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二十三章 夜闯

    十二金纸,合而为一,可作指引,寻到仙武宝库。

    这则消息流传三百年,当年可是引起了一场巨大的动荡,不仅有武道先天参与,更有修仙法达到了开窍境的存在出手,死伤无数。

    以两人心性,知道他寻找金纸的消息,难保不会另起心思。

    白子岳心念电转间,口中却答道“这符箓,名为九曲落雷符,其实也是我机缘获得,总共才不过三十来张。

    昨日一翻消耗,已经所剩无几了。”

    说着,他也是叹了口气,一副颇为遗憾的模样。

    “这机缘,是否与白道友那制符之术,一同而来”

    裴元武目光闪烁着,开口问道。

    对于白子岳符箓是机缘所得,倒是信了几分。

    毕竟他清楚白子岳的仙法境界,只不过是炼气期第五层。

    以这等实力,想要炼制出九曲落雷符这般威力强大,堪比炼气期第七层修仙法之人全力一击的符箓,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是前人炼制,可能性极大。

    白子岳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心中却已经隐隐察觉到裴元武话中蕴含的深意。

    看来自己昨日的表现,终究引起了如裴元武这般的有心人的注意。

    “这么说,只要白道友以后实力增强,制符手段提升,也能够继续将这九曲落雷符炼制出来

    那不知白道友是否可以在剩余的九曲落雷符之中,均出一张。

    我愿意付出大代价。”

    李勋则是一脸期待的望着白子岳。

    他向来自知自己的实力不足,自然期待自己也能够如白子岳一般,能有像九曲落雷符这般威力强大的符箓傍身,当做保命之用。

    “我知道李道友的心思,只是等我能自己练出符箓,估计已经是十几二十年以后了。

    不过,看在当初李道友愿意与我兑换紫气观神法的份上,我自然也愿意均上几张给你。”

    白子岳轻笑了一声,并没有拒绝。

    望着李勋和裴元武离开的背影,白子岳眉头不由微微一皱。

    从裴元武的话中,他隐隐感觉到,对方似是存了一些另类的心思。

    “希望只是我多想了,不然,谁是老鹰,谁是猎物,可还说不准呢。”

    心中一定,白子岳随即转身回到了府院之中。

    到了下午,前来送礼道贺之人,就相对少了许多。

    但并不是没有,只不过来的,多是白子岳相熟之人,水务堂护法王鹏,便宜师兄唐展飞,裴土狗,还有一些有过接触之人。

    其中,王鹏和唐展飞是一起到的。

    两人在之前与九印派交战之中,都受了伤,一个左手,一个右手,好在都不重,并没有太大的影响。

    这样的缘分,倒是让两人有了一丝惺惺相惜之感。

    “对了,我听说官府衙门,号称整个吴江县最危险的地方,堪称龙潭虎穴,不知是什么缘故”

    交谈之间,白子岳不动声色的问道。

    “这个我倒是知道一点,据说在五年前,曾有一位一流高手因私怨,闯入官府衙门之中,想要暗杀当时的知县陈大人。

    结果第二天,这位一流高手的尸体,就被挂在了午门广场之上了。”

    唐展飞笑了笑,开口解释道。

    “也是这人过于狂妄了。官府衙门,可是首重之地,常年都有一位一流高手坐镇。

    这位一流高手,名叫杨振,据说乃是比我们烈阳帮帮主都还要强大一筹的存在。

    更别说,在官府衙门之中,还有着官兵镇守。

    而且,在官府衙门不远,就是登仙阁,这登仙阁之内,住的可是修仙法之人,手段诡秘莫测而强大。

    让人防不胜防。

    那位一流高手闯入这等强者环绕的地方,不是找死,又是什么”

    一旁的王鹏紧跟着开口说道。

    “那官府衙门之中,有先天吗”

    白子岳一脸认真的问道。

    “武道先天是何等存在岂会屈居于我们吴江县这等小地方

    别说官府衙门,就算是整个吴江县境内,估计都没有一位先天级别的存在。”

    王鹏说着,有些诧异的望向白子岳,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只是单纯的好奇而已。”

    白子岳搪塞了一句,心中暗送一口气。

    这对他来说,倒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了。

    在放弃了从李勋和裴元武两人入手,谋夺第十二张金纸之后,他能做的选择,就不多了起来。

    第一时间,他就想到了抢夺。

    只是官府衙门,向来被称作龙潭虎穴,任何强者闯入,都难以全身而退。

    白子岳在初听之时,也不由一阵嘀咕。

    心中忐忑间,才会有之前的一翻询问。

    如今听说官府衙门之中,并没有先天境存在,他也是长松了一口气。

    夜色正浓,本就不太光亮的半月,在乌云的遮挡下,不由使得天色,变的更加暗淡起来。

    白子岳一身黑衣,无声无息的从自己的房间之中跃出,几个起落之间,就已经消失不见。

    清冷的夜色,加上最近因为烈阳帮和九印派之间的大战的影响,原本热闹的吴江县,反倒显得有些清冷起来。

    白子岳脚踏虚空,身形飘逸而灵动,无风自动间,好似展翅雄鹰,遨游虚空。

    一步,两步,三步

    几乎每一步落下,他的身形就随之激射而出,猛地跨越了三四丈远。

    眨眼,百步跨出,白子岳才终于从空中飘然落下,随之在一个屋顶上轻轻一点,就再次纵跃而出

    “圆满级别的百步踏浪术,速度果然惊人,让我都有一种风驰电逝之感。”

    白子岳心中想着,却已经找准了方向,飘飘然间,落在了一个大树阴影之下。

    不远处,则是官府衙门之地。

    手一翻,一张金纸不由出现在他的手中。

    略微感应,确认第十二张金纸,确实在衙门深处,眼眸之中,顿时闪过了一丝决然。

    十二张金纸,只剩下了最后一张。

    他自然不愿意放弃。

    别说官府衙门只是龙潭虎穴,就算真有无边风险,他也要试上一试。

    不过,在此之前,白子岳的心念一动。

    刹那间,一个布帆,随即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正是聚魂幡

    伸手在聚魂幡上轻轻一点。

    刹那间,周围阴气浓郁,一道跟着一道面容狰狞而恐怖的阴魂,立即在他周身弥散。

    “去吧。”

    白子岳没有犹豫,招呼一声。

    刹那间,就有一道主魂,化作了一道流光,冲向了官府衙门之内。

    嗡

    忽然,一道淡紫色的光芒,忽的升腾而起。

    那只主魂还没来得及跃入,就随之一更快的速度,返回了过来。

    “果然没有那么简单。

    在这官府衙门之中,专门布置了一个示警法阵。

    任何存在跨越进入,就会引起里面的人的警惕。

    怪不得当初那位一流高手,才刚一进入,就陷入围攻,就连逃脱而出都没能做到。”

    白子岳心中叹了口气,脸上却还是显得极为镇定。

    那坤元老道的储物袋之中,白子岳曾获得了一枚记载着阵道真解的玉简瞳。

    其中正有这示警法阵的描述和记载,自然也包含了破除之法。

    “想要不破除这示警法阵,无声无息间进入法阵之内,只要将自身的气息收敛到无形,或者控制灵力,大规模接触法阵表面。

    自可渐渐同化,使其破开一个进出口。”

    白子岳脑海中闪过了阵道真解之中的一些解说。

    他对于自身气息收敛,倒是颇有信心,但未免出现意外,他还是选择了使用另一种方法。

    伸手再次在聚魂幡上一点。

    刹那间,无尽的阴气,就再次涌动了起来。

    随即,被他控制下,缓慢而又鉴定的飘散到了示警法阵之中。

    滋滋滋

    淡淡的紫光,随即在官府压面上空之中浮现。

    一息,两息,三息

    只是五息过后。

    好似突破了某个薄膜,阴气进入了官府之内。

    见状,白子岳眼中闪过了一丝笑意,拉过一个面罩,将自己整个面容遮挡了起来,这才轻轻一跃,轻若无物一般,跃起三丈多高,直接深入了官府衙门之中。

    紧随其后,则是那十多道阴魂。

    与之一起,化作了一道道的幽光,紧随其后,没入了其中。

    “去吧小心隐藏。”

    白子岳对着那十多道阴魂微微一点。

    刹那间,这些阴魂就分散了开来,向着四面八方冲散了去。

    而白子岳的目标却极为明确,再一次使出了百步踏浪术,身轻如燕一般,向着深处的某个院落,飞跃而去。

    呼呼

    风声呼啸,一堆护卫,恰好在某处走廊上走过。

    白子岳从他们的头顶上飞过,其中某个人似是有所感应,不由抬起了头。

    但即便他睁大了眼睛,却也没能有丝毫发现。

    “怎么了”

    旁边一人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头顶有什么东西飞过。”

    那人回到道。

    “可能是什么鸟类吧,我们官府衙门中虽然有示警法阵,但对于那种实力低微,气血不旺盛的存在,可没有什么作用。”

    点了点头,那人也不以为意,很快与身边之人,向着别处巡视而去。

    “倒是有点警觉。”

    白子岳嘀咕了一句,接着脸色就是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