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所有人都愣了

    王云这么一说,唐瑞也就明白这一切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一个热衷于炒股的女人,把钱都押在了股市,想要等着发大财呢!

    “是这样,也难怪陈月茹要拖欠我们民工的工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也不和她计较了,谁叫你是她表姐呢!那你就先把钱替她还了吧!”唐瑞想到王云和陈月茹的关系,也感觉,自己现在借王云一些钱还账,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臭小子,你这是找不到陈月茹,就把账赖到我身上了。”王云听了唐瑞的话,就笑骂了一句。

    “王姨,你别这么说,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把钱还给你的。这是你的钱,不是你表妹的钱,我不会把你们混为一谈的。”唐瑞说着,就走出了房间。

    “快去快回,我还有事要开车呢!”王云看着唐瑞的背影,又啰嗦了一句。“我知道了。”唐瑞说着,已经跑下了楼。

    开着宝马,带着十万现金,唐瑞之前的郁闷感是瞬间就烟消云散了。只要先把这些钱分给村民们。让他们相信自己和老爸真的是为他们好,不是骗他们。那就足够了。至于什么时候,把陈月茹的钱再要回来,对于唐瑞来说,已经不是要紧的事情了。

    宝马车很快就开到了唐家村。停在自己家门口,也是引来了不少村民的围观。

    “哟!这不是唐瑞回来了,还开着车,是你自己买的。”

    之前,有一个和唐大昌一起在陈月茹家酒店干活的村民,就住在唐瑞家的隔壁。唐瑞刚回来,他也刚好从家里出来,这就看到了。

    “不,我那有这么多钱,这是借别人的。”唐瑞看着这个村民笑了一下,然后就进了自己的家。

    再说,这个村民一看唐瑞开着宝马回来了。就马上把这事告诉了,其他和唐大昌一起出去干活的村民。他们就想,这个唐瑞自己开着豪车。不管是不是借的,可也算是在京城混的有头有脸了,怎么还要坑这些村民,不愿意把工钱给人家。

    这些干活的村民们,因为这事,就又开始议论了起来。纷纷指责唐瑞父子俩,这是唱的那一出。完全就是骗他们的辛苦钱。自己开着豪车,到处溜达,可就是不把人家的辛苦钱给人家。

    唐瑞这一回来,算是把大家对他们爷俩的怨气积压到了极致。

    这几个干活的村民们之中,就有一个年轻力壮,脾气暴躁的家伙。他叫唐龙。现在他听说唐瑞回来了,还开着宝马。可就是不提他们工钱的事情,他可就发火了。

    “哎,唐瑞这小子开着宝马回来了,也不说给我们钱。我们难道还要继续等下去吗!我看,我们现在就到唐大昌家去,就当面要钱,唐瑞要是不给我们,我们就把他的车给扣了。”

    唐龙这一吆喝。其他的村民们也同意了。毕竟,他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利益集团。为了自己的利益,当然要心往一处想了。

    “好,我们去唐瑞家要钱去。”这些村民们一商量,可就一起浩浩荡荡地向唐瑞家走去。

    再说,唐大昌看儿子总算是把钱送回来了,他也就放心了。不过,想到这事办的有些不顺利,他还是骂了唐瑞几句。唐瑞也只能忍着,没有辩解什么。

    “老爸,这样,我先回去了。这车是我借人家房东阿姨的,人家还有事,要我快去快回。”唐瑞也不想在家听老爸数落,这就想要赶紧回去了。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算你小子走运。要是今天不把钱拿回来,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唐大昌看着儿子,就又笑骂了一句。

    唐瑞没有再说什么。一转身就走出屋子。可他刚走出大门。就看到唐龙带着一帮子干活的村民来到了唐瑞面前。他们成扇形挡住了唐瑞的去路。

    一看这阵势,唐瑞一愣:“龙哥,你们这是干吗!”

    “你说干吗,我们是来要钱的。”唐龙瞪着唐瑞,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啊,还是那些工钱。我刚刚拿回来了,给我老爸了,你们向他要就是了。”唐瑞不想跟这些人啰嗦什么,就想要赶紧开车回去了。

    “哼,谁相信你。我要你亲自把钱给我们。你小子自己开着宝马车享受,就不想我们赚这些钱容易吗!这活都干完了半个月了,可就是不给我们工钱。”唐龙瞪着唐瑞,说话也是很不客气。

    唐瑞一听,就笑了一下说道:“好好好,我也不差这一会时间,我亲自把钱分给你们。”

    说完,唐瑞只好又回到了屋里。唐大昌看儿子又回来了,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唐龙已经带着人一起涌了起来。一看这情况,唐大昌似乎也明白什么了。

    “唐龙,我儿子已经把钱拿回来了,我正准备给你们送去,可你们这就来了,那也好,我也不用跑腿了,我把钱给你们。”

    唐大昌说着,就把刚刚唐瑞给的钱从桌子上面拿了过来。

    唐瑞接过这些钱,一一分开了这些人。一看到钱,这些人就马上改变了态度。唐龙也客气起来了:“哦,果然是送钱回来了,唐瑞你还不错,总算没有坑我们呀!”

    “龙哥,这些钱其实不是陈老板给我的,是我向别人借的。那个陈老板最近炒股被套住了,她的钱全部投入到了股市之中。一时半会怕是难以解套。要等她给我们钱,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可我和老爸不能因为这事,让大家误会。所以说,我向一个朋友借了这些钱,来给大家发工资。”

    唐瑞这话一说,现场所有人立马全愣住了。就连唐大昌也一样。刚才唐瑞回来时,只是把钱给了老爸,也没有多说什么。唐大昌还只是想这些钱就是陈月茹的钱。现在唐瑞这么一解释,他才知道,这些钱是儿子向别人借的。

    一听这话,刚才还气势汹汹的这些村民们,一个个都低下了头,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毕竟,人家唐瑞并没有骗他们。人家也是有苦衷的。

    唐瑞看大家都不说话,就又接着说道:“我现在是一个风水师,以后,可能会有很多老板要找我看风水,也有可能会牵扯到装修房子的事情,所以说,我以后可能会接到不少须要装修房子的活。那位兄弟要是还相信我的话,可以继续跟着我干。要是不相信的话,那就算了,你们就自己找活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