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八章 鸿门宴

    莫语锋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红发女以闪电般的速度绕到他身后,只眨眼间莫语锋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抵着一把冰凉的东西。

    红发女手下用力逼问他“说!你怎么知道的!”

    辛晚也是非常意外,自己的身份、背景甚至行踪都是绝对保密的,不可能有人泄露出去。

    莫语锋被红发女抵着脖子,只能尽量仰头不让她手里的东西再近几分,他吃力的看了一眼辛晚说“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辛晚轻声唤了一句“月亮”,那红发女就放开了莫语锋。

    莫语锋抬手将脖子上的血珠擦掉后平静的等着辛晚开口。

    辛晚看着他气定神闲的样子,嘴角轻轻一挑轻笑出声“你倒是装的挺淡定。”随后她又好奇的问“你是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莫语锋无言,他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说他是从梦中知道的?

    之前莫语锋醒来时,还不清楚这帮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但是从那个叫“月亮”的女人手里看到了那样东西,他就大概清楚了。

    只不过在他的梦里,是这个叫辛晚的女人拿着东西在问他。现在辛晚问他如何知道,他还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说假话一定蒙混不过去,说真话怕是要被当神经病暴打一顿。

    他苦笑一下,对着辛晚说“辛小姐,我不知道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我也从来都没见过。所以很抱歉,你们就是杀了我也问不出什么来。”

    辛晚美眸中泛着点点星光的盯着他,看了好半天她又让月亮将东西拿过来,递到莫语锋眼前十分慎重的说“莫先生,我希望你能再好好看看,这东西对我很重要。哪怕是关于它的任何一点点线索都可以。”

    莫语锋听她语气都变了,就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仔细打量起来。

    这东西只有半个手掌大小,像是被人用手掰开的半块金饼子。

    含金量很高重量也足。莫语锋都觉得,如果自己再使点劲都能在上面按出个印来。

    金饼的正面雕刻的应该是一幅画,可是因为另半块的丢失根本看不出画的是什么。

    金饼背面是一个压印的古体字,按照他对辛晚说的话来判断,这东西应该是人家祖上传下来的,后面这个古体字应该是个“辛”字。

    因为含金量高,所以容易损坏。这半块金饼子外面被一圈细铁丝一样的东西镂空缠绕着。但莫语锋摸到那圈东西,就知道绝对不是铁丝。

    这东西看起来很细却十分坚硬,绕在金饼子外面如同一层保护网。

    莫语锋看完后将东西递给辛晚,摇了摇头说“这种东西一看就是老古董了,我根本没涉猎过,是真的不知道它是什么。”

    辛晚听完后轻叹一口气,对莫语锋说“委屈你再等一会儿。”说完她就起身走出了房间。

    辛晚走回二楼的工作间,将门关好后拿起桌上的电话,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太爷爷,您听到了吧。”

    也不知电话里说了什么,就听辛晚回答“他一开始很紧张,心跳速度很快。看到启明令时反而是正常的反应。回答我问题时眼中也没有异色,他说的是实话。”

    辛晚说完就等着电话那头的安排,结果越听眉头皱的越紧,她不高兴的喊了一声“太爷爷”,想反对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电话那头的人打断了。

    她皱着眉抿着唇紧紧听着,到最后只得收起脾气软着声音说“太爷爷,这么多年了我什么时候退缩过。只是这个莫语锋身上确实没有启明令的线索啊。我留在他身边不是浪费时间吗?”

    也不知电话那头的人又说了什么,辛晚总算是妥协了。最后低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有什么情况我会随时跟您说的。”

    辛晚挂了电话后站在原地,怔怔的看着放在桌上莫语锋的详细资料。她反复琢磨着太爷爷的话,小声嘀咕着“什么时候才是时机到了呢?”

    就在辛晚出去没多久,江圣也慢慢转醒了。

    他睁开眼就看到对面双脚被绑在椅子上的莫语锋,挣扎着要起来。结果发现自己被绑的更结实,一个鲤鱼打挺把自己摔在了地上。

    莫语锋刚要出声提醒他别激动,就听江圣爆发出狮吼功一般震耳欲聋的声音道“你们是什么人!快点把我们放了!我告诉你们,我爷爷可是帝都的风水大师!黑白两道都认识人!”

    莫语锋看着江圣这丢人的样子,真是恨不得装作不认识他,心里只抱怨西装男怎么不再把药下猛点!让这货睡到明天去!

    坐在一旁百无聊赖的月亮被江圣突然一声狮吼吓了一跳,她看着躺在地上打滚的江圣直接“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她走到江圣旁边,蹲下身子拍了拍江圣的脸,娇声一笑“哟——帝都的风水大师啊!黑白两道都认识啊!吓死我了啊!怎么办啊?”

    江圣横躺在地上,看着眼前漂亮的像洋娃娃一般的小姑娘,视线刚往下移了一点,就差点喷出鼻血来。

    月亮是个混血,母亲是华夏人,父亲是y国人。她既拥有华夏人精致小巧的五官,又继承了y国人的体型丰腴。

    今天她穿着一件一字领紧身tshirt配一条牛仔热裤。

    蹲下时,从江圣的角度刚好能看到,她胸前的波涛起伏和领口再里面若隐若现的风光。

    再配上月亮娇滴滴的声音,江圣堪比城墙厚的脸皮不由得微微泛红,他你你你了半天硬是说不出后面的话来。

    莫语锋心里咆哮!江圣你还能再没出息点吗!全然忘了自己刚才看见辛晚时,也比他没好多少的样子。

    莫语锋赶紧咳嗽一声打断江圣的你你你,吸了口气问西装男“我们什么时候能走?”

    西装男正乐的看戏呢,被江圣一问还没来得及收起脸上的玩味之色回他“这个要看大小姐的意思。”

    正说着话呢,西装男的手机就响了。

    他接起来恭敬的喊了声“大小姐。”之后就垂着眼安静的听着,听到后面时还抬眼看了一下莫语锋,再之后一直到挂电话之前就只应了一声“好”。

    莫语锋心脏“砰砰”直跳。

    这什么意思?

    听这么长时间的电话就说个好?

    这是在自己身上得不到有用的信息要直接

    江圣正胡思乱想呢,西装男走到他身前,蹲下来给他解开脚腕上的绳子。

    边解边对莫语锋说“大晚上的请两位来,想必都还没吃晚饭呢,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我请吃饭当做是给二位的赔罪宴。”

    莫语锋一听更懵了,当下脑中就浮现三个大字。

    鸿门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