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9、无边雷狱,无上巫身

    镇元子大仙手持地书,混元戊土大阵死死守住最后一道防线,任凭雷霆劈斩,镇元子的发髻都被吹散了,但他长发飘飞,袖袍狂舞,身躯却岿然不动

    “杀”蚩尤暴喝一声,他身上被无穷雷霆之力缠绕,疼痛刺激的他凶性大发,蚩尤纵身而上,手持魔刀跳入无边雷狱之中,瞬间搅乱了无边雷霆。

    “蚩尤道友,真猛士也”镇元子大仙不由的热血狂涌,若非他要镇守人参果树,只怕此时他也会跳入无边雷狱与蚩尤携手大战一场。

    然而蚩尤虽然勇猛,雷霆却更是无边无际,瞬息之间就将蚩尤的身影吞没其中。

    此时红云老祖也有些招架不住了,他们这些修道者并非长于防御,比如红云老祖,他手中只有一件下品灵宝,根本就无法抵抗雷劫,再加上他本体也只是一道火烧云,对于防御一道也不精通。

    因此这一番雷劫下来,他那万里火云大阵都被雷劫磨灭了不少,已然是重伤之躯。

    “红云贤弟,你且入阵来缓上一缓”镇元子急忙叫住红云,害怕他有所闪失。

    红云一直也是在强撑着,此时他不得不撤去大阵,跳进混元戊土大阵之中修养起来。

    红云道髻歪斜,一身红袍也有些破破烂烂,脸上更是苍白一片,显然是伤势不轻。

    红云老祖一撤,镇元子大仙和蚩尤的压力倍增,一时间混元戊土大阵一阵摇晃,竟有不稳之势。

    而雷狱之中的蚩尤,他此时更是被万雷轰击,身影运转不灵,只能用肉身硬抗雷霆

    “这些雷霆虽然厉害,但是还无法伤及我的本源”蚩尤面对天威依然淡定从容,天雷把他劈的狼狈不堪,一丝丝雷霆之力将他淹没,仿佛在雷霆之中泡澡一样。

    “轰隆”蚩尤魔刀横扫,瞬间击碎亿万神雷,方圆千里之内的雷霆都被他一扫而空。

    然而蚩尤这挑衅一般的动作,瞬间引来了天劫的反击,更加凶猛的雷同肆虐而来。

    在下方守护的镇元子大仙更是苦不堪言,毕竟蚩尤肉身强悍,只要在前方阻挡就行,而镇元子大仙却是修道者,若是单挑他谁也不惧,但是要让他护住人参果树,防御所有的雷劫,镇元子也是有些吃不消的。

    此时凶猛的雷霆更加狂暴,每一道雷霆都膨胀到百丈大小,这随便的一击都能毁灭一座万仞高峰。

    更有那雷劫深处的紫色雷霆,它们化为真凰,神龙,翱翔九天之上,随时准备扑杀蚩尤。

    无数斧钺钩叉在劫云之中成型,然后现在蚩尤和镇元子激射而来。

    叮叮当当的撞击声响彻九霄,那是蚩尤在雷劫之中与天意抗衡,恐怖的声响传荡万里之外。

    此时整座万寿山的灵气都在疯狂的涌动,人参果树显然也到了化形的关键时刻,它在疯狂的吸收灵气。

    整棵人参果树都隐没在灵光之中,那光团在缓缓的化形之中,虽然缓慢,但是却坚定不移

    镇元子大仙看到这一切,他嘴角终于露出了会心的笑意,自己一番谋划,或许再坚持一下就能成功了

    只要人参果树化形成功,日后自己的五庄观一脉气运将会更加绵长,对于自己的修行也将会有无限的助力。

    一想到这里,镇元子大仙全身的气息再次一震,混元戊土大阵的威力更加强悍了三分,大阵死死抵挡着外面的无边雷霆,他誓要帮助人参果树度过这次雷劫

    万寿山外,无数强者隐在云端,他们默默的注视着万寿山的变化,一个个猜测着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这雷劫看上去像是化形之劫,可又是什么样的大神通者,才能在化形之劫中引来这么对的雷云”

    如此狂暴的无边雷狱,如果是弱小一些的生灵,只怕早就灰飞烟灭了,还谈什么化形,而现在五庄观上的雷劫仍在继续,这就说明对方渡劫还再继续,并没有失败

    此时的蚩尤被困在无边雷狱之中,无穷雷霆狂轰乱炸,在蚩尤的祖巫真身上留下了一道道伤痕,鲜血四溢,巫纹嘹亮。

    然而蚩尤此时越战越猛,他手中的魔刀显得更加锋锐,身后的刀影也越发的凝练起来,仿佛他正在接受一场洗礼。

    蚩尤竟然没有使用任何的防御,在雷霆之中锻造自己的肉身

    是的,蚩尤在抵抗雷霆的同时,他也在用雷霆洗炼自己的祖巫之身,用无边天威来打磨自己的身躯。

    敢这样肆意对抗天劫的,恐怕也只有大巫蚩尤一个,毕竟也只有他那种恐怖的身躯才能在雷霆之中不被磨灭。

    以雷霆之力,铸造无上巫身

    可即便是蚩尤勇猛,他身上的伤势却也越来越重,无数的血液淋遍了全身,一滴滴祖巫之血从九天之上滴落下来,遗落在万寿山的山林之间。

    此时镇元子和红云老祖也都达到了极限,他们在依靠意志力死死的支撑着。

    “蚩尤都未曾退败,我等无论如何也要比他支撑的更久”红云老祖咬牙坚持,他们也都是要面皮的,修为比蚩尤高,而且还是请人家来帮忙的,总不能自己先撤了,让蚩尤独自在雷霆之中抗衡吧。

    然而雷霆实在太多,而且威力也在不断的增加,这让镇元子和红云老祖苦不堪言。

    尤其是那些化为真凰,神龙的紫色雷霆,它们总是在雷霆落下之时乘雷而来,与雷霆一起发动进攻,又在雷霆落下之后隐没雷云之中,让他们根本无法斩杀这些雷灵。

    在镇元子大仙看来,这些雷霆已经具有了很高的智慧,相当难以应对。

    此时镇元子大仙也已经是强弩之末,此时他宽大的袖袍被劫风吹破,无边的风声顺着宽大的衣袖呼啸而过。

    仰头看着无边无际的雷云,这大劫丝毫没有停歇的架势,镇元子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怒火,他培育人参果树万万年,不就是为了化形吗可是为了苍天就要阻住他

    万物有灵,化形而出又有何错难道就因为所谓的天数,天命,就要判定一切,抹杀一切

    这不公平

    镇元子项来敬天敬地,从不敢少有怠慢之心,但是现在,他胸膛之中有一股股怨气不吐不快

    万物生灵仰慕大道,何错之有

    为何要阻止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