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8:极道55

    冬日的太阳如同一个熟透了的橘子,挂在遥远天边的云端,微微青透的天际呈现出一种幽冷的灰色,带着让人发冷的寒意。

    阳光还在,只是那柔和的光线,在时令的力量面前,显得是那么的脆弱和微不足道。

    嘎吱。

    随着一声清脆的刹车声响,一辆没有挂牌的普桑,停在了下水村的一户人家的门口,车上走下来两个人,他们穿着灰色的风衣,高高的领子竖了起来,挡住了半边脸。

    宽大的墨镜将上半边也遮挡了起来,这样,外面光秃秃的枝条所舞动的北风,便再也吹不到他们脸上去了。

    两人下了车,快速的转进了一个巷子,来到了当中一户绿色大门,门上挂着一一把艾草。

    他们左右看了一眼,巷子中静悄悄的。

    这个村子的规模本来就不大,加上因为离城里比较近,村上大半的人家几乎都搬到了城里去住。剩下的人,也多在外打工。所以,村中只剩下了一些老人和孩童留守。这个正是饭点的时候,谁会呆在外面?

    左边的那名灰衣人立即快步上前,两手交叉在腿上一搭,他的同伴一脚踏了上去,单手轻松的扣住了那三米多高的平方边沿,两臂一用力,身子像只灵猫似地扑了上去。

    然后,他伏下身子,探出手。下面的那名灰衣人立即一把握住,也翻了上去。两人的动作如同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快速,就好像是职业的飞贼一般。

    “就是这家吗?”当先上来的那人转过头,低声问了一句。

    后面那人点了点头,一个闪身跳进了院中。院中静悄悄的,只有旁边的偏房中,传来喝酒的声音。

    房中,两个猥琐的男人正抽着烟,坐在炉火旁边进行着肮脏的交易,冷不防门忽然被推开了。

    左边那名中年人看见有人进来,习惯性的堆起笑脸道“哎呦,不好意思您来,今儿来找乐子的人太多,您……”

    正说着,他脸上的笑容一下顿住了。他想起来了,门早就被锁上了,若是有人进来,首先得叫门,然后他去开才对啊!可现在他一直在这坐着,那这两人是怎么进来的?

    这个问题,他怕是暂时找不到答案了。在他惊疑的目光中,一只脚忽然在他面前不断的放大!砰的一声,他被脑袋一下撞到了旁边的茶几声,中年人哼也不哼一声就晕了过去。

    坐在他旁边的那名应该是pk的人,一下站了起来。旁边一只拳头猛的砸在了他的脸上,他转了一个圈,一屁股又摔回了沙发上!

    “你怎么把他也打晕了?”当先出手的那人眉头微微挑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满。

    “没事儿,他不是等的不耐烦了吗?等一会儿我们将里面那位请出来,将他送进去,让他提前享受不就行了吗?”

    ……

    正在向前扭动的男人一下停住了,他的肌肉浑身绷紧,虽然轻轻的跳动着,可他全部的注意力都已经转移到了门口出现的那人身上。

    “dear,别停,please,我要来了……”fr扭过头,依然没有发现情况,只是眯着滴水的眼睛继续sq!

    男人却毫不犹豫的将她一把推开了,他原本就已经到了巅峰,刚刚一遇到惊吓,竟然x了身子,此时cs的难免有些丑陋!可他却毫不在意,眼睛直直紧紧的盯着门口出现的那个穿着灰色风衣,带着大墨镜的人!

    形象是很重要,可是跟自己的老命比起来,就太微不足道了。

    “铁面哥,不好意思,让你扫兴了!”来人轻笑着道。

    男人的脸色没有变,眼神却猛的一缩,甚至他kj那原本已经没有了一点脾气的东西都轻轻的颤抖了两下,好似被铁面这两个字给吓到了一般。

    铁面?他竟然是铁面?废柴手下四大战将之一,为人冷厉,出手狠辣,那个脸上随时都带着一个薄薄的铁制面具的铁面?

    “你们认错人了吧?我不明白你们说的是什么!”男人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黄牙。说着话,他将那fr又搬了起来,似乎想要继续“我,只是一个pk而已!”

    灰衣人笑了,他嘲弄似地瞄了男人的家伙一眼,淡淡的道“明人面前不说暗话,真佛面前不烧假香!别人或许不知道你铁面哥喜欢一个人摘下面具,四处寻香,可我们兄弟却恰巧知道一点,所以这一次,我们是专程……”

    拜访两个字还没说出口,那男人却突然发难了。他两手握着那frbhh的pg,轻哼一声,fr那一百来斤的身体便朝灰衣人砸了过去。

    在fr的尖叫声中,他的身体则紧随其后,单脚在床上一点,借着床的弹力,凌空一脚朝黑衣人的喉咙狠狠的扫了过去。

    果断,狠辣,再也没有了刚才一点的憨厚和质朴!

    灰衣人却是怡然不惧,哈哈一笑,身子一矮让过了那妇人,然后一拳朝砸在了他的两腿之间!

    “呜!”白眼一翻,男人的身体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床上。刚刚进行完剧烈运动的他,已经耗损了太多的精力和气力。让他无论是速度还是反应,都较平时慢了许多。

    不过,他在道上混了这么长时间,却凭借一张铁面,就硬生生的遮掩住了自己的真实相貌,拥有如此心智和手段的人,又岂是那种任人宰割之辈?

    虽然剧烈的疼痛还在占据着他的脑海,可他却还是强迫自己借着翻滚之力下了床,伸手一把摸出了自己藏在衣服下面的一把匕首。便要起身拼命。

    然而,还没等他起身,一把冰冷的陌刀便落在了他的脖子上!

    铁面身子一僵,很识相的将手里的匕首放了回去。那边,妇人的身体眼瞅着就要砸在墙上的时候,旁边突然伸出一双大手将她接住并重新抛回了床上!

    又一个灰衣人走了进来,他冷冷的扫了铁面一眼,一句话也没说,可是那冰冷的眼神,冷漠的气势,却比一切言语都更有威慑力。

    原本还打算拼一把的铁面,彻底的死了心。他不知道对方是谁派来的,却知道自己这回是真的栽了!从对方找到自己的时候起,他就已经栽了!

    他慢慢的站了起来,轻声道“让我穿上衣服!”

    “当然!”用刀制住他的灰衣人很干脆的道!

    铁面很配合的穿好了衣服,灰衣人在出去的时候,冷冷的丢下了一句“不想死的话,就离开这里,忘记今天发生的一切!”

    说完,两人一左一右夹着铁面出了门,自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瞧床上那具赤ctt的身体一眼。

    来到车前,两人将铁面丢进后备箱里,这才上了车。

    “不知道老大那边的得手了没有?”坐在副驾驶位上的那名灰衣人将眼镜摘了下来,一双颇为独特的夹着银丝的眉毛正皱成一团,不是谷子文还是谁?

    “放心吧,老大出马,一个顶俩!咱们俩都马到成功了,老大对付个小混混,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另一个灰衣人将墨镜摘了下来擦了擦又带了回去,那模样赫然是墨迹!

    “韩旭,你,你怎么那么傻?我当时都让你走了,可你就是不走,你……”萧炎见狂熊被人扶着往外走,忙迎了过去。说了还没两句,眼睛便有些红了起来。

    狂熊咧嘴憨厚的一笑,侬声道“没事儿,俺这皮糙肉厚的,挨两下也死不了。你是红颜的老大,可别哭了,那还不让人笑话?”

    “哼,谁哭了?姑奶奶就是有些心酸,一想起为我一个人,那么多人厮杀在一起的场景,我就,我就鼻子不透气!”萧炎使劲抬起头,望向远方。

    “这和你没关系,那个黄连鑫竟然是楚兴社的人,那他来我们学校便没安好心。老大说过,你不过是他们对付俺的一个借口罢了。就算没有你,俺和他们也会有这一战!那些死去的兄弟的仇,俺们也一定会去报!”狂熊眼中闪动着寒光道。

    “真的不是为了我?”萧炎小意的问了一句。

    狂熊点头道“要只是为了你,来的就是俺一个人了。”

    萧炎脸色微微红了一下,目光有些闪烁的缩了缩,快速的瞄了狂熊一眼,没有接话。

    路边停了十几辆车,有昌河,有三轮,有轿车,甚至还有摩托,有些五花八门,更有些简陋。

    不过,这一次楚兴社吃了这么大的亏,废柴那边更是吃了一个哑巴亏,他们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有了这些东西,可以保证他们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这里,分散开来,从而变的更安全一些。

    萧炎目光转动,瞄着最前面的那个背影道“你什么时候,加入了废柴他们一伙,还认了这么一个老大?你和黑狼他们也和好了?”

    “这个……”狂熊揉揉鼻子,轻声道“回头再和你细说吧,俺三局两句的也说不清楚!”

    “哼!”萧炎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再追问,而是小意的扶着他。狂熊有些局促的赧着张脸,好似忘了伤痛一般,这让后面正龇牙咧嘴的陈蛟,炮弹等人鄙夷的撇了撇嘴……

    “老大,那些人都看不见了,您就将面具摘下来吧。”车内,红狼看着韩雨还带着那个铁制的面具,不由得翻着白眼道。

    “怎么样?我装的还像吧?”铁面摘下,韩雨轻笑着道。

    “像,像极了!”红狼点头道“尤其是您一个人走过去的情形,连我都差点以为您就是铁面!”

    “哼哼!”莫不凡轻轻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赞同还是车子颠簸碰到了伤口。

    韩雨早在得知黄连鑫是十二中的一方势力之后,便感觉有些怀疑了。黄连鑫是什么人物,他可是见识过的。就凭他的本事若没有人支持,能够在十二中占据一席之地?扯淡!

    最关键的是,他和楚云风之间的关系,知道的人很少。就算是在楚兴社的高层中,也只有像葛文哲这样的堂主级人物才知晓。

    如此一来,他不怀疑到楚云风的头上才怪。更何况从手机的情报中得知,楚兴社的这位老大可是个不甘寂寞的主。他想要真正的成为ts市三大帮派之一,甚至是ts市最大的帮派,那他就只有扩张一途!

    而整个ts市,也只有城北这个地方才符合他扩张所需要的条件!

    所以,韩雨很轻松的就将黄连鑫的一切行动都归置到了楚云风的头上,然后利用形势,想出了一个挑拨离间的计策。那就是他冒充废柴的人,带人杀掉黄连鑫,激怒楚云风和楚兴社。

    不过,这也是需要条件的,那就是他必须对废柴的人很了解,能够装的像。所以,在行动之前韩雨给手机打了个电话,特意征求他的意见。

    手机在来到ts市之后,一方面暗中注意三大帮派的动静,收集他们的情报,一方面则将目光锁定在了城北。他知道韩雨若是想进军ts市,城北无疑是他站稳脚跟的立足之地。所以,对于城北各方势力的情报,他都一直没有放松过。听了韩雨的要求之后,手机立即就想到了铁面。

    一来铁面是废柴手下最有特点也是最有名声的战将,二来则是因为他无意中得知了真正的铁面的去向。第三则是因为这个铁面成天用铁面具遮着脸,无人知道他的模样,这样一来韩雨装他,只需要带个铁面具就行了!

    结果证明,手机的建议还是很成功的,至少到目前为止,一切都在按照他的计划进行。

    楚云风,无论是为了自己的野心,还是为了报仇,为了自保,为了给手下的兄弟一个交代,他都不会放过废柴。

    毕竟,死掉的两个人一个是他的侄子,一个是他最信任,器重的堂主,与公与私,他都和废柴有了不共戴天之仇!

    “要是我们能够捉到真正的铁面就好了。到时候,废柴便是有一百张嘴怕是也无法分辩,可惜……”红狼想了想,有些懊恼的叹了口气。

    韩雨微微一笑,淡淡的道“没有什么好可惜的,若是我没猜错的话,铁面此时已经失去自由之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