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百一十八章 补齐短板

    “怎么可能?”

    望着战场,刘文书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白子岳。

    梵清雨,柳红袖等其他天灵宗修士,脸上也是露出了愕然之色。

    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了。

    白子岳就好像可以预知一般,上一刻,大战还在继续,但在他话说出口的下一刻,战斗形势就发生了逆转,然后丁晨老怪出手,万象宗宗主大败青玄山山主,黑猿王陨落,诸敌退却……

    这太巧了。

    白子岳脸上面容不变,心中其实也有些意外。

    他同样没有察觉到青玄山顶尖杀手,隐杀道人的踪迹,更没有预料到,那丁晨老怪竟然隐藏在空间隔膜之外的虚空乱流之中,在关键时刻突然破开空间隔膜,踏足而来。

    而他之所以会有着大战即将结束,诸敌将要退却的判断,其实是因为虚空乱流之外,两大绝境强者已经分出了胜负的缘故。

    一般金丹境修士或许难以察觉到虚空乱流之中的战场局势,却难不过他。

    因为他的实力手段,感知能力,还有对于天地道则的理解,早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比高深的程度,就算隔着一个空间隔膜,也能够模糊的感知到其中的战斗情形。

    “不过,极境强者的实力,当真恐怖啊。

    之前隔着空间隔膜,还有些难以判断。

    直到此时看到那万象宗宗主司徒武打在黑猿王身上的一击,才真正察觉到了其中的真妙。

    那雷电纵横之下,不仅拥有恐怖的雷霆灭杀之力,其中更有着强横的元神攻击之能。

    两相结合,不仅威力恐怖,更防不胜防。”

    白子岳看着司徒武出手,对方那随手一击,就将黑猿王重创的手段,他并不意外。

    但那一击之中蕴含的道则玄妙,和那种元神攻击和道术攻击相互结合的手段,却让他心中惊叹。

    太精妙了。

    根本没有想到,这两者之间,竟然相辅相成,如此融洽的结合在一起。

    “那么这一手段,是否可以借鉴,融入我的攻击之中呢?

    心剑之术的心剑灭杀之力,若是与九雷灭神印的元神攻击相互融合……或是与元磁大神光,九绝神剑相互契合……”

    白子岳很快因此联想到了自己。

    特别是他早已经将诸多道术手段修炼到了圆满层次,对于其中玄妙的理解,早已经无比透彻,结合九雷灭神印中的运转之妙,即便他对于九雷灭神印的修炼,还处于未入门阶段,但在设想之中,自然也因此多了无穷变化。

    “好像,可行?”

    突然,白子岳心中莫名一动,隐隐感觉到了一丝契机。

    不过,却并不是他之前设想中的元磁大神光,九绝神剑和心剑之术之中的一门,而是一门,他早期修炼领悟,达到圆满层次的攻击之法,仙武大手印。

    “仙武大手印与这九雷灭神术之间,有着契合的可能?能够相互依存变化,发挥出作用?”

    白子岳有些哭笑不得。

    仙武大手印,乃是他在荒古域之时,早期的成名绝技,后来就算被他推演提**到了神通层次,但对比道术,大神通,可就差了太多。

    其中就算多了元神攻击之能,其实也难以发挥出多大的作用。

    “不过,尝试一番,也不是不行,相信以此为基,将来我也未尝不能推演创出一门足可发挥出作用的手段来。

    更别说……”

    白子岳眼眸之中突然爆发出一道灵光,脑海中快速闪烁着,回忆起司徒武洒落雷霆的一击,还有自己脑海中,那九雷灭神印与仙武大手印结合之下,那种一闪而逝的灵感契机。

    那雷霆之中,夹裹着元神攻击,相互依存,相互结合。

    那仙武大手印和九雷灭神印之间,相互抵消,相互影响,却又有一丝契合的玄妙。

    都是那么的贴合大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怪不得,我的九雷灭神印一直难以真正入门,原来并不是因为我灵魂没有经由蜕变,化作元神的缘故,而是我修炼方向错了。

    我所设想的元神攻击,乃是伤敌,干扰的手段。

    是一种辅助战斗的手段。

    但实际上,九雷灭神印,其关键正是这一个灭字。

    灭杀元神,灭杀灵魂,乃是与其他攻伐类道术等同的手段。

    虽然借助九雷灭神术,我同样可以防御敌人的元神攻击,但归根结底,其还是一门攻杀之术。

    与我的天赋神通失神,有着根本上的不同。”

    白子岳突然惊醒,终于明白过来,自己之所以没能将九雷灭神印修炼入门,到底差了什么。

    紧接着,在思维转变领悟之下,他再去感悟九雷灭神印,很快就有了更多领悟,然后心神一场,脸上露出了一丝畅快之意。

    “果然成了。

    元神攻击类道术无上法,九雷灭神印被我修炼入门了。”

    白子岳狂喜,将目光落在了属性面板之上,果然见到了道术一列之上,九雷灭神印之后,已入门的字样。

    “九雷灭神印入门,我总算可以将我的元神攻防方面的短板彻底补齐了。”

    随着实力战力的提升,白子岳遭遇的敌人也越加强横。

    如在龙宫一行中,若那域外天魔不是元神遭遇了难以想象的重创,根本不能够施展元神攻击,以白子岳的实力手段,根本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更别说将对方重创了。

    而如今,白子岳身处在苍穹域仙法势力最为繁盛,元神境强者众多的紫青山脉之中,几乎随时随地,都可以碰到元神境强者。

    若是对方掌握了精妙的元神攻击的话,同样可以对他造成巨大的威胁。

    这是他不能忍的,也是他为什么,对九雷灭神印那般看重的原因。

    此时九雷灭神印入门,几乎迫不及待的,他就想到了,借助属性面板,将之提升起来。

    “魂能,已经达到了八亿多,快九亿了,应该足以让我将之提升到圆满层次了。”

    白子岳又看了眼魂能之数,黑猿王等强者的陨落,让他的魂能数量也大幅度提升了一波,倒是让他底气更足了几分。

    “花费一亿两千万点魂能,可将元神攻击类道术九雷灭神印从入门提升到小成。”

    “嗯?只是入门到小成,魂能消耗,竟然比其他几门道术无上法,更多了足足两千万点?

    果然,这元神攻击手段,无论是玄妙和修炼难度,都远胜过其他攻伐之术。

    相对而言,提升所需要花费的魂能,也要更多一些。”

    白子岳意外的挑了挑眉,脸上随即就露出了坚定之色。

    一亿两千万点魂能虽多,但对于刚刚才花费了二十一亿点魂能的白子岳来说,就又不算什么了。

    “提升!”

    想到这里,白子岳不再犹豫。

    轰!

    瞬息间,无数有关九雷灭神印的修炼之法,修行经验,和心得体会,就迅速在他的脑海之中浮现,而他也好似当真经过了数十上百年的苦修一般,直接将之提升到了小成阶段。

    “没想到,小成阶段的九雷灭神印,对我的灵魂强度的提升,也有着显著的作用。

    此时我灵魂之中的魂鸿金丝,已经布满了七成,只剩下三成,就可彻底填满,让我的灵魂,蜕变进化,变成金色灵魂?”

    白子岳紧接着看到了自己的灵魂之内的魂鸿金丝数量。

    原本只占据了五成区域的魂鸿金丝,如今已经达到了七成。

    想到魂鸿金丝对于他的作用,他心中就有些激动。

    若是他将九雷灭神印提升到圆满,是否就将使得那魂鸿金丝,布满他整个灵魂之中?

    甚至更进一步,将他的灵魂蜕变,化作金魂?

    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金魂,但他却莫名有些期待着。

    “继续!”

    想到这里,他不再犹豫,又一次将目光落在了属性面板之上。

    “花费两亿四千万点魂能,可将元神攻击类道术九雷灭神印从小成提升到大成。”

    “花费四亿八千万点魂能,可将元神攻击类道术九雷灭神印从大成提升到圆满。”

    “提升!”

    “提升!”

    白子岳接连选择了提升。

    刹那间,就是足足七亿两千万点的魂能消耗,加上之前的一亿两千万点,顿时就是的他的魂能数量,由八亿七千万的点,减少到了只剩下了三千万的程度了。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我的灵魂如今,已经彻底的被魂鸿金丝给填满了。

    虽然并没有经此蜕变,化作什么金色灵魂。

    但是,这魂鸿金丝与灵魂之力结合之下的力量,却因此得到了暴涨。

    而且最重要的是,圆满层次的九雷灭神印,不仅彻底将我的短板补齐,更将之化作了我的强项,某种程度上来说,比之元磁大神光,九绝神剑,心剑之术的作用更大。

    至少,如今的我,已经不惧任何元神境后期强者。

    就算面对元神境巅峰修士的元神攻击,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了。”

    白子岳默默对比着自己的战力情况。

    之前的他,不管是攻击还是防御手段,其实都处于元神境后期顶峰层次,至于速度,比之元神境后期顶峰强者,稍弱一筹,但其实也勉强踏入了元神境后期层次,相当于元神境后期第三等。

    唯有元神攻击和防御手段。

    虽然因为灵魂圆满和魂鸿金丝的加持,算不得太弱,但也只比元神境中期第二等强者强上一些,一旦真正遭遇元神境后期修士的攻击的话,是十分凶险的。

    会有灵魂剧痛之下,失神昏迷,即将任人宰割的危险。

    不过如今,随着九雷灭神印的圆满,情况却已经完全不同了。

    ……

    而在白子岳顺势将九雷灭神印提升到圆满之时,远处的大战,也随着道诚山主,赵光明等强者的逃脱,万象宗司徒武,诸葛诞,灵隐宗云雾老怪,丁晨老怪和天灵宗诸多强者的出手,迅速停歇了下来。

    来犯之敌陨落强者不少。

    各宗强者,也有一定的损失。

    很快,天灵宗落花仙子自远处冲来,见到了梵清雨安然无恙,神色也是一松。

    “师尊,您没事吧?”

    梵清雨也是上前一步,有些担心的问道。

    “见过师叔!”

    “落花前辈!”

    柳红袖,刘文书等人也一一上前问好。

    “见过落花仙子。”

    白子岳从善如流,也是打了个道稽。

    如今他也清楚了,落花仙子乃是梵清雨和赵月儿的师尊,对于两女都颇为照顾,是以心里也是多了一丝尊敬和感激。

    “我没事!”

    落花仙子摆摆手,随即就将目光落在了白子岳的身上,开口问道:“这位是?”

    以她的眼力,自也能够看出自己徒弟,望向白子岳的目光有些不同寻常,心中立即泛起了嘀咕,有了一些警惕。

    审视之下,发现他的仙法境界不弱,竟也有着金丹境巅峰之境,神色倒是一松。

    金丹境巅峰层次的仙法境界,对她来说,虽然算不得什么,但若是年岁在千年以内的话,就足可称得上青年才俊了,未尝没有成就元神之境的可能。

    “在下白子岳,道号……”

    白子岳神色坦然,正要开口,一旁的梵清雨生怕白子岳过多透露什么,连忙接话说道:“师尊,这是我在荒古域就结交的朋友,名叫白子岳,道号昆仑。

    凭借一己之力,跨过了十万大山,到达了苍穹域。

    刚好在这里与我相遇了。”

    “你也是荒古域之人?”

    落花仙子脸上顿时一惊,说道:“据我所知,荒古域可是仙法荒漠之地,最强的也才不过神明境层次。

    小友的实力境界,可是不弱,又是怎么在短短时间内,达到了这般境界?”

    她可是知道,自己徒弟的年岁极低,就算白子岳在荒古域之时,就有着神明境巅峰之境,但要在数年,顶多十数年的时间内达到如今的金丹境巅峰,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机缘运气而已。

    算不得什么。”

    白子岳笑了笑,开口说道。

    他知道,自己的修为进境,实力变化,任何人见了都会有所怀疑。

    但事关属性面板,他自然不会随意透露而出。

    既然不好解释,那干脆就不去解释,一句机缘运气,同样也可以解释一切,旁人自也不好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