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71章 总部驻地、阿黄投降、天成开工

    天成总部一直没有进行大刀阔斧的建造,小半年过去,这里除了多出一大片太阳能光伏电板,基本上还是老样子。

    三四座被伪装成别墅的地下入口,六七套排污设施,两条通向外界的道路,再没有其它扎眼建筑物。

    而位于地下的航太中心,春节期间正常运转,科研和网络人员,集体应战科技联盟的黑客对sg母体的入侵。

    sg不怕电脑病毒,反而能依靠电脑病毒进行自我完善。

    但有个前提,它需要拥有足够大的存储空间。

    其工作原理不同二进制,比如

    a指令无害,通过检测,可以使用。

    b指令有害,屏蔽保护系统。

    c指令,也就是黑客丢来的木马,无法识别,转存存储器,等空闲时期再进行逆向破解,并追踪文件来源。

    下载文件占据网络信号通道,存储文件需要更多硬件支撑。

    所以,航太研究中心正在加班加点,开发智能筛选重复文件,智能清理无用文件,智能屏蔽恶意网络资源等功能。

    这跟客户手中的sg产品没太大关系,除非sg母体被攻破,否则就无法攻破带有数据的神龙账号服务器。

    至于神龙账号……

    具体讲,它有点类似另一个时空的icloud,如果设备丢失,通过其它设备操作神龙账号,丢失的设备就会永久变成板砖,而用户还能通过神龙账号找回云端数据,这对商务人士来说,远比设备更重要。

    而龙天科技集团的下一步,则是把设备廉价化,把服务标准化,拿存储在sg母体的云端应用赚大钱,彻底绑住每一位用户。

    (类似歌谷针对卫华,卫华被迫研究hs和鸿蒙系统)

    所以,在千禧年左右,能胜过科技联盟的手段,只有这一种。

    当然,必须有自己的设备,必须有自己的软件服务商,必须有一套自己的运营生态。

    也所以,哪怕葛小天绞尽脑汁,用尽各种办法,龙天至今不赚钱,甚至还搭进去价值上千亿的廉价电子元件。

    这就是上级为什么补贴龙天几十亿资金的主要原因。

    毕竟除了华夏官方,没人会开赔钱的公司。(褒义,非贬义,为了保住科技和制造业,有些产业哪怕赔,也要搞,否则就会被别人钳制。)

    并且,未来几年,龙天科技或许还会赔更多。

    但一旦成功,搭配房地产,打造智慧生活,妥妥能成为母星首富……

    为了首富,葛小天没去打扰航太研究员,而是来到藏匿一号城镇中心的山谷。

    与二号深海型基地不同,一号升级后,变得短小而精湛,仅有六米长,两米宽,一米五的高度,体型连tua都比不上。

    前后轮各两条履带,中间悬空,顶部为燃气涡轮机,需要兑换航空煤油补充燃料。

    按照系统给出的参数,这玩意没啥特殊功能,只适合跑山地。

    其自带建筑大多是山区钢构房,机械列表里基本上都是冶炼、加工、生产设备,很古老的那种。

    这让葛小天有些失望,但转念一想,其实拖出来卖钱也不错。

    就像济府炼钢厂,许多炼炉都用了五十多年,远远比不上系统里的老设备。

    “我特么一个房地产开发商,也要学陈峰去做二道贩子?”

    葛小天否定这个念头,坐上酷似老爷车的主基地,切入系统视角,在山谷里溜达一圈。

    这感觉……

    跟那台卡bug获得的超级拖拉机相比,着实辣鸡。

    其实平庸也没什么不好,主基地么,隐藏为主。

    安排好一号城镇中心,葛小天回家吃饭。

    ……………………

    走进老宅,葛峰同志正在训儿子。

    听爷俩对话,依旧是葛旺旺被动把人家搞怀孕的事儿。

    除夕那天,老爹跟老李会亲家,现在似乎又想会另一家……

    “爸,别训了,老妈,中午整点好吃的,我公司马上就要开工,估计又要很久见不着面。”

    葛锋同志手指轻点闷声不说话的葛旺旺,“收拾东西,老二出远门,那咱今天就去青港!”

    “老爹啊,今天大年初一,你还真想去会亲家?”

    “明天大年初二回娘家,走那住一晚,刚好去提亲!”

    “……”

    站在一旁围观的老妈,顿时被逗乐了,“你爸这是想早点抱孙子!”

    “哦~~”

    葛小天也乐了,“那好,我跟远洋打个电话,晚上给你们安排住处。小妹呢?”

    “肯定要去,女孩家在一块说说悄悄话,咱也能直到人家有啥想法。”

    “妈,我看你也是急着抱孙子吧?”

    “你要是加把劲,我用的急么?整天忙活公司,听说你跟秀秀半年没见面?”

    “哪有,我俩天天短信聊天,上半年找你跟老爹之前,我俩在京城都过了两个多月的小两口生活。”

    “啧啧……”

    老妈摇摇头,“少吃点补品,顺其自然,你还小,别着急。”

    “啥补品?”

    “喏,你爸给你哥卖的健脑补肾丸,全是你代言的。”

    “嗯?”

    葛小天惊了,“怎么还没关门?”

    “啥关门?我在东北药店都看到专柜,那宣传标语……吃了葛嗷嗷,媳妇都说好!”

    “……”

    我特么!

    葛小天回头,小跟班并不是道二,“道四,你二师兄呢?”

    “老板,道二主动去非洲了。”

    “……”

    老妈拍拍葛小天后背,“都当上大老板了,别再跟流氓地痞似的,动不动就送人家去鸟不拉屎,去非洲卖拖鞋。”

    “哪有!对了老妈,来来来,我真给你搞了一块天然狗头金,明天去会亲家,你往腰力一挂,配上大金项链,大金镯子,大金头饰,还有纯金龙头拐杖,再搞个金色鞋花,啧啧,这就是气势!”

    “滚!”葛峰抬脚踹了过来,“你是准备把你老妈打扮成小金人?”

    “哪那么难听,这叫多宝老太太!”

    “我有那么老?”老妈顿时不乐意了。

    “不老不老,我再让人给您做几套纯金面膜,美美容!”

    葛峰同志当即抽出皮带,“你这龟儿子,知不知道老子这半年总是做噩梦?每次还都梦到埃及法老!”

    “???”

    葛小天微微一呆,瞅到皮带,撒腿就跑,“那啥,我不吃饭了,我公司还有事,爸,别送了!”

    “我送你大爷,你给我滚回来!”

    “滚回去挨打,岂不是代表我傻?”

    ………………

    跑出胡同,葛峰同志没有追上来。

    倒是大道上,大憨拎着橡胶锤,在追自家的狗子。

    阿黄看到主人,飞快跑来献媚。

    看那意思是只要你保下我,我就送你好东西!

    “停!”

    “二哥,它钻我被窝,还抢我被子!”

    “……”

    葛小天揉揉狗头,“确实该打,不过,大憨你等会,我跟它聊聊。”

    “哦!”

    一人一狗,再次回到胡同。

    “说吧,有啥好东西!”

    阿黄舞动狗爪,抱着空气,虚啃一口……

    “啥意思?想吃骨头?”

    阿黄左右瞅瞅,没找到形容物,咬住葛小天裤腿,向四叔胡同方向拉扯。

    “???”

    不过,路过四叔家,阿黄并没有进去,而是来到齐菲菲曾经住过的小院。

    自从这里挖出尸体,再加上是个死胡同,四周鲜有人迹。

    大门掉漆,墙头破损,瓦房屋顶都坍塌一大片。

    葛小天有点慎得慌。

    但阿黄却矮身钻进几乎被积雪堵住的墙洞。

    道四走到大门口,仔细打量老式的铁棍状锁头,伸手一提一推,直接将大门卸下……

    果然,大力出奇迹。

    葛小天有些无语。

    老式木门被锁,想卸下很难,因为底部和顶部有石头墩子卡住,但如果使巧劲,让底部门柱子离开石头槽子,也就是向上一提,然后推动下半部分,令大门向内侧倾斜,却能将两扇大门全都卸下来。

    农村老式大门都是实木,一般人没这么大力气,但道四瞬间爆发的力量,比重骑都凶猛,做到这般并不难。

    葛小天耸耸肩,走进院子。

    阿黄正蹲在埋尸体的厨房门口。

    尸体被李所带走,齐菲菲没在回来,大坑自然无人处理。

    只不过……

    里面多了许多装鱼的那种黑色塑料袋。

    道四走上前,挨个打开,亮出一堆堆黄白物事。

    “老板,全是大小黄鱼,还有金银首饰。”

    “嘶……”

    “看氧化层度,保存挺好,看数量……”

    “不用看了,我估计得有一牛槽子,还是老式牛槽子!”

    葛小天想起二爷刘辉,和七爷一直寻找的宝贝。

    “阿黄,行啊,会私藏了!”

    阿黄双手抱头,伏在地上祈求原谅……

    “行吧,看你老实交代的份上,这次就饶了你!”

    “呜呜……”阿黄抬爪指向村子主干道方向。

    “哦,大憨啊,行,我让他不追你了。”

    阿黄摇摇头,走到积雪旁,翻个滚。

    “陪你打雪仗?”

    阿黄再次摇摇头,缩在雪窝里眯起眼。

    “啥意思?”

    道四略微思索,“尼奥布拉斯?”

    “汪汪!”

    阿黄立马来了精神,上蹦下跳。

    “送你去尼奥布拉斯?”

    “汪汪!”阿黄疯狂点头。

    “好吧,过几天有一批种子需要运过去,你跟着一块去。”

    葛的阉掉吓到了,凑巧一大家子全去青港,丢尼奥布拉斯,也能避免人们发现它的怪异。

    “呜呜!”

    阿黄点过头,扯着葛小天裤腿往外走。

    “干嘛?”

    来到大路边,阿黄指向留在原地陪吃屎英雄点擦炮的大憨。

    “让他陪你一起去?”

    阿黄再次疯狂点头。

    “那我得跟老村长,还有他父母聊聊……”

    有系统大学在,大憨虽然神经系统依旧有障碍,但精神却趋向正常状态。

    不能拿智商做对比,只能说他能记住许多事物,并进行正常思考。

    就像录制游戏配音,大憨是真卖力。

    而过段时间,蒸汽朋克第二部即将开拍,把大憨调到蒸汽朋克大世界当声优,或者扮演角色,也能多存点老婆本。

    葛小天找到老村长,把想法一说,再拉来其父母。

    大憨这两年变化,大伙有目共睹,又是在天成,虽然很不舍,但谁都希望自己孩子更好……

    所以,在葛下,大憨与冷笑的阿黄,再次成为好朋友。

    “出门在外,你俩要互相照顾。”

    “阿黄,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汪汪!”

    阿黄笑的嘴角咧到后槽牙。

    你怕不知道,东西伯利亚是谁的地盘!

    …………………………

    中午,葛小天在小酒馆吃顿饭,喝茶的功夫,不到一点,小青山开始上人。

    先是成群,紧接着拖拉机与三蹦子齐鸣,拉来一车又一车父老乡亲……

    “嚯,这里变化太大了!”

    “是啊,去年来的时候,还只是一个小城,没想到……现在竟然跟电视里的皇宫似的!”

    “今天不用买票吧?”

    “不用,免费进。”

    “咦?那边发卡中心怎么那么多人?”

    “新上了一款无法打电话,但跟智能一卡通一模一样的设备,叫天成版智能一卡通。”

    “不能打电话,买它干嘛。”

    “只要在有天成的地方,你就能用它联系拥有智能一卡通的人,主要是便宜,原价两百六,现在只要一百三,五折,春节活动。”

    “买一个?”

    “我前天就买了。”

    “就怕我在家没法用。”

    “你家离利民活动中心那么近,扯根网线,买个路由器,还能配装sg电视呢。”

    “这得花多少钱?”

    “五百,一套搞定,还能抽奖,电饭煲、热水壶、扫地机器人三选一。”(农村没法用扫地机器人)

    “本来想花一两百,现在却要花五百……”

    “瞧你心疼的,去年赚了有一万块吧?”

    “累死累活省下九千多点,但比不上天成啊。”

    “那我建议你再买台sg电脑,赶紧让孩子抽空学学,今年五月份考天成中专,学门技术,以后跟着天成,就没这么累了。”

    “……”

    “别不信,听说有一大批老板,都要考天成中专,还有许多老外呢。”

    “为啥?”

    “葛百亿开了工程课,收费三百多万!啧啧,真不知道讲的啥,这么值钱!那些老板为了学习,却又不想掏那么多,就纷纷报考天成中专成人班……据说,还有许多领导。”

    “……”

    ……………………

    小酒馆内。

    “一边是名,一边是钱,难选啊!”葛小天摇头叹息。

    任仲强在小青山开了一年店,早就熟悉某人的套路,“你是打算做个学者?”

    “哎?还是老爷子有文化,学者!对,学者!”

    “然后门徒遍天下?”

    “那就算了,我没这么大志向……”

    “呵呵!”

    “唉,这风气,您老也学坏了。”

    葛小天摇头叹息,起身前往运河开发区。

    初一下午,xba明星赛。

    一票难求!

    所以,打定主意慢慢卖的精装房和智慧家居,又火了。

    仅仅一下午,卖出二十套,同时也创造了华夏商品房单平方最贵的记录。

    破万!

    这跟房价没什么关系,卖的是智慧家居和配套服务。

    普通人肯定住不起,也不会买,但有些富豪就喜欢这个调调。

    并且,买的人也并非全是富豪,前前后后加起来,还有十几名明星。

    至于这些人在打什么注意,跟他葛大老板无关。

    人家做人家的买卖,他做他自己的买卖,只要不犯法,爱咋咋地。

    葛小天到莲花体育中心逛一圈,来到天成办事处。

    “那五头猪呢?”

    值班的客服主管回道“在宿舍睡觉呢。”

    “呵,辞职了,还赖在我这里不走?”

    “老板,您劝劝不就好了,毕竟守着那么多人,拿那么大红包……太伤人了。”

    “都是自己人,有啥不好意思的。”

    “她们几个还经常问我,说大老板有没有提到她们,为啥还不把她们喊回来。”

    “哈哈,这几个小丫头片子!”

    葛小天走到洽谈区坐下,抬头便看到航空租赁集团的空姐主管,“还真来了?”

    后者十分幽怨,“敢不来么?”

    “那好,先帮我培训五个,合格的话,签订入职合同,待遇从优。至于你们董事长……对了,他人呢?”

    “听说您乘坐的飞机失事,当晚就跑了。”

    “……”

    ……………………

    不多时,五头小粉猪兴高采烈冲进办事处,看到自家大老板,立马又板起小脸。

    '一群小屁孩!'

    葛小天在心中笑骂一句,同样板起脸,“来,让我瞧瞧你们几个在西餐厅学的礼仪。”

    “哦!”

    看大老板脸色不好,五个小家伙很乖巧的换上外套,熟练沏茶,泡咖啡,端起托盘,优雅转身,轻轻呈上饮品……

    葛小天看向空姐主管,“怎么样?”

    “跟我们不是一个体系,但看起来很不错,之前培训她们的老师,肯定是外籍人士。”

    “如果让她们去运营华夏古风文化产品,以你所学,感觉需要改进么?”葛小天肯定不会让小姑娘们去学大清、大明,甚至其它朝代的那些礼仪,而是顺应时代,学习甚至创造,更贴合自家产品运营的礼仪,又或者说,古文化复兴。

    “嗯……肯定要改,但需要时间。”

    “这事就交给你了,做个可行性方案,回头交给老板娘,合格的话,入职天成集团做礼仪主管,负责各子公司、分公司、控股集团的礼仪培训。”

    “谢谢老板!”

    葛小天扭头看向五个小姑娘,“既然你们都辞职了,好马不吃回头草,那就跟老板娘一起去创业吧。”

    五个小姑娘闻言,嘴一撇,当场哭了,竟然还有一个打起嗝……

    一边哭,一边……嗝!

    “……”

    葛小天敲敲桌面,“你们现在年龄还小,但总不能在这站一辈子吧?到那边学点新知识,长大了当主管!”

    “我们不想离开天成……”

    “那边也是天成,跟天乐、天恒、天饰一样,控股集团。”

    “你早说啊,这么凶!”

    “……”

    安排好古风文化中心的基础部门,葛小天翻看此次出征枣市新城的人员。

    工程部六十个部门,约三万五千人,每个部门负责一栋楼,以及对应物料短途运送。

    机械部十五个部门,约八千人,每个部门负责四栋楼,以及对应物料长途运送。

    水电部六个部门,约三千人,每个部门负责十栋楼,包括三通、水电维护……

    财务部四个部门,约两百人,前往三个部门分别负责一二三期,四五六期,七八期,物料、人工、各项支出等核算,最后一个部门负责销售业务。

    后勤部三岔乡后勤、祥县后勤、济市后勤、汶县后勤、微县后勤……

    总之,周围所有公司,全部支援枣市新城,物料优先、机械优先、人员优先……

    监理分别来自东山监理院、南河监理院、京城监理院。

    其它的……

    像什么图纸报备、各类材料申请等等,大半年过去,肯定早就办完。

    葛小天在文件上一一签字,示意道四

    “发个通知,从今天起,32层以下建筑,在保证质量前提下,采用无缺陷水泥、速干水泥、其它特种水泥,以及预制板、预制墙的前提下,哪个部门率先创造出'速建技术',无论效果如何,只要对工程有用,该部门底薪至少上浮十个点,上不封顶!”

    “另外,开启新一年部门排名争夺战,跟去年一样,年末按照名次发特别奖金,第一名……今年五百万,第二名四百五十万,依次类推,第十名终止,均摊到个人,末尾部门淘汰,集体去搬砖。”

    道四业务不熟练,疑问道“搬多久?”

    “看积分,一块砖一积分,什么时候够百万,什么时候重返工程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