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1章 友谊赛

    “不错啊。”轻声低喃,看着冷怀之对面的人,沈九乐呵呵的点头,这种不用自己动手的滋味简直是太爽了,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在那人身上,沈九总觉得某些举动似曾相识。

    譬如嘴里含着一根马尾巴草,又或者是每一次袭击后眉毛轻佻。

    “像谁呢”她有些困惑的思考,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只是觉得熟悉。叹了口气,她颇有些觉得自己老了,竟然连事情都记不清楚了。

    “哎,这友谊赛是怎么打的”沈九出声询问,没办法啊,她这会儿不想再安安静静的待着了,太累了,倒不如多说会儿话,再者说,那擂台上的小子,或许是因为举手投足之间觉得熟悉,她很感兴趣。

    擂台上此刻颇为激烈,旁人看不明白,只觉得冷怀之有机会赢,可沈九却是非常的清楚,光是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就注定了,冷怀之不是那人的对手,至于现在为什么看起来,两个人差不多的实力,想必也是那小姑娘不想这么快就结束吧。

    越是这般,沈九就越是觉得熟悉。

    可偏偏那个人自己从未见过。

    “这位道友”被问话的弟子依旧没有扭头看她,而是认真的盯着擂台上,那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他亲朋好友在擂台上呢。

    “怎么了”沈九立马应声。

    那弟子看到冷怀之躲过一击后,这才继续说“现在可是在看擂台赛,能不能认真一点,大师兄亲自上场,这种机会难得”

    沈九挑眉,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擂台上,唇角勾勒出一抹笑容,像是不经意间的说“是吗但结果已经注定了,他赢不了。”

    这话一出,四周围所有的弟子都将目光放在她身上,一脸的愤怒。

    沈九“看我干什么我说的是实话。”

    “这位道友,明明大师兄和那人旗鼓相当,你为何这般说”

    “就是,你究竟还是不是书门的人”

    “大师兄修为那么高,你怎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这一个个的都义愤填膺的看着沈九,让沈九嘴角忍不住一抽,她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为什么还能牵扯出来这么一大堆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做错什么,沈九将目光放在这些人身上,双手环抱在胸前,颇为无奈的说“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修为差距甚大,冷怀之一直都是处于下风,难道你们都看不出来吗”

    她原本是想要好好地解释一番,不曾想这话一出,大伙儿更怒了。

    “这位道友,我见你是书门中人,怎么处处替别人说话”

    “大师兄分明占据上风,这位道友你不知道不要瞎说”

    “这位道友莫不是受到了清院的照顾这才处处替他们讲话”

    沈九“”

    突然觉得和他们解释不是一个正确的决定。

    这是她不知道瞎说吗分明就是他们在瞎说

    “行行行,你们说什么都有理,我不和你们争辩好了吧。”沈九败下阵来,这么一堆人,她可不想被扔出去。

    撇嘴,走到其他的地方继续看擂台赛,那些人倒也不继续和她争论,将目光放在擂台上,颇为认真,对此,沈九只能啧啧称奇,天真啊天真,太过天真

    果不其然,约莫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冷怀之便被对面的人打下擂台,虽然不至于狼狈,却不是很好看,沈九对于这样的结果没有任何的惊讶,倒是方才和她争论的那些人都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其中有个人喃喃自语“大师兄真的输了。”

    不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冷怀之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尽管被南言卿打下来,那一瞬间的愣怔过后便反应过来,这个是一开始就能够猜想到的结果,能坚持到现在,已经尽力了。

    朝擂台之上的南言卿抱拳,什么话也没说,冷怀之走到清雅等人的面前,耸肩道“输了。”

    神情并未有任何的不满,倒是颇为正常,林枫与这些人并未怎么解除,却也高看这人一眼,输得起,这才是一个修行者应该做到的啊。想当初他师父不也是常常输在别人的手下这才成功的吗

    想到这里,林枫在一旁轻飘飘的说“那姑娘就是个变态,能撑到现在,不错了。”

    “姑娘”清雅原本还想要安慰一下冷怀之的,听到林枫的话,瞬间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目光在林枫和南言卿身上流转。

    “怎么你还以为她是个男的”不等大家说什么,他又自言自语的说“看样子这次她很成功啊,骗过了这么多人,真以为模仿我师父能够得到师叔的喜欢吗哼,天真”

    众人

    为什么感觉知道了很多事情一般

    藏元宁输在南言卿的手下,嘴角微微抽搐,看着林枫询问“林枫师兄,你认识南言卿”

    “认识。”点头,林枫撇嘴,似乎并不想提起这个事情。

    原本知道南言卿是个女孩子就已经够惊讶了,现在听到林枫说的话,就更惊讶了,大家将目光放在这两个人身上,不管怎么看,也看不出来他们认识啊。

    “林师兄,你们是怎么认识的”说话的是欧阳瑾,她对于这件事是非常的好奇,两个看起来八辈子打不到一处去的人,竟然认识。

    “谁知道呢。”撇嘴,林枫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自家这师叔,怕是要守不住了,为啥他会觉得自家白菜被猪拱了

    “没人了吗”擂台之上,南言卿眼中染着笑意,看着林枫,至少在外人看来,那眼神很是正常,可只有林枫自己清楚,这人完全就是在讥讽他

    从认识到现在,这种日子已经很长了,两个人只要一见面,必定就是在比较。

    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孽缘,其实林枫大概能够知道为什么对方会这般喜欢和自己比,不就是因为他是沈九的徒弟嘛,南言卿一直在模仿沈九,就是希望得到林枫的一句赞美,谁知只得到了对方的嘲讽。

    这时间一长了,自然就心生怨气。林枫这人,向来就是对自家的师父百分之百的崇拜,即便从未见过,那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比得过的,南言卿一个小姑娘,和师父完全就没有可比性。

    一来二去的,两人就像是死对头般。

    现在南言卿那模样,分明就是说她很厉害。

    撇嘴,林枫活动了一下筋骨,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沈钰,这四周的人到现在都没有注意到,还真的是傻啊,愚蠢啊。

    “我来。”这般说着,他慢慢悠悠的往那擂台之上走去,人群当中的沈九嘴角一抽,自己这便宜徒弟竟然上去了,啧啧啧,可以啊。

    说起来,这便宜徒弟其实也不简单,大家经常都将目光放在他的药修上,可林枫的灵修也是非常厉害的,在沈九这里,想要得到一句赞美,可是极其不容易的,她平日里虽然看起来颇为不靠谱,有些事情还是非常有原则的。

    想到这里,沈九有些洋洋自得,这世上有自己这么好的师父吗

    很显然是不会再有了。

    盯着这两个人,倒是一扫之前的心不在焉,认真起来,自己的徒弟上场,她这个师父,好歹也帮个忙,免得日后他知道了,要哭死。

    “反应慢了。”

    “左拐的速度不对。”

    “往右。”

    “别躲啊。”

    “”

    在嘀嘀咕咕一小会儿后,沈九忍不住长叹一口气,这徒弟,果然是便宜徒弟啊

    两个人的修为差不上下,这样都打不过,还好意思说是她的徒弟想当年,她可是能够越阶杀人的

    “太菜了。”

    最终,沈九只能无奈的说了这么一句话,压根没注意身旁的弟子已经用异样的眼光看她了。

    “输了。”看到后面,沈九颇为嫌弃的说出这两个字,几乎是咬牙切齿。

    擂台之上,林枫也没有想到自己会输在南言卿的手中,一脸的不可置信,甚至连对方最后一击是怎么做的都不知道。

    “你怎么做到的”他看着南言卿,一脸的复杂,反观南言卿,对于这样的结果是非常的淡定,得意的看着林枫,南言卿咧嘴一笑,说“怎么样,我现在有没有一点点像你的师父”

    在场所有人都一脸的惊讶,目光在林枫和南言卿之间打量。

    这句话,颇为奇怪啊

    师父

    这两人认识

    就连沈九,都忍不住睁大双眼,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回想起来刚才看到的南言卿,再联想到她这会儿说的话,大概是猜出来了,就说觉得熟悉,那根本就是曾经的她啊。若是时间再倒回到以前,这小姑娘穿上她曾经的衣服,气质至少有八分像。

    看不出来啊,竟然还有小姑娘模仿自己啊,可是看便宜徒弟的样子,似乎并不看好啊。

    啧啧啧,这倒是有意思啊。

    正如沈九所想的那般,下一秒就听便宜徒弟说“就你这样,还想和我师父比,做梦。”

    尽管知道这便宜徒弟是为自己说话,可沈九还是不得不说一句,当着人小姑娘的面这样说,着实是有点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