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九四章 对战练习(下)

    一脸茫然的青年,出现在了一个陌生世界。

    他衣着整齐,坐在遗弃的狭窄灰白色石洞里,白色的衬衫像是某种统一格式的制服,浅白在洞口散射的光里,透出肩头皮肤的颜色,柔软的浅褐色发丝从他耳边泻下搭在肩头,似乎定格了画面。

    面庞清秀的青年,眼中映出这个向他敞开怀抱的新世界,接着,蹦出他来到新世界的第一句话:

    “啥鸟不拉稀的地方?”

    躲在石洞里面迟迟不外出,也一动不动,是有原因的。

    “新世界吗?”

    他刚刚来到这里,外面灰白的地面一片荒芜。

    他真的怀疑,他以前生活的世界是不是个假的世界,他现在的情况,就像是演员正在台上走啊走,幕布突然被人扯掉换成新的,背景瞬间就到了新世界。有一瞬间,他还想他是不是穿越了,毕竟,自己的皮肤看起来怎么可能那么光滑细腻,简直像女生一样

    有个不太重要的问题,他怎么来到这地方?

    青年抠抠膀子,看着外面的强光闭上眼睛,眼睛里一片绿光。他闭目冥想自己之前的事情,他没睡着,应该不会睡觉穿越,也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毕竟虫洞穿梭不是随时随地遇见的便宜货,当他发现时,他就已经坐在石洞里小凹槽里。不过,现在这些都不重要,要紧的事是活下去。

    “要是个新的城市,我身无分文那都还好说,哪怕搬砖赚点白饭咸菜也能吃饱,”青年嘀咕着,话里说的要求不高,但新世界很现实,“我还不到一米吃得不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但是这钟人烟稀少的鬼地方,唉,怎么找工作吃饭啊?”

    为了躲避洞外能烤裂地面的骄阳,他没敢出去一步。他发誓,那种灼眼的光能烤糊白衬衫,要是他敢在太阳底下晒的话。他准备花一整个白天的时间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青年站起来舒展一下身体,似乎感觉身子还不太灵活的样子,又坐回去了。他仔细打量起自己拥有的全部家当,一只手悠闲地搭在石墩做的茶几上,空着,很好,什么都没有。

    还好,他的另一只手还捏着东西。

    他转眼查看自己,表情上,露出这明显让青年不知从何说起的困惑。他浑身全须全尾一片白,白皙无暇到他甚至脱了鞋袜、挽起裤脚,身上露出的每一寸皮肤仍然都是光洁白皙,没有阳光晒黑后的袖口领口印子,整个人像没见过光似的,白得不像正常人。

    青年查看了一番,得出结论,他感觉自己像个实验室终年不见阳光的小白鼠。这让青年皱眉头皱得颇紧,就像在公厕闻到喷香的豌豆味儿,诡异,让人不想置身其中,谁都知道其中的意味不是表面的那么美好。青年心理默默祈祷,期望自己不要是这么狗血的身份。

    可惜青年看不见自己的脸,这里没有镜子也没有水面。

    本着大老爷们的自尊,青年在洞口,左顾右盼半天,确定没人看见自己丢人才狗刨似的挖了点土,不同于外面龟裂的土地,石洞里一尺之隔的泥土湿润而肥沃,他抹了点泥在脸上和裸出露的皮肤上。据贝爷说,这样可以防阳光灼伤,减少水分蒸发,而且

    他不会说的,自己趁摸上泥巴前还忍不住摸了好几把,爱不释手,实在很滑很舒服啊啊啊抹上泥有点可惜。

    但他实在不想看见自己的皮,如此,光滑,啊,细嫩,啊

    细腻得像女孩子一样算咋回事,呸,泥巴糊紧了,哪怕丑一点,至少看起来够爷们儿。他绝对不会说,刚才自己摸自己,摸得挺舒服的。

    “小爷这是英雄本色。抹上伪装迷彩,小爷丛林生存也不怕”

    说完,青年又沉默了,叹了口气。

    “这鬼地方还不如丛林求生,丛林至少还有鸟蛋,挖草根抠树皮也能吃几天。这是什么破地方。”

    “心态放轻松,作为异世界的原始人类,没有娱乐项目很正常,你要坚强!”青年自己吐槽自己后,安详地在石洞里躺平,彻底没乐趣了,“你一定能学会吃苦耐劳,以后创造出更好的生活的,现在节约体力,太阳下山,凉快点就出洞觅食。”

    “小爷我今年嗯嗯三?”

    准备随口哼个调,青年惊讶地现发,有什么地方不对。

    “等等,我今年是多大?二十三?不可能三十三吧?”

    他坐着一动不动地想,想了很久,没有得出结论。

    “我不是该在吗,多少岁怎么会不记得,说不定,尾数应该不是三呢。除非我十三岁,小学刚毕业”

    瞎哼个调也哼不出个词,反而发现了恐怖的事情。青年惊坐而起!

    “我以前的事情呢?我到底多少岁?”

    青年意识到不对劲。

    他年纪这么大的人,又不是弱智怎么可能记不清楚年龄。青年突然脸色一变,抱着脑门,意识到事情越来越邪门了。

    “怎么回事我以前的记忆呢,那些细节一概想不起来了,我是学生吗,还是毕业的大人?”

    刚刚到异世界时,他完全没有注意,现在才发现自己对过去的记忆,正在逐渐模糊。

    “我的记忆呢,难道是大脑在萎缩吗,我不会到晚上就变成弱智了吧?”说完就开始一脸惊慌失措。

    然而再焦急,外面的烈日一看就歹毒无比,但他焦急也没用,石洞外面没有任何走出去以后还能饱满多汁地回来的可能性。想出去找食物、找人类求助,也不能在这时候出去暴晒,青年又安详地躺回去。为了长远的计划,活下去,现在最好保持体力。

    没有钟表,没有络,没有外卖。

    只有肚子在叫。

    时间的流逝,令人绝望得慢,只能靠太阳落下判断。青年等待着白天的歹毒阳光消失,他打起盹儿节约体力,但也在脸上掩盖不住地写着,对未来衣食住行毫无着落的担忧。在这种没有人的地方,他只能自己对自己嘀咕:“这种没食堂没锅铲的地方,野猪也没有,生猪肉也吃不到,要怎么活啊,小爷我野外生存一窍不通,就看过贝爷,而且也仅仅只是看过而已啊?!”

    他舔舔嘴唇,干裂了。

    他想吃东西,该喝水了。

    但这里除了石洞里的有微量水分的泥巴,石洞外面,无边无际的荒原一览无余,地面的灰白色反光强得刺眼。那也仅仅是,看过、不等于就擅长了,连刀都握不稳的他充其量只是看过贝爷而已。

    洞外的热浪中却出现了几只小东西,洞口外干涸裂缝的土地上,在青年口渴难耐的目光中,钻出几条圆滚滚的蠕虫。

    他的咽喉上下动了一下。似乎是,觉得它们很肥美的样子,脑中回想起熟悉的话语

    “掐头去尾就能吃”

    “营养五倍高蛋白”

    以前他敢随便试吗,真的不会中毒身亡吗?他还是惜命的,除了烤熟的他不吃生肉,更不用说秀色可餐地扭动的蠕虫。一定是饥渴久了。

    一整天没吃东西滴水未进的青年,冲着婀娜的蠕虫邪魅一笑,那双黑色的瞳孔,刺出镭射光般的灼灼目光,紧紧盯着石洞外面的蠕虫。

    它们迎风而立体态优美,如此圆润,如此可爱!

    想到掐头去尾也能四舍五入当一顿晚饭,青年顿时感到人生有了着落:“果然,新人注册必须有惊喜。”

    石洞里百米蹲踞式起跑已就位,青年就等日落信号一到,立刻飞奔抢饭。

    这时,天边传来巨大的轰鸣声。

    青年鱼跃而起!他激动地两手发颤,没错的,一定是他想到那样!那一定是飞机的声音!

    是,新的异世界确实永远不会忘,为初来乍到的人准备了欢迎的惊喜。

    青年应声抬头,那声音是希望,他不会是异世界里孤独的人类,这世界也有人!异界的科技也许一样发达,他还能找到其他的人求助,他还能活下去!没有微信没有也无所谓,至少有人类,能找到作为家园的地方落户安居。

    “真是好事成双啊!地上呼救飞机上听不到吧”

    说是这么说,他的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跑到洞口,冲头顶飞过的飞行器振臂高呼。

    毫不意外,那架飞行器没看见他,从他头上飞跃过。青年仰望着飞机,跃过头顶后,转身扭头继续望着飞机:“异世我爱你!”

    宽阔的灰白色平原畅响着,青年兴奋的高呼声,终于在陌生的世界看到了熟悉的东西。然后,异世界也展现了,它对初来客人的热情态度。

    青年望着飞机离去的方向,那边他那些手指长的可爱虫子们,纷纷直身跃起,字母一样的卷曲的肥圆的身体破土而出,竟然一整条一整条地跃出地表,个个嘴里不空弹射而出,口器喷射如n林弹雨,争着抢着射向飞机。顷刻间机翼机尾四分五裂,迅速被分食一空,那些蠕虫吞掉了一整架低空掠过的飞行器!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