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0874章 让人过去

    听到水壶砸地下的声音。

    三人同时看过去。

    辛悦还站在原地,死死盯着齐迹,不敢相信奖项就这样没了。

    颤颤巍巍道:“老…老板,刚才…”

    “闭嘴!”

    齐迹没等她说完,迅速开口,黑着脸:“赶紧把地收拾了,烧个水都烧不明白!”

    辛悦又蒙了,自己可是张扛鼎的情人,他这么对自己说话?把自己当丫鬟用?还训斥?

    “不用她,我来吧,年轻人做这种活没经验…”欧阳倩登时站起来,她从十几岁当练习生开始,就是老手,什么情况看一眼就明白。

    知道一定是她使的坏,如果不出意外,自己的奖都没了,是唐悠悠出现,才把奖拿回来,缓步走过去,埋怨道:“以后干活认真一点,怎么心不在焉的,弄一地,地摊都湿了…”

    辛悦听她得了便宜还卖乖,气的咬牙切齿,可当下不是争风吃醋的时候,还需要求老板,又道:“老…”

    “你先出去,我这里有客人!”

    又是没等说完,齐迹冷声开口。

    辛悦知道自己再说就会惹他反感,咬咬牙,恶狠狠的瞪了眼欧阳倩,扭头出去。

    齐迹显然不是傻子,他的做法也不是心血来潮,唐悠悠都一年多不露面,突然与欧阳倩出现,要是今晚奖项给了别人,不是打唐悠悠的脸?

    唐悠悠是谁?尚扬的老婆!

    至于对待辛悦的态度,则更了然。

    在娱乐圈看的久了,自然知道谁能嫁入豪门,以张扛鼎的生活状态,辛悦最多能维持半年,半年之后她是谁张扛鼎都未必记得,哪怕是现在,张扛鼎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人,亲自来与自己通话。

    粗鄙一点说。

    哪有为了女孩,得罪妈妈桑的?

    再退一步,即使张扛鼎真的打电话,有唐悠悠在,也不能给面子,一方面公司之所以有今天是尚扬的投资,另一方面,当下新闻多数都是互联网,互联网是那两位的,那两位是王家的,尚扬又有王家持股,孰轻孰重他拎得清。

    “她好像生气了?”

    唐悠悠不懂她们有

    什么明争暗斗,或者以她的眼光看,辛悦还只是一个晚辈,并没觉得有什么。

    “不用管!”齐迹懒得多提,随后又笑道:“悠悠,孩子准不准备过百天?如果要过,你可一定要通知我,要是不通知,我让…我让倩倩发社交媒体指责你!”

    “可能不过,尚扬说不想弄得太张扬…”

    齐迹点点头:“也对,前一段时间发生了那件事,弄得太张扬不好,毕竟尚会长现在的位置比较特殊,很多双眼睛看着…”

    “呵呵…”唐悠悠一笑。

    隔壁房间。

    辛悦进入之后把物品一通乱砸,很生气、很委屈,明明到嘴的鸭子又飞了,白高兴一场。

    而这一切,都是那个叫唐悠悠搞出来的!

    “死女人、贱女人、烂女人,不就是勾引富豪勾搭到手了么?装他妈什么逼啊,还息影,你个烂货不一定哪天就被人踹掉!”

    “还跟欧阳倩在一起,一对贱人,你们两个加一起就是二、逼!”

    她一通骂,一通发泄,可还是觉得不过瘾,想到自己奖项没了,不是一般心疼,做了多少年梦?她也清楚,如果有一天离开张扛鼎,以现在的实力而言,可能这辈子与奖项无缘!

    “不行,是我的,就是我的!”

    她说着,迅速拿出电话,在上面找到号码,拨过去。

    “扛鼎,我让人欺负了…都欺负我…”

    不得不承认,演员就是演员,刚刚接通,眼泪已经掉下来,声音也委屈至极。

    电话那边的张扛鼎眼里满是红血丝,眼眶乌黑,自从第二艘船沉了之后,他倒现在还没休息,不断给史家施压,很多关系都用上,可目前而言,自己家关系的力度,还不足以让史家低头。

    当下局面很尴尬。

    狠话说了。

    下一步就是全面战斗,凭心而论他不希望这样,当下很火热的一句话是:枪声一响没有赢家,更何况领域、地域都不同,主动开战,子弹还没打到对方身上,中途的损耗就很大…

    “谁!”

    本就烦躁,正愁没地方发火,有人送上门来,就发泄一下。

    “欧阳倩!”

    辛悦不敢说齐迹,也清楚张扛鼎即使吐一口唾沫都能淹死齐迹,也不会为了自己弄齐迹,也没说唐悠悠,毕竟唐悠悠后面有豪门:“她打我,打了我两巴掌,脸现在还肿呢,铺了很厚一层粉才盖住,扛鼎,我委屈…”

    粉下面的巴掌印,哪是欧阳倩打的,是齐迎雪打的,张冠李戴而已。

    “欧阳倩,敢打你?”

    张扛鼎极其暴躁,火气嗖的一下冲上头顶,觉得一瞬间好像全世界都在与自己为敌,怒道:“臭婊子,以为自己拍了两部戏成了名人无法无天了嘛?妈的,你在哪,我让人去找你!”

    不要说是欧阳倩。

    以他现在的状态,路边有人多看他一眼,他都想跟人打一架。

    辛悦显然没想到他能这么快答应,眼前一亮:“我在萱华园酒店,主办方指定酒店,在二十三层…”

    张扛鼎及早道:“等着,人马上就过去,你要打回来,狠狠的打知道么!”

    “恩”

    辛悦重重点头。

    挂断电话,再次心花怒放,这里是海城,是张家的地盘!

    大约十分钟后。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辛悦赶紧跑过去开门,门外是两名穿着西装的壮汉,看样子就训练有素,气质不凡。

    “辛小姐你好,张公子让我们过来!”

    “知道!”

    辛悦傲然回应一句,没让他们进门:“跟我来”

    说话间,直奔齐迹房间,脸不红气不喘,心也不虚,因为自己身后的两人可不是保镖,他们代表的是张扛鼎!

    “咚咚咚”

    她抬手敲门。

    房间里,刚刚收拾完水渍的欧阳倩主动站起,向门口走过来,把门打开,当看到辛悦,以及辛悦身后的两人,登时愣在原地,呆若木鸡。

    “哼…”

    辛悦冷哼一声,先不跟她计较,目的还是要奖,走进客厅,直白道:“老板,我老公让人来了…”

    “这…”齐迹也有点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