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执着(求月票)

    “辛迪,我……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原谅你?怎么可能!我不会原谅你的,你让我恶心,不要再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了,不然的话,以后你和铭馨越医药集团的合作也会中止,希望你好自为之!”

    听了这话,那中年人脸色再变,咬了咬牙,终于走了。

    “咱们也走吧!”秦殊见周围聚了那么多人,实在没法再吃饭,就拉着辛迪和水怜袖离开了。

    到了外面车里,秦殊忍不住笑起来,转头看着水怜袖:“水怜袖,多亏你这段录音呢,做得不错!”

    “老板,你……你过奖了!”水怜袖微微脸红,显得很不好意思,轻轻说,“我就是看到老板你好像很生气,但不知该怎么发火,所以故意给你找个发火的借口,其实并没做什么的!”

    “我要的就是这个借口呢!”

    “我也是,水怜袖,这次真是谢谢你了!”辛迪显得眉飞色舞的,两个女孩都坐在后排,她伸手抓住了水怜袖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一下,“如果不是你,真不知怎么摆脱这家伙呢!”

    水怜袖脸上越发红,同时有些不明白,眨了眨眼睛,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让辛迪这个臭丫头跟你说吧,我开车带你们去别的餐厅,安安静静地吃个晚餐!”秦殊启动汽车,就要离开。

    这个时候,手机忽然响起来,拿起来看看,是米娅打来的。

    早上的时候,他接到这个电话,还不知道这是米娅的号码,后来接了才知道,也是接了之后才知道米娅去他的公司haz集团找他了,说是去看看他,还给他带了礼物。

    当时他正在别墅里给水怜袖收拾房间,就告诉米娅,自己今天可能不去公司了。米娅就说反正她没什么事,就在那里等着吧。秦殊劝她回去,她没说什么,只柔和地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现在又接到米娅的电话,秦殊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这个米娅不会还等在自己的公司吧,这可都天黑了。

    忙把电话接起来。

    就听米娅轻轻问:“秦总,你……你怎么还没来公司啊?”

    秦殊听了,吃了一惊:“米娅,别告诉我你还在我的公司里!”

    “我说了在这里等着你的啊!”

    秦殊确定米娅真的还在自己的公司,真的很震惊:“米娅,你……你不至于这么执着吧?”

    “我说了给你带了礼物,没把礼物交给你,怎么能走呢?”米娅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柔弱,又带着坚定。

    “你可以以后送给我啊,没必要一直等在那里!”

    米娅笑了笑:“不行的,我这个礼物有些特殊,不能放得时间太久,不然会坏掉的!”

    秦殊这才想起来问:“你送给我的礼物到底是什么?”

    米娅犹豫一下,轻轻道:“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但现在看来惊喜是给不上了,就告诉你吧,这个礼物是我家乡一种风味独特的糕点。我知道秦总你肯定各种美味都吃过,但这种糕点肯定没吃过,因为只有我的家乡才有,所以今天凌晨两点我就起来做,清晨的时候正好做好,本来想热腾腾地拿给你吃,那样味道最好,没想到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味道肯定不那么好了,再等一会,可能就要变味了!”

    听了这番话,秦殊禁不住有些感动,米娅对自己这么有心,怎么可能不感动?更何况,他本来就是个重感情的人,忍不住道:“米娅,你费心了,咱们不过才见过一面,你不用这样的!”

    “秦总,你……你不说咱们是朋友吗?”米娅很柔弱地说,“这是我送给朋友的第一份礼物,当然要重视,我从小到大,朋友不多,真的有个朋友,就很珍惜的!”

    秦殊心里有些软软的:“米娅,你……你……,我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真抱歉,我今天没去公司!”

    “没关系的,秦总,你也别多想,我没有别的意思,不是来求你办什么事情,也不是要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只是做为朋友来拜访你而已,同时感谢你昨天送我去医院。我本来还想继续等下去,但我有些低血糖,又一天没吃东西了,现在头很晕,很怕晕倒在这里,所以打算回去了,明天再做了糕点送给你吃吧!”

    “你有低血糖?”秦殊听了,更是感动,忙问,“米娅,你现在还在我的办公室那里?”

    “是啊,不过我这就要离开了!”

    秦殊忙说:“米娅,你先别走,再等一会,我去找你!”

    “不用这么麻烦的,你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忙就是,不用为我费心,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找个借口出来,还不用听吉姆副总骂人!”

    “不,你等在那里!”她越是这样,秦殊心里越过意不去,忙说,“听我的,哪里都不要去,你送我礼物,我必须有回礼才行,就请你吃个饭吧!”

    “真的不用麻烦的,我不过是个小助理,您是这么大的集团公司的董事长,我怎么敢让您请我吃饭呢?”

    “你不说咱们是朋友吗?既然是朋友,就别说什么董事长,助理什么的了!等着,听到没有?”

    “那……好吧!”

    秦殊挂了电话,飞快把车开出去,往公司赶去。

    辛迪忍不住问:“臭坏蛋,谁给你打的电话啊?让你这么着急上火的!”

    “一个朋友!”秦殊叹了口气,“我好像又遇到了一个笨丫头呢!”

    “是个女人?”辛迪眼睛亮了亮。

    秦殊点头:“是啊,昨天打网球时候认识的一个朋友,今天做了糕点送到公司给我吃,结果我没去,就在公司里等了我一天!”

    “不至于吧?”

    “所以弄得我心里挺感动的!”

    辛迪撇嘴,忍不住道:“我说臭坏蛋,看不出你身上有什么魔力啊?怎么对女人的杀伤力这么大呢?”

    秦殊苦笑:“我也不知道,但这女孩很柔弱单纯,听菱儿说,以前总是受同学欺负,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她对朋友很珍惜吧!”

    “不是喜欢你?”

    秦殊无语:“难道我身上真的有魔力?”

    “有个屁的魔力啊!”辛迪鼓了鼓嘴巴。

    水怜袖在旁边忍不住一笑:“那你为什么会喜欢他呢?”

    “我……我有喜欢他吗?才没有呢!”辛迪微微脸红。

    秦殊没说什么,很快开车到了公司,然后下车就跑进楼里。

    来到自己的办公室外面,看到靠墙的座位上,米娅正坐在那里,楼道里的灯大多熄灭了,光线有些弱,她坐在这么弱的光线中,更显得柔弱,还有些孤独凄清。

    她上身穿着粉色的开衫毛衣,下身是到膝盖的白色短裙,脚上穿着休闲鞋,怀里正抱着个保鲜盒。

    秦殊跑到跟前的时候,已经有些气喘吁吁的,喊道:“米娅……”

    米娅抬起头,看到他,顿时高兴起来,眼中也闪动着光泽,忙站起身:“秦总,你来了?”

    “我真服了你了,你怎么……”秦殊喘息着,“你说你怎么能真的在这里等一天呢?”

    “我这么做,是不是……是不是让你多想了?”米娅脸上悄然飞起一抹红晕,忙说,“我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单纯想让你尝尝我做的糕点而已,如果真说有什么心思的话,也就是希望你能夸夸我的手艺,夸夸我手巧什么的!”

    秦殊看了看她怀里的保鲜盒,忙摇头:“不,我没怀疑,我怎么能怀疑你的好意呢?我只是想说,真的不值得,为了给我送个糕点,你一天都没吃饭,咱们的关系还不到那个程度!”

    “可你们这里不是有句话吗?为朋友两肋插刀,我远远都没做到呢,只是等了一会而已,真让我插自己两刀,我绝对不敢的,我怕疼!”

    看着她可爱的模样,秦殊忍不住笑起来:“那你不怕饿啊?”

    “饿点的话,还是可以坚持的!”

    “对了,你不是带着糕点吗?你饿了,不能吃点吗?”

    “那可不行!”米娅连连摇头,“这都是为你准备的,是给你的礼物,我如果吃了,就太没礼貌了!”

    秦殊看着她,忽然目光闪动:“米娅,能告诉我吗?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只是按照正常的情理来说,你不该对我这么上心的!”

    “你……你真的要知道?”

    “嗯,我好奇极了!”

    “那……那好吧!”米娅舔了舔干涩的嘴唇,轻轻说,“我的朋友很少,所以哪怕有一个,我都会很珍惜很珍惜。另外,我真是受够了我们副总的暴脾气,动不动就骂人,摔砸东西,秦总你同样是个大人物,甚至比我们那个副总的职位还高,是个董事长呢,却这么温柔,这么平易近人的,可以和我一起打球,还抱着我送我去医院,我觉得很温暖,很感动。”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啊!”

    “但能做到的人很少的!”米娅说完,看着秦殊,轻声问,“秦总,我这个解释还可以吗?”

    秦殊忙点头:“米娅,能有你这个朋友,真是我的幸运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