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天赋

    看起来苏洛和陈宇当初在海方市的故事也挺精彩的

    方熹点点头算是晓得,他是出于对陈宇的放心,所以对于北美的办公室一直不闻不问,而苏洛也确实给力,这几年来北美的办公室在那边经营的相当不错,远远好于方熹自己的预期。

    “周同和高伟两个人都是家里稍微有点闲钱,也不是非常看重面子的那种,于是他们两个人出资,我也出了一部分一起成立了一个游戏公司,我还给他们写了个剧本,他们打算慢工出细活慢慢做游戏,算算日子明年可能就能放出预告片了,后年上市应该。”

    “意料之外啊。”林荣昶是真的有点意外,以前在林氏的时候他也是跟不少的创业公司打过交道的,见识过那种初出茅庐的人创业的样子,他们有个基本的共通点就是公司的管理层可以约等于大学宿舍的舍友。

    看起来听起来都很感人,但实际上来说,创业是个很难走的路,这条路失败的原因可能有上千个,但是想走到最终成功的终点必须要要抓住那个万分之一的机会一点大的错误都不犯才有可能。

    而方熹室友的抉择让林大少来看的话就是标准的进退有度,双方都在尽量合理的范围内做到了最好。

    或许,自己大学时候要是没那么浪荡,好好和室友享受一下大学生,活,可能现在的情况会不太一样?林荣昶也稍稍有点后悔了。

    “他们的游戏是什么名字?我回头要是觉得不错免费帮他们宣传一下。”林荣昶有一点好奇,当然大半是因为方熹的剧本。

    “我记得轩辕剑这个名字,没错的。”方熹道,同时从办工桌下面摸出来一个手柄的装在手提包里。

    “轩辕剑?好俗的名字。不过你带手柄干嘛?你隔壁修了个楼盖了个咖,结果居然不提供手柄?”

    “当然提供,不过手柄这个东西呢,不像是键盘,手柄你在使用的时候整个手掌都会和手柄贴合在一起,然后玩游戏的时候手部运动又很激烈很容易流汗,虽然有些人会细心清理,不过这边大部分来说”方熹递了个“你懂的”的眼神。

    “于是我们这边的咖是号召大家带自己的外设的,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不过倒是也有公用的,待会儿你去租一个就好了。”

    林荣昶听方熹这么说好像也是那么回事,于是扯扯方熹的袖子:“有湿巾吗?借我几张,我待会儿用来擦一下。”

    下楼的电梯上方熹又说起了周同和高伟开公司做游戏的事情。

    “说起来轩辕剑这个名字确实有点烂俗。”方熹也承认这个。

    “因为早期时候一直在做武侠仙侠类的rp,最擅长玩的就是这种本土传说的梗,再加上我们华夏自己对于剑文化的痴迷,所以一直以来都有相关的传说,像是什么上古十大名剑,华夏七剑,九大剑法之类的不要太多,轩辕剑也是只要牵涉到上古题材的基本都有,我当时自己写的剧本但是我也说了太俗。”

    “但是他们还是坚持用了?”林荣昶猜测。

    方熹点点头:“我当时建议的游戏名字是轩辕剑:天之痕,这样逼格起来了,新意也有了,岂不是稳了。”

    “但是他们两个看过剧本之后说太精彩,坚持只用轩辕剑这个名字,然后还说打算要做一个系列,要做成经典。”

    说着方熹摇了摇头。

    林荣昶见状,试探性问道:“你觉得不行?做不成经典?”

    “当然不是。”方熹随口答道:“我觉得他们能做成一代丰碑,问题就是我觉得要做到这种程度他们两个要在这个系列上最少花十年,我觉得不值当。”

    林荣昶转过头瞪大眼睛看着方熹,又看了自己的脚尖,然后再看了看方熹:“你这是人话吗?”

    所有文艺类的作者最大的梦想要么是挣大钱,要么是挣大名,所以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做出一代经典,结果这种需要大多数人穷其一生来用心血打磨的经典在方熹的嘴里居然还嫌弃太贵。

    “你知不知道东煌这些老公司有不少设计师做了十年别说经典,连有点名气的系列都没做起来?”想了想林荣昶还是没忍住跟方熹问了这个问题。

    “我当然知道啊。”方熹没所谓的点点头:“比如我们大学当时的陶教授,年轻时候也是设计师,结果庸庸碌碌做了年还是九年,一事无成,最终靠着理论知识不错进来当教授。他可能是个不错的院长,但是在做游戏上,他只能教出来庸才,好在这些年他只参与学院的管理已经不授课了,倒是省的误人子弟了。”

    方熹的评价可谓是不留余地,要是传出去怕不是又是一场口水战,林荣昶汗了一下,感觉压力来到了自己这边:

    “那你觉得现在年轻设计师要怎么做游戏才最划算?”

    “当然是来鸿翼。”方熹用一种理所当然的口吻说道:“即使不来鸿翼,游戏也要在鸿鹄平台上线,我们有最好的审查措施,有最大的玩家市场,最科学的大数据系统来对游戏做推广,这一块儿我们才是专业的。”

    “来鸿翼干三年,如果真的有那个才能自然能显现,然后再花三年做个经典系列出来,这不就成了么?”

    “按你说六年肯定能出一个经典款游戏?”林荣昶不太相信。

    “三年做一个游戏,六年够做两个了。如果两个都是垃圾游戏,只能说这个人确实不适合做游戏,老天爷没有赏饭吃。”

    “在鸿翼说努力是没用的,因为我们更加讲究创新,鸿翼从我接手以来,游戏的类型没重复过,玩家群体一直都在纳新,技术也一直在更迭,我们鸿翼仅仅不到一万人所创造的利润和三十万人做手机的厂家的利润差不多。我们这里相信的直觉和天分,以及一点点的努力。”

    “天赋就能决定一切?”林荣昶一直觉得自己已经稍微理解了方熹一点,结果现在看,了解的都是假象!

    “是的,天赋就能决定上限。”

    “比如我。”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