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章 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少爷!”安子紧张的看着自己家少爷,少爷怎么可以对她们做出这样的承诺呀,少爷是什么身份,这样的承诺比那两百两银子重了何止百倍?

    秋露儿眨了眨眼睛,视线终于落到易世缘的身上,看了看易世缘身上华丽的丝绸锦衣,又看了看自己的母亲纪氏身上补丁打补丁的衣服,心里面一阵心疼,娘,露儿送你一个礼物吧。

    秋露儿清了清有一点儿沙哑的嗓子,说道:“我可是一条人命,不是阿猫阿狗,几两银子你休想打发我,说说看,你到底打算拿什么补偿我?”

    易世缘挑了挑眉,这个小丫头竟然打算和她讨价还价?有意思,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谁?整个县城里面还没有几个人敢这样和他说话。

    易世缘的嘴角浮起一抹似笑非笑,径直走到桌子面前,简单的写下了一行小字:县城易世缘!

    折好手里面的纸,递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说的有点儿道理,既然这样,我就成全你,你的命,我买了,下次你要是再有性命之祸的时候,大可拿着这张纸来找我,我必保你姓名无忧,至于如何才能够不这张纸送到我的手里面,就要看你自己的本事了。”

    秋露儿接过纸条,看了看上面漂亮的毛笔字,犹豫了几秒,说道:“成交,你可不许跑了,你要是敢跑,我就敢报官。”

    易世缘低低的笑出了声,对安子说道:“我们走吧。”

    “是,少爷!”

    易世缘刚走,纪氏就抱着秋露儿离开了客栈,这一世的秋露儿也是十几岁的人了,虽然不重,但是也不轻呀,即是抱着秋露儿跑了一会儿,很快就一脑门儿的汗,秋露儿有一点儿心疼自己这个便宜娘亲,轻轻的伸出自己打满补丁的袖子,为纪氏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心疼的说道:“娘,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傻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娘有的是劲儿,背的动你,坐稳了,娘不仅能够背的动你,还能够跑呢。”说完,纪氏就颠了颠秋露儿的身子,飞快的往家里面跑去。

    秋露儿身上确实虚弱,也拗不过纪氏,就只能够由着纪氏背自己回去,至于自己心里面的白马王子,也只能暂时选择忘记。

    秋霜儿和秋风一路小跑的跟在纪氏的身后,凭借着脑子里面的记忆,秋露儿知道了,这两个爱哭的小屁孩儿,一个是自己的姐姐秋霜儿,一个是自己的弟弟秋风。

    两个小孩儿身上的衣服都是补丁接着补丁,但是两个孩子都收拾的干干净净,秋露儿看得出来,纪氏是一个爱干净的人。

    纪氏呼哧带喘的把秋露儿背回了一个四合院儿里面,一回到家,秋霜儿就飞快的跑到屋子里面为秋露儿铺被子,然后就跑出去匆匆忙忙的洗衣服去了,而秋风则是跑到厨房为秋露儿倒了一碗糖水,小心翼翼的送到秋露儿的手里面,说道:“姐,喝糖水!”

    秋露儿接过热热乎乎的碗,说道:“哪儿来的?”

    秋露儿的记忆告诉秋露儿,糖在这个很是不富裕的家里面可是了不得的好东西,他们这些孩子,除了过节的时候,其他时候是喝不到糖水的,秋风怎么可能弄的到糖水呢?

    秋风紧张的看了看门口,小声的说道:“姐,我和你说,你可不想告诉别人。”

    秋露儿重重的点了点头,秋风这才放下心来,用手捂着秋露儿的耳朵,小声的说道:“家里面的大人都下地干活了,我趁着他们不注意,偷偷的溜到厨房,给姐偷了一点儿白糖冲水喝。”

    秋风一副求表扬的看着秋露儿,眼睛晶亮晶亮的。

    然后又看着秋露儿手里面的糖水,狠狠的咽了一口吐沫,他已经好久没有喝到糖水了。

    秋露儿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糖水,递到秋风的面前,说道:“你喝吧,姐不渴,还有,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儿了,偷东西是不对的,小风以后要做家里面的顶梁柱的,不能偷东西,知道吗?”

    秋风重重的点了点头,看着手里面的糖水,推到秋露儿的面前,说道:“姐,你受伤了,糖水你喝。”

    秋露儿笑了笑,就着秋风的手小小的喝了一口,说道:“好了,姐喝过了,剩下的你留着喝吧。”

    糖水在这儿是宝贝的不得了的东西,但是在秋露儿的那个世界,只是不起眼儿的东西,月薪两千多块钱的秋露儿,白糖还吃的起,而且,这一点儿白糖水,对自己真的一点儿用也没有,还不如多喝一点儿开水呢。

    既然自己的弟弟小风喜欢喝,那么就让他喝了吧。

    秋风看了看自己手里面的碗,小口的喝了一下,然后小声的说道:“姐,我把这个藏起来,等会儿霜儿姐姐回来了,给霜儿姐姐喝。”

    秋露儿看着秋风那开心的笑脸,有一点儿心疼,这一家人,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呀,一碗白糖水,而且还是只放了一点点白糖的白糖水,甜味儿很淡,这样的东西,在这个家里面竟然是上好的东西。

    秋露儿轻轻的抱了抱自己的弟弟,郑重的说道:“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秋风重重的点了点头,开心的说道:“姐,爹娘也是这么说的,我们的日子会好起来的。”

    二房的秋雨儿,也是秋露儿的大姐走到屋子门口,淡淡的看了一眼秋风手里面的碗,没当一回事儿,只以为是普通的热水。

    一脸嫌弃的看了看头上缠着绷带的秋露儿,轻轻的捂了捂自己的鼻子,似乎秋露儿很臭一样,说道:“卖帕子的钱呢?给我!”

    秋露儿皱了皱眉头,有一点儿生气的看着秋雨儿,说道:“你来这儿,就是为了这事儿?”

    “废话,难不成你还以为我是来看你的呀?自己走路连眼睛都不长,怎么不摔死你。”秋雨儿恶毒的说道,秋风有一点儿害怕的站在秋露儿的身边儿,大姐可凶了,他从小就害怕大姐。

    秋露儿心中发冷,这就是自己的姐姐,一个巴不得自己早一点儿死的姐姐,秋露儿冷冷的说道:“不要说帕子丢了,我的手里面没有钱,就是有钱,我也不会给你。”

    秋露儿生气了,原来自己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在这个家里面就是过着这样的日子,竟然有一个这样的姐姐,真是让人恶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