头上的伤因为她的大动作出现在一丝裂缝,血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染红了秋露儿一侧的脸,吓得秋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秋雨儿也被秋露儿那狰狞的样子吓到了,急急忙忙挣脱秋露儿的手,跑了出去,再也不提帕子的事儿了。

    秋露儿有一点儿头晕的暗了暗自己的脑袋,苦笑了一下,自己的这一副身子,还真得是弱不禁风呀,额头刚刚流了一点儿血,她就晕得不行,不行,她要好好的练一练自己这个身子骨,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呀!

    “小风,别哭,去给姐拿一块儿干净的布来,姐包扎一下伤口。”秋露儿有一点儿虚弱的对站在自己身边儿哭的秋风说道,秋风看到秋露儿流血了,早就吓得六神无主了,现在听到秋露儿的吩咐,立马就跑了出去,很快,秋风就两手空空的回来了。

    “怎么了?”秋露儿有一点儿纳闷,不是让小风去拿布吗?不要告诉她,在这个家里面,连一块能够包扎伤口的布条都没有,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秋露儿就真的悲剧了。

    小风支支吾吾的看着秋露儿,说道:“姐,我,我刚刚看到霜儿姐被奶训了,我害怕。”

    “霜儿姐?怎么回事儿,霜儿不是在外面洗衣服吗?好好的,怎么能被奶训了呢?”秋露儿有一点儿吃惊,在秋露儿的认知里面,十几岁大的孩子,一个人在院子里面洗衣服,要是被长辈看到了,还不知道要怎么夸呢,但是在这儿,怎么还训上了呀?

    “走,跟姐一起去看看。”秋露儿有一点儿着急,虽然看起来霜儿姐比自己大,但是秋露儿的实际年龄可是25岁呀,这两个小屁孩儿加在一起才和自己差不多大,现在霜儿出事儿了,她这个做姐姐能不管吗?

    “小风,你知不知道爹娘在哪儿?”自从纪氏把秋露儿背回来之后,整个人就没影儿了,而自己的那个便宜爹爹更是看都没有看到,说实话,秋露儿心里面真的有一点儿介意,这都怎么做父母的呀?

    小风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说道:“爹娘在地里插秧,刚刚奶回来了,看到霜儿姐还没有洗完衣服,就把霜儿姐叫到主屋里面好一通训斥,姐,我害怕!”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轻轻的揉了揉小风的小脑袋,说道:“没事儿,有姐呢,姐在,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们的。”

    “嗯!”小风抹了一把眼泪,重重的点了点头。

    秋露儿摸了摸自己还在那儿流血的额头,眼神一闪,手上微微用力,就把头上的纱布摘了下来,小风吓得眼睛都直了,眼看着又要哭,秋露儿急忙捂住小风的嘴,把染血的纱布给了小风,说道:“去,拿着这个去找爹娘,就说他们要是再不回来,我就要死了,而且要大声的嚷嚷,让越多人知道越好,听明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