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一声叹息

    “杀!”

    “杀!”

    “杀!”

    ……

    一声声嘶吼声传出的刹那,仙府大阵猛地大方光华。

    紧接着,立即就有一条条巨大的水龙冲出,咆哮着,将仙府周围数十里区域,尽数笼罩。

    这些水龙咆哮着,交结着,身躯紧密相连,竟形成了一个惊天巨网,将白子岳都给整个的封锁了起来。

    与此同时,水龙吐息,更有一道道龙息一般的寒流席卷,向着白子岳猛地激射而来。

    “这大阵,果然有点意思。”

    白子岳抬头望着虚空中的水龙巨网,更看着向着自己冲来的龙息攻击,脸色不变,伸手一招。

    嗡!

    虚空中,突兀间就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

    所有龙息,就迅速被卷入了黑洞之中。

    正是白子岳施展出了大神通,袖里乾坤。

    这袖里乾坤,虽然是一门禁封类大神通,但在他手中,却妙用无穷,同样也可以当做防御之法,甚至是攻击之术来使用。

    是以,他才会借助袖里乾坤稳固的空间,将这些龙息收入其中,进行抵挡。

    此时,果然发挥出了奇效。

    随即,他伸手一招,一柄飞剑迅速冲出。

    体内的道术种子微微旋转,被催发到了极致。

    顿时间,一道道莫名的炫光闪过,一股璀璨而又强横的力量光芒注入飞剑之中。

    嗤!

    飞剑冲出,沿着莫名的沿着一股莫名的轨迹。

    好像处于虚空之中,却又好像在空间褶皱之中,肉眼不可见。

    噗!噗!噗!

    ……

    飞剑冲出,瞬间刺在了水龙巨网之上。

    那完全由阵法组合而成的水龙巨网,微微一凝之间,光芒迅速暗淡到了极点,随即只听‘啵’的一声,巨网瞬间蹦碎。

    然后飞剑余力不减,化作了一道匹炼一般,迅速斩下。

    直接落在了那巨鲸仙府之上。

    轰!

    那层之前挡住了白子岳的元磁大切割,看似薄薄一层,却坚韧无比的水色光膜,瞬间破碎。

    而到了这时,白子岳的飞剑似是还是余力不减,狠狠地轰在了巨鲸仙府的某一个大殿之上。

    轰隆隆!

    大殿蹦碎,大殿之内的海妖,更是死伤无数。

    “仙府大阵,碎了?”

    “怎么可能?”

    “这仙府大阵,可是就连元神境中期修士都难以攻破。

    若是有大王镇守,元神境后期强者都要无功而返,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一剑斩破?”

    “这一剑,这一剑的威力,该是何等强大,才能造成这般不可思议的效果?”

    ……

    无数海妖瞳孔剧缩之间,心中不由升起了一片茫然。

    根本没有想到,那么强横的仙府大阵,竟然还挡不住对方的一剑。

    这一剑的威力,难道比元神境中期修士的全力一击,还要更强不成?

    “完了,完了。

    难道我巨鲸一族,当真要族灭于此吗?”

    鲸玉太子心中,更是无比绝望。

    若是有着大阵守护,他到还有些许的信心,就算不能将这人族修士困住击杀,但挡住对方的攻击,等到父王的救援,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可没想到,对方的实力当真超乎了他的想象的极限,更颠覆了他对所有金丹境层次修士的认知。

    一剑,就摧枯拉朽一般,将它们巨鲸一族的仙府大阵,直接攻破击毁。

    这一剑的威力之强,堪比元神境中后期修士的全力一击……

    “不,不对,他的仙法境界,绝不可能仅仅只是金丹境后期。

    元神,元神……他绝对是元神境层次的超级强者。

    绝对是一位不弱于父王,甚至比父王都还更强大一筹的元神境中后期强者。”

    鲸玉太子念头疯狂闪动着,似是有了些许的安慰。

    但实际上,他心中却更加的绝望。

    因为不管对方是否真的隐藏了修为,以元神境中后期的实力,伪装成为金丹境后期修士,但对方那一身恐怖的实力,却也是实打实的。

    足可轻易将他巨鲸一族,尽数屠灭。

    就连它自己本身……

    鲸玉太子心中一颤,立即无比惊悚。

    “唉!”

    恰在这时,一声浓浓的,深深地叹息之声,突兀的在所有海妖的耳朵中响起。

    自然也传到了白子岳的耳中。

    紧接着,就只见巨鲸仙宫中,一个身形高大,看起来无比苍老,更隐隐有几分,暮色的身影,突兀的出现,缓缓地走了出来。

    元神境!

    这是一位实力达到了元神境层次的大妖。

    即便面容苍老,更带着几分暮色,那是天人五衰降临,寿元无多的表现。

    但对方面容中,那十分明显的巨鲸一族的特征,无不表明,对方乃是巨鲸一族的元神境强者。

    “元神境中期大妖。”

    白子岳心底一沉。

    在飞剑冲出,攻破大阵的刹那,他就感觉到了一股隐隐的威胁之意。

    直到这声叹息声传出,并且对方正式走出,他才真正察觉到了对方的踪迹。

    脸色顿时变得凝重了起来。

    元神境中期大妖,战力之强,堪比元神境后期强者。

    即便他身上还带着明显的暮色,看情况寿元顶多只剩下了百年,但却绝对还保留着一战之力,在他的感觉中,实力层次绝对稳稳胜过了他曾经见过的青玄山元神境中期强者,虚悬道人。

    “鲸狂老祖?是鲸狂老祖?”

    “相传鲸狂老祖不是已经寿元耗尽陨落了吗?

    没想到并没有死,而且还就一直呆在了我们巨鲸仙府之中。”

    “我早就该猜到了,鲸狂老祖何等伟岸强横?无病无灾之下,又岂会轻易陨落?

    必然是为了防备大敌,故意在仙府内隐修,这才渐渐隐没,不露身形。”

    “哈哈哈哈……有救了,我们巨鲸一族有救了。

    鲸狂老祖,可是元神境中期之境,若是显露出本体,实际战力甚至还胜过一般的人族元神境后期修士。

    有鲸狂老祖坐镇,别说对方只是一人,就算巨鲸仙城内的所有强者亲临,这一次也要无功而返。”

    “无功而返?

    都杀上我们巨鲸仙府了,又岂能让他全身而退?

    杀!

    必须杀了他!

    这一次若不将他杀死,将他挫骨扬灰,将他的灵魂燃尽,魂飞魄散,又岂能扬我巨鲸一族的声威?”

    ……

    一只只海妖,脸上顿时露出了无比激动之色,眼神更是狂热的望着那满身暮色的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