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64.出事(四更)

    还是蛮简单的模型的,就是比较繁杂,仔细一点别马虎出错就行,收起了纸,江焕笑着开口道:“行了,我们开始吧!”

    江焕在村里的辈分还是比较小的,说完,他转过头,对着身后一群围着的,同龄甚至几个比他还小的女生开口道:“hi,七大姑八大姨们,一会儿表情丰富一点,好牌可以喜悦,可以遗憾,同样破牌也可以喜悦,可以遗憾,行不!”

    “哈哈哈,当然!相信我们!”

    “对!”

    女孩子,对自己的演技永远都是有自信的。

    “来来来,开始吧!”

    新的牌局继续开始了,而江焕的手机也传来了微信视频请求。

    看了看来电请求,“mrs小可爱”,真好自己的小秦靖。

    而此时欢乐着玩牌的江焕并不知道,他欢乐着,而因为他的傻,秦靖正在受到伤害。

    江焕很是幸福地打开了视频通话,笑着开口道:“哈哈哈,打牌呢!”

    燕京,漂亮的秦靖一看,笑着开口道::“这么多人啊?”

    而江焕身后,一群围着他的女孩,看着江焕电话里这么漂亮的女孩子,一下就失落了很多。

    江焕没有察觉到小秦靖有什么不妥,笑着开口:“我一会儿回家吃饭再说啊!”

    新的牌局开始了,不得不说,江焕的模型还是很有用的,一把又是一把,江焕通杀,即使就一个“a”大,他也能赢得!

    赢钱的感觉还是很让人兴奋的。

    很快,江焕就赢光了整个桌面上的钱。

    江焕兴奋着,围脖上网友却因为一篇文章愤怒着。

    时间不早了,嬉笑着,江焕起身,大约地散发着手中的钱,笑着开口道:“行了,不玩了,给给给,谁输了啊,来补点!二哥,给!那江阳,我看你也输了!”

    而两个开始的时候杀得江焕很狠的外村人也站起了身子,嬉笑着等待着江焕返点钱给他们,因为他们输的最惨。

    江焕手中的钱基本都散发光了,谁输的钱,江焕基本都返了回去,空着手对着两个外村的人开口:“什么意思啊?你俩也要啊?抱歉啊,我没了,要不这两张纸给你俩吧!”

    “我先走了啊!”江焕说着就离开了,怎么说,他还是不太喜欢赌,读书读多了,总是渴望着理性,渴望着把手中的事情理性的掌握着。

    送走了江焕,两个外村的不爽地开口:“他作弊!”

    “哼,笑话,哪里作弊了!”

    两个外村人举着江焕剩给他们的两张纸,不爽地开口道:“你看这几张纸!”

    “这几张纸就在这,你能说明白了啊?傻逼,你们能看懂了就不错了!”

    “拿来吧,这两张纸,也不给你们了!”

    “他写字真漂亮啊!”

    江焕一整天没怎么读书,家里还是冷了很多。

    炕烧的足够热,积攒了一年的树枝,不得小气,两床被子加身,沉沉的很有安全感。不像奶奶家的石头砌的房子,自家红砖砌的房子保暖很差,被子里好热,脸却很凉,甚至冻鼻子,江焕爬在厚厚的被窝里,跟他心爱的小秦靖聊着微信。

    没聊几句,江焕就察觉出秦靖的情绪低落了很多

    “怎么了?”

    “没事。”爱情都是伟大的,少女不想她心爱的少年跟着她一起失落。

    江焕没有多问,但是他知道,有事。

    江焕也不在乎冷了,掏出了手机,打通了秦澜的电话。

    夜店里,轰鸣的dj,秦澜捂着耳朵,大声地开口道:“喂,姐夫啊!”

    江焕焦急地开口:“你姐姐怎么了?”

    走到了洗手间的秦澜开口道:“我姐能怎么了,全家谁敢让她不高兴啊!不对,也就是你能让她不高兴了,姐夫,你跟我姐吵架了?”

    是的,秦澜说得没错,秦靖心情低落的原因正是江焕。

    江焕一听,这小子看来什么都不知道,没有跟他瞎扯什么,直接挂了:“没事挂了啊!”

    “焕,出事了!”

    就在江焕想哪里不对的时候,张辉给他发来了微信消息,是一个围脖的链接。

    江焕打开了张辉发给他的链接:

    《抄袭!抄袭!抄袭!看看华夏学术的以权谋私》

    里面有两张英文论文的图片,江焕一眼就看出了这两张图片上的内容就是前几天他给秦靖批改的那篇关于眼神经的论文。

    文章之中,作者是一个叫做李辉的围脖大v,他先是大谈华夏的高校学习氛围,痛批华夏的高等教育和学术氛围,而这种激进的言辞总是能煽动读者的气愤的。

    接下来,这篇文章开始说华夏的医院,夸那种埋头救人苦干的医生,他们治病救人,却因为没有论文而没有晋升,最后,是两篇医学论文的照片。

    接下来,文章开始为一个叫做张书维的医生赚取怜悯,而同时,在得到了足够的怜悯之后,开始批评,批评学术造假、批评抄袭,写这篇围脖文章的作者直接批燕京协和医院的一个科室主任,水木大学医学院的教授,宋文静,这篇论文最后完全是在批评宋文静为自己读燕大医学院的女儿谋求私利,为了自己的女儿剽窃张书维的论文。

    文章虽然没有提秦靖的名字,但是宋文静就是秦靖的母亲,很显然,这篇文章说的秦靖抄袭医生张书维的论文,而江焕一眼就能看出,这完全是张书维抄袭秦靖的论文。

    在互联网上,是没有什么理性的,就这样的一篇文章,先是为那个叫做张书维的医生赚取了足够的怜悯,之后又说以权谋私,下面的评论根本就不用什么大脑。

    而更让江焕气氛的是他在后面写了好多好多澄净的评论全部直接就被后台删除了。

    愤怒的江焕直接找微博的后台,可是得到的全部都是一些套话的回答。

    一直作为小公主的从来都是幸福的,看看微博里一个个的激进言语,少女的伤心可想而知,江焕很伤心,很愤怒,而且,这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他的,是他的失误,把秦靖的论文泄露出去了,他必须解决掉这个问题。

    “焕,这是怎么回事啊?”

    “这还有一篇是关于你的!”

    说着张辉继续给江焕发了一个连接,而这个链接江焕看都没看,关于他的不在乎,一点都不在乎,但是他心爱的姑娘绝对不能受到委屈。

    江焕没有去燕京,跟父母家人简单的告别之后,直接去了杭州,机场出来,江焕直接打车去了阿里的总部。

    整整一路,江焕一直在努力的让身边的人一起帮忙发澄清的评论,可是很奇怪,所有的发布的澄清的贴子,都被围脖的后台清理的干干净净。

    围脖的后台很知道怎样保持住话题性,要知道这次攻击的可是水木大学的教授、燕京大学学生和协和医院科室主任啊!又是以权谋私的事情,多么具有话题性啊!怎么能轻易的就让那些澄清的贴子把这么热的话题热度浇灭掉。

    围脖的后台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澄清的贴子,反正到时候就算是这个贴子出了问题,是污蔑,最后责任也是发帖人,而不是他围脖平台,而围脖平台又趁机聚集了人气。

    江焕的脾气真的一直都是很好的,世界对他江焕很好,他江焕对世界也很好,当初摩根士丹利的刘博伟那么的逼他,他也就选择了逃脱,不愿意去多事。

    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了,受到攻击的是他心爱的秦靖,而且出现这种问题完全是因为他江焕的天真!他必须彻底地处理这个问题。

    必须!

    这一刻,江焕瞬间懂了他读过的《蜜蜂的寓意》和尼采的哲学,这个世界并不都是你所看到的美好的,要做一个尼采笔下强大的“超人”你必须懂得这个世界的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