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左右开弓(求月票)

    “是……是我的!”乔尼点头。

    “这车很不错,美观大方……”

    乔尼心头乱颤,不知他为什么忽然称赞起自己的车来。

    那青年说完,回头拍拍乔尼的脸:“这车就像你,你这么英俊潇洒,肯定很招女人喜欢吧?告诉你,千万不要反抗我,不然的话,你就会真的像这辆漂亮的豪车一样……”

    说着,把手摆了摆,顿时,十几个人冲过去,挥舞着手中的铁棍什么,纷纷向那辆车砸过去,转眼间,一辆漂亮的豪车就已经满面全非,绝对是报废了。

    乔尼看得目瞪口呆。

    “你想变成这辆车现在的模样吗?”那青年冷笑着问他。

    乔尼不住摇头,颤声道:“我……我不会跑的,一定好好配合你,请你一定保证我的安全!”

    “很好,你配合就好!”那青年拍拍他的肩膀,冷声道,“把他们带走!”

    早有两个人过来,把一个黑色的面罩套在他头上,连同他的两个保镖一起带走,推上一辆车,扬长而去。

    停车场很快恢复平静,那青年左右看了看,也上了一辆车,拿出手机来,打了一个电话,笑道:“大哥,计划进行中,很顺利!”

    是秦殊接的电话,点点头:“知道了!”

    那个青年正是言小五,笑着问:“大哥,需要我好好折磨折磨他吗?”

    “随便你吧,但不要伤到他的性命,我还要从他嘴里弄清一些事情呢,你现在要做的就是让他害怕,只有他害怕了,再问他事情的时候,他才会很配合地说出来!”

    “知道了!”言小五笑着说,“大哥,我有分寸的!”

    他挂了电话,吹着口哨,开车离开了。

    乔尼一直被蒙着眼睛,一路颠簸,然后被扔进一个地板冰冷的房间里。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脸上的面罩才被摘下来,眼睛还没适应外面的光线,房门就“哐当”一声关上了。

    他四处看了看,这是个空旷并且很破的房间,墙皮大多都脱落了,斑驳一片。房里除了脏乱的垃圾,什么都没有。窗户上安了防盗网,肯定是出不去的,更何况,他们的手都被从背后绑着。

    “你们两个混蛋,我花钱雇你们有什么用?”乔尼大怒,抬脚往旁边那两个保镖身上踹去。

    那两个保镖满脸愧色,忙解释说:“他们实在人太多,我们……我们……”

    “少他妈的废话,我雇你们是来保护我的,你们保护不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那两个保镖更是尴尬,忙说:“乔尼先生,凭借我们的经验,一定能帮你逃出去的!”

    “少他妈的说那些没用的,我告诉你们,谁都不许轻举妄动,花点钱没关系,只要我能安全出去,比什么都强!”

    “您……您的意思是不逃走,就在这里等着?”

    “对,不然能指望你们两个废物做什么?”

    那两个保镖相视一眼,什么都不说了。

    这里很冷,自然没有暖气什么的,窗户的玻璃也破了,冷风呼呼的往身上直钻。乔尼是个很注重个人形象的人,所以从不会让自己穿得很臃肿,他出现在别人面前的形象总是挺拔帅气、魅力十足的。这样以来,穿的衣服实在不多。

    如果在平时倒没什么,他出入的都是高级场所,都有空调,车里也有空调,但现在却不同,这里别说空调,一点御寒的东西都没有,地板也是水泥的,真冷得全身发抖。

    最后实在没办法,只能对身边的两个保镖说:“你们赶紧过来,挤一挤比较暖和!”

    那两个保镖相视一眼,没有动。

    “过来啊,愣着做什么,不想从我这里领薪水了?”

    “乔尼先生,您平时不是不让我们碰你的吗?您有洁癖的啊!”

    “现在不同了,赶紧过来!”乔尼瞪着眼睛。

    “是!”那两个保镖只好过来,和乔尼挤在一起,这样总算暖和了些。

    折腾到半夜,乔尼总算睡着了。

    才刚睡着不久,迷迷糊糊的时候,房门忽然响了一下,被打开了。

    乔尼顿时惊醒,忙转头看过去,朦朦胧胧中,看到似乎是个女人走了进来。

    正看着,房里的灯陡然打开,果然是个女人,不过是个很丑的女人,头发稀疏散乱,龅牙细眼,皮肤暗淡,腰也水桶似的。

    “你是谁?”乔尼忍不住问。

    那女人没有说话,笑着走过来。这么一笑,满口的黄牙都暴露出来,乔尼觉得一阵反胃,忙左右撞了撞,想让他的保镖赶紧醒过来,却猛地发现,他身边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他自己。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乔尼忍不住挣扎着后退。

    那女人走到他跟前,忽然笑着问:“我漂亮吗?”

    听了这话,乔尼又一阵反胃,他总是出入名流会所,看到的都是打扮精致的淑女名媛,实在没见过这么衣着破烂、浑身脏兮兮的女人,而且还是在这个不知是什么地方的地方,想要奉承地说句:“你很漂亮!”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怎么,我不漂亮吗?”那女人脸色沉了沉。

    乔尼心头恐惧,连忙说:“漂……漂亮!”

    “你没骗我?”

    “没有!”

    “那你亲我一下!”那女人把嘴凑过来,随之而来的是一股臭烘烘的气息。

    大半夜的,有这么个又丑又脏的女人来索吻,乔尼真觉得这是噩梦一般,睁眼看着眼前呲出来的黄牙,闻着那随着呼吸冲来的口臭,他真是再也受不了了,一张嘴,“哇”地一声,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吐了那女人一身。

    那女人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意思?觉得我恶心?”

    乔尼咬牙道:“请你离开!”

    “操,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命令姑奶奶我!”那女人抬手就打了乔尼一巴掌。

    打完一巴掌,还不罢休,盛怒之下,左右开弓,一巴掌接着一巴掌地狠狠打过去,把乔尼打得两个脸颊都高高地肿了起来,呼痛不已。

    那女人却笑起来,看着他,冷哼一声:“你的脸肿起来之后不也是个丑家伙吗?竟然还嫌我丑?”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我很配合,为什么还打我?”

    “你管我是什么人呢!”那女人冷声道,“老娘很喜欢你,你长得实在太帅气,我深深地被你迷住了,所以就偷偷来看你,没想到你嫌老娘丑,现在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吻我!”

    乔尼听了这话,又一阵反胃,却没什么可以吐了,只一阵干呕。

    “混蛋,你竟然还恶心我,好啊,你恶心我,我就折磨你!”

    那女人似乎早有准备,从身后拿出一个包来,然后把包里的东西一件件拿出来,摆在乔尼面前。

    乔尼看着,脸色越发难看,面前摆着的是皮鞭、匕首、蜡烛等等,他似乎意识到这女人要做什么了,心头越来越害怕,忙说:“我会给你们钱的,我也全力配合你们,求你不要伤害我!”

    “怎么?你怕了?”

    “求你不要伤害我!”

    那女人哼了一声:“你给钱,那是大哥的事情,这是我的事情,老娘看你夜里寂寞,想来陪陪你,你竟然恶心我,太他妈的让我生气了!”

    说完,把蜡烛点起来,露出嘴里的黄牙问:“帅哥,玩过没有?”

    乔尼咽了口唾沫,忙说:“我给你钱,我给你钱,你别这么对我,可以吗?求你!”

    那女人却根本不吃这一套,哼了一声:“老娘才不稀罕什么钱呢,我如果稀罕钱的话,就不会穿成这样了,我要的就是爽,既然我看上了你,你就要让老娘爽,但你没让老娘爽,反倒让老娘我很不爽,既然你让我很不爽,我就只有让你更不爽了!”

    说着,按住乔尼的脑袋,把他的脸按在地上,蜡烛倾倒,一滴滴蜡烛油就不停滴落在乔尼红肿的脸上。

    乔尼吃痛,就要大叫,但才张嘴,一个东西就塞进他的嘴里,似乎是件很脏的内~裤。

    他又要吐了,但这次却连吐都吐不出来,只疼得不住伸腿,两只胳膊也绷得紧紧的。

    那女人玩了半天,觉得没什么趣味了,就又拿起匕首来,用刀尖一个一个地挑断乔尼衬衣的扣子。

    乔尼真不知她接下来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真是害怕极了,不住嗡嗡着。

    “你有话要说?”那女人问。

    乔尼不住点头。

    “好吧,我就听听你会说什么。”那女人拿出了塞在乔尼嘴里的内~裤。

    乔尼不由大口喘息,喘了半天,依然嘴里都是难闻的味道。

    “说啊,你要说什么?”那女人催促着。

    乔尼看着她,咬了咬牙,说:“请……请你给我个机会,我……我要吻你!”

    “哦?”那女人笑着看他,“你想通了?”

    “对,我……我想通了,你这么漂亮的女人来陪我,我应该很荣幸才对,你让我吻你吧!”

    乔尼养尊处优,从没受到过这种虐待,实在受不了了,而且接下来应该还有更可怕的,为了少受点罪,只能服软,说出这么违心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