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35章 电视上没有落落?爸爸给你变出来!

    虽然落落还在等待,但夏瑜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自己的画面被剪了那么多,落落的画面还能有保留?

    电视上陆续播出了靳世丹接下来采访围观群众的镜头,不过,跟夏瑜的差不多,每一个被采访对象的镜头都很少,无缝拼接的镜头,给人一种他们都是排着队、每个人轮流讲了一句话的感觉!

    有趣的是,杨言的采访也被剪了进去,他就跟普通的大学生路人一样,认真地说了一句评价:“我觉得很好啊,科技能够改变我们的生活,科技也能够让以前看起来高不可攀的技术,融入到我们平常的生活中!”

    看起来,杨言“盗用”的这段博览会上人家大领导的金句,还是很有份量的,导播都舍不得剪掉!

    只不过,除此之外,杨言别的镜头都被剪掉了。

    当然,这也能理解,毕竟人家一个正儿八经的新闻节目,不是给你们耿直夫妻秀恩爱的平台嘛!

    ……

    落落的心情就跟坐过山车一样!

    “妈妈上电视了!”

    在电视上看到妈妈的时候,小姑娘也跟着爸爸的叫声一起,咧着小嘴巴笑起来。

    然后等爸爸的镜头出来,听到雷伯伯叫“看,言子,你露脸了”,落落更是兴奋地从爸爸的怀里溜出来,两只小胳膊举高高地蹦了蹦。

    可是,怎么没有自己?

    爸爸在电视上消失了,落落还是眼巴巴地继续看着,却怎么也看不到自己的身影……

    欢喜的心情悬在了半空,然后就跟过山车下坡一样,俯冲直下。

    小姑娘一个人站在前面的地毯上,一动不动,那小小的肩膀看起来很是孤单,也是可怜极了。

    “完犊子,落落的镜头被剪了。”雷震天都不忍心看了,他转头跟杨言轻轻地嘀咕一声,好像说得小声一点,落落就不会发现一样。

    “没有了吗?”吴艺也忍不住问道。

    她其实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因为节目给这条新闻的时间并不长,现在已经开始讲下一条新闻了!

    但谁忍心揭穿这个残忍的现实呢?

    吴艺不愿意,就好像落落还瘪着小嘴巴,依依不舍地看着电视一样——她还在等自己的镜头呢!

    一定会有的!

    夏瑜对自己的镜头被剪掉那么多一点也不在意,因为上电视对于她来说本来就是赶鸭子上架的!可是,看到落落现在失魂落魄的背影,夏瑜又忍不住忿忿不平起来!

    怎么可以这样?

    就算把我的镜头剪完,换成落落的镜头都好啊!

    凭什么对我落落这么不公平嘛!

    但生闷气也没用,夏瑜面对眼前这个问题完全想不出办法来,只能是转头看向杨言。

    三个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杨言的身上,好像杨言有办法能够扭转乾坤一样!

    “干嘛?我又不是无所不能的!”杨言哭笑不得地看着他们,用眼神无声地表达了自己的无奈。

    杨言也没想到落落真就是一个镜头都没有!而且,要是他也没有镜头,或许他还可以安慰一下女儿:你看爸爸也没有上电视嘛……

    谁知道节目组这么“没人道”,谁都给了哪怕一秒钟的镜头,却偏偏漏了矮矮的偎依在爸爸的大腿边的落落呢?

    看着女儿从期待到失望的情绪变化,杨言心里也很难受。

    不行,得想个办法!

    杨言脑袋一转,忽然想起了自己之前在女儿面前夸下的海口!

    “没有的话,爸爸把你上去!”

    那时候,杨言只是信口胡开,他并不觉得自己能在手上没有一点素材的情况下,把落落弄上电视。

    但现在,杨言觉得,他必须得拿出点真本事来,就算是无中生有、移花接木,也要使出浑身解数,让女儿重新开心起来!

    “你们先陪陪她,哄着,我去弄一下,把她弄上电视!”杨言在落落的背后,手指比划着,用嘴型无声地跟夏瑜还有雷震天、吴艺说道。

    “ok!”雷震天比划了一个手势。

    杨言偷偷地起身,一边往书房走去,一边还拿着手机,找之前加过的篮球比赛现场的导演,发微信找他要上周直播的视频资源。

    ……

    落落并不傻,她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不会上电视了,虽然开始还有点执迷不悟,但在那儿站了一会儿,不死心地看了几个节目,小姑娘终于醒悟了过来。

    “唔……”女孩儿嘟着小嘴巴,闷闷不乐地转过身来。

    爸爸不见了?

    没关系,还有妈妈!

    落落小人儿也不哭、不闹,只是迎着妈妈张开的手臂,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其实……也不是落落不想哭,她难过得眼眶都已经红红的了,但她不好意思哭,因为家里还有雷伯伯他们,特别是还有小山竹弟弟在!

    小姑娘将视线从电视上挪开的时候,就跟张着小嘴巴、傻憨憨地望着她的小山竹对视上了!

    小山竹还以为落落姐姐要跟他玩了,顿时高兴得眉毛都飘了起来,笑不拢嘴。

    这让落落怎么哭得起来啊?

    自己可是大姐姐,不能让山猪迪滴看到姐姐哭鼻子的样子!

    可是心里难受着,落落只能是跑到妈妈的怀里,寻求安慰。

    “哎,没事,没事……”夏瑜不太会安慰人,她干巴巴地哄着,一点效果都没有,落落还是将脑袋扎在她的肚子里,只有小屁股做出了回应——

    落落的小屁股左右扭了起来,像极了正在拒绝说没事的摇头动作!

    没办法了,看起来只有亲亲抱抱举高高,才能哄开心!

    不过,这时候,雷震天瞄了一眼手机,他脸色露出了大喜的表情。

    “哈哈,落落,落落!别急,雷伯伯跟你说!”雷震天眉飞色舞地大笑道,“落落,你别着急,现在新闻还没结束,雷伯伯已经收到消息了,你是会上电视的,只是人家把你放在了最后面!”

    落落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现在忽然听到了雷伯伯的话,她将信将疑地抬起小脑袋来,泪汪汪的大眼睛眨了眨,呆呆地看着雷伯伯。

    是真的吗?

    不要骗落落哦!

    “你相不相信雷伯伯?雷伯伯可是从来都没有骗过你,对不对?”雷震天把自己的胸膛拍得砰砰响,为了配合杨言,他赌上了自己的信誉。

    落落吸了吸小鼻子,虽然刚才难过到窒息的情绪还堵在胸口,让她还说不出话来,但这时候,小姑娘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里,已经重新地焕发出了希望的光芒。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落落坐在妈妈的怀里,静静地看着电视。

    而后面的长沙发上,夸下海口的雷震天如坐针毡,还没看到落落出镜,他都紧张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言子,你可别坑我啊!

    一个黑影一晃,雷震天下意识地转头一看,身边的沙发一陷,杨言已经在他的身边坐了下来。

    “ok了吗?”雷震天着急地小声问道。

    “o了!”杨言轻轻挑了挑眉毛,跟雷震天得意地比了个手势。

    过了不到半分钟,电视画面肉眼可见地闪了一下——毕竟不是无痕剪辑,这个杨言通过手机进行遥控操作的硬核切换,还是有点明显!

    当然,落落是没有意识到有变化的。

    她只是看到,电视画面切换到了一个篮球比赛的现场,一群大叔在球场上健步如飞。

    “最后,让我们来看一下,刚才那场直播的篮球比赛最后结果,沙坪街道派出所以45:39的总比分击败了北朗村派出所……”背景里旁白的声音,跟刚才的新闻节目好像有点不一样。

    落落没有留意,但瞪大了眼睛的雷震天已经听了出来,他转头看向杨言,压低声音问道:“班长大人?”

    “嗯,时间紧迫,只能找班长配音,她也是临场发挥,瞎编的。”杨言憋着笑,小声跟雷震天透露道。

    当然,这些都不是关键!

    关键是接下来,方婧玉还在字正腔圆地念着自编的“新闻稿”,镜头画面却是给到了场边正在接受采访的杨言和落落!

    这是第三视角,现场摄影机拍下来的,画面里不只是杨言和落落,还有抓着麦克风的靳世丹,以及电视台的摄影小哥……

    很生硬的剪辑,一点都不掩饰的过渡!

    可是,那又怎么样?落落可不会关心这些很明显的破绽,她大眼睛亮晶晶的,一脸惊喜地看着电视里的自己!

    真的上电视了!

    雷震天恰到好处地从沙发上跳了起来,叫嚷着欢呼道:“喔,落落上电视了,万岁!”

    落落眼睛里打滚的金豆子早就不见了,电视里自己的画面过去之后,她便转过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跟那么捧场的雷伯伯“嘻嘻”一笑,腼腆地顶起小肚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