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8章 水日常、黑龙能源补给站项目

    老母猪早就被卖掉,会不会上树已经无从考证,但狗子会爬树,却成了稀罕事。

    恰逢除夕上午,全村老小贴过春联也没啥事,听到喧闹,全都呼啦啦往外跑。

    葛小天听到动静,拎着扫墙除尘、方便贴春联的条帚走出胡同,抬头便看到村口大榕树下,大憨肩扛橡胶锤,正对自家乘坐迷二六归来的狗子耀武扬威。

    后者不慌不忙,犹如壁虎一般,四肢扒住大榕树,胸口紧贴枝干,腾转挪移之间,三两下爬上树杈,旋即凶巴巴的紧盯大憨,那眼神似乎在说有种你上来啊!

    又似乎再说虎落平阳被犬欺,有种你去尼奥布拉斯……

    跑来的村民看到这一幕,惊奇万分。

    “这是阿黄?”

    “嚯,越来越妖了!”

    “啧啧,瞧那眼神,真有灵性!”

    “哎?我家的狗差不多能配种了!”

    “好主意!”

    呼啦啦……

    当即就有六七位叔叔婶子跑回家……

    树上的阿黄打个哆嗦,跳上旁边老村长家的屋顶,眨眼消失不见……

    葛小天乐呵呵一笑,回家继续贴春联……

    果不其然,十几分钟后,狗子阿黄从邻居屋顶跳到小洋楼,十分熟练的推开葛旺旺房间窗户,俯身跳了下去……

    紧接着传来葛旺旺的惨叫声……

    自家大哥昨晚喝多,现在依旧在蒙头大睡,估计阿黄直接跳到床上,砸中某个部位……

    葛小天咧咧嘴,跟不明所以的李秀秀继续贴春联。

    这时,李所开着桑塔纳拐进胡同。

    0年元旦,老式绿色安全服正式退役,换成藏蓝色外套和浅蓝色衬衫。

    与之对应的肩章也进行大改版,四角星换成花豆……

    李秀秀跟她亲二叔打声招呼,帮忙从后座拎下礼品。

    葛小天摸摸李所肩章,“嚯,李叔,两杠三花,要去市里扛橄榄枝了?”

    “早着呢,得学习。”

    “哦?去哪深造?”

    “社科院。”(另一个教育体系)

    葛小天竖起大拇指,“不愧是我二叔。”

    除夕中午串门算不上啥,毕竟葛峰同志跟李所相识时间比葛小天年龄都长。

    而老李今天会亲家,也谈不上有什么忌讳。

    一群人吃吃喝喝,等送走老李一家,老村长上门,通知前往老林祭祖。

    带上鞭炮、二踢脚、金元宝、银元宝、上等好酒,还有必备的黑驴蹄子,全村老少爷们杀向老林……

    时过境迁,昔日路沟似的羊肠小道,如今因为西乡塑料大棚种植基地的存在,已经变成十五米宽的柏油大路。

    节后调休的果蔬菜农,正在忙活装车。

    几位远途卡车司机,拿着手机似乎在跟家里打电话……

    看通行证,这一趟应该是连夜跑青港。

    “不容易啊!”二叔对此深有感触。

    “为了更美好的生活!”

    葛小天给道四发条短信,给加班人员每人再送一箱de。

    天成员工的待遇向来不差,逢年过节补贴多多,送点de是为了让老司机们少抽点烟。

    刚放下智能一卡通,老村长招招手,“小天,听说咱这修高速?”

    “早着呢,放心吧老太爷,肯定不会迁坟,这活交给大泰路桥,等于交给天成,我怎么可能挖自家祖坟?”

    “我看你是舍不得掏补偿款吧?”

    “瞧您说的,就跟我葛小天钻进钱眼里似的。”

    “呵呵!”

    “……”

    走在旁边的四叔忽然开口道“小天,我看你包的这条高速不好修。”

    “为啥?齐长城?”

    “不是。我听说,北边的村镇为了多要补偿款,种树的种树,盖房的盖房,甚至有的人也不管合理不合理,直接给原本的小平房加盖一层。”

    “这么虎?”

    原本葛小天是想压住修高速的消息,但扛不住这事需要通报。

    如今凡是看过新闻的人,应该都能推算出高速大致路线。

    不过,大泰路桥是承建方,管不了这事。

    “盖就盖吧,说不定投资方发现费用太高,会调整路线呢。”

    “就怕他们瞎折腾,闹出人命,到时候再赖到大泰路桥施工队。”

    “应该不会,天成诚信系统关乎务工人员的收入,和一大家子的未来,再加上现在人们习惯了利民活动中心带来的好处,哪怕瞎折腾,也都有自己的顾忌。如果单纯想要补偿款,信不信有人会盖三层,甚至把院子也搞成房子?”

    “你说的也太疯狂了吧?”

    “只是打个比喻。”

    葛小天摇摇头,更疯狂的还有呢,比如办假护口、突然怀孕、火速结婚、火速离婚……

    至少他在另一个时空全都遇到过。

    而这个时空,说不定很快也会遇到。

    毕竟华夏人口在那放着,天成现在能找到荒地,但过上几年,甚至现在的南方,哪还有什么荒地,肯定要面临拆迁。

    四叔不懂这里面的道道,再次嘱咐两句,不再多言。

    到了老林,周边其他姓氏的大部队已经放起鞭炮和二踢脚。

    硝烟滚滚,场面肃穆而又热闹。

    祭祖没太多将就,排好队,上好贡品,磕头祈福,烧香祭拜,点火放鞭……

    当葛小天灰头土脸回到家,老妈正在跟小妹包饺子。

    sg投影正在播放天成春节联欢晚会,而家用大彩电,则是静音后播放华夏一台。

    等上几个小时,或许sg数字信号将会遭遇有史以来收视率最低。

    没办法,这年头都看华夏一台,其它电台搞得再好也是弟弟……

    0年还没有一年又一年,此刻电视中就像播放新闻一般,报道各地如何欢庆新春。

    年味很浓。

    葛小天洗把脸,换上一套保暖内衣,瞥到葛旺旺钻进卫生间准备洗澡,眼一眯,示意蹲在沙发旁吃小妹薯条的阿黄,进去陪他。

    不曾想,狗子满脸嫌弃,抬起前爪捂住鼻子……

    包饺子的老妈和小妹看到这一幕,顿时被逗乐了。

    葛峰同志大摇大摆点支烟,翘着二郎腿坐到一旁,“说来奇怪,仔细算算年头,这狗差不多六七岁,相当于人过半百,怎么感觉这家伙的精力还是那么旺盛?”

    “不能这么换算,要科学,要检测,比如骨龄、细胞活力等等,我听科研所报告,它也就十三四。”

    “啧啧!”

    葛峰同志感叹着,扭头打量蹲坐在沙发旁的阿黄,“前年和去年,我就想着这狗太活泼好动,打算找个时间阉了,可惜一直没时间……”

    吃薯条的阿黄,神色一僵,耳朵都竖起来了……

    “中午跟老李喝酒,提到这事,他表示过了初七再来一趟,常年养猪,他也是个阉猪好手,处理狗,自然没啥问题……”

    阿黄顿时不淡定了,推开小妹的薯条,也不敢看'太上皇',站起身,若无其事的走向屋门,随后顶开帘子,撒腿就跑……

    葛峰不清楚阿黄的变化,看其跑掉,有些疑惑,“咦?院子里有兔子?”

    “没有,可能它想出去散散心。”

    葛小天强忍笑意,拿出智能一卡通,“老爹,咱聊聊天成委托你公司的第二期项目。”

    第一期项目,葛峰同志搞了大半年,从五一劳动节,到现在阳历一月末。

    主要包括

    黑龙河与松花江航道、

    液氧纯乙醇加工厂、

    飞鸽电动车组装分厂、

    新型水泥熟料再加工……

    像社区、商业什么的,那都是老爹自己的项目。

    0年,看似天成没啥项目,其实千禧年累积一大堆承包合同。

    比如重汽、解放、五征等厂家钢结构厂房,枣市新城星月湾,济市市政地铁项目,东山水利工程……

    除此之外,就是自家重中之重的能源补给站。

    天成在华夏施工,无法使用系统量产的蒸汽机械,也无法使用改造后的重油燃气机设备,一是污染,二是不符合标准。

    所以,在短时间内,燃油供应对天成影响依旧十分巨大。

    而与海油合作之前,想占据主动,或者想推助东山石化退休老总老钱,成为海油董事长,天成必须拿出与之对应的本钱。

    东北,看似重工业地带,其实农业同样发达,虽然没能拿到农业第一大省的头衔,却折下粮食第一大省的桂冠。

    天成机械部网罗的人才,大都来自农机维修站,大刘机械厂除了生产三岔五菱,其老本行依旧是制造农机。

    杨巅峰的亲家,林洋,跟天成已经整整一年,加上其外甥在搞汽贸城,是个信得过的人。

    如果将他的拖拉机销售中心开遍东北村镇,并铺设能源补给站代销海油提供的柴油,不但能拓展大刘庄农机业务,也能提高飞鸽电动车销量,还能给天成带来许多筹码。

    赚钱与否,暂时不重要,关键是,这个年头,两桶油尚未进军东北乡镇,那边大多是私营加油站。

    好好谈谈,改造改造,杂牌变海油,估计那些小老板肯定十分乐意。

    至于黒色绘什么的……

    自家可从来没怕过,距离尼奥布拉斯那么近,飞机票都省了。

    况且,五一劳动节看望葛峰同志的时候,与他吃饭的冰城橄榄枝,现在已经升任黑龙橄榄枝。

    再一个就是,提前发展东北乡村,也能避免几个大城市被重工业拖垮。

    至于另外两个省……

    二叔总是在外奔波也不是那么回事,不如凭本事去辽省、吉省,以天械总经理的名义,跟私营加油站谈合作。

    到时候配上个秘书,说不定二婶子就有了……

    …………………

    介绍完东北旧加油站改造,葛小天收起智能一卡通,

    “老爹,让天械把这个项目委托给你的公司,怎么样?”

    “我在佳木市新开俩工地,恐怕人手不够。”

    “没事,你公司里的副经理大高个,在东北有许多亲戚,你找他问问,估计分分钟就能拉来许多本地人。”

    “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多着呢。”

    “???”

    jianzaokuango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