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4”与“5”

    莫语锋一转过身就看到辛晚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双腿以一种诡异扭曲的姿势跪趴在地上,夜色中暗红的血液正从先落地的头部缓缓流出……

    辛晚青白的脸歪扭着面对莫语锋的方向,脸上还挂着死前不可置信的表情。

    莫语锋一看到眼前的画面,脑中就开始嗡嗡作响,他艰难的抬脚刚迈出一步走向血泊中的辛晚却被月亮拉住。

    莫语锋正想甩开月亮的手就听她厉声说:“莫语锋!她不是我姐!”

    莫语锋愣了愣缓缓转头看向月亮,等他看到月亮脸上露出坚持肯定神色时,才觉得心口的剧痛缓缓消散。

    他谨慎地走出居民楼,等离大楼稍远点儿之后仰头向上看。

    惨淡的月色照在破旧的居民楼的外墙上,没有了窗户里那些骇人的面孔,这栋大楼又恢复了死一般的寂静。

    他的视线直接越过四五层往楼顶看,在视野刚刚到达顶层时,就撇见一个红色身影一闪而过。

    只是那么一撇,都没看清人脸,莫语锋脑海中就出现了三个字“徐汐苒”!

    他来不及多想,转身就冲进了大楼里。

    莫语锋速度极快,身后月亮的惊呼声都化成一阵风似的瞬间消散。

    他打着手电筒照着脚下的台阶快步爬上楼梯,一想到那人会是他苦苦寻找的徐汐苒,心跳就“砰砰砰”的加快了速度。

    莫语锋大步迈过两节台阶看了一眼楼梯间的楼层号,又加快了速度往楼上跑去。

    四层!五层!六层

    莫语锋心里默数着楼层数。等到达第六层通往天台的楼梯口时,却发现没有本该出现的天台大门。

    他眼前还是那条折转向上的幽深楼梯。

    莫语锋停下了脚步照了照墙上已经由红变黑的数字“5”,然后又放缓了速度往上继续走。

    等再次停下脚步抬手照向写着楼层数的墙面时,莫语锋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那面已经变得发黄发灰的白墙上,赫然写着阿拉伯数字“4”!

    他又举着手电往上走了半层楼梯,站在中间的平台上朝下面写着“4”的墙面照了照,然后又移动两步再照向上面的墙面。

    手电的光柱打在楼梯的墙面,使得墙上脏的发黑的数字“5”变得恐怖诡异起来。

    他再次走到本应该是五层与六层的平台上,朝上面的墙面照去。

    “艹!又是四!”莫语锋低声暗骂。

    他不死心的拿出匕首在写着“4”的墙面上刻下一道痕迹,极力压制住将要跳出胸腔的心脏,硬着头皮继续往上。

    莫语锋精疲力竭的坐在台阶上,眼睛死死盯着墙上“4”字下面自己划出的那道痕迹。

    他不知道自己上了多少层楼,也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莫语锋发现往上永远是四层与五层之间时,他就试着往下走。

    结果

    他仿佛被困在了这栋楼的四层与五层之间!

    之前的惊慌恐惧早已被“4”和“5”的折磨消耗殆尽,莫语锋挫败的坐在台阶上恢复体力。

    当手电的光线扫过四层的走廊一处时他突然发现,第四层走廊里的屋门居然与一楼的不一样!

    四层走廊里的门,有些是木质的普通房间门,有些则是厚重的不锈钢门,还有些是老式的木门外面加固了一层防盗门。

    莫语锋举起始终紧握在手里的机关弩,小心翼翼的走向左边的走廊内。

    他轻轻推开一扇木门,隔着外面的钢筋防盗栏朝里看。

    没有预想中的骇人面孔,也没有什么恶心到让人呕吐的画面,这间屋子更像是一间资料室。

    入目所及的墙面全都是落满灰尘的档案柜。屋子中间还有一张老式办公桌。

    桌子上,地上全都堆放着厚厚一摞的资料档案。

    他拉了拉外面的防盗门,门没拉开却听到了钥匙互相碰撞的声音。他把手伸进防盗门里对着里面的锁孔照去。

    莫语锋侧着头抵着防护栏费劲的看到,防盗门内的锁孔上插着一串钥匙。

    他费劲的尝试各种姿势伸手去勾那串钥匙,结果每次都差那么一截!再使劲往里,胳膊肘的骨头就会卡在两道钢筋护栏中间。

    莫语锋举着手电走到第二间房门前,虽然没有防盗门却也是锁着的。

    他把左边走廊里的门全都试了一遍,除了第一间因为钥匙还挂在门上没有关死的房间,其他的房间全都是锁死的。

    他又走向右边的走廊里,打着手电将每道门扫过后莫语锋心里嘀咕:“估计这边更没戏。”

    右边走廊里的房间并不多,只有三四道厚重的大铁门。并且每道门之间相隔的距离甚远。

    他靠近第一道门仔细的看了一圈,发现这道门居然是医院里拍光片处的隔离门。

    大门上下都有内嵌的滚轴滑道,旁边的墙上还有个开关按钮。

    他试着按了一下开关,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他又走进走廊深处寻找电闸箱。

    莫语锋记得这种老式的办公大楼,每一层都会有个电闸箱。如果还能供电,说不定那些厚重的大门就能打开。

    虽然已经猜测到门内大概率会是那些“水泡人”,可莫语锋就是有种感觉,这道门里有着什么不同寻常的东西在吸引着他。

    等寻到走廊的尽头,还真让他给找到了电闸箱。

    推上电闸把手的一瞬间,整个四层的楼道里真是如拍恐怖片一样,一个个昏黄的灯泡“啪啪啪”的挨个亮起,其中两个灯泡还因线路老化,一明一灭的闪烁着。

    莫语锋收起手电快步走回第一道大门前,深深吸了一口气后将机关弩架起,然后抬手按向电门开关。

    “轰”

    电门缓缓滑向一边,巨大的声响震的上面滑道里落下絮絮的灰尘。莫语锋举着机关弩侧身紧贴墙壁,做好了随时应战和关门的准备。

    结果等电门彻底敞开,灰尘也不再落下,门里都毫无动静。

    他压住脚警惕的移到电门边,快速向门里看了一眼就收回视线往后急退两步。

    “砰砰,砰砰,砰砰”莫语锋脑中全都是自己紧张的心跳声。

    他又等了十几秒时间,确定里面没有东西会突然攻击他,才敢大着胆子往里看

    一百多平的房间内,摆放着各种医疗仪器设备。

    在有些刺眼的无影手术灯的照射下,莫语锋看到。

    房间内正中间的手术床上正侧身躺着一个背部面朝他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