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八十四章 实在是天意弄人

    千原凛人面对坂泉泉水,莫名其妙有处在道德下风的感觉,而坂泉泉水面对白马宁子,隐隐也有处在道德下风的样子,说话举止非常局促,整个人很不自在,就算瞎子都能看得出来她心里有鬼。

    但宁子视而不见,举止依旧了一会儿话,一直到泉水带着词曲黯然离去,才转向千原凛人,似笑非笑道:“真是我见犹怜啊!”

    千原凛人也没藏着掖着,他会尽量避免误会,但却不怕别人误会他,直接道:“我也觉得有点对不起她。”

    要是像和泉悠子那样有所求想套近乎,那还好说,板着脸赶她走就行了,他这种人根本不会多讲什么客气,但坂泉泉水是无所求的,单纯只是被他的“才华”给骗了,那他的脸就有点板不起来了——他还是讲道理的,这事该算他的错,至少他有很大责任,实在也无法冷着脸拿眼瞪死坂泉泉水。

    宁子马上望向他,饶有兴趣地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千原凛人摇了摇头,轻叹道:“我不知道。”

    他本来对处理个人感情问题就不擅长,更何况坂泉泉水属于计划范围外的突发意外,他从没想过该怎么处理这种问题——要是泉水告白了还好说,直接让她死心就行了,但她通常只是远远看着,什么表示也没有,那要把话和她说明白了,就有点困难了。

    当然,硬说不是不行,只是实在让人有点于心不忍。

    宁子和千原凛人在某种意义上心灵相通,生活在一起有某种默契,微微歪头想了一会儿,也觉得有点难办。

    喜欢千原凛人的不少,美千子该算一个,不过她那属于依恋——她曾经觉得整个世界在和她作对,只对伸出过援手的便宜师父抱有信任,内心里非常恐惧失去他,因为一旦失去了千原凛人,她立刻就会重新陷入过去的傀儡生活,再次处在孤立无援的境地,根本无法接受有这种可能,所以才会敌视千原凛人身边的女性,日常给他洗脑:师父,小心女人,别管女演员还是女模特,全是一帮骗子,你千万别跟她们跑了。

    其实,只要千原凛人还会保护她、关心她,还能宠着她当咸鱼精,对别的她不是特别在意。

    二之前圣子也该算一个,不过她是崇拜千原凛人。说是喜欢他,不如说是憧憬成为他那样的人——她傻傻的,心理年龄要比实际年龄小一截,搞不好什么是交往都没弄清,对千原凛人的喜欢完全懵懵懂懂,更像是青春期的萌动,属于成长的过程。

    她对千原凛人的感情是最单纯的,也是最不求回报的。

    而坂泉泉水则该算美千子和圣子的混合体。

    千原凛人从天而降,莫名其妙就把她从杂货店里解放了出来,还支持她从事一直喜欢的音乐工作,让她过上了开心又安逸的生活——她信任千原凛人,心理上就依赖他,对他言听计从,有事第一反应就是来找他求救,但又仰慕他的才华,视他为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站在他身边都感到自卑,最终混杂成了现在这种奇怪的样子。

    她喜欢千原凛人,想依赖他,又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为此特别苦恼,只敢躲得远远的默默注视,顾影自怜,和朵苦菜花差不多。

    要是她争什么,宁子是不怕的,她虽然不像千原凛人那么好斗,但一样不是怕事的人,坂泉泉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最多两回合就能拆散了她,只是偏偏泉水什么也不争,就躲在远处看,这倒让宁子也觉得有些心生同情了——千原确实是良人,但遇见了良人依旧误了终身,确实值得同情。

    只能说,实在是天意弄人。

    宁子歪头想了一会儿,同样没好主意,干脆弯腰揽着千原凛人的脖子,温婉道:“其实,以凛人君现在的社会地位和财力,有个情人也很正常吧?我倒觉得你不用这么为难,坂泉小姐不错,至少性格很好,我都很喜欢。”

    千原凛人嗤之以鼻,他有自己的坚持,直接道:“我不是那种人,我和你在一起,就算不能让你天天开心,至少也不会让你为我流泪。”

    宁子眼中笑意更浓了,但还是轻声劝道:“真没关系的,最多别让我知道就好了。”

    “别开玩笑了。”千原凛人面色很严肃,当年被四大同时段恶性围攻都没这么严肃过,沉声道,“这种事只能顺其自然,等她自己想开,你就别胡思乱想了,我真没那种想法。”

    宁子没再说什么,笑眯眯亲了一下千原凛人的脸,终于直起了身,而千原凛人摸了摸脖子,偷偷擦了擦额头的汗。

    刚才是试探吧?不然好好的从背后揽着我脖子干什么?平时也不见你这么亲热……

    一个没答好就勒死我?

    很有可能,这婆娘心也太狠了!

    不过他确实也是实话实说,工作时间都总是不太够,哪有空去搞儿女情长,真要是事业和爱情相碰撞,宁子都得靠边站,更别说坂泉泉水了——他是有大志向的人,有搞狗血三角恋的时间,他宁可花在给事业添砖加瓦上。

    他不想再聊这个话题了,免得失言之下出了误会给女朋友埋了,直接向宁子问道:“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是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又开始不回家了,我给你拿些衣服和日用品过来。”宁子取出了一个小包袱,笑道,“另外,就是昨天参加太太会的下午茶,北山家的和宫本家的想给我介绍一笔生意,鼓动我注资一家动画制作公司。”

    千原凛人一愣,马上反应了过来,问道:“是筒井动漫制作株式会社?”

    宁子一边把包袱里的东西取出来,一边笑道:“没错,我让妈妈帮我看过了,条件非常优渥,相当于白送了咱们家上千万円,而且后续也一直会有收益,很划算,划算到另有目的了。”

    千原凛人点了点头,筒井动漫就是关东联合子供向时段内容的主要提供者,他组建了新的子供向部门,肯定会影响到这家关联企业的利润,还在奇怪这家公司反应怎么如此之迟钝,到现在也没跑来试探一下,没想到人家走的是“太太会”路线,直接私下里搞阴暗交易去了。

    果然这年头谁也不比谁傻!

    不显山不露水,直接把宁子变成股东,小枕头风一吹,至少能保证他们原本的业务份额不变。当然,也有可能他们听信了外界传言,认为白马家才是关东联合真正的第二大股东,直接去找宁子这个嫡系继承人更管用。

    千原凛人略想了想,直接道:“拒绝他们吧,语气婉转一点。”

    宁子没意见,轻笑道:“好,我知道了。”顿了顿,又提醒道,“但北山桑和宫本桑好像是志贺台长的老部下,这次为筒井会社私下里说话,其中可能有他们的利益关系,也有可能是替志贺台长传话,你要注意。”

    千原凛人靠到了椅背上,轻声道:“这些我明白,你不用担心。”

    这种事往小了说,是不给面子;往大了说,是破坏派系内的潜规则,有碍派系团结,甚至惹得台长不高兴,但收视率更重要,这才是他立身的根本,子供向部门无论如何都要组建起来,逐渐把子供向节目的制作权收回来。

    他花了九百多亿,制作局就该是他的制作局,别人谁也别想再把手伸进来,哪怕里面就是有志贺步的手尾,他也该自己识趣才对。

    宁子已经把带来的东西整理好了,男朋友也看过了,确认没死,话也传到了,任务全部完成,就直接起身笑道:“那我回去了,凛人君,你接着工作。”

    千原凛人也不留她,起身相送,顺便问道:“家里还好吧?”

    “很好啊,阿瞳也不怎么回来了,说升了副导演,要回四国去拍海女,正做筹备工作,和你一样忙。圣子倒是偶尔过来,不过主要还是回家陪外婆。美千子酱白天上学,晚上就在房间里玩电脑,不过我有好好盯着她的功课,没误了学习,回头考所名高校不成问题。”

    千原凛人放心了,基本就是老样子,没什么太大变化,就是听起来美千子这咸鱼精的网瘾好像越来越大了。

    他笑道:“那家里就拜托你了,回家路上注意安全。”

    宁子回以一笑,“我没准备回家。”

    千原凛人愣了愣,奇怪道:“那你准备去哪里,还有别的事?”

    宁子眯着眼儿笑得更开心了,眼神透着几分狡黠,“我打算再去看看坂泉小姐,我想和她做朋友,你不介意吧,凛人君。”

    千原凛人猛然警惕了起来,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就是我想这么做。”宁子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脸,边说边进了电梯,趁着门合扰的间隙又笑道,“放心了,只是有些好奇而已,会和她好好相处的,你不用担心。”

    她和千原凛人都是奇葩,两个人觉得在一起相处的很舒服,就很干脆的搬到一起去住了,痛快的要命,没经过爱得你死我活这阶段,所以她对坂泉泉水的“苦恋”倒是真挺好奇的,想去了解了解,见识见识,自说自话,也不管千原凛人答不答应,自己就走了。

    而千原凛人搞不明白她是怎么想的,也管不了这女朋友,一头雾水的回了办公室,很快就把这事丢到脑后了——宁子大家闺秀出身,家教良好,个人修养更是一等一的,也不是欺负人的性格,泉水脾气更是好,应该出不了大事,随她们去吧!

    他不管了,又埋头于工作,继续推进夏季全面攻势的筹备工作,而忙忙碌碌间,时间转眼就过去了一个月。

    …………

    千原凛人筹备着给四大商业台来下狠的,直接掀起行业内的全面竞争,虽然准备工作尽量低调了,但俗话说得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何况还是在娱乐圈,根本瞒不住。

    关东联合连续不断的发出试镜邀请函,连继不断的举行开拍仪式,云中绝间姬烧了一个又一个,浓烟滚滚,气势滔天,很快就引起了四大商业极度警惕。等到了六月中旬,还没到传统的放嘴炮时间呢,四大已经摸清了关东联合夏季档的大概规划。

    新上马了一部晨间剧《海女》,每集15分钟,一周七集,天天都有;

    新闻节目大变动,节目类型目前未知,但听说千原凛人铁腕统治,对节目效果大发脾气,干掉了好几个老牌制作人;

    子供向节目推出了两部特摄剧《假面骑士》、《超级战队》,以及三部自制新动漫,配上原有的一些老节目,把下午子供向时段挤了个满;

    综艺节目则新上马了一系列和偶像相关的综艺,配上原有的老牌综艺《人间观察》之类,在周一到周日晚间时段一线排开,甚至挤压了一部分新闻节目的传统时间;

    晚间电视剧时段同样如此,《冷暖人间》、《跳跃大搜查线》、《极道鲜师》、《相棒》等口碑名剧全面复播,此外还推出了《朝五晚九:帅气和尚爱上我》、《对不起,青春》、《西瓜》等一系列新剧,投入有大有小,针对人群各不相同,来势极度凶猛;

    最后的深夜档也没放过,小制作新剧一周七天排了个满编,明显在考察新人,为下一步补充新血在练兵,看上去就野心极大。

    看着这预估中的节目表,四大商业台的编成委员会以及制作人们,情不自禁的就回想起了被千原凛人“白色恐怖”统治过的两年时间,那时候是真的绝望,也不是没用心,也不是没预算,就是真打不过,而那时千原凛人还仅就是在晚间时段中兴风作浪,除了和他同时段竞争的制作人,大家勉强还能活,但现在这家伙莫名其妙翻盘成了制作局局长,明显要在全天把大家都逼上死路,只能说……

    大桥瑛士真是个废物,这么容易就被赶滚蛋了,竟然还让这小子成了制作局局长,又跑出来给大家找麻烦,真是以前白支持你了!

    面对这种行业竞争,四大的编成委员会也没什么好办法,就如同隔壁工厂的车间主任在努力开发新产品,虽然明知道会对市场产生极大冲击,极有可能破坏现在的市场格局,却也没办法派人去暗杀了他,只能奋起直面迎战。

    收视战争事关电视台生存,没人敢马虎大意,除了朝月电视台外,他们现在是真没钱,其余三家都大幅提高了制作预算,还很有默契的结成了隐形同盟,暂时放下敌对关系,分别在盟友强势时间放弃了投入,只专心加固自己的强势时段——以前的恩怨就不提了,大家先一起打趴了千原凛人这狗崽子再说。

    千原凛人完全不在乎,这种全面收视竞争,过了这时代,以后你想参加还参加不了呢!能参加这种竞争,对电视节目制作人来说是逆了天的运气,必须全力以赴!

    他更忙了,一边指挥人在报纸上放嘴炮吸引观众注意力,顺便恐吓竞争对手,另一边严格审核节目,要求拳拳致命,一定要将樱岛、东京放送teb以及富士山电视台打到吐血——朝月电视台他也不放在眼里了,四家混战的aoe就够他们喝一壶的,没必要再上心。

    一定要赢,不然之前三个多月不是白准备了!

    而就在这么一片乱哄哄中,时间慢慢推移到了七月,终于到了真刀真枪分高下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