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心细如发(求月票)

    “你千万别这么说,我什么都做不了的,很难为朋友真正做些什么,也就是做些糕点而已!”米娅说着,从怀里拿出那个保鲜盒,柔声说,“我一直抱在怀里的,算是保温了,但应该还是冷掉了,你尝尝,还可口吗?”

    她把保鲜盒放在秦殊手里。

    秦殊真觉得特别感动,暗自叹了一声,低头把保鲜盒打开,看了看里面的糕点,不多,但都相当精致,很好吃的样子,当然,好吃的糕点他吃过太多了,蓝晴潇和蓝晴茉亲自做的糕点,不但好看,充满艺术的美感,而且味道缤纷,相当美味,吃过蓝晴潇和蓝晴茉做的糕点,这些糕点自然没法再让他觉得惊艳动容,甚至觉得平淡无奇,但真的很感动,所谓礼轻情意重,给秦殊的就是这种感觉。

    “快吃尝尝,或许还有些温度呢,毕竟我……我一直都抱在怀里的!”米娅说着,脸上越发红,红得好像娇艳的花瓣。

    秦殊看她这个样子,也是心头一跳,笑着点点头,就拿起一个糕点来,放到嘴里咬了一口。

    轻轻嚼了嚼,禁不住微微皱眉。

    “怎……怎么样?”米娅眼中带着渴盼地看着秦殊,渴盼着秦殊的回答。

    “还……还不错吧!可能是我有些吃不惯,以后再吃,不好意思!”秦殊说着,就把剩下的半块糕点重新放进保鲜盒里。

    米娅不傻,秦殊这个话明显就是不好吃的委婉说法,而且,他只咬了一口就不吃了,分明就是不好吃、难以下咽的表现,不然的话,自己等了整整一天,就算糕点的口感淡点,他也不该这样,总要坚持吃一个才对。

    想到这里,心里真是充满了疑惑,上次她吃过吉姆做的这种糕点,很好吃的啊,特别香,一种很脆的香,让人流口水的那种感觉。或许秦殊的口味淡,但应该也不会是这个表现,到底是怎么回事?

    “米娅,走吧,我请你吃饭,感谢你给我带来这么珍贵的礼物,我会好好保存着的!”秦殊说着,就把保鲜盒盖上,转身要走。

    “秦总,我……我给你拿着吧!”米娅走上前,飞快把那个保鲜盒抢在手里。

    她是个很细心甚至心细如发的女人,既然觉得这个糕点有古怪,就要弄个清楚。

    “好吧!”秦殊看她已经把保鲜盒抱在怀里,总不能从她怀里抢吧,就笑了笑,转身往前走去。

    米娅跟在他后面,悄悄又把保鲜盒打开,打开之后,把秦殊咬了一口的那块糕点拿起来,放在嘴边,轻轻咬下一点。这么咬进嘴里,却顿时满口苦涩,好像是咬了一口生涩的酸柠檬似的,如果不是秦殊在跟前,她直接就给吐掉了。尽管如此,还是张开嘴巴,赶紧把嘴里的东西轻轻吐在手里,然后迅速放在电梯旁边的垃圾桶里。

    自己亲口尝了之后,她终于知道秦殊为什么会是那个反应了。就这么难吃的糕点,秦殊没直接吐出来,而是吃了下去,已经很照顾她的面子了,因为如果让她吃下去一口,她是绝对吃不下去的。单从这一点,米娅就很佩服秦殊,甚至有一点感动,秦殊真的很体贴,这么照顾自己的面子。

    但同时,她也恨死吉姆了。吉姆绝对是故意的,不然肯定不会是这个味道。如果这个时候吉姆在旁边,她真恨不得狠狠地抽吉姆两巴掌。本来她的打算是借助这些糕点提高自己在秦殊心里的印象分,让秦殊觉得自己心灵手巧什么的,现在完全事与愿违,恐怕秦殊以后再不会把她和“贤惠”这两个字挂上钩了,她苦心营造的柔弱贤惠的形象绝对大打折扣。

    “吉姆,你个王八蛋,闷不吭声的,竟然摆了我这么一道!”米娅在心里骂个不停。

    “米娅,你怎么了?”秦殊回头看到米娅脸色很难看,忍不住问。

    “哦,没什么,没什么!”米娅忙笑了一下,摇摇头。

    “米娅,你想吃什么?”

    米娅轻轻说:“什么都可以,地摊烧烤都行!”

    “你还在这里吃过地摊烧烤?”秦殊皱眉。

    “见过,觉得挺好的!”

    秦殊笑了笑:“现在天气还有些凉,烧烤还不多,去餐厅吃吧。第一次请你吃饭,就请你去地摊上吃,实在太没礼貌!”

    他带着米娅来到外面自己车前,伸手打开车门,笑了笑:“米娅,上车吧!”

    米娅点头,对着秦殊温柔一笑,就上了车。

    到了车上,看到后座坐着两个漂亮女孩,微微诧异,看来真像传言说的,秦殊身边最不缺的就是美女了。她看到秦殊上车,忙说:“秦总,不给我介绍一下这两位美女吗?”

    “哦!”秦殊笑了笑,就给介绍了,“这位是水怜袖,这位是辛迪!”

    “辛迪?”米娅听他说起辛迪,不由眼光一闪,顿时关注在辛迪身上。

    “怎么,你以前认识辛迪?”秦殊问。

    “不,不认识!”米娅又多看了辛迪几眼。现在的辛迪和她在乔尼手机以及电脑里看到的那些照片上的辛迪有很大不同。在乔尼手机和电脑里的辛迪很不快乐,满脸忧伤,仿佛凄凄荒草间映照的斜阳,但眼前看到的这个辛迪却仿佛晨间娇艳吐蕊的美丽花朵,不但衣着可爱,透着青春的气息和萌萌的感觉,精致的俏脸上也洋溢着明媚的气质,那深邃的双眸仿佛寒星,能够闪烁光芒似的。

    “这个女人正沉浸恋爱的美妙感觉中呢!”米娅心里这么想着。

    她对辛迪特别敏感,不但因为辛迪是乔尼的妹妹,她先前就知道,而且她分明看到了乔尼对辛迪的迷恋,她不傻,能够看出来,如果辛迪愿意做乔尼的宠物,乔尼才不会搭理自己呢,自己不过是乔尼失去辛迪之后保有的替代品。但任何女人都不愿意做替代品的,米娅更不愿意,甚至痛恨这一点,所以不知不觉间就动了要和辛迪好好比较一下的念头,看到那些手机和电脑里的照片,她觉得自己绝对可以比一比,但现在见到真正的辛迪,看到这个快乐可爱版的辛迪,才明白,原来辛迪是会发光的宝石,晶莹剔透,自己或许也会发光,但在这块澄澈多彩的宝石面前,怎么看自己都有些赝品的味道。

    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不由咬了咬牙,一路都沉默着,没有心情说什么话。

    到了餐厅,秦殊要个小包间,点了菜。

    米娅坐在秦殊右边,辛迪和水怜袖则坐在秦殊左边,两个女孩低声说着话,不时会笑起来。秦殊也眯眼看着她们,眼中带着温柔深情。米娅发现了,看到秦殊的注意力完全不在自己这里,气得在桌子底下攥了攥拳头,眼睛一转,就站起身来,轻轻说:“秦总,我给你加点水吧!”

    说着,站起身,要去拿水壶,但还没拿到水壶,就身子一软,双眼紧闭,扑倒在了秦殊身上。

    秦殊吃惊,慌忙抱住她,看看她,真的昏过去了似的,禁不住急声喊:“米娅,米娅,你怎么了?”

    辛迪是个医生,见了这个状况,急忙走过来。

    “辛迪,你快看看,她是怎么了?”

    辛迪点头,把手按在米娅的脖子上试了一下,又扒开她的眼睛看了看,秀眉微皱,喃喃道:“她没什么啊,很正常!”

    “那怎么会昏过去的?”

    辛迪没说什么,把手使劲掐了一下米娅的人中,米娅就慢慢睁开了眼睛。

    “米娅,你没事吧?”秦殊关心地问。

    米娅很虚弱地躺在他怀里,眼睛转了转,满脸茫然,疑惑地问:“我……我这是怎么了?”

    “你昏倒了!”

    “我……我昏倒了?我……我怎么会昏倒的?”米娅皱着眉头,轻轻晃了晃脑袋,想了一下,忙说,“我……我知道了,我有低血糖的,又饿了那么久,所以……所以才会昏倒过去!”

    辛迪在旁边古怪地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你都是为了等我饿着了!”秦殊心里真的满是愧疚,忙转头问辛迪,“辛迪,需要送她去医院吗?”

    “不用!”辛迪摇头,“她没什么事。如果是太饿的话,那慢慢吃点东西就好了!”

    秦殊低头问:“米娅,你感觉怎么样?”

    “身上……身上有些没有力气!”

    这个时候,正好上菜了,秦殊忙对辛迪说:“快盛碗汤!”

    辛迪过去盛了碗汤,放在秦殊面前。

    “米娅,你能自己吃吗?”

    米娅点头,费力地就要坐起来,但似乎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身上软软的。

    秦殊看到这个状况,忙说:“米娅,你别乱动了,我来喂你吧!”

    说着,伸手拿起小勺,舀了一勺汤,吹了吹,送到米娅嘴边。

    米娅愣愣地看着秦殊,看着秦殊关切体贴的样子,忽然有些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人都死心塌地跟着他了。

    “快喝啊,不热了!”秦殊见她怔怔地看着自己却不张嘴,忍不住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