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冷艳(求月票)

    发完之后,两个女孩都到沙发上坐下。水怜袖轻轻说:“紫茵,为了我的事,真是麻烦你了,竟然还哭了那么一场!”

    云紫茵摇头:“千万别这么说。我既然答应过你,就必须帮你,当初我流落街头,是你收留了我,帮了我,保住了我的孩子,没有你就没有现在的我,我怎么帮你都是应该的,就是怕秦殊以后知道我耍了他,会生我的气呢!”

    水怜袖忙说:“如果老板最终知道了,你就说都是我的主意,是我让你这么做的!”

    “那怎么行?我就算再卑鄙,也不会让朋友替我背黑锅的!”

    水怜袖抿了抿嘴,想了想,忙又说:“紫茵,其实只要有两个人可以为你说话,不管老板生多大的气,都会消弭无踪的!”

    “谁啊?”云紫茵不由眼前一亮。

    水怜袖说:“我也是听我们经理说的,她说老板的这些女人里,老板有些怕他的两个姐姐!”

    “哪两个姐姐?”

    “卓红苏和秦浅雪!她们两个都能管得了秦殊,秦殊也相当宠爱她们!”

    “真的?”云紫茵有些激动。

    水怜袖点头:“反正我们经理是这么说的。你如果能得到这两个女人的喜欢,就可以高枕无忧了,以后都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嗯,我好像也听堂姐说过,秦殊对秦浅雪是一见钟情,对卓红苏则是深深的迷恋,迷恋到不可自拔的程度!”

    “是啊,就是这样的!”

    云紫茵激动地说:“那我有空就去拜访一下。当时我在卓红苏的别墅住过一段时间,还受过浅雪姐姐的照顾呢,我就说是去感谢她们的,去拜访一下!”

    ……

    秦殊来到魏霜雅办公室外面的时候,魏霜雅的秘书看到了,连忙站起身来,恭声问:“秦总,您是来找魏总的吧?”

    秦殊点头:“她在吗?

    那秘书忙说:“她刚去会议室了!有个收购项目要谈,对方来了,正在会议室洽谈呢!要不您等等?”

    “不,带我去会议室吧!”

    “好的,请您跟我来!”那秘书满脸恭敬地领着秦殊来到一个会议室外面,抬手轻轻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冷冰冰的声音,问道:“谁啊?”

    那秘书忙打开门,小心道:“魏总,是我!”

    “我不是说我谈判的时候不许任何人打扰吗?”魏霜雅看起来心情很不好,语气很冷,似乎能让空气都结冰。

    那秘书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不过还是快步走进去,走到魏霜雅身边,低低地在她耳边说了一句。

    魏霜雅秀眉微皱:“真的?”

    那秘书忙点头。

    “行,让他进来吧!”

    那秘书答应一声,赶紧走了。

    魏霜雅看看对面来谈判的三个男人,依然面不改色,冷冷的,说道:“你们继续!”

    那三人相视一眼,坐在中间的一个低头对着电脑,又继续说起来。

    魏霜雅上身坐得端正,右腿则翘在左腿上,脸色冷冷的,面前摆着一杯咖啡,却根本没动,身上剪裁完美的工装套裙很合身,雪白的衬衣越发衬出她的气质清冷,加上她皮肤很白,整个人显得冷艳夺目,又寒肃如冰。

    她的秘书走到外面,对秦殊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低声道:“秦总,您请进吧!”

    秦殊笑了笑,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看到没人在意自己,也就没吭声,到魏霜雅不远处的座位坐了。

    魏霜雅看了他一眼,也没什么表示,依然冷冷地对着对面的三个人,听着他们的话。

    那三人轮流说着,说了有十多分钟,才终于停下。

    “说完了吗?”魏霜雅冷冷地问。

    “说完了!”中间那人道,“魏总,听了这么多,您应该能明白了吧,您的收购价实在太低,是我们根本没法接受的!”

    “是吗?”魏霜雅终于端起咖啡,淡淡地喝了一口,又把咖啡杯优雅地放下。

    对面三人的眼睛禁不住随着她纤长白皙的手移动,一直看到她红红的嘴唇,最后目光落在了她衬衣微微敞开露出的一抹白皙无暇的肌肤上,左边的那个“咕咚”咽了口唾沫。在安静的会议室里,这个声音几乎人人都听到了。他忙扭过头去,装作匆忙地在电脑键盘上敲击一番。

    魏霜雅把咖啡杯放下,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问:“我想知道,你们有诚意吗?”

    对面三人忙道:“我们当然有诚意,不然也不会说这么半天!”

    “不,恰恰是你们说的这些废话,证明你们根本没有诚意,纯粹是在浪费我的时间,而且浪费了我相当多的时间!”魏霜雅说完,冷冷道,“我再问一遍,你们到底有没有诚意?”

    那三人面面相觑,忙说:“魏总,您或许没听明白我们刚才说的,要不然我们重新……”

    “不必了!”魏霜雅摇头,“如果你们有重新说一遍的打算,那我就不能奉陪了,只能请你们出去!”

    “魏总,我们……”

    魏霜雅道:“你们耽误了我这么多时间,无形中降低了你们的筹码,你们刚才耽误了十五分钟的时间,我打算把收购价再降低1%,并且这是最后的价格!”

    对面三人听了,禁不住脸色大变:“魏总,您……您这是不是太狠了?”

    “这是你们的废话在减分,还要继续减分吗?”魏霜雅的目光冷如冰箭,让对面三人一阵阵地心底发凉,一时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魏霜雅冷哼一声,继续道:“这个收购价我本来已经做出了相当大的让步,但你们依然不知足,准备这么一大堆扔进垃圾堆里都多余的说辞在这里耽误我的时间,你们在考验我的耐性,知道吗?”

    “魏总……”对面三人干笑起来,“但您又给降低1%,实在幅度太大了!”

    “这总比没得谈好,至少我还愿意跟你们谈,但或许下一秒我会请你们离开,并且你们永远不会再有机会回到这个谈判桌上。现在,给我你们的回答,一分钟时间考虑。我的时间不多,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魏霜雅说得斩钉截铁,说完之后,又拿起咖啡杯,静静地喝起来。

    秦殊在那边坐着,一直没说话,但嘴巴却撇了撇,几天不见,魏霜雅真是气场惊人,完全撑起了韵箫集团总经理该有的气势。可她只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呢,能有这份气势,实在让人觉得震撼,真是很了不得。

    魏霜雅一直没再看秦殊,好像秦殊根本就不存在,这个会议室里似乎就没有被她放在眼里的人。

    “时间到!”魏霜雅抬手看看时间,淡淡地说了一句,随之放下咖啡杯,冷冷道,“你们可以走了!”

    “魏总……”对面三人还要说什么。

    魏霜雅却没再理会他们,只对旁边的一个帅气青年道:“替我送他们出去!”

    那青年点头,站起身来,走过去,张开手,笑着说:“三位,请吧!”

    那三人相视一眼,忽然道:“魏总,我们同意了,我们同意您的收购价了!”

    “确定?”魏霜雅的脸色依然没有任何变化,好像结冰的湖面。

    “确定!”那三人连连点头。

    “很好!”魏霜雅把自己面前一直没打开的文件夹拿起来,冷冷地丢了过去,“那就签字吧!”

    那三人似乎再没有任何反抗的念头了,打开文件夹,看了看里面的合同,讪讪地签了字。

    签完之后,中间那人站起来,伸出手,笑道:“魏总,希望咱们合作顺利!”

    魏霜雅没有起身,只把莹白无瑕的玉手伸过去,和他稍微握了握,说道:“我就不留你们了,这之后的具体操作,你们联系我的助理就是!”

    “好!魏总您真是厉害,我们到现在还心惊胆战的呢!”那人自嘲似的说。

    “我只是在做生意而已,不习惯扯那些没用的!”

    “那是,那是!”那人嘿嘿笑了一声,“魏总,不知……不知能不能中午请您吃个便饭?”

    “中午没空!”魏霜雅直接说。

    “那晚上呢?”

    “我需要把我的日程向你汇报吗?”魏霜雅扫了他一眼。

    “当然不需要,当然不需要,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告辞了!”

    那三人终于离开了。

    等他们走了,魏霜雅那个帅气的助理把文件夹放在魏霜雅面前,说道:“魏总,您要不要重新过目一下?”

    “不用,你看过就好了,这么简单的谈判都谈不下来,你以后要走的路还长着呢。要做我的助理,你需要有更强的能力才行!”

    那助理显得诚惶诚恐的:“魏总,我知道了,今天我真的是获益匪浅,以后还要向您多学习呢!”

    魏霜雅冷冷道:“我不是你的老师,这里也不是学校,你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来证明自己,如果不行的话,我希望你能主动把辞呈放在我的办公桌上!”

    “是,是,是,我努力,一定多加努力!”那助理连连点头。

    魏霜雅摆手:“行了,出去吧,这次收购你继续跟进,全权负责,不要让我失望!”

    “是,魏总,那我先走了!”那帅气助理转头看了秦殊一眼,走了出去。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