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还能怕你不成?

    辛晚被那黑烟里传出的声音震的毛孔大张,一股像是被电击的感觉瞬间游走全身。

    莫语锋也像是听到了那黑烟吐出的字,不可置信的盯着黑烟之中忽明忽暗的眸光。

    巨型沙虫先是被莫语锋砍伤,后又被眼前的黑烟阻挡攻击。

    眼下是彻底发了怒,低频震动的嗡嗡声大作,肉躯顶端的口器忽地撑大了一倍,连续快速地喷出几口毒液。

    黑烟见到朝莫语锋喷出的毒液,也将自己的烟雾瞬间扩散,犹如保护伞一般撑在莫语锋和辛晚的周围。

    那些受到巨型沙虫召唤而来的沙虫幼体,一靠近黑烟的保护范围,就像也被腐蚀了一样,瞬间翻滚扭曲着化成了绿色的黏液。

    变薄变淡的烟雾并不能抵挡全部毒液,有少部分毒液还是会腐蚀透烟雾后溅落在两人周围。

    黑烟里的人脸见莫语锋和辛晚都震愣在原地,又爆出一声晦涩难懂的长吟:“走”

    辛晚蓦地打了个寒颤回过了神,随之跟自己拉扯莫语锋的力道也减少了大半。

    她奋力将莫语锋往外拖,随着银绫丝一寸寸的收回,终于将莫语锋彻底拽出了沙地。

    辛晚收回固定在废车上的银绫丝,拽着莫语锋就朝之前说的车子跑。

    莫语锋边跑边回头去看。

    沙虫见莫语锋和辛晚居然要逃走,哪里会放过。可又碍于眼前黑烟的阻碍,震怒不已地仰天嘶鸣。

    嘶鸣声一落,巨大的虫体就朝着他们的方向前后蠕动着。

    黑烟一边变幻成一堵雾墙替他们阻拦喷出的毒液,一边又变幻出一个颜色更淡,在夜色中几乎都要看不清的人形。

    那人形显现出来时,手里还握着一把巨大的长剑。

    沙虫的攻击还未停,人形烟雾就迅速抽回所有扩散的黑烟。就连跑出老远的莫语锋周身的空气都因强大的抽吸力量出现了诡异的波动。

    就算莫语锋离它距离已远,黑夜之下也没有光线照亮,可他依旧看到。

    那团黑烟的墨色越来越浓烈,黑烟之中的人也越来越清晰。

    清晰到烟中人脸上的五官,他身上的着装,甚至他手中握着的巨剑上古朴的印记,莫语锋都看的清清楚楚。

    车子启动,辛晚快速调整好方向后一脚油门驱车驶离此地。

    狂飙飞驰的车子离开前,车前灯的光柱直射在前方的“战场”上。

    莫语锋看到那团黑烟已凝聚的如一团浓墨,黑墨之中的身影双手高举巨剑,狠狠刺入了巨型沙虫的口器里。

    随着沙漠死亡之虫的嘶声嚎叫,黑烟凝成的巨剑穿透沙虫的口器后,就如一滴黑墨落入净水之中,缓缓散去。

    而黑烟之中的人影也再凝不出实体。

    伴着天际边第一抹曙光穿透浓黑的夜,那团黑烟也像随风而逝,幽幽淡淡地消失的再不留一丝踪迹。

    辛晚虽开着车,心中却也在想那团黑烟。

    看着莫语锋坐在车上呆愣的样子,还有他们驱车离开前他看着黑烟中那个人的眼眸。

    辛晚猜测莫语锋应该是跟“黑烟人”认识的,至少也是见过的。

    莫语锋现在听不见,两人也没办法讨论这事儿,就只能压住心中的好奇等以后再说。

    她看了一眼莫语锋被腐蚀过的左手,惊讶的差点没把住方向盘。

    莫语锋的自愈能力似乎又变强了!?

    她可是看的清清楚楚,原本沙虫喷出的绿色毒液,普通人碰上丁点都被腐蚀的瞬间化为一摊烂肉。

    莫语锋左手几乎是被绿色毒液包裹,却只是腐蚀掉了一层表皮,虽然看起来血腥可怖,却没有对他造成更大的伤害。

    现在再看他的左手,竟然已经自愈的像是从未被腐蚀过,虽然还有些红肿,但确实是新的皮肤无疑。

    当时的情况下,辛晚根本来不及多想,也没来得及细看。

    如果看了她就会发现,莫语锋整个左手表皮被腐蚀后,流出的血液自动形成了一层透明的保护膜,让那些绿色毒液再渗透不进一寸。

    而莫语锋现在的速度,力量也都比常人更加凶悍。以前莫语锋还需要辛晚保护,现在真的是要反过来了。

    莫语锋身体上的变化,是辛晚苦练一辈子都没办法得到的能力。

    她抛开脑中乱七八糟的想法,想停车先检查一下他身上是否还有受伤。

    结果,想要去拍莫语锋的手刚抬起,身后就传来一道紧绷嘶哑的声音:“别动!一直开!要是敢动我就杀了他!”

    辛晚不敢妄动,乖乖收回刚抬起的手,眼睛撇向后视镜。

    说话的人满身满脸的血污,一条胳膊像是缺了下半部分,无力地垂在身侧。

    另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举着一把精巧的十字弩,正对着莫语锋的后颈处。

    这人竟然是褚四海!辛晚惊愕,他居然还没死!

    莫语锋看着辛晚已经抬手了却又缓缓收了回去,想要扭脸去问她怎么了。

    褚四海早都被吓得犹如惊弓之鸟,此时两人一点点动作都让他神经紧绷。

    看到莫语锋有了动作,他连连大声呵斥:“别动!我说别动!再动我就扣扳机了!!”

    辛晚怕他真的太过激动失控按下扳机,也大声阻止着他:“你别激动!他听不见!莫语锋他听不见!”

    可是任凭辛晚如何大声制止,褚四海都像是疯了一样举着十字弩不停喊叫着。

    辛晚一直紧盯着后视镜以防他真的扣扳机,当看到褚四海耳廓里也有污血时,辛晚更觉得要命。

    褚四海也聋了!

    此时她再说什么,他也都听不见了。

    莫语锋转头看到褚四海时,也是惊愕了两秒。随后他就举着双手缓缓转过了身。

    褚四海见莫语锋没有再乱动,情绪也慢慢平复了下来,不再像是受惊了的野兽。

    他缓缓靠在椅背上重重呼出一口浊气,然后踢了踢辛晚的车座椅背:“往回开!开回试验基地!”

    辛晚本来想回他,这么大的沙漠没定位仪没坐标的,她根本不认路,怎么开回去?可想到他根本听不见又只能作罢。

    莫语锋像是意识到辛晚要调头,突然对她说:“猛一点!”

    辛晚何其聪明,一点就透。

    莫语锋话音一落,她就拽死了方向盘。

    车子猛然掉头的瞬间,莫语锋突然暴起,转身跪在副驾座上握拳狠狠朝褚四海的太阳穴一击。

    车子在原地360°的转了个圈后缓缓停住,车外扬起的黄沙渐渐散去。

    辛晚还没来得及看莫语锋把褚四海怎么样了。

    就听莫语锋一改之前的低调自持,张狂得嘲讽道:“小样的,爷都跟死亡之虫拼过命了,还能怕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