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0章 春节,徐城的消息

    葛家老宅。

    吃吃喝喝除夕夜,欢声笑语迎新年。

    晚上十一点半,由天娱提供的申奥专辑,被当做诗歌朗诵背景,呈现在众人面前。

    “沧海桑田,风雨坎坷,伟大的祖国历经苦难坎坷……”

    “我们肩负着跨世纪的历史使命,我们不甘心落后于前人……”

    “我们要继承和发扬先行者们不怕困难、开括前进的大无畏精神……”

    “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

    “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

    在四位主持人铿锵有力的朗诵声中,伴随着阵阵儿童清唱……

    '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的歌声多么嘹亮……”

    背景缓缓变化

    一眼望不到尾端的重卡运输队,庞大无比的海量重型机械群,辽阔非常令人震撼的建筑施工现场,波澜壮阔如诗如画般的内河运输……

    随着神州二号运载火箭升空,数以百计的科研人员打开sg单片机,搓动键盘调出一项项富有高新科技色彩的数据……

    旋即,画面流转,显示出众多新生电子产品,以及新型瓜果蔬菜,和粮食大丰收……

    足球场,篮球场,擂台场……各类职业运动员在拼搏。

    公司里,车间里,农田里……亿万人们在辛勤耕耘。

    教学楼、图书馆、微机室……莘莘学子在勤学苦练……

    噼里啪啦!

    新年钟声响起,烟花闪耀,五颜六色的光芒照亮大半个三岔乡……

    千禧年就这么走了……

    老爹老妈去睡觉,小酣片刻,还要早早起床去拜年。

    葛小天回到房间,翻翻百晓通平台。

    当人们进入信息大爆炸时代,接触越来越多的新鲜事物,各自最求变得不可琢磨,也因此产生对某种事物在看法上的差异。

    比如跨年联欢晚会。

    往年群星荟萃,今年算是彻底散了。

    老牛去蒙县当副领导,赵阿姨在青山中医院休养,陈朱二位无法复出,就连'想死你们'了的老冯,以及与武大郎合作矮人王的潘大叔,今年都没参加。

    著名笑星减少,小品唯有卖拐有担当,歌曲多了浩南哥,其它几乎没留下什么印象……

    所以,论坛里的评论毁誉参半。

    只不过……

    网上'歪楼'的毛病,在这个时空很严重,聊着聊着联欢晚会,越来越多的网友开始骂葛百亿……

    “再怎么说,去年天成也搞了十几场联欢晚会,而今年却偃旗息鼓,没任何消息。”

    “天成放长假,估计没准备。”

    “放屁,初一下午还有一场xba明星赛呢!”

    “要么就是葛百亿变抠了!”

    “你们没看sg数字信号联欢晚会?”

    “又收不到华夏一台,看那干嘛?”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打开sg瞧瞧,你们猜,我看到了谁?”

    “不猜!直接上图!”

    “jpg,顶着滑稽脸的陈贝斯,和头戴唐僧头套的朱。”

    “卧槽!”

    “这是什么小品?”

    “坐公交,讲的是,一名外出务工人员返回东山,因变化太大引发的一系列搞笑事……”

    “我看了,你们不知道,我笑的晚上吃的水饺都喷出来了!”

    “……”

    “尤其是那段'哔',刷卡,人家是真刷卡,老陈是口刷,那猥琐样,让我想起吃面条。”

    “……”

    “哈哈,后来他看到别人拿裤兜里的智能一卡通刷,他也刷屁股……”

    “……”

    “艺术家就是艺术家,总能在生活细节中抓到笑点……”

    “是啊,sg画质又是高清晰,脸色那纠结的表情都能引人发笑。”

    “你们都看了?”

    “肯定啊!不过,非东山居民,不建议观看,因为里面有许多事,有关天成产业链,没天成产业的,估计get不到那个点。”

    “你这话是啥意思?我们落后了?”

    “我没说!”

    “不聊了,我去看sg重播。”

    “我也走了!”

    “溜了溜了,再看一遍!”

    “不好意思,刚刚公映结束,sg数字信号重播,每次收费五块钱!”

    “哔了狗的葛百亿!”

    “这货钻钱眼里了吧?”

    “五块钱?”

    “尼玛!”

    葛二蛋“玛德,老子免费的时候你们不看,现在收费了,你们又抢着看,怪我咯?”

    “草,这货在窥屏?”

    “麾下儿郎何在,开怼!”

    ………………………

    凌晨四点,葛峰同志早早起床。

    老妈烧香过后煮水饺,葛旺旺眯着眼点鞭炮……

    东山鲁西南地区,初一早上有个习俗,给长辈磕头。

    具体是啥含义,葛小天也不懂,只知道自家这一脉,似乎从很久很久以前,就有这个'规矩',说是拜谢长辈们的养育之恩。

    放在未来,都是自家养自家孩子,根本没这个说法。

    但在这个年头,就像吃屎的英雄,他确确实实又是全村养大,比如谁家做点好吃的,都会特意给他送去一份。

    即便自家老妈从东北回来,还想着给他买了一大兜子开心果和松子松仁。

    而在葛小天记忆中,自己小时候也享受过这种待遇。

    家里穷,婶婶、嫂嫂、众多奶奶,不是送点水煮蜗牛,就是送点拌面蒸的马蜂菜、面条菜、红薯叶……

    或许是因为同族,也或许因为大家都穷,总之,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特色,这头该磕还是要磕。

    只不过,啃俩水煮鸡蛋,还没吃上水饺,豪哥龙行虎步杀进老宅。

    也没进屋,站在外面高喊一声

    “大爷,大娘,俺老丁给您二位来拜年了!”

    碰碰!

    那是真的磕啊!

    就连蹲在门口打盹的阿黄,都被吓得一激灵,以为李屠夫来阉狗了……

    “你是不是傻?”

    葛小天将其拉进去,老妈那条早就准备好的香烟。

    豪哥连忙拒绝,乐呵呵的挠挠大光头,“赶早,赶早,我等会还要回老家呢。”

    “二孩出生没?”老妈倒是记得这个住在小青山别院的黑胖子。

    “生了生了,又是个小子!”

    “好事啊,家旺,再生一个!”

    “嘿嘿!”

    闲聊片刻,大毛领着二毛也来拜年,然后就是磊哥,以及几个三叔、四叔。

    葛小天想起昨晚给二叔拜年的事,连忙喊来重骑当护卫。

    可惜,二叔今天有点怪,怂拉着肩膀,就跟被掏空了似的,昏昏欲睡,都懒得搭理他这个二侄子……

    不多时,自家爷爷流传下来的一脉,男性到齐,女性前往奶奶庙(王母庙),前者前往老村长家。

    走进院子,地上已经铺满草席,上面还加了层红地毯。

    这是往年不曾有的一幕,毕竟老太爷有钱了。

    满院子站满本族旁支老少爷们,等着主支领着祭拜先祖。

    跟上祖林不一样,这次是对着牌位,和一副刻满碑位的巨大画布行大礼。

    随后,挨家挨户,串门拜年……

    比如先去二爷爷那,再去看看神神叨叨的七姑……

    七姑不是真疯,之前道一特意给她诊断过,说是信仰的力量,很强!

    想想也是,现代人跟老一辈想比,现代人确实少了一些正面信仰,以至于在某些事上很难创造奇迹。

    啥奇迹?

    用算盘手撸人造卫星,手撸'和平世界',不是奇迹么?

    溜达完村子东部,再逛一逛村子中部,然后来到村子西头的七爷家。

    歪房子早就扒了,现在换成一栋与三爷相差无几,带有天井的小洋楼。

    只不过,七爷是捡破烂的,三爷是搞机械的,后者会维修钢构车库,七爷可不会鼓捣这铁家伙。

    据说,今年光修车库,就花了十几万……

    拜完年,七爷喊住葛小天。

    “老二啊,今年我出趟远门,估计很长时间回不来,古玩店你要安排人。”

    “没事,您放心去忙。”

    “靶场也是,老二、老幺,我们兄弟仨一块走。”

    “嗯?去哪?”

    “说了你也不知道。”

    “……”

    葛小天虽然好奇,但他知道,别看大刘庄连贷带借,拿出几个亿,但对这群有秘密的老油子而言,估计只是明面上的钱。

    至少,情报部到现在还没找到他们剩下的那位,在海外闯荡的兄弟。

    嗯,老幺是其一。

    传说中的殺手!

    不过,对方不是针对自己,葛小天也懒得管。

    走出七爷家,一群人又来到体格健壮,吃嘛嘛香的飞镖老奶奶家。

    这是天卫的祖师,理应拜年。

    另外,这位也是老幺的师母,看来还有点其它本事,比如传说中的缩骨功、龟息术、飞檐走壁……

    龟息术、飞檐走壁,修士们都会,配合功法,长时间练习,哪怕普通人都能学出皮毛,而如果极具这方面天份,非系统人员也能学到真传。

    但缩骨功,据道一讲,这不仅仅是缩短骨骼距离那么简单。

    而是'崩'劲。

    将骨节缩紧,随后依靠韧带,大筋崩弹,哪怕没什么动作,也能寸间伤敌。

    尤其是配合硬币、钢珠,弹指间,敌人非死即伤……

    所以,它不是保命的功夫,而是杀敌的技巧。

    原理有点像柔术、瑜伽、寸劲的结合,但需要从小练习。

    天卫骨骼已经长实,根本学不了,葛小天也没打算让人学,而是想看看老太太有没有其它绝活。

    有些东西,如果不学,或许真就从此失传,然后未来人就会说不存在……

    至少,葛小天见过一位因k  o武林争霸,跑来与僧二切磋佛理的老迈大师。

    对方膝盖不弯,仅用脚掌,就能跳上八十公分的台阶……

    嗯,去给大师拜个年。

    后续不再是本族,葛小天索性离开大部队,与道四、僧四,前往小青山。

    今天下午,这里将会迎来新一轮免费狂潮。

    十里八村的乡亲父老,早上拜完年,上午补个回笼觉,中午吃过团员饭,估计下午全都要跑来游玩。

    免费吃喝玩乐,算是天乐旅游搞得一场活动,对应修真大陆游戏,名曰同庆新春。

    到时候,现实场景投射游戏中,搞成cg动画,新时装上架……

    真大师住在西侧某个山头。

    当初说要给每个山头搞一座具有代表性的传统神话模板,如今仙境庭院已经建设完成,只等大项目'华夏传统文化中心'上线。

    需要时间。

    大师确实是真大师,修的是禅,悟的是道,听说不信神佛,只认万物众生。

    可惜,对方没加入官方认证体系,算是个野和尚。

    当然,天成修士中的大师,也是野和尚。

    毕竟,谁见过天天打官司的大师?

    葛小天与真大师静坐片刻,喝一杯苦丁茶,看对方老神在在,不知睡着,便选择告辞。

    走下山,来到小酒馆,任仲强老爷子同样也在喝茶,身边有航太中心的道一作陪,俩人正在聊养生食材。

    “老幺呢?”

    “刚走。”

    “这么快?”

    “昨天就收拾好了,可惜公交班次春节期间缩减三分之二,只能等到今天上午十点,现在都快中午了。”

    “好吧。”

    葛小天溜达一圈,刚要回家吃饭,忽然收到徐城办事处电话。

    那边主管,早在州长先生抵达徐城星月湾第二天就被放出来。

    目前项目遇到的唯一阻力,就是拿地之前被人搞的一条高压电线。

    对方耍手段,想挪走很简单,刮风下雨,谁能保证雷不会劈在电塔上?

    之前葛小天确实打算这么做,但遇到辰东海,他忽然想起,华夏石化在南方,双方会不会有关系?

    至少,辰东海找了沈志鹏,找了魏长丰,却没去魔都谈合作。

    如果真像想象中这样,那天成南下遇到的阻力,将会翻倍增长。

    思索着,葛小天按下接听键。

    “怎么了?”

    “老板,州长先生去了济市。”

    “嗯,我知道。”

    “我家主管又进去了,今天早上抓的。”

    “……”

    葛小天深吸一口气,“这是冲我来的啊!”

    “另外,有个京城海外投资集团,联系我们主管,说要买下徐城星月湾。”

    “她是想不开,盯上我的产业,还是背后有人指使?”

    “额……老板,您是说?”电话另一端显然不明白葛小天在说什么。

    “没,不卖!预售出去的商品房,该赔偿继续赔偿,反正我亏的起。另外,通知这些业主,如果想退款,徐城星月湾会在初七开业后尽快办理。如果想换购其它地市同类型商品房,天成集团也会给予相应折扣。如果坚持购买,天成也会尽量与本地争取,还望业主能体谅天成的难处,就说,这是我葛百亿原话。”

    “明白。”

    放下智能一卡通,葛小天算算日子,天成集团大放假,本应在腊月中旬上班,但因为海外项目抽调许多设备,开工日期再次延迟。

    但准备这么久,大毛应该已经补齐新设备。

    枣市新城距离徐城很近,凑巧可以大搞一场。

    不过,开工之前,需要瞧瞧一号城镇中心,也就是山地型基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