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监控录像里的女人

    江圣也被门铃声吵醒,刚缓过劲儿正揉着酸痛僵硬的脖子,就见莫语锋蹲在地上看着什么。

    他走过去见莫语锋呆愣的蹲在地上,刚想拍他的肩膀就被地上的照片惊的说不出话来。

    地上的照片里其中一张,是个女人背部的特写。

    镜头拉的近看不到那人的首尾,后背的衣服被大力扯开一样边缘还带着毛边,露出的后背上没有皮肤,就像莫语锋给他说的那样。

    一整块!没有一丝血色!森白森白的!

    虽然之前莫语锋就跟他详细说过,可现在亲眼看到,在视觉的冲击下还是觉得无比骇人。

    莫语锋后知后觉的发现江圣过来了,赶紧将照片都收拢重新塞进信封里。

    江圣刚要张口问他,就被莫语锋打断了“瘦儿,有些事儿你最好别问。”说完就光着脚走回卧室关紧了门。

    江圣气恼的追到他卧室门前,狠狠的砸了两下大声吼道“什么叫最好别问?我们两是什么关系!你出事了我能看着不管吗!”

    莫语锋坐在床边听着江圣的咆哮,重重的叹了口气。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的事情又怎么给江圣解释呢?

    他重新拿出信封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细细的看过去。拍到蝴蝶胎记的那张照片,手腕上的胎记并不是很明显,可他现在对这胎记太敏感了,根本无法忽视那淡粉色的图案。

    他拿起白色信封思索着,一开始照片掉出来的时候他觉得可能是周漾安排人偷偷给他送来的,毕竟自己表明过想看看温婉婷的尸体。

    可后来又觉得不太可能,周漾这个人看上去原则性很强又一心扑在工作上,虽然案子交出去了,他也不可能把这种照片泄露出去。

    可这照片如果不是周漾给他的,又会是谁送来的?

    莫语锋不死心的想给周漾打个电话试探一下,刚拿起手机老余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电话那边的老余听他这沙哑的声音一愣,笑着说“哟,这太阳都晒屁股了还睡呢?

    您赶紧起来收拾收拾还能赶上下午茶呢~。”

    老余这人嘴贱,关系稍熟点的就没一个不被他损过,莫语锋懒得跟他呛声,看了一眼时间问他“查到了”

    老余特不要脸的回他“就是没查到才给你打电话,查到了不就直接发你邮箱了嘛!”

    莫语锋没好气道“那你打电话干嘛?还不叫小海继续找线索去。”

    余德本突然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样儿,语气有点凝重“你要的监控录像,被人做了手脚,有两天的录像被人抹了。”

    莫语锋一听猛然睁开眼睛,直直的盯着天花板,过了好一会儿才问他“黄毛怎么说?”

    “黄毛说他现在调赢汇马路对面的监控录像看看,他让我给你说一声,希望不大。”

    挂了电话莫语锋又进入邮箱把温婉婷的资料看了一遍,看着看着就开始恍神,他脑子里突然闪过了自己梦里看见的那扇门。

    莫语锋立马抄起手机拨通老余的电话,拨过去还没两秒就被接通了。

    他还没出声就听老余说“黄毛找到点东西,你最好亲自过来看看。”

    跟老余挂了电话前后不到一小时,莫语锋就带着江圣到了老余的工作室。说是工作室其实就是余德本在云城租的一处半山别墅。

    余德本近几年生意越做越好,业务做得也越来越专业。手底下跑腿的人多了,就租下了现在的别墅当工作室兼员工宿舍。

    但老余做生意有自己的准则,只做熟不做生。

    莫语锋要是再晚两年跟余德本认识,说不定还搭不上这条线。

    一开始莫语锋查的东西也都是些小鱼小虾的,可到最后他越查水越深,余德本都暗自心惊的替他捏把汗。

    听说他不再做幽灵记者了,余德本是真心替这小伙子高兴,自己虽然日子过得污糟,可自己兄弟过得好自己看着也舒心不是。

    别墅门口值班的人一看是莫语锋来了立马就给他开了大门,车子刚停稳老余就出来迎他了。

    上了别墅二楼,老余对着江圣笑出个菊花脸问他“小兄弟怎么称呼啊?跟小语是朋友啊?”

    江圣一看人家这么热情,咱也不能丢面儿是不是,两人就寒暄上了。

    走到二楼最里面的屋门,老余先一步扭开房门带着两人进去。江圣这才觉得别看人家庙小,那可真是五脏俱全该有的一样不少!

    整整一面墙的液晶显示屏,屋子正中央摆着五六台看着就配置超高的电脑。

    电脑前坐着个头发金黄金黄的瘦小男子,眼窝深深凹进去,眼底青黑一片,一看就是熬夜熬久了的肾虚模样。

    黄毛看到莫语锋来了,跟他问了个好就开始在电脑上操作起来。没过一会儿墙面上的液晶屏就显示出了画面。

    黄毛边放着监控录像内容边给他说“前二个月内的我都看了,之前都是温婉婷一个人进出大厦没什么特别的,之后发现有两天的录像被人剪了。”

    他边说边调整液晶屏上的画面方向“像这种监控各大保安系统都是自动存储三个月的录像,就唯独那两天的没有,肯定是人为的。”

    然后他又调出赢汇大厦马路对面的监控录像,加快倍速给莫语锋说“这是赢汇被剪掉那两天的录像。”

    莫语锋点点头,仔细的盯着液晶屏上的画面看。

    倍速播放的画面中有一辆红色的阿尔法罗密欧开进了赢汇大厦前的停车场,没一会儿温婉婷就从大厦里就走出来上了那辆车。

    黄毛又调出来一段录像播放,在凌晨3点10分左右,画面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走进了赢汇大厦。

    凌晨3点又是夏天,那女人不仅戴着黑色的鸭舌帽,还戴了个将大半个脸捂的严严实实的口罩。

    莫语锋喊了句停,又让黄毛往回倒了几帧,按正常速度播放。

    来来回回播放了五六遍,莫语锋又让黄毛把画面视角固定在了女人的脸上。

    黄毛懂他想看什么,就一点点的把画面放大。

    等那画面已经放的不能再放大的时候,莫语锋垂下的手紧张的握成了拳。

    液晶屏上的画面虽然被放大到有点模糊,但不管车内驾驶座上的女人,还是后面视频里出现的鸭舌帽女人。

    莫语锋都认出来了,那女人是齐念。

    莫语锋盯着显示屏上的时间脑子里乱作一团。

    他清楚的记得7月24日凌晨3点10分这个时间!

    是他在凌水花园后巷发现齐念尸体的时间!

    而在同一天的同一时间。

    齐念却出现在了赢汇大厦的门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