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四章 梦

    苍茫天穹下的沙漠无边无际。

    广袤的大漠,死寂的沙海。

    沙层表面如鱼鳞般的沙丘绵延百里,浩浩渺渺。

    赤日炎炎,金沙刺眼。

    在烈日的烘烤下,沙漠表层上都翻腾着滚滚热浪,周围的沙丘都变得飘忽不定。

    莫语锋背着辛晚,深一脚浅一脚地行走在大漠之中。他和辛晚已经在这苍凉的大漠中迷失了三天了。

    他们在沙漠里的第二天就已经弹尽粮绝了,两天滴水未进的莫语锋都已经瘦脱了形。

    沙漠之中,白日里温度高达六七十摄氏度,脚下的沙地都是灼热的。

    在头顶烈日暴晒之下,莫语锋的脸上嘴唇都爆出了血口。血口自动愈合,又再一次爆开。如此反复,他现在的模样恐怖如地狱幽冥。

    辛晚趴在莫语锋后背上,头顶盖着一件晒退了色的冲锋衣。她早就失去了行动能力,两日来大多都是陷入昏迷之中,犹如将死之人被莫语锋背着前行。

    莫语锋望着永远都望不到头的沙海停下了脚步。

    他将辛晚轻轻放在沙地上,拍了拍她的脸,轻声唤着:“辛晚,醒一醒。”

    辛晚陷入昏迷的时间越来越久,莫语锋不停地拍打唤醒她的意识。这一停下,他的脚腕就被流沙淹没了大半。

    他看着辛晚眼皮微微动了动,就拿出乌金匕首朝自己的手腕划了一刀。

    暗红的血液缓缓涌出,他赶紧将手腕抵在辛晚嘴边。

    体内严重缺水,流出的血液都是稠腻的。

    辛晚感觉到了嘴唇上的黏腻,只吞咽了两口就无力的撇开脸:“你别再浪费”

    莫语锋不等辛晚说完,就将她轻轻抱在怀里。

    他笃定地说:“你再坚持坚持,我们就快走出去了。答应我,你再坚持一下,就能喝到水了。”

    辛晚长卷的睫毛微微颤动,像是在回应他。

    其实莫语锋的身体也已到了极限。

    沙漠里的空气湿度几乎为零,人处在沙漠中,时时刻刻都在蒸发自身的水分,二十四小时不进水基本上就丧失了行动能力。

    莫语锋三天滴水未进还能在大漠中行走,完全凭着强大的意志和体内的血脉之力。

    可是只消耗不进补,没有大量的水分补充,辛晚又要依靠喝他的血来保命,莫语锋的情况也越来越糟糕,自愈能力也越来越缓慢。

    当初在万家古楼受的伤,也不过一晚上就已经好了大半。如今两天已经过去了,第一次给辛晚喂血的刀口才堪堪闭合。

    就算是莫语锋的心智再坚强,连续三日背着一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的辛晚,艰难前行在根本看不到希望的沙漠之中。

    莫语锋的意志也几近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他将胳膊上缓缓流出的血液舔舐干净,就准备拽起辛晚将她固定在背上。

    莫语锋动作轻柔,不是他怕伤着辛晚。而是在这片沙漠之中,风沙流速十分大,一个大的动静儿都有可能引起流沙塌陷。

    可饶是他再小心,背起辛晚站起的一瞬间就感觉到脚下的沙地突然下陷。

    莫语锋心中一惊,手上就松了力道,辛晚重重砸在了沙地上。

    他马上大展开身子趴在流沙上回身去拽辛晚的手,可他也在往下陷,越是使劲陷得速度越快。

    辛晚强撑开眼皮,用尽最后一点力气一根根掰开他的紧抓着自己手腕的手指。

    莫语锋察觉到她的意图大吼:“辛晚!不要!”

    辛晚已经没力气再说话了,她对莫语锋摇了摇头,眼眶内干涩无比却还是滴落了两颗晶莹的泪珠。

    辛晚知道,以莫语锋现在的能力,完全可以坚持到走出大漠,完全可以躲过身下的流沙,他只是不愿放弃自己。

    手指一根根被掰开,莫语锋绝望的恳求着,一遍遍的对她说:“不要!辛晚,不要放弃!”

    大梦初醒,莫语锋猛地从床上坐起,浑身被汗水打湿。

    他怔怔地看着自己的双手,汗水沾黏着薄薄一层黄沙,辛晚指尖的温度似乎犹在。

    是梦,却又那么真实。

    莫语锋不是第一次梦见辛晚葬身沙海,以前他的梦境都是破碎的,凌乱的。

    可这次梦里的画面无比清晰,无比真实。

    清晰真实到让他快要崩溃,想要一起解脱。

    医院住院楼内

    莫语锋敲了两下病房的门,江圣的声音就入了耳:“请进~”

    他一推开病房门,就看到江圣跟个老妈子似的围在月亮身边,给她又是端茶倒水,又是喂零食喂水果。

    在万家古楼里月亮的手受了伤,没得到及时的治疗又被冻的不轻,送进医院的时候双手已经没了知觉,情况十分不好。

    江圣日夜守着月亮,伺候的无微不至,如果不是月亮每天都要冲个澡才能安稳入睡,怕是连辛晚都插不上手。

    看样子,月亮使唤着江圣也使唤的心安理得。

    莫语锋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一丝笑意:“得,江圣终于要脱单了。”

    他走近月亮的床边,关心了一下她手上的伤势就问辛晚的去向:“你姐呢?”

    月亮调侃他:“合着您不是来看我这个病人的啊?是来借机找我姐的啊?”

    莫语锋看着她似笑非笑的样子,就知道这丫头脑子里又开始上演言情剧了。

    他伸手在月亮脑门上一弹:“快说,我找她有正事儿。”

    莫语锋身体的变化,让他的手劲儿也比以前大得多,这一下没控制好力道,给月亮疼的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江圣赶忙伸手去给她揉,嘴里还抱怨着:“你下手也不轻点,都给弹红了!~”

    “得得得,我错了!你别哭啊,我给你买糖吃!~”莫语锋无奈的哄着月亮,生怕她真给哭出来,回头再给辛晚告状。

    月亮憋红了眼朝他耸了耸鼻子:“我姐送天叔去机场了,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

    莫语锋手机丢在了三万山,平时要联系的人都在身边也就没去新买一个。

    他问月亮借了电话给辛晚拨过去,那边接通的很快。

    辛晚清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怎么啦?你个馋猫又想吃什么了?”

    莫语锋莫名的又想到了梦境中的辛晚,愣了半天都没出声。

    “月亮?怎么不说话?”

    莫语锋回过神,清了清嗓子:“是我。”

    打从认识了之后大部分的时间,两人都是在一起的,莫语锋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那边的辛晚听到了他的声音也愣了愣:“哦!找我有事儿?”

    莫语锋嗯了一声:“晚上我想单独请你吃饭,方便吗?”

    辛晚应了他的邀请后,莫语锋就挂断了电话。

    再一转头就看到月亮和江圣瞪着写满八卦二字的眼睛放着光的盯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