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4章 能奈我何

    王庾本是想宽慰李渊,但这会儿问她是什么惊喜,她就不好回答了。

    毕竟她穿越之后,历史轨迹还是有所改变的,何况还有个穿越的杨广。

    她不知道李三娘接下来的生活还会不会按照原有的历史轨迹去发展,若是不会,她现在说出来岂不是无中生有?

    万一李三娘再出点事,李渊岂不是要恨死她?

    思及此,王庾施展她一贯的装傻充愣“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惊喜呀!”

    李元吉叫道“那你刚才又说三姐在准备惊喜,你这不是骗阿耶吗?”

    王庾瞪圆了眼睛“我那是猜的呀,阿姐那么厉害,她不来晋阳肯定是想给阿耶惊喜。”

    李元吉顿时就觉得无语,果然是小孩子,没法沟通。

    不过被他们俩插科打诨一番,李渊心中的担忧去了大半。

    众人又说了一会儿话,就到了用膳的时辰。

    因为已经见识过高脚家具,再见到大圆饭桌的时候,李建成几人就没有再表现出惊奇的表情。

    不过,李渊一坐下,李元吉就挨着李渊一屁股坐在了右边的椅子上。

    坐下去以后,李元吉顿觉挤得慌,不停地扭动身体想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姿势,结果发现是徒劳。

    “小庾儿,你这椅子设计得也太狭窄了吧?”

    李渊忍俊不禁“那是小庾儿的专用椅,你没发现它比其他的椅子高很多吗?”

    听见这话,李元吉才发现自己坐下来比其他人高很多,他立马跳了下来,撇嘴道“早说嘛。

    “不过,小庾儿那么矮,椅子是应该做高一点。”

    王庾听见那个“矮”字,脸顿时就黑了。

    李元吉假装没看见,吩咐下人将王庾的椅子搬到末座。

    王庾想出言阻止,但转念一想,就算争取坐到李渊身边又能代表什么?

    难道谁坐在李渊身边,李渊就高看他一分吗?

    再说,她要的也不是李渊的高看。

    这样一想,王庾就淡定地站在一旁。

    长孙氏瞟了一眼王庾,拦住那个搬椅子的丫环“把小庾儿的椅子放在我旁边。”

    下人照办。

    王庾顿时就露出笑容,高高兴兴地坐在长孙氏身边。

    李元吉见了,心中冷嗤坐长孙氏旁边有什么可高兴的?能坐在阿耶身边才彰显地位。

    从前和李渊吃饭时,王庾还会时不时说说话,今天这一顿饭,王庾是完全秉承着古人“食不言”的训诫,一个字都没说。

    起初李渊还没感觉,等吃到一半,他突然意识到这顿饭太安静了。

    正想开口逗王庾说点什么,饭桌上就起了冲突。

    王庾每次和别人吃饭的时候,都是春花负责夹菜。

    春花很清楚王庾的口味,专挑王庾喜欢吃的菜夹。

    刚开始还很平和,可没过多久,春花夹什么菜,负责给李元吉夹菜的丫环就跟着去夹,而且总是很巧地与春花夹了同一块菜。

    春花实在没忍住,筷子用力夹住鸭腿不放“这是我先夹到的。”

    丫环也用筷子死死地夹住鸭腿“这是四郎最爱吃的鸭腿,必须给四郎。”

    春花使劲往自己身边挪“这是给小庾儿吃的,放手。”

    “你才该放手。”

    “你放不放?”

    “不放。”

    ……

    李渊挑眉看向李元吉“四郎你最爱吃的菜什么时候变成鸭腿了?”

    两丫环顿时闭上了嘴巴。

    李元吉漫不经心道“就是在河东的时候。”

    王庾微微一笑,对春花说“春花,既然四兄最爱吃鸭腿,鸭腿就让给四兄吧。”

    “可……”触及王庾笑中带刀的眼神,春花立即放下了鸭腿。

    鸭腿吃不到,那就吃鸡腿吧。

    春花转而将筷子伸向了那盘鸡肉。

    李元吉一看,连忙冲丫环使了个眼色。

    丫环快速出手,在春花刚夹住鸡腿时,她也夹住了同一只鸡腿。

    两丫环又争执了起来。

    王庾的目光一下子就变得晦暗,她早就注意到了李元吉的小动作,在刚进来的时候,他就悄悄地对那丫环说了什么。

    后来春花夹什么菜,那丫环必定去抢,起初王庾还暗示春花让一步,却没想到越让,他们就越过分。

    鸭腿猪腿羊腿都可以让,唯独鸡腿不能让。

    王庾扭头吩咐身后丫环“帮我扶好椅子。”

    然后一脚踩着椅子,在椅子上站了起来,同时左手撑在桌面上,右手持筷伸向了鸡腿。

    “春花,退下。”

    春花听话地放开鸡腿,又见站在王庾身后的丫环呆若木鸡,没给王庾扶椅子,连忙走过去,稳稳地扶着椅子。

    “鸡腿是我最爱吃的。”王庾只说了一句,目光却死死地盯着丫环。

    这丫环虽然是世仆,但她毕竟在晋阳的唐国公府呆了这么久,清楚地知道王庾有多受宠。

    刚才她与春花争抢还说得过去,毕竟都是丫环,现在王庾亲自上手,她下意识地手一哆嗦,就放开了鸡腿。

    就在此时,另一双筷子横插了进来,死死地夹住了鸡腿。

    李元吉稳坐于椅子上,只身体稍稍前倾,“巧了,鸡腿也是我最爱吃的。”

    李渊顿觉头大。

    李建成夫妇已经是看得目瞪口呆,这个义妹很彪悍啊。

    李世民悠哉悠哉地吃着自己面前的菜,仿佛没看见另一边的硝烟。

    长孙氏有点担心地看着王庾,想要劝她,但看她脸上那副坚决不让步的神色就放弃了劝她的念头。

    “最爱的只能选一个,四兄既然选了鸭腿,就该放弃鸡腿。”王庾一边说一边猛然夹住鸡腿往身边移动。

    她抬头看向李元吉,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四兄切莫贪心。

    “须知,人心不足蛇吞相。”

    李建成目光一亮,义妹口才不错。

    李元吉不甘示弱,蛮横道“我就要鱼与熊掌兼得,你又能奈我何?”

    话音未落,李元吉猛然使力,鸡腿立刻就靠近了他。

    王庾不再废话,撂下一句“那就各凭本事”,就开始争夺鸡腿。

    李元吉欣然应战。

    两人手持筷子,围绕一个鸡腿,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

    李渊额角突突地跳,目光往菜盘子中巡视,想再找出一个鸡腿来平衡儿女之间的争夺战。

    谁知找了一圈都没找到,不由低吼“一只鸡不是有两只腿吗?还有一只鸡腿呢?”

    李建成默默地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盘子,盘子中赫然躺着鸡腿残骸。

    李渊“……”

    另一边的鸡腿争夺战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周边的菜受到波及,全都掉在了桌面上,所有人都停止了进食。

    李渊忍无可忍,大喝一声“你们两个,都给我住手。”

    老虎一声吼,两猴齐哆嗦。

    于是,那只鸡腿从四根筷子下飞了出去,“嗖”的一声,堵住了李渊还来不及合拢的嘴。

    李渊“……”

    王庾“……”

    李元吉“……”

    其他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