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风中凌乱

    “我是真的不愿意!”舒露低头揉着衬衣上的蝴蝶结。

    “如果你真的不愿意,那就坚决点。就像我刚才说的,瞪着他,破口大骂,操,你算老几,我凭什么给你捶腿!你说一遍!”

    “我?”舒露有些吃惊,慌乱。

    “对,说!”

    “我……”舒露犹豫半天,“我还是说不出口!”

    “你呀,估计从小没有爸爸的保护,凡事都忍让,所以才这么怯生生,今天你必须学会这句话,不然的话,哪里都不许去!”

    “真……真的要说吗?”

    “真的,必须,肯定,一定,绝对,行了吗?”

    舒露又咬起嘴唇,咬出一道道白印,张嘴半天,还是说不出口。

    秦殊有些崩溃了,都是女人,而且都是漂亮女人,为什么差距这么大呢?肖菱那小魔女那么暴力,这个小萝莉又这么柔弱。

    “我说不出来!”舒露一脸的委屈。

    秦殊也是无奈了:“算了,说不出来就算了,那就教你个不用说的方法,直接照脸一巴掌!这个简单易学吧?”

    舒露却又摇摇头:“我为什么要打人家?”

    “如果他让你去捶腿,那就是存心轻薄你,你打他是轻的!”

    “其实没那么严重,如果是同事的话,忍忍就可以了!反正也没真的对我怎么样!”

    听了这话,秦殊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真如乱发般在风中凌乱了:“大姐,我真是服了你了!对了,你是人事部?看来我需要到你的部门,就近保护你!”

    舒露抿了抿嘴:“我是人事部,可你……你的学历进不去的!”

    “进不去?你等着吧,一周之内,你就会在人事部见到我的!”

    舒露绝对不相信这话,但也没有反驳,她不习惯反驳别人,特别是秦殊,怕他没有面子。

    “和你说了半天,终于饿了,你说请我吃饭的,对吧?”

    舒露点头:“是啊!只是……”她有些脸红,“只是不能去太贵的地方!”

    “我知道,你那点工资都给了家里!实在不行,到你的出租房里,给我整碗方便面总可以吧?”

    “你要去我那里?”舒露对这种事情似乎特别敏感。

    秦殊苦笑:“我要想强~奸你,根本不用去出租房,在这里就可以,而且以你的性格,就算把你强~奸两三遍,你也不敢声张出去!”

    舒露的脸唰地一下红了,忙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见她这般羞涩,秦殊有心再逗逗她:“怎么?不相信我有两三遍的能力?”

    “不,不是……”舒露连连摇手。

    “哈哈……”秦殊发觉,她这个性格有时还蛮可爱的。

    出了办公室,已经八点多,地下停车场的车已经不多,人却多了起来,不一会功夫,一辆辆跑车和改装车开进来,秦殊眼睛一亮,地下赛车?!这个停车场很大,下班之后,车就少了,显得很空旷,到了晚上,这里就成了漂移一族的赛车之处。

    秦殊有些兴奋,忙拉着舒露走过去。

    听着那轰鸣的引擎和沸腾的欢呼,秦殊有种回家般的享受,手脚都痒痒起来,一辆辆跑车缓缓从身边过去,性~感火辣的女人来回走动,重金属的音乐,这里是属于激情和速度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