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牵线搭桥(求月票)

    她此时哪有心情理会陌生电话,就把手机挂了,注意力重新回到电脑上。

    电脑已经打开,她准备找找自己想要的东西。想到那些东西,心里又咚咚地跳着。

    说她完全没看过那种东西也不算是,她曾经看过的,虽然只是看了一眼,那还是在另外一家酒店做服务员的时候,早上集合,经理点名,结果她的一个老乡没到,经理于是就让她去找。找到那人宿舍的时候,打开宿舍的门,就看到那人以及宿舍几个人正在对着电脑看视频,那个视频就是那种视频,场面有些不堪入目,她看到之后,吓得赶紧逃走了。

    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也依然羞涩着。

    就在这时,手机猛地又响起来,水怜袖再次被吓了一跳,拿起手机看看,还是那个号码,犹豫一下,就把手机接了起来。

    “水怜袖小姐,你好,今天早上的事没吓到你吧?”对面传来一个彬彬有礼的声音,正是那个吉姆的声音。

    水怜袖听出来了,有些惊讶,冷冷地问:“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

    “这很简单!”吉姆笑着说,“咱们相处了一夜,我不小心看到了你的手机,又觉得咱们以后肯定还需要联系,于是就留下了你的手机号码。当然,我做这件事没经过你的同意,还请你能原谅!”

    水怜袖对他没有任何好感,不由哼了一声:“你都做过了,现在才道歉,不觉得太晚了吗?”

    吉姆笑了一下:“水怜袖小姐,我想你是个大度的人,应该不会计较这个吧?”

    “好,不说这个了,说今天早上,你今天早上跑得够快的,我才回过神来,就发现你已经不见了,你还没告诉我呢,你先前说的和秦殊关系密切的到底是什么事!”

    “哦,水怜袖小姐,这你得听我解释一下,我当时被打,咖啡弄脏了衣服,所以去换衣服了。在公众场合应该注意自己的形象,所以我赶紧走了!”吉姆说完,跟着问,“水怜袖小姐,我的见面礼你送给秦殊了吗?”

    “没有!”水怜袖直接道。

    吉姆有些诧异,也有些失望:“水怜袖小姐,你怎么还没告诉秦殊?”

    “那是因为你还没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事!”

    吉姆听了,嗤然一笑:“水怜袖小姐,不得不承认,你还真有生意人的潜质,你这是要交换吗?”

    “对,你先告诉我!”水怜袖真的很好奇,而且是秦殊的事情,她也真的很关切。

    吉姆叹了口气:“水怜袖小姐,我为了你都被打了,弄得那么狼狈,你就没有一点感动?”

    “别说那些没用的,你跟他们是一路货色,谈的都是好处和利益,感情不过是你们换取利益的工具而已,所以别跟我谈感情,你们跟我谈感情,让我觉得恶心!”

    吉姆苦笑:“水怜袖小姐,你昨晚那么安静温柔,实在没想到现在说话这么冲,还真是挺意外的!”

    水怜袖冷冷道:“和你们这种人能温柔吗?温柔的话,只会被你们摆布和欺负!”

    “好吧,好吧,那我告诉你,我找秦殊是有个很大的投资项目要和他合作,但他似乎误会了我的好意,所以一直对我避而不见!”

    “你要说的和秦殊关系密切的事情就是有个很大的投资项目要和他合作?”

    “对,你不是生意人,不知道机会难得,稍纵即逝,这个投资项目能让他赚到几个亿的利润,你觉得是不是大事?”吉姆跟着道,“现在,你是不是该把我的见面礼交给秦殊了?”

    “你真的只是要和秦殊合作?”水怜袖很怕他有别的企图。

    “对,千真万确!”吉姆很肯定地说,“现在唯一需要的是有个人牵线搭桥,让秦殊愿意见我!你想想,如果我和他合作成功,他赚了几个亿的利润,不也会感激你吗?”

    水怜袖被说得心动起来,看吉姆确实是个生意人,又听颜轻轻的男朋友介绍说是什么施越达银行的副总,应该真是生意合作的事情,想到这,就说:“好,我会把你的见面礼送到,但秦殊领不领情,我就不敢保证了,我跟你说过的,我对他没那么重要!”

    吉姆听了,很是高兴:“只要你能送到就行,我会很感激的!”

    “那就这样吧!”

    水怜袖直接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想了想,终于打了秦殊的手机。

    秦殊很快接起来,“喂”了一声。

    听到秦殊的声音,水怜袖禁不住心跳陡然加速,似乎快了好几倍,忙说:“老板,早……早上好!”

    对面忽然沉默了,半晌才苦笑道:“水怜袖,你真是把我给弄懵了,我专门到窗口看了看太阳,现在好像已经过午,不是早上了!”

    水怜袖不觉脸红,刚才着急之下说错了,其实也是心虚,因为她正有针对秦殊的计划呢,忙道:“老板,对不起,我……我有些晕……”

    “嗯,我也发现了,怎么回事?哪个帅哥把你迷得这么晕?”

    “哪有啊!”水怜袖轻声道,“老板,我想跟你说个事情!”

    “什么事?说吧!”

    “是……是这样的!”水怜袖于是就把昨天和今天早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说完之后,忐忑地等着秦殊的反应。秦殊的反应可以看作是他对自己重视程度的标杆,如果秦殊反应平淡,那说明秦殊根本就不在乎自己,觉得无所谓,而如果秦殊很生气,则说明他很重视很在乎自己,越是生气,就越在乎自己呢。

    秦殊沉默了一下,声音陡然变得低沉起来,冷冷地问:“那家伙死了没有?”

    “没有,被……被抢救过来了!”

    “他在哪里?我去杀了这个混蛋,竟然把你送给一个老外,真他妈的该死!”秦殊说得咬牙切齿的。

    听秦殊这么生气,简直怒发冲冠似的,水怜袖觉得幸福极了,脸上禁不住荡漾起激动和喜悦的笑意。

    “水怜袖,说啊,他在哪家医院?”秦殊沉声问。

    水怜袖忙道:“老板,算了吧,他已经被伤成那样,也打电话给我道过歉,再说,他是我朋友颜轻轻的依靠,如果他死了,颜轻轻真不知会怎么样!”

    “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他了吗?”秦殊的语气很是恼火。

    “老板,就这样吧,反正我也没出什么事!”水怜袖甜甜地说,“老板,您……您这么生气,我很高兴的!”

    “你说什么?”秦殊有些古怪,“我生气,你反而高兴?”

    “不是,不是!”水怜袖忙转移话题,“老板,那个吉姆的见面礼,您觉得怎么样?”

    秦殊咬牙冷哼一声:“听你说的,那个吉姆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他总算没做出过分的事情,而且也帮你出了气,我就不再追究他了!”

    “那……那您会见他吗?”

    “看我的心情吧!总之,你帮他转达到了,没你的事了。我和吉姆的事,我会好好处理的!”

    “嗯,知道了!”水怜袖忙问,“老板,您……您吃午饭了吗?”

    “吃了,怎么了?”

    “没……没什么,就是问问!”

    秦殊关心道:“水怜袖,你现在怎么样?要不要我去看看你?没受到惊吓吧?”

    “没有,我很好,您不用来的!”水怜袖此时心里依然充满了激动和甜蜜,柔声说,“希望老板您天天都快乐高兴,吃得好,睡得香!”

    秦殊却没法体会她的甜蜜和激动的心情,对于她的话很奇怪:“水怜袖,你怎么突然蹦出这句话来?难道你要离开吗?竟然祝福的话都送来了,也不是什么节日啊!”

    “不是,我……我就是随便说说!”

    秦殊很纳闷:“水怜袖,怎么觉得你古古怪怪的?”

    “有吗?”水怜袖忙说,“没有啊,老板,那我挂了,不耽误您工作了!”

    “行,有什么事及时给我打电话!”

    “我会的!老板,再见!”

    水怜袖挂了电话之后,欢呼一声,一下仰躺在床上,把手机高兴地抛了起来,大声道,“老板是在乎我的,他很在乎我,真是太好了!”

    在床上滚了好几圈,高兴了好半晌,才总算想起正事来,忙从床上起来,来到电脑前,移动鼠标,寻找起她要看的东西来。

    这个电脑是她买同事的,就是昨天那个服务员小玲的,因为自己不是很需要电脑,主要就是用来看看电影听听歌什么的,买个旧电脑还省钱,于是就买了这个二手的。记得买的时候,小玲对她说电脑里有个文件夹,里面有很多“好”电影,让她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看,当时说的时候,满脸暧昧的样子,水怜袖就猜到肯定不是什么好电影,所以一直没有动过,而现在,带着满心的激动,终于打开磁盘,找到了那个文件夹。

    打开文件夹,里面果然有许多电影。

    水怜袖咬了咬嘴唇,纤长的指尖微微颤抖着,心跳声好像擂鼓似的,咚咚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