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劝说

    岩聿墨被关起来后,外界的消息一直传不进来,就连他的贴身太监小路子,也被岩哲派到了别处,并且严格监视。

    方槿衣把发生的事简单的和岩聿墨说了一遍,岩聿墨表示他没想到岩哲会这么做。因为当初他说要向外界公布事情真相的时候,岩哲虽然反对,但是并没有极力阻止。

    没想到岩哲会在公布之后就把他关了起来,还做出那些事,甚至把黎星抓了来做人质。

    说话间,方槿衣突然发觉了不对劲,宫里的守卫一直森严,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候,看守应该比平时更加严。即便她百般小心,也不应该会一点动静都没有,尤其是明苑。

    岩哲既然囚禁岩聿墨,定是安排了许多人手,可是她却轻而易举的就进来了,还和岩聿墨待了这许久,真的让人很奇怪。

    正这么想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而又稳重的脚步声,而且屋外灯火通明。

    方槿衣和岩聿墨对视了一眼,立马明白这是个圈套,只是这个圈套应该不是为了方槿衣而布置的。

    “看来岩哲早有准备。”

    方槿衣看了岩聿墨一眼,抬脚准备出去,事到如今,出手是必然的。

    “等等。”

    身后传来岩聿墨的声音,方槿衣转身看向他,只见他转身去了里屋,出来时递给她一把匕首,并对她说道:“我帮你。”

    方槿衣立马会意,犹豫了一下,接过匕首绕到了他身后。

    屋门打开,院子里的士兵立马抬起手里的武器指向二人,四周的屋顶上还布下了弓箭手。

    “什么人?胆敢挟持圣上,还不快束手就擒。”

    方槿衣紧了紧手上的匕首,刚要说话,就见岩哲从一旁走过来,身边还跟着几个身着黑衣的男子。

    看到岩哲后,岩聿墨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他低声对方槿衣说道:“小心点,那是暗卫。”

    虽然没有照过手,但是方槿衣可以从他们的气势上感觉到这些人的武功很高,而且一般像这样的人,只会听命于一个人。

    “父皇。”

    岩聿墨看着走到面前的岩哲,说道:“放她走。”

    岩哲只看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到了方槿衣身上,锐利的眼睛打量了方槿衣片刻,然后笑了一下,抬手让所有人放下了武器。

    “居然会是你。”

    岩哲一开口,方槿衣就知道自己暴露了,她斟酌了一下,放下了匕首,从岩聿墨身后走出来。

    “我来此并无恶意,只是想看看圣上是否安全。”

    岩哲轻笑了一下,提议道:“不如我们换个地方聊。”

    方槿衣知道自己拒绝不了,只能点点看点头,刚向前走了一步,岩聿墨就抓过她的手,满脸担心的看着她。

    “放心,我不会有事的。”

    岩聿墨看着方槿衣跟着岩哲离开,束手无策的感觉让他心里很是不好过。虽然他不想怀疑岩哲的为人,可是当查清楚当年事情的真相,以及他现在做的事后,他根本没法放心方槿衣跟着岩哲走。

    “父皇。”

    岩聿墨看着岩哲转身看向他,声音沙哑道:“别动她。”

    岩哲只笑了一下,便带着方槿衣走了,留下岩聿墨一人站在院子里。

    刺客闯进明苑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方采芜的耳中,但是她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刺客以岩聿墨为人质,后来岩哲出面,把刺客带走了。

    听着传信的人叙述,方采芜感觉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至少那个刺客是岩聿墨和岩哲都认识的,不然这件事不会就这么轻易平息下来。

    方槿衣跟着岩哲来到一处别院,岩哲挥退了所有人,包括一直保护他的暗卫。

    可是方槿衣也知道,暗卫不过是隐藏起来,只要岩哲一有危险,他们会在第一时间就出现。

    “两年没见,没想到一见面竟会是这样的场景。”岩哲一脸淡笑的看着方槿衣,见她依旧黑布蒙面,便说道:“这里没有旁人。”

    方槿衣将黑布摘下,本来想询问岩哲是如何认出她的,但一开口却是问道:“你为何要这么做?”

    岩哲似是没想到方槿衣会这么问,毕竟他一直以为方槿衣性情清冷,对与自己无关的事都不会放在心上,如今她冒险闯入宫中,此刻又这般质问他,想必是对苏沐秋动了情了。

    “历代帝王手上都沾有血腥,没有几个登上王位是干净的,你见谁认过错没有?”

    “王代表的是什么,无上的权利和信仰,而我……”

    “这样的话,我早就听过了。”方槿衣突然开口打断了岩哲的话,看着他道:“我娘死后,你与方将军说的话,我都听见了。”

    “当然了,你和我们不同,你想要的是南国,是权利。而我们不过是想要和自己在乎的人安度一生,不想惹上任何纷争。”

    “你隐瞒事实,利用我娘得到了方将军的助力登上王位,可是我不觉得他和你同流合污。他被蒙蔽双眼做了错事,从知道真相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忏悔。”

    “方将军和你不一样,就算他有私欲,可是他也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这也就是为何当初我娘被追杀,她选择方将军,而不是你的原因。”

    方槿衣的一席话让岩哲沉默了许久,他不是不知道当初狄蘭选择方岩豫的原因,他只是不想承认。

    明明自己才能保护她,可是她却选择了地位在他之下的方岩豫。

    “如果你还不明白,那我说的再明白些。”方槿衣注视着一脸沉思的岩哲,继续道:“若是有人让你和方将军选择南国的江山和我娘其中一个,那么你会选择南国,而方将军会毫不犹豫的放弃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选择我娘。”

    岩哲抬头看着方槿衣,只听方槿衣语气坚定的说道:“你永远也比不上我爹。”

    在这里,方槿衣说了‘我爹’,可是她说的是方岩豫,还是杜黎,这都不重要,她只是想告诉岩哲,他实在是太差劲了。

    果然,岩哲在听到方槿衣的话后,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他看着方槿衣,眼神渐渐变得阴冷。

    “你来这里不会是为了要和我说这些话吧。”

    方槿衣直视他的眼睛,摇头道:“当然不是,我进宫只是为了查看圣上是否安全,没有想过与你交谈。”

    话音刚落,岩哲便轻笑了一下,似有些无奈道:“你这性子还当真是和你母亲一个样。”

    方槿衣没有说话,又听岩哲说道:“我一直以为你是方将军的女儿,没想到,到头来你还是杜黎的女儿,看来你娘对你爹可真是一往情深啊。”

    “我听闻,你还有个姐姐?”

    方槿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但是直觉告诉她不会是什么好事。

    “听说东黎国的圣上很看重你姐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方槿衣微微皱眉,看着他语气冰冷道:“天下之大,无所不有,你不可能得到所有东西。所以,管好自己的东西就行,觊觎他人的东西可不是一件好事。”

    听到方槿衣的话,岩哲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他看着方槿衣的眼神里有些惊艳。

    “怪不得墨儿这么喜欢你,如此有个性,天下男子都会喜欢的。”

    方槿衣没有理会他的话,只说道:“我记得三年前在你寿辰的那日,你曾说过你亏欠我娘,也亏欠我,所以我可以向你求一样东西。”

    岩哲听出了方槿衣话里的意思,直接了当道:“你想求什么?”

    “求南国的太平。”

    方槿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说道:“事已至此,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当年事情的真相,你又何必多此一举,逼迫苏家出面澄清?”

    “即便苏家真的应你所求,出面承认当年的事就是他们的错,你觉得天下的人就全部都会相信吗?既然种下了怀疑,就一定也会有人相信。”

    “聿墨是很好的君王,这一点,我相信你心里也很清楚。也许你觉得他太软弱,可是当面对南国千万百姓的安危时,他的坚韧是你无法想象的。否则,他也不会把当年事情的真相公布出来。”

    “反正你已经将南国交到了他的手里,何不就此彻底放手?没有不透风的墙,事情的真相就摆在那里,即便聿墨没有追查,即便没有苏家,你做了就是做了,总会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方槿衣说话的时候,岩哲起身面向烛火负手而站,直到方槿衣说完话,他沉默了许久,这才开口道:“你是替苏沐秋来当说客的吗?”

    “如果你要这么想,那就是吧。”方槿衣声音清冷道,其实她根本不对岩哲抱希望,只是为了苏沐秋,她想试一试。

    接下来岩哲很久都没有说话,方槿衣也没有开口,安静的看着他的背影。

    “被人唾弃是一件很痛苦的事。”岩哲突然开口道。

    方槿衣看着岩哲转身看向她,心里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随后只听岩哲说道:“既然费了心思进到这宫里,你便多留些时日吧。”

    看着神色冰冷的看着自己的岩哲,方槿衣忍不住在心里咒骂了一句,看来她还是把自己搭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