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七章 幕后主使

    景王怒道:“他说背后主使是本王,那么主使就真的是本王吗,你这样说又有何证据?”

    宫女咬咬牙:“我并无证据,那人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景王似乎抓到了什么漏洞,膝行几步,看着皇帝:“父皇,没有证据,只是这个宫女的一面之词,如何能给儿臣定罪?或许……或许是有人在暗中设计这一切,使得我和二哥鹬蚌相争,那人得利。这……这分明就是挑拨离间,父皇,求您明察!”

    皇帝沉吟不语,郁瑄却是道:“父皇,三弟说的不错,没有证据,怎么能轻易给一个人定罪呢?说不得是有人抱着其他目的,离间天家骨肉,父皇,儿臣相信三弟不是那种人,他怎么会害儿臣呢。”

    这个时候还在装好人!景王有苦难言,只能忍住恨意:“多谢二哥信任。”

    “只是——”郁瑄道,“能在宫中来去自如,并设下这样的阴谋诡计,想来背后那人的目的不简单,留这样的隐患在宫中着实令人放心不下,此事还是要详查的。”

    说完这话,他转头俯视着宫女:“那个黑衣蒙面人没有给过你什么东西吗?”

    宫女摇摇头,气若游丝:“没……没有。他……他许诺奴婢事成之后给奴婢许多金银,送奴婢出宫,并照顾好奴婢的家人,奴婢这才答应他做这样危险的事……”

    郁瑄冷冷道:“看来幕后之人,行事倒是谨慎。”

    他又回头道:“再给你一次机会,好好想想,那个黑衣人你真的不曾见过?或者……他身上有什么特殊标记?”

    宫女闭上了眼睛,过了许久她都没有说话,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胸口,几乎让人以为她死了。

    全公公扬声道:“问你话呢,老老实实作答。”

    过了一会,宫女才艰难地睁开眼睛:“我实在是不知道,每次他与我见面都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行事谨慎,我实在看不出什么……”

    说到此处,她哽住了,空洞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光亮:“我突然想起一件事。”

    “说!”

    “有一次夜里,我与他悄悄会面,那天天气晴朗,晚上的月色很好。虽然他蒙着面,但恍惚间,我好像在他脸上看到了什么。似乎……似乎刻着一个字,我当时并未放在心上,也没有特意仔细看,是以着实不知道那是个什么字。”

    只有犯了大罪的人,脸上才会刺字,这是黥刑。难不成,幕后指使是逃犯?若果真如此,他是如何潜入宫中的?若他真的在陷害景王,那么目的又是什么?

    景王立刻道:“父皇,若背后之人真的是个逃犯,那么于您而言,着实是一种危害,万一那人是个丧心病狂之人,害了儿臣倒没什么,若是伤到父皇,儿臣心下难安。”

    方才皇帝还是有意看戏,可是一听说背后之人有可能是个逃犯,顿时没有看戏的心情了。他坐上这把龙椅,可是杀了不少人,万一那人是冲着他来的可怎么好?

    思及此,他怒容满面,大声道:“来人,给朕去查,就算掘地三尺,也必须把那个脸上有字的人找出来。”

    宫里这么多男人,这样找要找到何时?默了默,全公公低声道:“陛下,能出入后宫,去宫女的住所私会恐怕不是侍卫一流能做到的……”

    众人瞬间明悟,皇帝深吸一口气:“那就先将宫里大大小小的内侍全部召集起来查看,若是没有,再查其他人!”

    景王心下忐忑,却不能做什么。郁瑄低着头,斜睨了他一眼,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