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意料之外(求月票)

    薇薇安还在发抖,好像真的吓坏了。

    艾伦从汽车后座底下抽出一根细长的绳子,看着薇薇安,冷声命令道:“现在,乖乖伸出手让我绑上!”

    薇薇安没有说话,只畏惧地轻轻摇头。

    “怎么,你还想反抗?”艾伦冷哼一声,“如果敢反抗的话,你只会死得更惨。但你如果乖乖配合,咱们亲热的时候我可能会温柔一点,这么多年,我只能对着你幻想,只能对着你的写真发泄,现在终于可以真正尝到你的滋味了,你的滋味肯定很美妙吧,你不知道我有多期待呢!”说着,就拿起绳子伸到薇薇安面前,要去绑薇薇安的手。

    这个时候,忽然一道凌厉的刀光闪过,艾伦拿着绳子的右边手腕迅速被一把锋利的匕首划过,顿时血流如注。跟着,那把匕首在艾伦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狠狠插进他左边的肩头,这样以来,艾伦的两只胳膊基本算是废了。

    这个变故实在太突然,艾伦完全没想到,他很清楚,薇薇安是个弱女子,最多也就可以打自己几巴掌而已,刚才拉她来的路上,被薇薇安不停捶打,完全没什么感觉,但怎么她现在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出手那么凌厉果断,又那么凶狠准确,完全就是个超级高手。

    他真的彻底懵了,吃惊地看过去,那把依然带血的匕首确实攥在薇薇安莹白如玉的手中,即便攥着的是把匕首,姿态都那么优美,好像不是在做什么凶狠的事情,而是在优雅地绣花。

    “薇薇安,你……”艾伦实在太过吃惊,都不知该说什么。

    这时,薇薇安慢慢抬起头来,不再显得那么害怕,身上也不发抖了,反倒露出白亮的贝齿,很迷人地笑着。

    “你……你不是薇薇安!”艾伦现在仔细看看薇薇安,禁不住失声喊道。

    这个女孩虽然也是肌肤白皙娇嫩,但这个笑容分明是个年轻女孩的笑容,绝不是薇薇安那种成熟气质的女人应该有的笑容。薇薇安的笑容绝对不是这样的。

    “你总算看出了,笨蛋!”那女孩终于开口说话,声音脆生生的,好像银铃响动,悦耳动听,抬手摘下大大的墨镜,露出一张俏丽充满青春气息的脸庞,竟然是曼秋嫣!

    她的脸庞做了修饰,又戴了假发,刻意打扮成薇薇安的样子,加上墨镜的遮挡,真的很容易被误以为是薇薇安,当然,艾伦也是着急了,着急之下,并没那么仔细分辨,就抓着她来到车上。

    “你……你是曼秋嫣!”艾伦对秦殊的女人做过充分的调查,自然认识曼秋嫣。

    “对,我是秦殊的小情人曼秋嫣!”曼秋嫣抬手把假发摘下来,笑眯眯地说,“老公这次肯定会赞赏我的,总算我的演技进步不少,你这么狡猾,竟然都没分辨出来,或许下部电影我可以像彩依姐姐那样拿个影后桂冠什么的!”

    “怎么……怎么可能是你?”艾伦依然满脸的不可思议,声音微颤,说道,“在haz集团门口的时候,我清楚看到薇薇安上车,当时她没戴墨镜,还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我看清了,绝对是薇薇安!”

    “对,那个时候上车的确实是薇薇安!”曼秋嫣说着,右手依然拿着匕首,左手则抬起解开衬衣的两粒扣子,然后把手从领口伸进去,一边还继续说,“但后来就不是了。老公早就想到,你总有办法接近薇薇安的,所以干脆给掉个包。你派了辆车跟着我们,后来那车走了,换了另外一辆车跟着,再后来,那辆车被稍微阻拦了一下,然后我们的车就进了一个隧道,我已经在隧道里等好了,飞快和薇薇安换了。薇薇安上另外一辆车走了,我则代替她坐在原来的车里。如果我估计地不错,这个时候薇薇安已经到了新闻发布会上,正在回答记者的问题呢!”

    说完,左手在衬衣里摸索半天,拿出一个硅胶胸罩来,这种胸罩能够撑起胸部,让她的胸部变大,变得和薇薇安一样大。

    她拿出来之后,就随手扔到旁边,然后总算可以自由呼吸了似的,好好喘了几口气,说道:“戴着这个东西真不舒服,虽然是穿在吊带外面,还是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真不知薇薇安那么大的胸是不是走路的时候都要多浪费力气!”

    她说得很悠然,艾伦却听得脸色铁青,手腕和肩头还在流着血。他知道曼秋嫣是个高手,很难对付,更何况他受伤了,但他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眼睛转了转,迅速思索着逃走的办法。

    曼秋嫣扫了他一眼,淡淡道:“不用再挣扎了,这次你肯定跑不掉的。我这么容易就被你带到这里来,你就该想到,我这是将计就计。我的身上有跟踪器,刚才我耽误了一段时间,其他人已经知道我的位置,应该要赶到了!”

    才说完,外面忽然响起汽车急速行驶的声音,两辆车忽然开过来,分别在这辆车两边迅速停下,紧贴着,这辆车就算要打开车门都打不开了。

    曼秋嫣咯咯一笑:“来得真是准时呢!艾伦,你现在除非能在车底钻个洞,否则根本不可能逃掉。”

    艾伦脸色变了变,现在真的是插翅难飞了,除非能制住眼前这个曼秋嫣,那样还有一线生机。

    曼秋嫣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嘴角一笑:“来吧,你把我老公气成那样,还伤了他,我如果不在你身上扎上十几刀,简直就不配做我老公的小情人了!”

    艾伦这个时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两只胳膊已经基本用不上力,不由一侧身,抬腿就向曼秋嫣脸上狠狠踢去。

    本来嬉笑自若的曼秋嫣也顿时严肃起来,脸色一沉,隐藏的怒气这个时候才暴露出来,抬肘挡住这一脚,跟着匕首就狠狠插到艾伦的小腿上。

    艾伦惨呼一声,还要抽回腿,曼秋嫣却又狠狠扎了一刀,跟着把匕首回转,一下又扎在艾伦肋间。

    “啊!”艾伦疼得大叫,骂道,“贱人,我要杀了你!”

    曼秋嫣停了下来,冷哼道:“混蛋,你知道你把我老公伤成那样我有多心疼吗?现在,我就让你尝尝那种程度的痛苦!”

    说完,挥动匕首,一下又一下不停往艾伦身上扎去。

    停在这辆车左边的车是露西开的,右边的车则是肖菱开的,当肖菱移开车,打开这辆车的车门时,看到艾伦已经浑身是血,曼秋嫣白皙的玉手则还紧紧攥着滴血的匕首,满脸怒色。

    “嫣儿,你动手够快的!”

    曼秋嫣把匕首拿开,抬头看着肖菱,说:“菱儿姐,你那份我也替你跟他算了!”

    肖菱又看了看艾伦,点点头:“你赶紧下来吧,你这个样子,估计男人看了会吓得不敢要你的!”

    曼秋嫣笑了一下,吐了吐舌头:“菱儿姐,我也实在是被气到了,老公被他伤得那么重,现在总算出气了!”

    “他没死吧?”肖菱问。

    曼秋嫣摇头:“没有,我没伤他的要害!”

    “嗯,很好,下来吧!”

    曼秋嫣答应一声,从那边车门下了车。

    艾伦这个时候费力地转头,看看肖菱,又看看那边的曼秋嫣,虽然脸庞扭曲,但竟然笑了起来,嘶声道:“真的……真的很遗憾呢,我看不到那一天了!”

    “你说什么?”肖菱冷冷地看着他。

    “我说……我说我看不到你们自相残杀的那一天了。”艾伦冷笑着,“肖菱,你……你该看到你这个姐妹有多狠了,你就没想过吗?她的匕首下一次可能就会扎在你身上!”

    “说什么屁话呢?”肖菱瞪起了眼睛。

    艾伦嘴里漾出一口血,依然冷笑着:“秦殊……秦殊那混蛋只有一个,却有这么多女人,不管你们现在的关系有多好,总归有一天会恶斗起来的,现在因为有强敌在外,你们才会团结对外,一旦秦殊以后势力更大,连敌人都没有了,就该到了你们内斗的时候了。我真想看到那一天呢,看到你们一个个地惨死。我是发现了,秦殊的这些女人一个个都不简单,真的发起狠来,都让人畏惧。今天你们是把这股凶狠用在我身上,以后就会互相用在曾经的姐妹身上!我现在想象那一天都……都觉得好兴奋!”

    “混蛋,你是在挑拨离间吗?”肖菱皱眉问。

    “不是,我说的是事实,人都是自私的,你看到秦殊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的时候,真的一点不舒服的感觉都没有吗?你有的,承认吧,现在看上去你们的关系是很亲热,但只要有一个先动手,就绝对会大乱,这么多厉害的女人互相算计,还有什么比这更精彩的吗?简直就是宫斗大戏啊!”

    “你给我闭嘴,信不信我割了你的舌头?”肖菱生气起来。

    艾伦嘴里又漾出一口血来,眼神冰冷:“肖菱,你如果没有这方面的担心,还怕我说吗?你怕我说,就是你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肖菱,你真的是个很美妙的人儿,高贵、美丽、优雅,又很聪明,我很看好你能最终胜出的,不过嘛,你现在就要开始招揽人了。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女人都归附到了秦浅雪那边,你再不赶紧的,可能就来不及了,任何事情都是下手为强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