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神奇的罗盘

    七月份是一年当最热的季节,特别是在大城市,由于高楼大厦阻挡了空气流通,人在大街行走,感觉象是在火上炙烤一样。大部分人都在树荫下乘凉,很少有人在街上走动。

    一个衣衫不整,面容憔悴的小伙子,在一片树荫下抽着香烟。他中等个子,面貌普通,身材消瘦。一头乱发,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理了。

    小伙子似乎是有什么心事,他一边抽烟一边东张西望。

    这时从旁边的小巷子里走出了三个年轻人,穿戴都很前卫,头发还都染成各种颜色。

    为首的是一个长相壮实高大的年轻人,他眼睛很大,皮肤很黑,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另外两个身材不高,一胖一瘦,长相普通,没有什么特点。

    这三个人来到了刚才抽烟的小伙子面前,那黑大个,突然一把揪住小伙子的衣领骂道:“唐瑞,你他妈什么时候还我们的钱。”

    唐瑞看着眼前的黑大个,赶紧掏出一根烟递过去:“黑哥!你再宽限我几天,我这不正在想办法吗!”

    “想你娘个蛋,你在这里抽烟纳凉,象是想办法还钱吗!”黑大个说着又推了唐瑞一下。

    “黑哥!不就六万多吗!算什么,我有个亲戚可有钱了,是个大老板,每年收入几千万,我向他借一些就是了。只是他现在不在家,我在等他回来。”

    唐瑞似乎并不怎么怕这个黑大个,还在他面前吹牛呢!

    “唐老鸭,我知道你是一个爱吹牛的人。你别给我耍花招,哥几个,这几天手头也有点紧,你赶紧把欠我们的钱还了,要不然老子砍你一条腿。”

    黑大个一边说,一边拍了拍唐瑞的肩膀。

    “放心吧!黑哥,我保证三天之内一定还你。”唐瑞把烟蒂仍在路上,用脚踩了一下。

    “好,三天之后,我在这等你,你要是不来我就找到你家里去,让你们一家不得安生。”

    黑大个甩下这一句狠毒的话,然后带着两个小弟扬长而去。

    看着黑大个的背影,唐瑞长出了一口气,然后掏出烟盒想要再抽一根,结果里面没有了,只剩下一个空烟盒了。

    “妈的,六万,我上哪去弄六万,老子身上只剩下六块钱了。我是抽烟呢还是吃饭呢!这是个问题,我得考虑一下。”

    唐瑞本来并不爱抽烟的,可自从大学毕业后,这烟瘾就越来越大了。

    原因是他找工作是屡屡碰壁,一晃四五年了,他还是没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虽然也是大学毕业生,可和普通的民工没有什么区别,住在出租房里,过着临时工的生活。

    最近又染上了赌博的恶习,这不,又欠了三个小地痞牌友一屁股债,人家在向他要债。

    “还是先抽烟吧!这烟瘾犯了可真难受。”

    唐瑞从早上到中午都没有吃饭,可是烟瘾难熬,他还是禁不住去了附近的小店,用身上最后的六元钱,买了一包‘泰山’。

    抽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后,唐瑞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觉舒服多了。

    “小伙子,怎么心情不好呀!”小店的老板娘是一个热心肠的老妇女,看唐瑞买了他的烟,一脸愁容惨淡的样子,就关心地问了一句。

    “是呀!阿姨,我刚刚失恋了,心情能好吗!”唐瑞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欠人家赌债的事,于是就说了一句谎话。

    “是这样呀!看你这样,人家女孩就得跟你分手,你是不是没车没房没工作的‘三无’人员。”

    老板娘一看唐瑞那蓬头垢面的面子,就知道他是一个穷光蛋。

    “是呀!阿姨,我就是一个穷光蛋,什么都没有。”唐瑞瞪了老板娘一眼,心里有些不高兴。

    可老板娘倒是不生气,她仍然笑着说道:“小伙子,我听说今天附近的一个叫白云寺的寺院里,有一个近百岁的老方丈在摸顶祈福!他还是一个风水大师呢!你要不也让人家摸摸,没准就会转运了。”

    “是吗!那好,我去让他摸摸!谢谢阿姨。”

    唐瑞不愿意再和这个老妇女聊天了,转身离开了小店。

    “钱钱钱,怎么才能弄到钱呢!”唐瑞又抽完了一根烟,他把烟屁股狠狠地仍到远处的垃圾筒里。

    “要不去让那老和尚摸摸,反正我也闲着没事。”

    唐瑞一边想,一边就朝附近一个寺院走去。

    这个寺院他之前也去玩过,是附近一个旅游景点,平时也有很多人,一遇到节假日,那人就更多了。

    今天也不例外,由于是老方丈的摸顶日,自然也是人潮涌动,纷纷向白云寺进发。

    由于是老方丈摸顶祈福的日子,所以,今天寺院特别大方,暂时对外开方一天,实行免费参观政策。

    唐瑞跟着人群来到了寺院里。

    大雄宝殿门口,老方丈一身崭新的金黄色袈裟。端坐在一个蒲团之上。满面红光,眼眉雪白。一尺来长的银髥飘散在胸前,双目微睁,似乎有一道精光从眼神中射出,看上去,还真象一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让人只看一眼,就禁不住想要跪地膜拜。

    现在许多人都挤在老方丈面前,想要老方丈为他们摸顶祈福。可人太多就显得很乱。就有寺院中的僧人,出来维护秩序。让所有人都排成一队,有条不紊地接受老方丈的摸顶祈福活动。

    唐瑞看着前面的一长串人流,有些着急,可也没有办法,只能耐心等着,好歹他也没有什么事,就当是消磨时光的。

    想到这,唐瑞就又想要抽烟呢!

    可是一想,这里是寺院,似乎抽烟不大好,于是只好忍耐了一下。把已经掏出来的香烟又放到了兜里。

    天气很热,所有人都是满头大汗,唐瑞也不例外。

    可大家的热情也是高涨的,好象都觉得,只要让那老方丈摸了之后,就一定能够大富大贵一样。

    就这样,唐瑞在大太阳下煎熬了一个小时后,终于来到了老方丈面前。

    当他满头大汗地跪在老方丈面前,想要让老方丈给他摸顶时,就听到老方丈看着他笑道:“哈哈,有缘人,你终于来了,我可以去了。”

    唐瑞一听,就莫名其妙地看着老方丈,这时,他看到老方丈面前的一根蜡烛突然就熄灭了。而老方丈双掌合十,闭上眼睛,再也没有睁开了。

    “玄空大师圆寂了!玄空大师圆寂了!”

    站在老和尚旁边的一个中年和尚,看到老方丈面前的蜡烛熄灭了,他突然就大声地宣布了一个让人震惊的事情。

    “啊!大师圆寂了。”

    在场的所有人,一听这话,就纷纷跪倒在地,给老方丈磕头呢!

    “妈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呢!好不容易轮到我了,你这老秃驴竟然嗝屁了!”

    唐瑞一想,马上轮到自己被老方丈摸顶了,要是摸了,他说不定就真的转运了呢!这下倒好,一切都成了泡影了。

    “啪!”

    就在唐瑞在心里骂这个老和尚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什么东西,从老方丈身上掉了下来,滚到了他面前。

    “草,老家伙还有私房钱呀!赶紧捡起来。”

    唐瑞看眼前有一个象是钱包一样的东西掉到了他面前,那东西是一个巴掌大黑色皮包。他一伸手,就捡了起来,然后揣到了自己的兜里。

    由于现在所有人都跪在地上给老方丈磕头,对于唐瑞的举动,没有人注意到。

    “嘻嘻!看来老子没有摸顶也有运气了,这一定是老和尚的钱包,里面不会有几百万的银行卡吧!”

    唐瑞也知道一个大寺院的老方丈,和一个大老板也差不多,也是很有钱的。

    “哈哈,我发财了,赶紧溜。”

    唐瑞给老方丈磕了三个响头,然后高高兴兴地走出了寺院了。

    来到寺院旁边的一个僻静处,唐瑞迫不及待地把那‘钱包’拿了出来。

    “妈的,这是什么!”

    唐瑞打开‘钱包’发现里面既没有银行卡,也没有百元大钞,只是一个精致的金色罗盘。

    当他把那罗盘拿到手中时,突然就感觉一股麻麻的感觉顺着手臂传遍了他的全身。同时好象有一道金光从罗盘的中心射入了他的眼睛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