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无标题章节

    “你俩今天吃饭的时候怎么回事啊?腻歪的有点不正常啊!”

    郑欣躺在杜衡床上,懒洋洋地说。

    “没有吧,是不是你太敏感了?不是都和平常一样吗?”

    杜衡死鸭子嘴硬。

    “你当我们瞎啊?”

    包文琼也道。

    “不就给我夹了个菜吗?少见多怪。你们起来,我给你们通知一件事情。”

    杜衡坐在凳子上,严肃道。

    “我就知道你呀,根本就靠不住,你是不是要告诉我们,你和李霰已经确定关系了?不用说了,今天中午,我们看出来了,李霰也已经说了,你没必要解释什么。以后呀!你也不要告诉我们俩,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受委屈了也别找我们两个人,哎,余生呀,祝你得偿所愿。”

    郑欣阴阳怪气地说着,包文琼倒是什么话也没说。

    “行了,行了,别吵了,我给你说的不是这事儿,我谈个男朋友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就算不好,那分手不就好了?你结婚了不也就这么回事儿吗?不也想着离婚?我要先表明原因,这件事,我是有其他打算,也就是先给我自己找个男朋友,来应对不必要的麻烦,为了让你们有个心理准备,我接下来说的才是重点,收起你的冷嘲热讽,我烦着呢!”

    杜衡恶狠狠的瞪着郑欣道。

    “你说,你说,是不是和你那神秘礼物有关系?”

    包文琼不理会郑欣,直接坐到杜衡旁边问道。

    杜衡满脸都是淡淡的忧伤,她平静地说:

    “我喜欢过一个人,只喜欢过一个人。但是,可能命好,被很多人喜欢过。”

    “差不多行了,大中午不睡觉,听你在这吹牛逼啊?喜欢你的人多有个毛线用,有数量没质量啊!不然你也不会最后选个李霰了。”

    郑欣s型坐在杜衡的床上,打断杜衡说。

    “屁,我哪是这个意思呀?你要不要听我说?不听你去睡觉!”

    “杜衡讲你的,别理她。”

    在包文琼很给面子的情况下,杜衡又开口道:

    “我就是想说,我知道,我有对不起的人。关于感情,我无能为力。可是有一个人,即使所有人都觉得我对不起他,可我依然认为,是他对不起我。我不知道他现在在世界的哪个角落,我也不知道他是否健康,但我知道,只要他出现,只要她向我走来,那他就有着搅乱我身生活的能力,他能乱了我身边的一切。”

    “你们是不是觉得那些东西很浪漫?可我第一个感受到的就是恐怖。他有那么多照片,那有很多是我自己的自拍照,很少给别人,可是他竟然都已经洗出来,打印出来了,存放下来,放在箱子里,收集了那么多,我真的不知道他是在哪个角落里”

    杜衡刚刚说完自己的疑惑,郑欣又道:

    “行,你说了那么多,我们大概知道他是谁了。可是你凭什么觉得,那些东西都是他送的。像你说的,你那么自信,喜欢你的人那么多,怎么就可以判定是他呀?说不定你有其他爱慕者,我觉得当然我这也是基于你那不要脸的假想,继续往下想的。”

    杜衡很是无语,要不是她低调,她真的可以收礼物收到手软的。

    杜衡这人原则性太强,第一项就是,我不想欠别人的,不要随随便便的送东西。她喜欢的,都可以自己买,这也是她努力挣钱的原因之一。

    那有很多人,他们即使知道了杜衡的爱好,也不敢轻易送过去,因为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被退回来,原封不动地退回来。

    所以了解她的人,一般是不会轻易给她送礼物的。

    “你们放心,我没有那么自恋,你们看看,这是昨天在那个箱子里面花上的纸条。我拿下来了,本来以为,但现在好像也没什么可藏的了。”

    杜衡无所谓的拿出两张小纸条,可能是一直放在口袋里,现在已经有些许变形。

    在收到快递的时候,她以为是李霰送的,上面的卡片,肯定写着对她要说的话。

    所以,拆了快递,第一时间就冲过去,把这卡片揪了下来,就来才发现

    郑欣和包文琼各自拿着张卡片。

    “这是个什么东西呀?把你吓成这样,怎么还这么肉麻呀?”

    “来我看看写的什么?”

    “你在这世间独一无二,在我心里也是独一无二,你便是这世界的唯一。”

    “你所到之处皆温暖,有你的地方就有我,你放心我在。”

    郑欣和包文琼读完之后看着都一脸疑惑:

    “这卡片你有什么可害怕的?这也没说什么呀,一般买花布都有这样的小卡片呀,这上面不是也没有名字吗?”

    杜衡苦笑,不再说话,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沈素铭,当然不知道他的手腕。

    就像到今天为止,他也不知道沈素铭当初为什么会知道她去历山?

    而这时间,沈素铭正在计算着,他们两个人正在商讨着。

    杜衡说的不错,现在,沈素铭已经到了她所在地区最大的商务酒店里面。

    “现在,关于这个学校的投资人呢,比较复杂,资本大小不一,背景复杂,鱼龙混杂,所以不好确定,我们能不能一举拿下整个学校的投资去权。”

    两位穿着笔挺西装的年轻人,正在酒店里面介绍。

    “我现在不要求拿下所有的投资去,我需要在新的小区建设中,我是最大的股东,我有着绝对的话语权据我所知这个小区的建设。现在政府虽然已经批下了地铁,但是如果想要在这上面修建学校必须要先行进行电击建筑,而在这个过程中,至少要投资了30,000,000这个投资了不是所有的建筑上都可以拿出来的。”

    “而且而且学校跟其他商业建筑不一样,学校的回本慢投资人并不多,所以你不用跟我说这些有的没的,我需要你给我确定,现在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谁,这个学校如今的最大股东是谁,其余的你不用告诉我。”

    年轻男子说,完话之后胜券在握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最后的结果。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