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563章 葛先生,旅途愉快!

    “我挨揍?!”

    葛小天瞥向商务机窗外的云层,指着下方无限广袤的林海雪原,“你怕不是想从这跳下去?”

    僧三连忙摆摆手,“不是,老板,咱能不能现实点?收购一个刚刚上市的华夏级燃油集团……也太不靠谱了吧?”

    “又不是真收购,我就这么一说,大家就这么一听,反正我有钱,谁信,谁不信……从心!”

    “……”

    “再说,不是我出马,是海油!”

    葛小天打开sg笔记本电脑,“这是个有点长的故事……”

    “曾经有位志在搞石油的大佬,历经千辛万苦,带着大儿子创下诺大家业。”

    “几年后,二儿子出生了,石油大佬想了想,便让二儿子去海里瞧瞧有没有油。”

    “老二这一走,就是五十年。”

    “期间,三儿子出生,石油大佬为了让孩子们都有口饭吃,便调整自家业务,让大儿子,也就是石油燃气公司,负责勘探和开采,三儿子,也就是石油化工公司,负责加工和销售。”

    “日子过得很平淡,直到石油大佬所在的家族,因为一些事儿,大打出手……”

    “事后,新族长宣布,大伙一起去瞧瞧外面的世界,开开眼……”

    “然后,石油大佬猛然发现,在村里几乎是亏本经营的燃油,在国外竟然那么赚钱!”

    “不过,石油大佬年龄老迈,玩不动了,为了让孩子们跟上世界的步伐,最后决定放弃单一业务发展模式,分家,今后各搞各的。”

    “大儿子,也就是石油燃气公司,身为长子,代表石油大佬的排面,自然要继承家业。重组石油公司,拿到村里所有炼化设备,和大部分市场。”

    “三儿子也拿到一部分油田,组建石化公司,但看到老大拿了那么多家产,感觉挺不是滋味,便截取村庄南部刚采购回来的新设备,又跟族长要一笔资金,跑海外采购原油,回来后,抢占村庄南部的市场……”

    “俩家就这么斗了十几年,直到有一天,跑海里找了五十年原油的老二回来了,不但带回深海采油技术,还拿出众多海底油田注册材料。”

    “全族轰动。”

    “族长振奋之下,大赏老二,十倍薪资!”

    “而退居长老之位的石油大佬听闻这个消息,方才想起,原来自己还有个二儿子,可家产都被老大老三分光,自己手里哪还有东西?”

    “但二儿子跑出去五十年,为了全族寻找海油,如今劳苦功高却无家产,总不能不管吧?”

    “身为长老,石油大佬跟族长谈论许久,感觉在海部崛起之前,不易开展投资大、高风险、高技术的海油业务,于是先帮老二安排一批设备,组建海油公司,又转交村里最赚钱的化肥供应,甚至还安排专门银行,让其研究新能源……”

    听到这,僧三若有所思,“这么说,海油在卖化肥?”

    “是啊,海底那么多油田,咱们又没有护卫力量,开采不了,又有几万员工需要养活,总不能闲着吧?”

    “那你的意思是?”

    “咱也没实力保护海上油田,但是,咱有新能源!天械完全可以跟海油展开合作,为天霸动霸tua、新一代三岔五菱、物流枢纽等等,铺设能源补给站,咱们建,他们凭借自身关系运营。”

    “好主意!”

    “并且,海油虽小,也并非没有原油开采量,加上他们获得的炼化设备,哪怕年产仅有百万吨,也能满足天成需求。”

    “就怕他们不同意,毕竟都是领导,说不定海油领导,就是石化或者石油的经理。”

    “所以,东山石化的老钱上啊!”

    “可他退休了。”

    “五百亿,买个董事长,成不成?”

    “……”

    “当然,我只是做做样子,又不是真掏钱。虽然外海油田暂时无法开采,但内海和南部海域,那些目前技术达不到的千米深海油田,咱天成却可以帮忙开采……”

    葛小天拖出一份材料,“目前,每钻井一米耗资约一万红钞,而海上钢结构平台每平方米造价约合二十万红钞。依此推算,建设一个中型的海上油田投资将在三十亿到五十亿红钞之间,而一个大型油田总投资将高达一百六十亿至两百四十亿。”

    “这么贵?”

    “是啊,就是这么贵,否则,其它国家早就把海上油田建起来了。而咱天成,别的没有,就有建造技术,帮海油建两座大型油田,不就是五百亿么?”

    “成本?”

    “施工难,主要是技术和设备。油田不是咱们的,建造方面最多投资五十亿。”

    “可这跟吓唬石化,聊收购又有啥关系?”

    “你是不是傻?石化的原油需要从国外采购,如果海油崛起,领导还愿意眼睁睁看着那么多资金流向海外么?为什么不换成原材料加工再转出口,获取更多海外资金呢?这就是为什么要给新能源项目那么大支持力度的主要原因。当然,这些都是需要你像外界传递的'小道消息',事实上海油开采不了多少原油,新能源铺设也没那么迅速,咱们只是让辰东海明白,他现在是董事长,如果石化被收购,或者损失惨重,那他每天零花钱高达数万的事儿,恐怕就有人要拿出来说说了……现在他是董事长,如果没了燃油公司,那他就有可能活不了。”

    “绕了这么大圈子,您的目的只是这?”僧三有些难以置信。

    “嗯?我这计划一箭三雕,铺设能源补给站、稳定天成燃油供应、吓唬辰东海让他老实点,还不完美?”

    “我以为您要跟石油大亨玩一把大的呢,搞得我热血沸腾……”

    葛小天脸色一黑,“我有多少家底你又不是不知道,折腾的起么?”

    “其实,这事我在行!”

    “什么意思?”

    “现在我就从这跳下去,晚上必取其项上人头,然后远遁白令海峡,在深山老林里吃斋念佛,度过一生……”

    “滚犊子!”

    “真的,老板,我感觉做这事,比在您身边当秘书安全!”

    “……”

    葛小天面无表情的指向机舱门,“那你跳吧。”

    “降落伞呢?”

    “没有!”

    “……”

    “道四,僧四,送他下去!”

    “老板,我是忠心的,我敢做这事,是为了表达忠心!”

    “呵呵!”

    '尊敬的各位贵宾请注意,本次航行即将抵达目的地,由于阿穆尔机场冰封,强行降落可能会让您感到不适,但无勿惊慌……'

    不等机舱内语音播报结束,僧三挣脱两名师弟的手臂,长吁一口气,“吓死佛爷了。”

    轰隆隆……

    就在这时,不算太大的商务机忽然发出一声巨响,左侧机翼猛地向下一震,触碰地面的一刹那,旋即九十度向上折起……

    卡啦啦……

    左翼飞走了!

    几乎同时,商务机来了个托马斯大回旋……

    特么的,没毛子那技术,却学俄式降落,这是要找死啊!

    葛小天脑子嗡嗡作响,没听清僧三在说什么,抱紧商务机专用的安全囊,感觉……

    这次要栽!

    然而,念头还未落下,机舱一震,各种嘈杂消失,只剩下众多仪器的警报声。

    下一刻。

    头部安全气囊被取下,曾经第一次乘坐商务机遇到的那位空乘小姐,脸色苍白的挤出职业化微笑,“葛先生,旅途愉快!”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