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鹅卵毒蜂

    两人说这话,那边朱重阳双手拿着个用竹签做把手的糖人拿得手都酸了,又没办法放下,他来到两人身旁道:“这几个糖人放在哪里能够不倒呢?”

    朱雀打趣道:“你吃到肚子里就不会倒了。”

    朱重阳白了他一眼道:“我可舍不得吃,我只是留着玩儿的。”

    朱雀指了指窗棱道:“那上面有很多的小孔,你将竹签插到上面不久行了?”

    朱重阳走过去试了试,摇了摇头道:“不行,会掉。”

    朱雀嫌他麻烦,便将这个糖人拿过来,然后一个一个地给他插到桌子上,这桌子十分坚硬,一根细细地竹签哪能插进去?自然是朱雀贯注了内力,使得竹签变得比铁签还硬。

    看着插在桌子上排成一排的仙糖人,朱重阳十分高兴,他搬了条板凳坐在旁边,又将点燃了的油灯放在糖人后面,透过光亮,这些糖人晶莹剔透,十分好看。

    伊雪道:“你爹将你的糖人立在桌子上,你也不试试能不能再拿起来。”

    朱重阳拿着一个糖人想要拔出来,结果这竹签就像是扎根在桌子上,竟然抽不出来,朱重阳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朱雀笑骂道:“瞧你那点出息,还要练武功练暗器,几个糖人就将你迷得五迷三道的,你放心吧,你什么时候要拿出这些糖人,爹帮你拿就是。”

    三人说说笑笑,倦意袭来,很快便都上床睡觉去了。

    睡到中夜,朱雀突然被一阵嗡嗡嗡的声音惊醒,他连忙叫起了伊雪,伊雪也听到了声音,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声音?怎么好像……好像是马蜂的声音?”

    朱雀下了床,来到窗户前,一只黑影从窗户的缝隙中钻了进来,正是一只马蜂,而且这只马蜂的个头比寻常的蜜蜂要大上不少,因此发出的声音也比寻常蜜蜂要响,朱雀从床边拿起鞋子,一鞋底将这只马蜂拍到地上,又补拍了一下,将马蜂打死。

    他回头对伊雪说道:“的确是马蜂,不过被我拍死了,不用担心,接着睡吧。”

    然而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这一只马蜂被他拍死后,窗外又陆陆续续传来更多的马蜂的声音,朱雀惊道:“不好,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马蜂?快起床!”

    他和伊雪匆匆忙忙地床上衣服,又赶紧喊起了朱重阳,朱重阳正睡得迷迷糊糊,被叫醒很不情愿,但他看到爹娘一副惊慌的样子,很快清醒过来,在朱雀和伊雪的帮助下,囫囵传好了衣服,三人正要去点灯,朱雀借着月光的昏暗光亮,看到已经有七只马蜂从窗户的缝隙飞了进来,而且马蜂的方向正是油灯的方向,看来这灯是点不了了,他只得放弃。

    朱重阳从没有见过这么大的“蜜蜂”,吓得躲在伊雪怀内,朱雀对两人说道:“奇怪,这些马蜂为什么都往咱们屋内飞呢?”

    很快他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些马蜂冲进来的目的并不是他们,而是朱雀插在桌子上的一排仙过海的糖人。

    虽然马蜂的目标是糖人,但一旦更多的马蜂涌进来,它们难保不会对三人产生敌意,朱雀对伊雪说道:“你带着孩子慢慢走出去,一定要慢,千万别惊着这些毒物,若是被它们蛰上一下可了不得。”

    伊雪用衣服护住朱重阳,慢慢向门口走去,这时外面已经飞过来更多的马蜂,朱雀庆幸在睡觉之前关了窗子,否则这些马蜂早就一涌而至了,如今虽然窗户缝隙不大,但外面已经有几十只马蜂,就像疯了一般向窗户上横冲直撞,窗纸很薄,保不准它们会撞破窗纸冲进来。

    朱雀按了按手中的剑柄,心中定下心来,他之所以留在这里,是想看看蜜蜂之后是否有人在实施什么阴谋,另外也怕三人同时出去,会惊扰了马蜂,引来马蜂的追击。

    看着密密麻麻地马蜂扑到糖人上的情形,朱雀心中奇怪,为何白天它们不出现,偏偏晚上才来,而且这糖人怎会有这么大的魔力,能招惹来这些毒物?

    黑暗中朱雀看不清楚,但是他感到屋内已经有了数十只马蜂,而且窗外还有更多的马蜂向这边飞来。

    伊雪已经带着朱重阳出去了,朱雀看着这些马蜂也瘆得头皮发麻,他也不敢再等下去,也慢慢挪到了门口,想要夺门而出。

    正在他准备打开门的时候,门被从外面打开,朱雀以为伊雪又回来了,刚要发问,看到进来的人却是叶不凡,叶不凡小声问道:“我听嫂子说屋里有毒蜂……”

    话未说完,叶不凡就被屋内密密麻麻地马蜂惊得呆住了,与此同时,外面一时进不来的马蜂在窗户上乱撞,已经将窗纸撞破,一时间无数马蜂从外面蜂拥而至,朱雀道:“赶紧出去!”

    然而这次涌进来的马蜂不知是否在窗户上撞晕了头,飞进来以后除了有一部分飞向糖人外,还有一部分向朱雀冲了过来,此时的朱雀再要出去的话,势必会带走一部分马蜂,这马蜂若是冲出屋子,不知道会蛰上多少人,更何况伊雪和朱重阳还在外面,他说道:“你先退出去,我来拦住它们!”

    朱雀一边说着,一边抽出陵光剑,在身前舞得水泄不通,这些马蜂撞上朱雀用剑舞出的屏障,纷纷被剑光斩得支离破碎,掉落在地。

    那边叶不凡却并没有听话地退了出去,他也明白了朱雀的意思,不能让马蜂逃离这间屋子,他说道:“这里交给我,朱大哥先退出去!”

    说着,叶不凡从怀中摸出一把暗器,用漫天花雨的手法撒了出去,在他面前的一群马蜂应声掉落,竟然没有一个落空的。

    朱雀舞动着的陵光剑也不敢稍有懈怠,怕马蜂寻隙而入,就算是一只马蜂冲过来蛰上一下,也足够他喝一壶的了,他对叶不凡道:“你先出去,这马蜂太多了,杀不胜杀!”

    他知道叶不凡的暗器总有穷尽之时,而这些马蜂却源源不绝,用暗器射杀不过是杯水车薪。

    哪知道叶不凡道:“不妨事,我用的牛毛针,这种牛毛针我身上带得足够!”

    说着叶不凡又是一把牛毛针撒出去,一蓬暗器打下一蓬马蜂,就这样接连四五下之后,屋内的马蜂减少,但屋外涌进来的马蜂还是没有停歇的迹象,这么一来,就连叶不凡也感到吃不消,朱雀趁着屋内马蜂稀疏之时,连忙收了剑,极快地退到门外,叶不凡撒出最后一把牛毛针,也退到门外,然后将门紧紧关上。

    房间外面的走廊尽头,伊雪带着朱重阳问道:“现在怎么样?”

    朱雀摇了摇头道:“你们快出去,我怕一会这扇门也顶不住!我要出去看看,这些马蜂是从什么地方飞来的,若说这背后没人操纵,打死我都不信。”

    叶不凡在外面将门用一根铁定钉住,然后对朱雀说道:“朱大哥,我陪你一起去看看,谁这么歹毒,用这种鹅卵蜂来害人。”

    朱雀问道:“这马蜂叫做鹅卵蜂?”

    叶不凡点了点头道:“我听人说过,这种马蜂蜇在人身上,会肿起像鹅卵这么大的脓疮,若是被蛰上七下,一个成人就会中了蜂毒而死,不管是什么人放出的毒蜂,此人的目的都是为了要人性命!”

    朱雀来不及多问,和叶不凡一起离开屋子,并让伊雪和朱重阳也跟着出去。

    客栈中除了他们外并无别的客人,但客栈的掌柜和伙计都听到了这鹅卵蜂嗡嗡的声响,以及鹅卵蜂撞击窗户的噼啪声音,都跟着跑了过来,一名伙计还想要打开朱雀入住的屋子,看看里面的情况,幸亏被朱雀及时喝止,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朱雀安排他点燃火把在门口看守,若有漏网之蜂从门缝中或者别的地方飞过来,就用火把将它烧死。

    来到客栈前台,朱雀让伊雪和朱重阳在一处安全的地方等着,掌柜的和跑堂的伙计都被惊醒,睡意朦胧中听到有什么毒蜂,都吓得不知所措,幸好伊雪还算清醒,安排他们点火把,生火堆,马蜂怕火,只要他们有火把在身,就不至于太担心。

    朱雀和叶不凡看到火把点燃后,这才放下心来,要出去查看,院子里却传来了马儿嘶鸣的声音,两人连忙冲到院子里,只见朱雀等人用来拉车的那匹马在马厩中被两只鹅卵蜂蛰了,痛得仰天长嘶,朱雀道:“赶紧将马放了!”

    叶不凡顺手甩出一把飞刀,将马儿拴在桩子上的缰绳割断,那马儿痛得在院子里来回跑动,朱雀承它拉着马车走过这么远的路的情分,对马儿也有了相应的感情,不忍它再受到鹅卵蜂的伤害,来到院子门旁,将院门打开,那马连惊带吓,冲出院门,跑了个不见踪影。

    两人来到后院要查看鹅卵蜂前来的方向,偶有几只迷失了方向的鹅卵蜂向他们扑来,不是被叶不凡用暗器打落,就是被朱雀用剑刺落,他们来到朱雀所处的那间屋子后面,只见屋子后墙上,窗户上,全都布满了密密麻麻地鹅卵蜂,这些鹅卵蜂就像将朱雀睡觉的那间屋子当成了蜂巢,从里到外都是黑压压的鹅卵蜂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