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百五十章 天线蟒

    “轰”

    一道白光在虚空爆发出来,紧接着,一道鹰叫声响起。

    一只十几米大的黑色大鸟出现了。

    “黑翅苍鹰”

    在场的武者惊呼出声。

    概因他们都知道,这黑翅苍鹰的可怕。这黑翅苍鹰,最弱的都是高阶凶兽,成年的甚至是初阶的灵兽。

    而从这只苍鹰的气息看来,应该是初阶灵兽。

    那可是相当于人类武者的法相境。而且对方可是飞行战兽,在速度上也绝对占据优势。

    “君逸飞,说你白痴,你还真的是白痴,竟然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完成战兽的召唤,你不知道,御兽师召唤战宠的时候,是最好的下手时间么”

    袁操看着君逸飞戏谑的问道。

    “一只垃圾战宠,也敢在本公子的面前嚣张,让你召唤出战宠,只是想看看,你战宠有什么稀奇的。果然,一只垃圾,即便是飞行战宠,也照样是垃圾。”

    君逸飞摇摇头,神色不屑。

    “找死,小飞,杀了他”

    袁操指着君逸飞。

    君逸飞“”

    尼玛的,竟然敢将你的战宠取名小飞,占我便宜

    君逸飞眯起了眼睛,眼眸之中,闪过了一丝冷色。

    苍鹰“咕”“咕”的叫了回声。从虚空犹如箭一般的飞射了下来。向着君逸飞一爪抓了下去。

    虽然如此形容,但事实上,这只苍鹰的速度,比箭还要快上十倍有余。巨大的翅拍打着,卷起一阵巨大的狂风。

    “哼”

    虽然苍鹰占据空中优势,速度绝快,但君逸飞的速度绝对不慢。身法犹如闪电一般,消失在了原地。

    苍鹰这一击,落空了。

    “躲,在这小小的地方,看你能躲到何处去”

    袁操不屑,再度的指挥苍鹰,向君逸飞扑去。

    “一只垃圾苍鹰,也敢在本公子面前嚣张,看我斩它”

    君逸飞的灵觉早已遍布虚空,犹如网一般的将方圆百米的虚空都笼罩住了。

    “嗖”的一声。

    君逸飞整个人犹如鬼魅一般的避开了苍鹰那凌厉的一爪,直接的到了苍鹰的身后,然后一剑斩杀而下。下一个呼吸,君逸飞出现在了苍鹰的身后。

    “死”

    “寂灭拳”

    恐怖的拳印,挟着无边的威压,顷刻笼罩在了苍鹰的全身。这一拳,霸道的拳印,在顷刻笼罩住了苍鹰的四周。锁定了苍鹰所有可以躲闪的方向。

    苍鹰根本没有发觉君逸飞是何时来到它身后的,在君逸飞的拳印笼罩在它全身的时候,它想要避开,却已是来不及了。

    “阿飞,快闪。”

    袁操在看到自己的战宠处于危险之中,登时目眦欲裂。连忙提醒。可惜,却已是来不及了。

    “轰”的一声。

    君逸飞这一拳,直接砸在了苍鹰的脑袋上。

    苍鹰的脑袋,直接的被炸开。

    “阿飞”

    袁操目眦欲裂,他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战宠被君逸飞给击杀了。需知,苍鹰可是跟随他许久了。双方早已处出了感情了。此刻看到自己的战宠被杀,自然是受不了。

    “小子,你惹怒我了。”

    一股阴冷的肃杀之气从袁操的身体内爆发了出来。那股可怕的杀意,笼罩住了君逸飞的全身。犹如风暴一般。要将君逸飞吞噬。

    “有点意思。既然如此,那就让本公子,先让你下台了。”

    君逸飞的脚在地上狠狠的一蹬,整个人犹如闪电一般的飞掠而起,下一个呼吸,出现在了袁操的面前。

    “滚”

    袁操一拳向着君逸飞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

    双方的拳头在虚空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袁操直接整个人被震飞了出去。整个人蹬蹬蹬的连续倒退了十几步,勉力站定。这一拳。让袁操体内气血沸腾。奇经八脉,五脏六腑,皆遭到了重创。

    “绝命腿”

    君逸飞的脚在地上重重的一蹬,整个人犹如陀螺一般的飞掠而起,下一个呼吸,犹如闪电一般的出现在了袁操的身前,无尽的腿影,狠狠的向着袁操的身上扫了下去。

    “万兽拳”

    袁操怒吼了一声。可怖的一拳轰杀而出,瞬间整个天地,出现在了万兽的虚影,向着君逸飞张牙舞爪的飞掠而去。

    “轰”

    “轰”

    万兽将君逸飞的攻击完全挡下。

    “今日,你必败无疑。”

    袁操怒吼了一声。手指头在嘴里一咬,然后鲜血迸射而出。开始屈指在虚空点划着。

    印诀闪电般完成。

    “不好,这是血祭之术。”

    君逸飞自然知道,御兽宗,最大的弱点就是召唤战宠需要一些时间,兴许是袁操知道,君逸飞这一次不会再给他机会,是以,施展血祭之术来召唤战宠。这种血祭之术召唤的战宠,不但速度更快。而且会让战宠在短时间内,实力提升三成。当然,这也不是没有代价的。在施展这种血祭之术后,施展者会虚弱下来。

    “轰”

    一股可怖的煞气在战武台上爆发了出来。

    这是一条数十米长的巨蛇。浑身长着黑色的鳞片。铜铃一般的眼睛。对着君逸飞,张着血盆大口。

    “天线蟒”

    君逸飞眉头皱了起来。

    不但是君逸飞,就连战武台下的武者,都认出了这只天线蟒。那可是初阶灵兽,相当于人类法相境的武者。强大的可怕。

    “看来这一次,君逸飞输定了。这天线蟒可不是好惹的。”

    “不一定,天线蟒虽然不好惹,但是袁操使用了血祭之法召唤天线蟒,自身也是虚弱不堪,现在的他,完全挡不住君逸飞一招。”

    有武者也看到了现在的袁操,可是不堪一击。当然,前提是,君逸飞可以突破天线蟒的封锁,到达袁操的面前。

    “嗷”

    天线蟒庞大的身躯弓起了身子。张嘴,对君逸飞吐出了无尽的黑烟。

    “毒雾”

    君逸飞眉头一皱,但这也并不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他自然知道,天线蟒,那可是毒蟒啊它的剧毒,普通人沾之,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被化为血水。就算是强大的武者也不一定经受的了。只能依靠,护身罡气,抵抗着剧毒的侵袭。

    当然,君逸飞并不惧怕这毒雾。需知他的不灭圣魔体那可是修炼到了第七层,不说完毒不侵,也差不多了。更何况,还有体内的小树苗,这个小树苗对任何的食物都不感兴趣。但是对这种邪垢之类的食物极为感兴趣。

    “天线蟒是吗”

    君逸飞冷哼了一声。并不闪避,犹如闪电一般的向着天线蟒掠去,眨眼间,到了天线蟒的身后,霸拳。

    霸道的一拳,犹如一座小山一般,向着太天线蟒轰杀了下去。

    天线蟒作为初阶灵兽,战斗力还是很强的。在顷刻时间内,就反应了过来,看着一拳轰来的君逸飞,一式神龙摆尾,向着君逸飞的所在抽了过去。

    “轰”的一声。

    两股力量,在虚空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君逸飞和天线蟒同时被震退。

    “嗷”

    天线蟒再度向着君逸飞扑去。

    虽然天线蟒身躯极为的庞大,但是它却是很灵活。巨大的尾巴,犹如武器一般向着君逸飞抽了过来。

    这一抽,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蕴含着绝对恐怖的力量,所过之处,飞沙走石,尘土飞扬。

    “寂灭拳”

    君逸飞冷哼了一声,不闪不避,看着向着自己击来的天线蟒冷哼了一声,一手狠狠的拍在了天线蟒巨大的身躯之上。

    “给我起”

    君逸飞竟然抓起了天线蟒的身躯。而那带着排山倒海之势,向着君逸飞袭来的天线蟒,就这么被君逸飞抓了起来。

    这一幕,让战武台台下观战的武者,连下巴都要掉了。的确是要掉了,在场的武者,绝对没有想过,有人竟然可以凭借着血肉之躯,硬撼天线蟒。这天线蟒的身躯可是坚不可摧,蕴含着摧枯拉朽的力量。

    “老子不是眼瞎吧,这怎么可能”

    “有可能是眼瞎了,我也觉得不可能,但就这么发生了。”

    “这小子的炼体更强了。”

    慕倾城秀眉微蹙,她可是知道,君逸飞炼体很厉害的。但是具体达到什么程度她并不是太清楚。但是从他现在竟然可以硬撼天线蟒,也可以看得出,君逸飞的炼体,应该达到了很高深的境界。

    “给我转”

    君逸飞就这么将天线蟒当做沙包一般,在虚空犹如风车转动一般的抡了起来。

    天线蟒此刻也是懵逼了。它向来是以力服人,但是这么被人当做玩具论起来的,还是第一次。、

    虽然天线蟒感觉极为羞辱,奋力的振动了起来,但是君逸飞可是将不灭圣魔体修炼到了第七层,蕴含三龙之力。绝对的恐怖。在硬实力上,还比天线蟒来的强大。

    在被君逸飞硬生生的抡了十圈后,天线蟒也一下晕头转向了起来。

    “下去吧”

    君逸飞在虚空之中,狠狠的将天线蟒从虚空砸落了下来。

    天线蟒早已晕头转向,此刻如何能挣扎的开,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虚空向着战武台上砸落下来。

    “嗷”

    天线蟒眼神带着恐惧。

    “轰”的一声。

    天线蟒那庞大,犹如小山一般的身躯,狠狠的砸落在了战武台之上。因为巨大的力量惯性,整座战武台都震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