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0章 南言卿

    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感受到自己体内的灵气游走,好久没有这般神清气爽了,她乐呵呵的打开大门。

    呼呼呼

    空无一人的院子,嘴角微微有些抽搐。

    尴尬的摸了一下鼻子,沈九嘟囔着“居然一个人都没有,都不庆祝一下我醒了吗”

    这未免也太不给面子了吧。

    在原地站了一小会儿,依旧没有感受到任何的变化,沈九耸了耸肩,小声嘀咕“得,你们不来,我自己去逛。”

    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能够四处蹦跶的,自然是要到处去看看,上辈子加上这辈子,都没这么长时间躺过,着实是太累了啊。

    收敛自己全身上下的气息,她想了一下,朝这三门之中最大的空地去,好像今天那里有个什么事情吧,一大早就不安静。一路上没有人,她倒是乐得清静。

    擂台之下,南言卿看着又一个人被打下来,忍不住皱眉,询问身边的人“对面那人什么本事,竟然一个人就能够打败我们这边三个人。”

    南言卿身边的人忍不住嘴角一抽,道“老大,这难道不是你的战略吗”

    “战略”

    “对啊,对面的人是一个二阶灵皇,还擅长阵法,咱们这边最高也才出去了一个三阶灵皇,阵法不精通,自然是要输的。”

    “”

    “这”南言卿扭头的瞬间,余光扫到一个身影,浑身一僵,说的话都戛然而止,将目光放在不远处的人影身上,许久未见,他还是原来的模样,儒雅温润,四周所有的景色在他的面前,似乎都黯然失色。

    比起之前,他好像消瘦了些。

    微微皱眉,南言卿只觉得眼眶有些发红,似乎是委屈,又好像是在无声的询问他,为什么现在才来。

    可分明,他从未许诺过什么。

    察觉到小姑娘的目光,沈钰看过去,视线相遇,看到对方发红的眼眶,沈钰先是一愣,随即想着,也许小姑娘在这里受委屈了。不管怎样,她也只是一个小姑娘。

    这般想着,沈钰朝她点了点头,柔和一笑。

    原本还委屈的南言卿,在看到沈钰笑容的瞬间,愣在了原地,天地之间,好像只能够看到那个笑容。不自觉的,她也扬起一抹笑容,弧度越来越大,眼中的笑意也越来越多,这笑容之中,不掺杂任何的其他东西,干净、纯粹。

    “沈讲师认识他”跟着前来的其他讲师见状,有些诧异沈钰的变化,尽管始终是笑着的,可明显能够察觉到,他看着那位清院的弟子时,脸上的笑容都变得柔和了许多,那是和平时完全不同的感觉。

    收回目光,沈钰点头,道“是个熟悉的小姑娘。”

    “小姑娘”说话的是书门的长老,他震惊的说“沈讲师是说,那南言卿是个姑娘”

    嗯了一声,沈钰并未有过多的解释。

    下一秒,就听书门的长老嘀嘀咕咕的说“还真是巧了,清院新生最优秀的是个小姑娘,书门也是”

    这句话让沈钰将目光放在他身上,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一旁玄武学院的讲师就好奇的询问“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书门今年也有一位天赋过人的小姑娘”

    长老点头,神情有些尴尬的看着沈钰,“说起来,这位姑娘的名字还有些独特,与沈讲师同样的姓,就连名字,也与沈讲师颇有渊源。”

    这话一出,那些个讲师们更加好奇了,那位玄武学院的莫讲师笑着问“和沈讲师有渊源什么名字”

    就连沈钰,也将目光放在长老身上,一个名字,在他的心口呼之欲出,面上却一如既往的带着柔和的笑容。

    “她叫沈九。”

    放在椅子上的手,有一瞬间捏紧,心底想要听到的那个名字从长老的口中说出来,他唇角的笑意更深,在大伙儿看过来的时候,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般,只听他说“她有一个好名字。”

    这话是真心实意的,在场的人也听出来沈钰口中的情绪,对于沈九,他们都是知道的,极少有人会在他面前提及,就怕触及伤口,可现在听沈钰口中的自豪,那是由衷的,为沈九感到自豪。

    “江山辈有人才出,这位沈姑娘定然也是非常厉害的。”

    “是啊是啊,想必是非常的厉害。”

    他们都夸赞沈九,沈钰眼中的笑意不减,将目光放在擂台之上,只有他自己清楚,他自豪的,并不是有人用沈九这个名字,而是他的嫡亲妹妹,永远都是那般的强大,即便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不惧世人眼光,用着自己的名字,独自行走在这里。

    擂台之下,南言卿收回目光,活动了一下筋骨,朝身边的人乐呵呵的一笑,说“下一个我来。”

    “老大,你不是说你来压轴吗对面的冷怀之都还没上场呢”

    “怕什么,我上去了他不就得上来了。”毫不在意的挥挥手,南言卿现在才不会浪费时间呢,她之所以说压轴,只不过是想让沈钰看到,既然现在对方就已经来了,那就不用浪费时间了,直接她上去就好了,省的到时候沈钰走了,她可就亏大了。

    这样想着,她巴不得上面的比试抓紧结束。

    上面的人倒也是颇为给力,很快便败下阵来。

    藏元宁看着那人走下去,忍不住皱眉,现在这样的状况不对啊,不应该是这样的,清院之中能人辈出,可一直到现在,每一个上场的人都无法和能人相比啊,难道这是他们的什么计谋吗

    还未等他深思,就看到一个人慢悠悠的走上擂台。

    “师兄,他是谁”清雅有些好奇的询问,从开始到现在她就一直注意着,明明年纪不大,却是站在人群的最前面,且自己完全看不透对方的修为,看那些清院的人,似乎对他很是尊重。

    皱眉,冷怀之的神情变得有些凝重,听到清雅的声音,沉声道“南言卿,清院新生中第一人。”

    对于他,很早就已经了解了,完全看不出来这样一个清秀的小子竟然会那般厉害。

    “第一人”清雅挑眉,倒是有些诧异的盯着南言卿“很厉害吗”

    这下,没有等冷怀之回答,林枫倒是悠闲的回答了,说完这话,还伸手拍了一下冷怀之的肩膀,撇嘴道“别看了,你也一样打不过。”

    对于南言卿,大家都常常听闻,却始终没有人能够确定他的修为究竟是多少,林枫这般笃定,不过是因为在十方神域见到过这个人,况且

    师叔都来了,这比试更是没有任何的悬念。

    南言卿和林枫也算是好友了,在水渊域的那些个时日,他甚是无聊,跟着四师叔修行,倒是认识南言卿后,觉得生活也没有那么无聊了。

    想不到啊,清院中的南言卿真的就是他所想的那个南言卿,还以为只是重名呢,毕竟沈九也有重名。

    要是南中天域主知道南言卿跑到这里来玩了,只怕是腿都要给她打断,想到这里,林枫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戏谑,还真是想看到那一幕啊。

    “你们谁上来啊”

    思考的期间,藏元宁已经走下擂台了,一招定输赢,藏元宁失魂落魄的盯着前方,他刚才都没有看到人,就下场了。这究竟是什么变态啊抬头,藏元宁甚是委屈,撇嘴,摊手说“我尽力了。”

    他也没有想到对面会这么厉害,自己可是有阵法加持啊。

    没想到啊,遇上个太厉害的,连阵法都用不出来就输了。

    “输很正常,这是没有什么悬念的。”林枫挑眉,一本正经的安慰着,脸上带着笑容。

    藏元宁

    为什么会觉得林枫师兄这安慰颇为不给力啊。

    “我来。”冷怀之上前,将目光放在南言卿身上,一脸的凝重。

    这模样若是平日里,南言卿必然是不会有什么反应的,可现在情况不一样啊,沈钰在这里啊,那双眼睛一直盯着擂台上看呢这小子一上来就这么凝重是什么意思

    跟着人群声音来到这里,沈九忍不住惊叹,啧啧称奇“人还真多啊。”

    她到现在都还没有弄清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知道这里的人非常之多,但具体是干什么还不清楚。

    “哎,现在这是在干什么”她站在这人群最外围,一个人也不认识,没办法,只能随便拍了一下身旁人的肩膀,出声询问。

    这弟子正一眼不眨的盯着擂台上的变化,听到沈九的问话头也没回,只当做是一个闭关修炼的人出来啥都不知道,随口回答“书门和清院的友谊赛,四大书院要招生了。”

    点头,沈九目光放在擂台上,这会儿竟然是冷怀之上去,啧啧啧,冷怀之对面呢,是个陌生的脸庞啊,倒是挺厉害的,九阶灵皇,这年纪这修为,不错啊。

    “冷怀之对面是谁啊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不认识,清院来的人。”

    这站在外围的人啊,果然是什么都不清楚,沈九嘴角一抽,觉得也问不出什么了,便安静的看着擂台上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