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一章 蝴蝶胎记

    周漾这一句“你认识温婉婷吗”直接把莫语锋问的愣住了,他面色镇定心里却翻江倒海,自己都感觉心跳加快了速度,头皮微微发麻。

    压下心中惊惧,莫语锋皱着眉迟疑的开口问他“你说跟齐念死法一样的女人,是温婉婷?”

    周漾点头眼神更加几分幽深的回他“今天凌晨在西街后巷发现的。死因和齐念一样,窒息死亡,后背皮肤组织不见了。”

    莫语锋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该说什么又抿着唇闭上了。周漾肯定安排了人暗中跟着自己了,要不然也不会这么直接了当的问他认不认识温婉婷了。

    周漾看着他这闷葫芦的样子,暗叹一口气接着说“上面让我们把案子交出去了。以后我也不负责这两起案了,我就是好奇。

    你未婚妻跟齐念认识,你压根不知道。然后你今天又跑去温婉婷以前的住处公司找她。要说你什么都不知道,我可是不信的。”

    莫语锋暗自惊讶,案子交出去了?

    这云城屡立奇功的刑侦大队如果都不能查清这两起案子的其中原委,还有谁能查的了?案子交出去了,又交给哪个部门了?

    莫语锋咬了咬牙,缓缓开口问他“周队长,我能去看看温婉婷嘛?”

    这回换周漾被他给问愣了,这是什么要求?

    正常人见一次尸体吓得几个月都不敢睡觉,他倒好还要再见一具?还看上瘾了?

    周漾嘴角一扯回莫语锋“见不到了,遗体一早就被拉走了。”随后还玩味儿的打趣他“感情你是那什么什么癖?喜欢看死人?”

    莫语锋苦笑一声。

    他抬眼认真的跟周漾对视,十分郑重的说“周队,就如你所说,有些秘密是能站在阳光下的,而有些秘密就只能藏在没有阳光的阴暗处。

    但是我向你保证,我绝对不会做不该做的事情。我的秘密也不会是违法乱纪的事情。”

    周漾抬手看了看时间,跟莫语锋说队里还有事要赶回去,就起身告辞了。

    临走到包厢门口他又回身对莫语锋说“小伙子,不管你遇到什么事,也不管你的秘密能不能站在阳光下,我都不希望你走歪路。”说完看都不看莫语锋一眼,就拉开包厢门大步走了出去。

    莫语锋不知道自己再茶室的包厢里发呆了多久,直到桌上的茶水变得冰凉他才被江圣打来的电话声唤回心神。

    一回到家里江圣就八卦附体追问他周漾到底找他说了什么,莫语锋被他这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缠到烦了,就将自己和周漾的谈话内容都给他说了。

    等莫语锋说完,连江圣这个话痨都沉默了。

    莫语锋拍拍他肩膀说“走,今晚上好好搓一顿。天大的事情都比不上吃饱肚子重要!”

    江圣知道他最近都没睡好,有心想让莫语锋喝一点,好让今晚上好好睡一觉,两人就都没开车。

    莫语锋带江圣来吃的是云城出了名贵的自助餐。虽然说价格确实高,可吃的也是货真价实,实实在在的一分价钱一分货。

    江圣之前看到家店的门脸就扭扭捏捏的不肯进去,莫语锋知道他是想替自己省钱。

    就自嘲的说“我以前扣,那是为了存钱买房子结婚,现在

    呵~房子倒是买了,媳妇儿却不见了。

    还有啥可省的,今晚上咱哥俩好好喝一顿,明天起来该过的日子还得过。”

    江圣见他说的这么辛酸也不多说,坐上桌子就拼命吃,这么贵好歹也要把本钱吃回来才行。

    ……

    两人都喝了个酩酊大醉,但好歹都还认得自己家门往那儿开,江圣进了门洁癖也不上头了,鞋都没脱就趴在沙发上睡着了。

    莫语锋晃晃悠悠的走进洗手间,打开水龙头用水拍了拍脸,拍着拍着就哽咽了。他双手捂着脸,肩膀微微颤抖,眼泪混着自来水从指缝里溢出。

    莫语锋心想,二十多年了,他都不记得自己上一次流眼泪是什么时候了,好像是五岁还是六岁在孤儿院被小伙伴欺负

    只一次,就只这一次让他懦弱一回,让他好好放纵一回,从此以后天塌下来都不会再掉泪了……

    ————————————

    莫语锋觉得自己好似走在大雾之中,白茫茫的一片……

    迷迷蒙蒙,恍恍惚惚间自己走到了一扇奇怪的小门前。他努力的睁大眼想看看这门到底怎么奇怪了。

    什么都还没看清呢一阵天旋地转的就换了场景,眩晕的感觉还没过去就被脚边窜出来的一只黑猫吓了个激灵。

    他正嘀咕着这猫怎么看着这么眼熟,目光就被一张照片吸引了,那照片好像是张合影,模模糊糊的叫人看不清。

    他揉了揉眼睛想再看就听到了“叮咚叮咚”的门铃声。

    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在莫语锋的脸上,他抬手遮住这刺目的光线,缓了好半天才从梦境中清醒过来。

    门铃声不依不饶的响着,他一把拽开空调被拖鞋都没穿就去开门。

    昨晚喝的太多,这时候头疼欲裂,门铃声又响个不停,惹得他心中一阵烦闷。

    快走到门口了,他没好气的吼了一句“来了!”。

    恼人的门铃声终于停了,他搓了搓脸拉开门。

    楼道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他又走出两步朝电梯口看,也没人。

    莫语锋心里暗骂神经病吧!

    转身进屋时脚下一顿,门外地上放了一个白色的信封。

    跟之前那个信封一样,没图案没文字。

    他捡起信封又朝着四周看了一眼,抬脚回了屋内。

    一关门他心脏就止不住的“砰砰”跳,这奇怪的信封又出现了。

    他快速拆开,结果手一抖,里面的东西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他弯下腰去捡的手一顿,整个人愣住了。

    地上散开了五六张照片,最上面那张照片里是温婉婷。

    跟齐念一样,脸侧向一边趴在地上,手脚成诡异的姿势无力的瘫在地上。

    面朝镜头的清秀脸庞已失去了血色,惨白惨白的脸上一双没有焦距的空洞双眼,似乎是穿透了照片在与他对视。

    莫语锋蹲下身子手指轻轻一拨,看到下面被遮挡的照片时,仿佛被什么刺痛了双眼,他闭上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那张照片上,温婉婷已经被翻过了身。白布盖不住的手腕暴露在空气中,而那手腕上有着一个跟徐汐苒一模一样的粉色蝴蝶胎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