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582.师徒重逢

    曾经的北疆都城,如今改名叫做盛远城,寓意大盛国绵远流长。

    十月初一,林家祖孙三人坐着秦玥送的大马车,进了此行最后的目的地盛远城。

    林凡掀开车帘,看着巍峨高耸的城门,依稀还能看出曾经一国之都的雄伟。

    此时大盛国才刚入冬,天气转寒,北疆从半月前,就开始下雪了,酷寒时节,滴水成冰。

    盛远城中昨夜才下过一场大雪,清早雪停了。此时天地之间白雪皑皑,进城的时候没有被盘查,城中街道宽敞,但不见多少行人。

    林凡放下车帘,从包袱里摸出一串钥匙,和一张地图来,笑着说:“瑶儿姑姑和美人叔叔去年来的时候,买了个宅子,让我们过来可以去住,说是宅子门口有三棵老松。”

    林凡打开地图,是姚瑶给的,寥寥数笔,画出了那个宅子在盛远城的位置。

    林凡拿给赶车的侍卫,侍卫接过去,看了看,找准方向,赶着车找过去。

    马车停下来,林凡跳下去,就见面前三棵被白雪覆盖的老松,雪中透出苍翠之色。

    大门上方没有牌匾,只旁边挂了个木牌子,刻了两个字“平安”。

    林凡高兴地说:“就是这儿!”话落拿着钥匙上前去,把门打开,扶着林放往里走。

    宅子不大,原是个北疆国文官的住处,既有北疆国建筑的粗犷大气,细节处又见雅致。

    巧的是,去年秦玥和姚瑶是九月中旬到的盛远城,住了半月,十月初一离开走的。

    今日正好又是一年十月初一,林家祖孙三个来了。这宅子一年没住人,到处都是积雪。

    林凡开了房门,里面家具落了一层薄灰,他们马车上有被褥,柜子里也有现成的。

    四个侍卫在外面除雪,林凡特地说了,只清出一条路就好。

    祖孙三人打了水,拿了抹布笤帚,清扫房间。都也不是娇贵的人,三人合作,很快就把房间收拾出来,被褥铺好,炭盆点上,这些日子祖孙三人都是住一个屋,床大一起睡,床小就再加个床。

    侍卫生火烧了水,送了壶茶过来,林放坐在窗边,看着外面美丽的雪景,喝着热茶,舒服地喟叹一声:“这里就是跟住客栈不一样,倒是有几分在家的感觉了。”

    林凡笑着说:“瑶儿姑姑说了,当初买这个宅子,就是想着,以后家里人来了,都能有个落脚的地方,也不用太大,这样就刚刚好。等喝了茶,去后花园瞧瞧,安儿妹妹说有个结冰的湖,他们在上面滑冰呢。还有这个!”

    林凡又从包袱里拿出一张纸,上面画的是冰刀的图,还有一行字,写的是个铺子的名字,还有个老铁匠的外号。

    “瑶儿姑姑他们去年滑冰的那种鞋子,都带回家了,也没有合适我们穿的,但她给了我这个。去这个铺子找一个叫老胡的铁匠,让他再给打出来,也就两三天。”林凡说,“瑶儿姑姑跟我讲了要怎么滑冰,好想试试!”

    一个侍卫拿了那图,林凡又在上面写了要几种不同大小的,说要加急做,多给些钱。

    因为他们在其他地方玩花得时间有点多,从盛远城回京城,还得一个多月,想在过年前回去,不能在这里玩太久。

    林凡根据平儿和安儿的分享,提前做了“攻略”。要玩的地方有几个,一个是去瞧瞧原来北疆的皇宫遗址,再去爬后面的景运山,还有原来北疆国的护国寺,如今改名叫盛远寺的庙宇。

    喝了茶之后,祖孙三个到后花园去,看到了那个湖,已经结了厚厚的一层冰。

    冰刀还没做好,林凡兴致来了,拿了他的剑,跑上去,打了一套剑法。

    飞雪激扬,小小少年英姿飒爽。

    林放一脸的欣慰,当爷爷的,最开心的不就是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子健康聪明吗?他很骄傲,觉得自家孙子太棒了,论武功,可比他年轻时候厉害得多!

    林颂贤笑意温和,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自豪感。他是个书生,后来认识了秦玥和姚瑶,才学会的骑马,又被林松屾“强迫”学了点拳脚功夫,身体比早几年好了很多,不过比起林凡可就差远了。

    一套剑法打完,林凡放下剑,喊林放和林颂贤过去:“爷爷,爹,来啊,我们一起打太极!热热身子!”

    林放一听来了兴致:“好啊!”

    “什么太极?”林颂贤不解。

    “是瑶儿姑姑教的一种强身健体的拳法,一点儿都不累,但二叔和师父都说,很高深,多练对身体大有益处!瑶儿姑姑总是督促爷爷和李爷爷他们多练练,活动筋骨。全家人都会,好像就爹没学过,那会儿不在家!”林凡说,“挺简单的,爹你跟在我后面,看我跟爷爷怎么打的,打两遍就学会了!”

    林颂贤原本并不是个喜欢猎奇的人,搁以前,这种什么拳法之类的,他都兴致缺缺,得强拉着才能学。不过这趟出来,他受林放和林凡影响,个性开朗了许多。原本太过老成的心态,被林凡感染得有了几分年轻活力,也做了不少以前从未做过,觉得幼稚的事情,从中发现了很多乐趣。

    这会儿见林凡热情,林颂贤也好奇,就跟着林放过去。

    林凡笑着说:“瑶儿姑姑教了一个可好玩儿的口诀!这样吧,我先给爹演示一遍,爹看过就知道了,特简单!”

    林颂贤真的好奇,什么拳法,又厉害又简单的。

    于是,林凡面对林颂贤,给他演示太极入门的基础拳法。

    林颂贤认真看着,动作是真的慢,林凡开始随着动作念口诀:“一个西瓜圆又圆,劈它一刀成两半。”

    林颂贤忍不住笑了,觉得这口诀忒是有趣儿,跟动作是对上的,看起来虽然很慢,但是颇有章法。

    林凡念着口诀,把姚瑶教的太极打了一遍。

    “爹,怎么样?是不是不难?”林凡问,“这是练气的,动作柔和,速度慢,但动中有静,静中有动,可以修心养性,强身健体。”

    林颂贤点头:“看起来很有意境。不过动作我没有完全记住,跟着你练练。”

    于是,祖孙三人就在雪地里打太极,林凡在前面教,林颂贤认真学,林放在后面看他动作到不到位,打了两遍,身子都热起来了。

    去找老铁匠打冰刀的侍卫回来,说多出了些银两,老铁匠说让后日去取。

    “希望到时候我不要摔得太难看,不过平儿弟弟和安儿妹妹都学会了,我也可以!”滑冰这件事,是林凡这次来北疆,最期待玩儿的项目之一。

    翌日一早,祖孙三个就到原北疆皇宫遗址去了,参观了一番后,就去爬景运山。

    午饭是在山上吃的带去的食物,林凡还在山顶写了来到盛远城的第一篇游记。

    下山的时候,天色渐暗,祖孙三人找了家酒楼,打算尝尝盛远城特色的菜肴。

    酒楼里人不是很多,小二很热情,也没去楼上坐雅间,就在大厅里找了张桌子。

    小二送来了酒,是热的,林凡说想尝尝。林放给他倒了小半杯,说让先抿一口试试,再慢点喝,北疆的酒很辣。

    林凡抿了一口,觉得还行,就试着喝了一小口,酒劲儿才上来,呛了一下,咳了两声,深吸一口气:“好冲!”

    林凡放下酒杯,就听门口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小二,一壶酒,四个招牌菜。”

    林凡瞪大眼睛,看着不远处戴着斗笠的高大男子,脱口而出:“师父!”

    刚到盛远城,饥肠辘辘,一身寒气的武诚,就是想来喝点酒,然后去住店,因为北疆这冻死人的天气晚上不能在外面,结果没想到撞上了林凡!

    武诚脚步一滞,下意识地转身想走,林凡冲过去拉住他,掀开斗笠,看到一张陌生的脸,愣住了。

    “明明就是……”林凡蹙眉。这身形,这声音,绝对是武诚,脸上应该是易容的吧。

    武诚知道他家徒儿已经认出他来了,否认无用,于是对着林凡眨了眨眼,说了一句:“小公子认错人了吧?”

    林凡会意,点点头:“抱歉,确实是认错了。”话落转身回去,对着林放和林颂贤摇摇头。

    武诚坐在了角落的桌子,等到林凡祖孙三人吃完离开,武诚也很快结了账出去。

    回到住处,林放才问:“凡儿,怎么回事?那是不是武诚?”

    林凡点头:“是我师父,但他易容了,不想让人认出来,可能是美人叔叔交给他什么秘密任务?他等会儿应该会过来跟我们见面的。”

    夜深人静,大雪纷飞。听到敲门声,林凡连忙跑过去开了门。

    武诚在门口摘下斗笠,跺了跺脚,把身上的雪抖落,进门,看着林凡笑了笑:“徒儿又长高了!”

    “师父你怎么来这儿了?还易容,是美人叔叔给你的秘密任务吗?”林凡好奇地问。

    武诚跟林放和林颂贤打过招呼,谢过林颂贤递来的热茶,笑着摇头:“没什么任务,因为……我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