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补偿(求月票)

    吉姆脸上又露出快慰的神情,在他怀里的米娅脸上却露出了一抹嘲弄的笑意。

    ……

    秦殊终于从魏霜雅那里离开的时候,已经快到中午,坐电梯下楼,才到公司门口,正好看见水怜袖在那里,似乎在低头找着什么。

    因为今天在云紫茵办公室里的尴尬,秦殊想装作没看见水怜袖,直接离开,免得再陷入那种尴尬的氛围里。

    但正要悄悄离开,水怜袖却看到了他,与其说看到,不如说一直在等着他,找东西只是做做样子而已,忙喊:“老板……”

    这样一来,秦殊实在不能装作没看见了,只好笑了笑,走过去,问道:“水怜袖,你在找什么?”

    “哦,我的耳坠掉了一个!”水怜袖说。

    听了这话,秦殊忍不住看过去,就见水怜袖左边耳朵上戴着个海豚形状的珍珠耳坠,很漂亮,但右边耳朵上却空空的。

    “你在哪里掉的?”秦殊问。

    “应该就在这里吧,我记得出电梯的时候还有的,但去开车的时候就不见了!”水怜袖说,“应该就掉在这一路了!”

    “你的车在哪里?”

    水怜袖往远处指了指:“在那边!”

    秦殊道:“那咱们就顺着这一路再仔细找找!”

    “嗯,老板,你真好!”

    “这有什么好的?助人为快乐之本嘛!”秦殊笑着说。

    水怜袖道:“老板,您就是很好,是我遇到过的最好的老板。我以前在很多地方打过工,没有老板肯为一个员工寻找耳坠的!”

    秦殊一笑:“别忘了,你除了是我的员工,还是我的朋友,甚至可以说是我的恩人。如果没有你,可能我会失去紫茵,紫茵肚里的孩子也会保不住!”

    他一边说着,一边就低头寻找。

    水怜袖温柔地看着他,咬着嘴唇道:“那都是我应该做的!”

    “那这就更是我应该做的了!”秦殊依然很仔细很认真地找着。

    水怜袖的心思却完全不在这上面,她的一只手紧紧攥着,那个耳坠就在她手里,准备找个机会丢下,然后装作找到了,那就可以了,她要的是这个寻找的时间,可以和秦殊好好说说话。

    “老板,你今天还很忙吗?”水怜袖问。

    “哦,不是很忙,你问这个做什么?”

    水怜袖心道:如果您不忙,我就让您多找一会,多和您说会话,如果您忙的话,我就赶紧让您找到,让您去忙啊。心里这么想,嘴里却说:“没什么,就是怕耽误了您的时间!”

    “不用担心,我既然开始帮你找了,就一定要帮你找到,就这么一段距离,应该不难找到的!”秦殊步子很慢,眼睛只看着地上。

    水怜袖抿了抿嘴,也装作低头寻找,跟在秦殊身边,轻轻说:“老板,紫茵把咱们当作了情人关系,该怎么办啊?”

    秦殊最怕提的就是这个话题,听了这话,不由停了下来。

    水怜袖也忙停下来。

    “水怜袖,对于今天吻你的事,我真的很抱歉!但……但你当时怎么会同意呢?你不同意的话,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水怜袖脸色微红,小声道:“我……我可以说是因为喜欢您吗?如果您觉得我不配喜欢您,那原因就是我是您的员工,不能拒绝您!”

    秦殊转头看她,皱眉道:“水怜袖,你为什么总把自己的位置摆得那么低呢?我从来都没看轻过你!”

    “就是说,我可以喜欢您?”

    “当然,但我真的不适合你……”

    “就算这样,咱们不还是接吻了吗?还有,您以前在殊秦饭店的员工更衣室里还看到了我的身子!”

    “这……这都是意外!”

    “您……您为什么不把这些当做是缘分呢?”

    “缘分?”

    “是啊!”

    秦殊摇头:“这还是有区别的!”

    “可您真的吻了我……”

    秦殊忙道:“如果你需要补偿的话,我可以补偿的,比如说给你些钱!”

    听了这话,水怜袖忽然沉默下来。

    “怎么了?”秦殊忍不住问。

    水怜袖又沉默了一会,才轻轻道:“老板,您不觉得这是在侮辱我吗?我把自己的吻卖钱,那我成什么女人了?”

    秦殊倒真没往这方面想,听了这话,心头猛跳,自己这不经意的话确实有些不合适,忙道:“水怜袖,抱歉,我不是故意这么说的,也不是这个意思!”

    水怜袖咬了咬嘴唇:“如果您真的要补偿,可以用别的方式的!”

    “你说,什么方式?”秦殊心里还尴尬着,感觉自己真变得满身铜臭味了,动不动就提钱。

    水怜袖抬头飞快看了他一眼,又赶紧低下头去,问:“我真的可以说?”

    “当然可以说,我是个无赖,亲女孩亲习惯了,但你的吻对你来说肯定很重要吧,我愿意补偿的,只要你说出来!”

    秦殊不愿接受她的感情,却稀里糊涂地亲了她,真的想补偿一下,然后心里没有愧疚了,也就能放松下来。

    “什么都可以说?”水怜袖又问。

    “尽管说!”

    水怜袖犹豫一下,终于轻轻说:“老板,我希望您……您再吻我一次作为补偿!”

    “什么?”秦殊吃惊地转头看着她。

    水怜袖满脸通红,小声道:“是您让我说的……”

    “可我就是因为吻了你才想补偿,怎么能再吻你?”

    “这是不同的!”

    “有什么不同?”

    水怜袖纤手轻轻攥紧衣角,小声道:“我……我忽然发现和您接吻的感觉很好,很留恋,所以很想再和您吻一次,我有这种需求,您如果满足我,就算是补偿了!”

    秦殊发现,今天真的有些怪,事情到了水怜袖这里似乎都变得拧巴了,本来没有道理的事情变得有了道理,本来有道理的事情反倒没了道理,他真的有些懵:“但……但这样以来,我不就吻你两次了吗?”

    “嗯,虽然是两次,但两次的意义是不同的!”

    秦殊苦笑:“水怜袖,我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其实想想,第一次就是你主动的,既然是你主动的,说起来……说起来也就不用补偿了!”

    水怜袖脸红,小声道:“我……我承认,前面确实是我主动,但后面就不是了吧,您变得主动了,还亲得那么厉害,亲得我的嘴唇都有些肿了!”

    秦殊愣了愣,忍不住看了看她红红的嘴唇,似乎真的肿了似的。

    水怜袖见秦殊不说话,忙道:“老板,您……您有权无视这件事的,反正我只是个小服务员而已,您根本不用放在心上,不用在乎我的感受!”

    秦殊忙道:“水怜袖,我不是这个意思!”

    水怜袖没有说话,低头往前找去。

    秦殊忙跟上去,笑道:“水怜袖,你怎么了?”

    “没怎么!”水怜袖摇头,“老板,您就当我先前的话都没说过吧!”

    “可你已经说了啊!”秦殊叹了口气,“我只是亲了你一下而已,不会就要我负责到底吧?”

    水怜袖又沉默下来。

    秦殊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但真的不能对她许诺什么,只能陪着她一起找耳坠。

    一直找到水怜袖的车跟前,也没找到。

    “还是别找了!”水怜袖说。

    “不,还是再找一遍吧!”秦殊转身又找了回去。

    水怜袖看着他的背影,眼眸中带着些幽怨和温柔,就也跟着找过去。

    这么找了两圈,根本找不到。当然找不到,因为耳坠就在水怜袖手里。

    水怜袖看看差不多了,也不能太过分,就要把耳坠丢出来,让秦殊找到,但这个时候,秦殊忽然说:“水怜袖,这样吧,看来是找不到了,我给你再买一对耳坠吧!”

    “真的?”水怜袖顿时高兴起来,握在手里的耳坠干脆就不拿出来了。

    “当然,附近好像就有个卖珠宝首饰的地方,也不远,咱们就去那里。我确实也该送你个礼物了!”

    “好啊!”水怜袖拒绝秦殊用钱补偿,但送自己首饰的话,就相当高兴了。

    “走吧!”秦殊带着水怜袖,沿着路走了一会,来到一个商场,到了珠宝首饰的柜台前面。

    “随便挑吧!挑好了,我付钱!”秦殊说。

    “老板,您……您不陪我一起挑吗?”水怜袖轻轻问,目光如水,看着秦殊。

    “可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样的啊。”

    水怜袖忙说:“您觉得什么样的好看,我就喜欢什么样的!”

    早有个店员过来,彬彬有礼地笑问道:“先生,美女,想选个什么样的首饰?”

    “选对耳坠!”秦殊说,“有好的推荐吗?”

    “有的,有的,这边请!”那店员引着秦殊和水怜袖来到左侧的柜台,说道,“这些都是今年比较流行的款式,价格也适中,两位请好好看一下!”

    秦殊低头看了看,柜台里有各种款式的耳坠,都挺漂亮的,不由笑着对水怜袖道:“选选吧!”

    那店员笑道:“两位真是般配呢,先生还亲自来陪这位美女选首饰,你们的感情肯定很好吧,是为结婚买的首饰吗?如果是的话,那我建议……”

    秦殊知道她误会了,就要说话,水怜袖忙道:“你误会了!”

    说着,脸红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