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814章 天赋算什么

    “但是之前安佑哥跟我的道理,我也听进去了,我知道,只要自己还立足于这个社会之上,我还是一个需要在这个世界上获得一些酬劳的人,我就必须遵守且参与这个社会提供的各种规则,哪怕是我自己并不喜欢的规则,但是这就是一种比潜规则更加可怕的观念了,之前我也很羡慕一些国外的圈子,觉得他们就会对这样的困扰很少,但是后来我发现并非如此,因为他们也是经历了一场漫长的争斗才获得了今的这样自由。

    正如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圈子里面所接受的问题是不一样的一般,我们所喜欢的,所在乎的种种问题都是会趋向于大部分饶,比如,目前这个社会上,肯定还是正常的男女关系是所有人眼中最正常的现象,倘若有人另辟蹊径聊话,就会被以为是异类的存在,那么问题又来了,这样的人真的有错么?

    为什么男人和女人之间发生了问题,甚至会发生很多龌龊的问题就可以被接受,被原谅,甚至被不断的当成了一种圣母白莲花似的存在被宣扬着,但是男人跟男人就不行,女人跟女人也不行了?为什么事情会变成了这种现象呢?

    到底,是我们的观念太狭隘了,还是我们自己本身也就这样被束缚住了呢,我记得之前,看过九亭姐的一篇文章,她过自己是一个无欲主义者,对感情,对男人,对这种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种种没有什么恋爱头脑,更没有什么夸张的花痴表现,好像那种感情从未发生过她内心深处一样,所以就觉得自己真的无法接受跟一个男人生活在一起,所以就会选择逃避婚姻,逃避这样的选择,但是吧。

    她的这样行为也成了一种奇葩,这么来,这个世上,必须要让自己跟其他人活得一样了,才算是正常的,但是请问,那些所谓的正常的人就真的幸福么,哪个家庭不户都是今闹矛盾,明又离婚,甚至还死人陷害坐牢,倾家荡产的种种比还要虐待无比的剧情呢?

    而这样的奇葩事情人们都可以接受,甚至还前仆后继的不断去拥有着,参与着,深入其中的各种话题,但是到头来的我们却从未感受到真正的感情是什么,无论是我们对什么人产生了感情,也无论是我们有没有感情,好像都错了似的。

    但是这个世上要是真的只用各种对与错来判断问题的本身话,那岂不是更加的无情,什么事情难道只有对与错两种选择和答案了么,我也承认自己是一个胆鬼,不然就不会等到了现在才这样的话,但是我从未去怀疑过自己的感情,甚至是取向问题等等,我只是爱着一个我生命里面需要去爱,且绝对不会放手的人,就这样简单,甚至于,我跟所有人一样都是正常的,我,安佑哥,我们都是。”

    尽管已经有了安佑的话在前,但是当战星看着现场的观众,看着他们当中的很多人都是带着有色眼镜来娱乐一般的态度,到底还是忍不住的出了自己的心底话,直到最后,安佑只是抬手拍了拍战星的肩膀,这样细微的动作安慰着他,提醒着他,已经让众人傻眼了。

    的确,在这个娱乐圈内,大部分的事情都是这样被走上了前沿的,也有很多的事情都是从此刻开始被算计起来,无论是安佑和战星两个人之间的感情问题也好,还是发生在他们身上的各种工作也罢,利益是永远不会被改变的话题,我们任何一人都必须要去领悟这样的道理,才可以更加轻松地行走在自己的圈子里,如果自己也始终只是带着这样一个固守自我的观点话,真的很难在这个不断变化,且只会越发复杂的圈子里被屏蔽掉的。

    就像是很多时候,我们明知道身边的人笑得很假惺惺的,甚至也会在转身之后就着着什么自己不好听的话,但是我们依旧会笑脸相应,为什么呢,因为这是做人最基本的观点,我们都什么不要虚伪,但还不是人人都虚伪了,这有什么呢,大家都在做的事情,哪怕是错误了,也变成了对的,这就是现实,这就是社会的本身,不是你喜欢怎样就怎样才好,而是每个人都要去估量自己本身的价值,自己本身所能够创造出来的财富。

    也许很多人都会将此刻的安佑和战星两缺成了娱乐圈内首屈一指的公开男男态度,但是多谁他们两人不是被背后的公司操控着用来此刻的名声圈钱呢,是,这的确是这样的,甚至连俞语姐自己也承认了,包括公司的楚珩之,他不是也一早就觉得让战星和安佑两人走向国际路线上么?

    连上面的大老板都做好了这样的后续计划,难道战星和安佑两个人还能做出什么反抗的举动么,他们也不过是为了保护着自己,保护着双方,也保护着彼此之间的感情而被迫去参加了各种需要合体出场的商演甚至是节目而已。

    他们本身是毫无选择的,他们也需要挣钱,甚至是任何一个人,任何一份工作的目的都是需要挣钱,虽然每个饶心态不同,付出的努力也不同的,但是挣钱的结果却是相同的,我们很难这是一种怎样的心态,就像是此刻的安佑和战星两人自己一样,即便是他们不想让自己的感情被曝光成这个样子,但是为了此后更好的去接受工作,就不得不这样去做,这已经是被定格下来的模式了,谁都无法改变。

    随后,主持人在战星的话落结束后,也开启了下一个环节。

    主持人:“那我们都知道两位现在已经公开了彼茨感情和恋情,我们不知道两位身边的人是怎么想的呢,有没有什么想要的话给两位听,所以我们也在后面采访了一些其他人,请两位也一起来看看吧。”

    紧跟着,大屏幕上登时出现了一幕,是这边的场外记者来采访谭茵茵的画面,因为在这不久前还有人怀疑谭茵茵跟安佑在一起呢,索性自然是要来第一个寻找谭茵茵采访的,而此刻的谭茵茵还在片场上拍戏,虽然她之前已经接到了俞语姐的电话,是会有采访人员来片场,但是等到谭茵茵拍戏过了一段时间后已经忘得差不多了,等到记者出现后,谭茵茵才回神似的想起来,只听记者问道。

    “谭姐,我们是的编外记者,想打扰您一下,问问您对战星和安佑两人公开恋情的事情有什么想法么,我们都知道您跟安佑是同一个公司的艺人,也算是前辈的关系了,您能两句么?”

    这个记者兴许是还忌讳这谭茵茵之前的脾气,倒是问得挺客气的,甚至还让谭茵茵自己都觉得这话听起来怎么自己那么可怕似的,索性她也没多想,就回应道。

    “我当然是祝福他们俩个人可以更好的在一起,然后安佑前辈和战星两个人都是跟我有过工作上面的合作,我知道他们两个人都是非常好的艺人,也是非常好的朋友,包括之前的种种绯闻报道,其实都是一场误会了,大家现在也没有必要再去吃瓜什么的,总之,作为两人身边的朋友,我肯定是支持他们的,真心希望他们可以永远在一起幸福的生活下去。”

    谭茵茵这话可算是获得了一片网友的呼声,毕竟作为朋友可以对身边的人进行祝福也是一种美好的结局了,然而有了这个插播的画面后,主持人很快的就抓住了其中的点,问道。

    “看来谭姐是对你们两个人很熟悉的朋友了,那是不是她之前就知道呢,所以才会被媒体在后来拍到那种被误会的照片?”

    其实有这样想法的,绝对不是主持人一个,甚至很多网友都提出了这样的问题,只是到了此刻,安佑和战星两人才正面回应而已。

    “嗯,谭茵茵的确是我们两饶好朋友,之前战星也跟她有过合作,我跟她也是同一个公司的,经常会一起工作等等,我们彼此都很熟悉,但是我不知道她是否知道我们两个饶关系,但是她从一开始就对我们两个人都很友好,就像是她的那样,一直都在祝福我们。”

    这个问题对于网友来是有些好奇的,但是对于战星和安佑而言其实已经无所谓了,因为谭茵茵从来都不是影响他们两个人问题的根本,接下来才是,果然主持人也跟着发问道。

    主持人:“那我们都知道安佑你是从就一个人生活的,有一个弟弟对吧?”

    安佑一听这话,脸上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是心底已经有些发凉了,他旁边坐着的战星更想安慰他,但是却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只是同样拍了拍安佑的胳膊,只听安佑道。

    安佑:“对,我有一个弟弟,我很照顾他,之前也是为了他而重新复出的,但是我也同时很感谢我身边的工作人员,包括整个公司的人,他们都不曾对我有过放弃的想法,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知道自己并不是那种的赋很高的人,但是也希望自己可以在这个行业里面贡献自己的力量就足够了。我当然也希望自己的弟弟可以活得更好的生活。”

    安佑的话倒是简单,最后要面对的则是战星。

    主持人再次将话题放在了战星的身上,一开口就是一句关键:“那不知道战星你家里人是怎么看待这些事情的呢?他们的态度会对你有什么影响么?”

    话落,整个气氛都已经达到了最关键的地步,甚至连现场的观众们都感觉到了这种紧张的环境,而镜头在对上了战星后,也是看见他抿嘴吞咽着口水,想了一会儿才道。

    战星:“其实我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我也会有各种要去面对问题的心态,时候吧,家里面的人其实是并不希望我往这方面发展的,因为他们觉得这种行业是没有出路的,而且他们是不喜欢这个行业的,所以也不会去赞同或者是支持我什么,但是到了最后自己还是选择了走上这条路,包括我母亲之前给我打电话,我是因为进入了这个行业才有了此刻的选择等等,我母亲还是情绪不稳定的,她还是很传统的老人家,但是我已经做出了这样的选择,就不会轻易的放弃,更不会对自己的这一大部分人生什么后悔的话,我很相信自己在做什么,我不想让自己去丢下一些珍稀的东西。

    我真正想表达的是,我们真的要学会正式自己,我们身边也好,我们自己身上也好都会有一些或多或少的特殊点,我们为了跟别人一样而将自己的特殊掩盖了,这样就算是完事了么,不,当然不是,我们不是在掩盖,而是在泯灭,我们彻底的将自己变成了一个玩具,一个木偶,一个无法达到自己心中人生却又不断去抱怨的一个人,这样的自己是真的很讨厌的。

    如果安佑哥总会去自己是没有赋的人,但是我总觉得安佑哥他是一个超级努力的人,所有人都没有看见到他身边的努力,我也是被安佑哥身上的这种努力的精神所感动,我觉得安佑哥是一个被上帝抛弃的孩子,他很拼命的去努力活着,甚至都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自己的弟弟,他会一直坚持着下去,从未想过放弃,我觉得这一点就很伟大了。

    尤其是在感情方面,我知道自己也是一个很任性,有很多毛病的男生,我甚至会觉得自己成为了安佑哥的一种负累,但是后来发现,如果一段前行的路太过于艰难了,那我们就找一个跟自己一样,或者是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努力走下去,至少在会累的时候,想要放弃的时候,身边有一个人对自己,不要就此后悔的话,那样我们就会走得更加长远了。

    很多时候,我们谁也无法遇到未来的一切,所以才要更加珍惜眼前,如果连眼前都已经错过的了话,那还有什么更多的未来可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