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9章我有一个朋友(2更)

    没等卡车司机直起身来,就感觉车体微微一震,嘭的一声响。

    加班多日的他反应终究慢了一些,脑中愣了数息才回过神来,直起身看向前方。

    只见前方一片空荡荡的,他愣了愣,脚下还是踩下了油门。

    他怕这些天连续工作,卡车出现了爆胎或其他什么隐患,这个必须停下车检查。

    缓缓在路边停车,他才打开车门就听见一阵惨叫,他赫了一跳,浑身一激灵向车后看去。

    就见十多米外,一辆加长林肯正贴在路肩下的树丛边,右侧车身靠后一点的位置瘪下去了三分之一。

    卡车司机满脸惊愕,立刻明白刚才自己真撞了车,如丧考妣:“完了,完了,别死人啊。”

    公司给卡车上了保险,光赔车的问题不大。

    但要是死了人,受害者家属没完没了地纠缠,那他怕是要坐牢。

    嗯,不过听说最近洛杉矶来了很多旧金山那边的难民,闹出很多小案子,监狱都不够用了,自己应该逃过一劫。心中如此想着,司机加快脚步,跑向加长林肯。

    他听得分明,里面有人叫得跟杀猪一样惨。

    这反倒让司机心中松了一口气:车祸里能叫的人一般没什么生命危险,倒是那种一声不吭的很可能死掉。

    ……

    片刻之前,就在达伦与议员说着之后的研究计划时,加长林肯两处红色车尾灯和后挡风上的横条刹车灯突然闪烁了下,悄然熄灭。

    这时刚好卡车司机转进这条主路,向前方路面瞥了最后一眼。

    路灯间隔的黑暗地带没有车尾灯那醒目的红色,卡车司机也就放心地去拿咖啡。

    这边加长林肯的司机刚好确定了前后无车,也开始转进主路,结果身后突然一片大亮。

    后视镜反射来的卡车大灯让林肯上的安保浑身汗毛倒竖:“有车。”

    在后座分做左右的长椅达伦和议员都是一愣:有什么车?

    还没想明白安保这身大吼是什么意思,就听嘭得一声巨响,林肯车里四人一时间耳朵嗡鸣,什么都听不见了。

    林肯侧身向左飞去,车上的人身体猛地向右甩,冲下公路,撞在树丛上才停下。

    几秒钟后,头晕脑胀的达伦摇晃着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看清眼前的一切。

    就见对面的议员滚到了自己脚下,有气无力地哎哟的呻吟。

    达伦下意识想伸手去扶,顿时感觉一阵剧痛从左臂传来。

    他扭头一看,瞪大双眼,张开嘴巴,深吸一口气:“啊~~~~”

    只见视线中的那条左臂弯曲成一个诡异的弧度,耷拉在变形的车体上,就跟勾子上挂着的两节香肠似的。

    可……这特么不是香肠,是他的胳膊啊!

    前面的安保下来,救出了惨叫中的达伦和呻吟的议员。

    大概检查后,两个安保松了口气。

    议员应该没什么问题,只是滚下去后撞得手脚关节生疼,脑袋和上半身都被撞到。

    只要再送去医院检查一次,就可以确保无忧。

    倒是达伦既倒霉又幸运,刚好坐在被卡车撞上的右侧,一条胳膊被变形的车体撞成了l型。

    但他要是再往长椅向后多坐上五十厘米,变形的就会是他的整个胸腔,很可能当场升天。

    现在达伦虽然叫的跟杀猪一样凄厉,但顶天以后一条胳膊不灵活,比起丢命好太多。

    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雇主是议员不是达伦。

    按照安保协议,他们只负责议员的人身安全。

    严格来说这起突发交通事故安保们的责任不大,毕竟谁都不能保证别的车不来撞自己。

    但议员真被撞死了,他们的安保履历肯定要记一笔,影响未来的收入。

    倒是达伦死了,跟他们一毛关系都没有。

    因此安保们对他凄厉的惨叫,也只能略表同情,然后该干嘛干嘛。

    ……

    路克这边看着pd那边自动收集来交通事故消息,愣了愣,旋即摇头失笑:“还真是快。”

    笑过后,他思忖片刻给皮姆博士发去贺电:“达伦-克劳斯三十分钟前遭遇车祸手臂骨折,刚送去医院。”

    旧金山一处三层小楼内,皮姆博士看着自己手机突然震动,不由得一愣。

    他这手机有过滤设置,垃圾短信发不过来。

    而且他只与女儿保持联系,可现在女儿就在面前。

    他狐疑地拿起手机,看过消息和落款,不由得满脸古怪之色。

    他女儿霍普见皮姆博士神色不对,不禁问到:“出事了?”

    这些天父女俩眼睁睁看着达伦越来越接近那个正确答案,已经坐不住了。

    所以,皮姆博士才找来了有独特“入侵”天赋的斯科特-朗,想让他去盗窃出皮姆粒子的资料。

    这种顶级科技的资料是个天文数字,没谁能靠脑子全记下来。

    即便达伦是皮姆博士的学生,失去了那些资料里的数据,起码也要再花十年八年重新积累数据。

    目前皮姆粒子还属于绝对机密,因此它的资料只有皮姆科技的主机里有。

    平时研究,都是达伦和其它各方的监管者一起取出数据。

    皮姆粒子蕴含的巨大利润,大家谁都明白。

    但这利润到底大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能完全成功,没人能确定。

    因此谁也不想让别人拿走资料,只能暂时僵持着。

    一旦达伦完全解决了问题,各方协议达成,那这资料多出更多备份,皮姆粒子必然泄露给好几方。

    当初托尼他爹都没成功的事,皮姆博士怎么能让这些人成功。

    他不能放过这最后的机会。

    皱眉沉吟了好一阵,皮姆博士拿定主意,看向不远处正在此牛奶麦片的斯科特:“你们立刻准备,今晚就要毁灭皮姆科技的备份资料。这是老天爷给我们的机会。一切就看你的了,斯科特。”

    斯科特拿着勺子的手顿住,满脸懵逼地看着皮姆博士:“昨天我才跑去复仇者联盟的新基地,跟那个战争机器打了一架。我能活着从一个复仇者手里拿回了信号伪装器,就很不错了,现在又来?”

    皮姆博士严肃地注视他片刻,缓缓点头:“我有一个朋友,刚帮忙把达伦的胳膊打断。达伦正在医院里动手术,这次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

    霍普和斯科特面露惊容,异口同声问到:“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