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41章 老家伙们

    ,

    褚遂良接着说道,“请必须爱相信臣,也请相信我们,其实臣心中也清楚,相国顾青和赵国公长孙无忌之间在这么斗下去,朝堂一定还会掀起风浪,臣不是站在顾青这一边,也不是站在长孙无忌这一边。”

    “那你站在谁的一边。”李承乾看着褚遂良。

    “臣站在正确的一边。”褚遂良说话道,“您是陛下臣只是希望陛下可以在正确对错是非之间有个分明,朝堂上的事情还请陛下交给我们,朝堂上多少年轻朝臣想要建功立业,只要陛下拿出态度,会有多少人为陛下,为这天下鞠躬尽瘁!”

    李承乾心中一阵激荡,“褚遂良,你觉得顾青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顾青不是一个好的朝臣,朝堂之中很多人想往,短短十年顾青做出了多少人一辈子也做不出的成就,尤其是如今朝堂新晋的朝臣,他们对顾青更加的崇拜,很多人希望成为顾青的那样的人,这对朝中来说是一件好事,有些事情不怕有人做,就怕没人做。”

    “所有人都在崇拜顾青,如果顾青振臂一呼,朕要怎么办。”李承乾又说道,“朝堂会多少人站在顾青的这一边。”

    “陛下多虑了。”褚遂良接着说道,“谁也不会站在顾青的一边,如果顾青真的这么做了,那么顾青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顾青更不会这么做,长安多少的国公老将军,指点过顾青,且不说房老,更有程咬金,牛进达,孔颖达,这些国公即站在顾青的后方他们又是过去的指路人,对顾青来说这些前辈都是他的指路人,顾青即使再不堪,也不会去辜负他们。”

    “但是顾青如果还是相国,朕不放心。”李承乾又说道。

    “陛下,臣和陛下做一个约定如何?”褚遂良接着说道。

    “好,请讲。”李承乾点头。

    褚遂良鼓起勇气说道,“臣可以让顾青请去相国一职,但是陛下也要做一件事情,那就是让赵国公长孙无忌离开长安,进入村子里安享天年。”

    “赵国公……”

    “陛下,谁都需要一个退路。”褚遂良接着说道,“赵国公已经年迈了,他需要安享天年。”

    “这件事容朕想想。”李承乾说话道,“这段时间你就在家中好好休养。”

    “臣恭送陛下。”

    李承乾离开褚遂良的家中心中心绪万千,自己的脑子很乱,很多事情都开始变的复杂起来,不过既然褚遂良可以答应可以让顾青离开朝堂,不管这件事是不是真的可行,至少褚遂良不是站在顾青这一边,心中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下了。

    顾家

    顾青来到房玄龄家中,“老师,来看你了”

    “老夫忙着呢。”房玄龄烧着煤炉,“过来给老夫搭把手。”

    “好嘞。”顾青连忙上前帮着把煤炉点着一边说道,“老师,其实煤炉在燃烧的时候要留有足够的空间,要从下面开始燃烧在一点点放入材火足够燃烧之后放入煤块。”

    房玄龄伸着老腰说道,“今日你师母和一群老婆娘说是去感业寺祈福了,要不是你来怕是老夫今日吃不上饭了。”

    顾青看了一眼房玄龄买回来的食材说道,“今日我给老师做饭吧,反正学生也还没吃。”

    “那好,老夫倒也省事了。”房玄龄点头,“我去叫一下隔壁的魏征,魏老头也不知道中午吃啥。”

    房玄龄离开院子,顾青专心的做着饭,一碗咸菜炒肉,一盆炖土豆,一碗咸菜竹笋汤。

    来到魏征家里,房玄龄看了眼他家的菜,“就是你又是在吃醋芹,来!去老夫家里,今日顾青做菜。”

    “顾青做菜?”魏征来了精神,“那可要尝尝你学生的手艺,老夫去把孔颖达和岑文本也叫来。”

    房玄龄微微点头,“赶紧去吧,别到时候饭菜都凉了。”

    魏征和房玄龄笑呵呵离开家门往书院走去。

    当房玄龄带着魏征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孔颖达和岑文本,准备着碗筷,顾青看着他们落坐。

    “老夫倒也要尝尝你学生的手艺。”魏征笑呵呵说道,“一直都听说顾青的厨艺长安无双,今日倒是拖了你房老头的福,来尝一尝。”

    “都是一些家常菜。”顾青说道,“要是魏老想来,小子到时候在家中大摆宴席。”

    岑文本说话道,“李淳风那个老家伙哪儿去了?”

    “他还是在指导学子做题呢,八成是忙的脱不开身。”孔颖达说道,“我们几个自己吃,顾小子你也坐下吃吧。”

    “哎。”顾青坐在一群老家伙中间。

    “最近长孙无忌也真是越来越像话了。”魏征吃着炖土豆说道,“房老头,你也劝劝他,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

    提起长孙无忌,众人看向顾青。

    “看我干啥?”顾青一个劲吃着饭菜。

    “小子。”孔颖达对顾青说道,“该让的时候还是让让吧,你顾青输得起,长孙无忌输不起了。”

    “是啊,长孙无忌一大把年纪了,别看这老家伙城府深重,其实就是死要面子而已。”魏征说道,“顾青,你身为晚辈给长孙无忌一个退路。”

    “其实小子也没想怎么样。”顾青吃着饭菜说道,“只是这个老狐狸一天到晚打小子的主意,小子也想安定一些,想着和老师前辈们一起享受清闲日子。”

    “哈哈哈。”岑文本笑呵呵指着顾青说道,“你们几个老家伙看看这小子,年纪轻轻就想过消停日子,书院这么多事情要做,你也不管管,我们几个老家伙忙前忙后,你小子倒好。”

    “小子哪敢插手书院的事情,皇家会放过我吗?”

    顾青实话是说,几个老家伙都笑出声了,老一辈们都退出了朝堂,都是一起在朝中做事的,如今也没什么不能说的。

    “要老夫说,还是李承乾那小子做的不好。”魏征喝着酒水说道,“诸位不妨想想,如果李承乾这小子态度坚定会有这么多事情吗?还不是他自己要弄成这幅模样,也不知道李二郎是怎么想的,也不敲打敲打自己的儿子。”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大唐贞观一书生》,“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