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章 说话要讲证据

    花白老头本能地摇了摇头,然后立马再点头回应:“知道,我当然知道。我们……”

    话音未落,苏蔓轻蔑一笑,然后将监听器扔在脚边,当微型监听器落地的那刻,苏蔓的脚跟着踩了上去,一片碎裂:“解释就是掩饰,足以证明你压根不知道还有监听器的存在。”

    还未等花白老头狡辩,苏蔓继续扎心说道:“你们口中的厥爷能混到今日这地步,必定是步步为营,谨慎至极。我想除了他本人外,他不相信这世上任何一人。”

    花白老头听着苏蔓的分析再次沉默了。

    而此时,苏蔓已经从这片自成天地的房间里搜寻出一堆摄像头、监听器、袖珍监视器。

    她淡定地将这些设备拆解破坏,做完这些动作的她从后腰摸出一把枪,然后晃悠晃悠来到花白老头的办公位上就座,紧接着将枪放在桌面上,回头对花白老头说道:“趁你还没死,劳驾输个密码。”

    花白老头:“……”

    见老头没反应,苏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给他:“死有死的死法,活有活的价值,不然留着你小命干嘛!”

    花白老头从未见过嘴巴这么欠的人,但从刚才三下五除二的交手当中早已明白自己不是苏蔓的对手:“要杀要剐随你高兴,但想让我输密码助你找到配方,门都没有。”

    苏蔓对他的这一表态一点都不惊讶,因为她从来都没期待过这花白老头助她一臂之力:“这年头啊,靠谁都不靠谱,唯有靠自己才是王道。”

    说着苏蔓开始在他的电脑键盘上一顿敲,噼里啪啦的声音,外加屏幕里迅速闪过令人都看不清是什么的字符,再次令花白老头惊叹不已。

    就在这时,房门外突然响起一些躁动。

    急促又有序的脚步声一时之间充斥在苏蔓与花白老头的耳膜间,消弭不散。

    花白老头激动中带着深深不解,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他不由问道:“我的救兵快来了,你……”

    “我什么?”苏蔓丝毫没将外面这些躁动放在眼里,手指依旧在键盘上飞快起舞,“小小蝼蚁,不足挂齿。”

    话音落下的瞬间,苏蔓迅速抄起刚才放在桌上的枪,然后开启先发制人模式。

    只见她屁鼓依旧牢牢坐在椅子上,左手还在拼命敲打键盘,但是右手的枪却与她融为一体般,枪声一出,必有一人应声倒下。

    一时之间,房间里只有密密麻麻的枪声在耳边响彻,子弹自带的橙光弹道在房间里恣意穿梭。

    枪声渐停,苏蔓淡定更换弹夹,然后再次将枪放在桌上继续敲打键盘。

    此时被误伤的花白老头,捂着肩胛骨上的伤口挪到苏蔓身边,咬牙说道:“你打到我了。”

    苏蔓眼皮没抬,冷讽道:“说话要讲证据,我不介意取弹验弹头。”

    花白老头:“……”

    这时,苏蔓微微侧头对花白老头说道:“你们的厥爷很不相信你啊,这台电脑被植入至少三道监控系统,实时观察你的研究数据和研究成果。”

    “三道?”花白老头显然不相信苏蔓说的,“不是只有一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