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富可敌国王不仕

    这是兰玉线的通车仪式。

    第一辆蒸汽火车抵达时,却显得冷清。

    兄弟二人对此却表示满意。

    他们下车之后,随即玉门关站的站卒便匆匆而来,给张鹤龄行了个礼。

    张鹤龄左右张望:“此处为何没有人哪。”

    “回上差的话。”说话的乃是本地的站丞。

    在大明,每一处车站设站丞一人,站卒分站点大小不同,各配数人至数十人不等,除此之外,还有聘请的技术人员,以及辅卒人等。

    这站丞道:“我等深受两位国舅爷的教诲,虽是通车仪式,却也绝不肯铺张浪费,自是要一切从简,尽力减少花费,在两位国舅爷的感召之下,这等俗礼,当然是能免当免。”

    张鹤龄兄弟二人对视一眼,都露出了微笑赞许之色。

    看看这玉兰线,比之其他的线路,就是好啊。

    省钱……这当然是极好的。

    于是乎,张家兄弟在站丞的带领之下,大抵的检阅过了车站配置的人员,以及站台之后,顿时觉得饥肠辘辘。

    说起来,从清早吃了两口蒸饼,到现在……还粒米未进了。

    张延龄觉得心焦,咋到现在……还不带去吃饭呢?

    他忍不住了,便对那站丞道:“天色不早了呀,都日上三杆了,这里也没有可看的了,我看差不多该吃饭了吧。”

    “对,对,对。”站丞忙道:“是该吃饭了,那么……卑下告辞。”

    告……告辞?

    张延龄睁大眼睛:“这……这……你们去哪儿吃?”

    “回家呀。”站丞道:“上差放心,家中离此不远,一会儿就回来,绝不会擅离职守,何况……车站中是两班倒,自有人轮流接替,断不会出现站中无人的情况,还请两位上差担待。”

    这站丞说着,转身便又要走。

    饿的前胸贴后背的张延龄便觉得就要昏死过去,连忙扯住了这站丞的袖摆道:“你们不请我们吃饭的呀?”

    站丞板起脸来,正色道:“这是什么话,一切都要从简,别的地方,卑下不知。可在这兰玉线,总计三十三个站点,哪一处都是克己奉公,以节俭为上,从未有过上差来了,还胡吃海喝的道理,线路修建的时候,卑下可是在工段里也当过差的,在兰玉线,一钱的公帑也绝不敢糟践,两位上差,得罪了,这里莫说吃饭,便是一口水也不给喝,不是不近人情,而是法度在此,不敢违逆,倘若让人听了去,卑下居然请上差吃喝,说不准要给上头……那两位国舅爷丢去大漠中呢,好啦,告辞,告辞。”

    说着,一摆袖,虽是面上恭谨,实则却不留半分的情面。

    站卒们也散了个干净。

    这几乎没有几个人烟的站点上,天气炎炎,张鹤龄只觉得自己热的厉害,挥汗如雨。张延龄脸抽了抽,老半天后,还是乖乖的从自己的包袱里取出了蒸饼,捏了一小半,先伸至张鹤龄面前:“哥,要不……我们自己吃自己的吧?”

    张鹤龄确实饿极了,接过就一口吞咽下,这蒸饼几乎没有水分,何况……还是玉门关这样的地方,因而急急咽下,张鹤龄脸便胀的通红,一手摸着自己的脖子,一手伸向张延龄道:“水,水……”

    …………

    京师……

    一封快报,送至了通政司。

    通政司不敢怠慢,火速将其送入宫中。

    紧接着,进行票拟的刘健大抵看了一眼奏疏,随即便豁然而起:“这奏疏……当真是泉州市泊司快马送来的?”

    “这……这岂会有假,上头的火漆……”

    刘健才缓了一口气,他随即命人叫来了李东阳。

    方才自己确实失态了。

    这样的奏疏,怎么可能有假呢。

    “刘公……”

    “宾之,你来的正好,泉州送来了快报,说是铁甲舰队已靠岸补给,不日,舰队即将北上,抵达天津卫,咱们的皇上……回来了。”

    李东阳一愣,随即道:“皇上回来了?却不知……战况如何?”

    “这……”刘健倒是显得谨慎,虽然他心里十之八九的认为,这肯定有什么好消息,不过现在却不敢说:“我等立即去见太子殿下吧,事不宜迟。”

    李东阳脸色凝重,点点头。

    …………

    翰林院里。

    一名翰林自待诏房里取了一份奏疏,送至文史馆,预备封存。

    这都是朝廷的规矩,一切的奏疏和圣旨,都需送翰林院,而后分门别类。

    对于这翰林而言,这不过是最寻常的奏疏。

    因而……他如往常一般,先至文史馆,而后先提笔记录,与文史馆的翰林进行接洽。

    此时……恰好王不仕踱步而来。

    这翰林一见王不仕,格外的热情,立即打招呼:“下官见过王学士。”

    王不仕朝他微笑,现在他在翰林院,乃是炙手可热的大红人,不但因为他是学士,更是因为大家都认为他博学多金,愿意信服他。

    想想当初……多少人对他指责,再看看今日,实是令人唏嘘啊!

    王不仕又有奏疏来存档了?”

    “正是……是泉州市泊司的。”翰林回答道:“其他的奏疏,票拟和批红之后,两个时辰之前就送来存档了,偏偏这一封,似乎是刘公拿去了奉天殿,见了太子殿下,所以再送去司礼监时,便有些迟了。”

    “噢?”王不仕眉一挑,便轻描淡写的道:“如此说来,这说不准还是加急的急报呢。”

    “还真是。”这翰林笑呵呵的道:“王学士真是明鉴哪,确实是加急送来的,直接急递铺通传。”

    王不仕摘下了大墨镜,他的眼底深处,似是闪动着什么,随即……他道:“刘公和李公,自奉天殿回来时,是什么时候……”

    “理应去了一个时辰吧,一个时辰之后又回了内阁……”

    王不仕点头,而后面色平静的道:“噢,赶紧存档吧。”

    这翰林倒不觉得奇怪,同僚之间,彼此说一些闲话,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王不仕却重新戴上了墨镜,此时……谁也无法从他的眼睛里观察出什么。

    这封存的奏疏,是不允许有人打开来看的,只记录下封皮上的日期和疏名即可。

    随即,便有文吏将其送至库房,束之高阁。

    一般情况,若非将来修实录时,再不会有人在乎它。

    当日,王不仕下值后,回到自己的百亩大宅!

    这百亩大宅,可是靠着宫城,到了如今,已是有价无市,却一户人家,占地百亩,这已不再是有银子这样简单了,说是富可敌国,也不为过。

    进入了庭院,便听到邓健的声音:“你们这群狗东西,都站直了,站直了,平日里养着你们,你们却敢偷懒,当初老子给我家少爷斟茶递水的时候,那可是看着少爷的眼色行事的,他饿了,就是不开口,我亦和他心有灵犀,给他预备膳食。他渴了,只一个眼色,我便递上茶水。再看看你们,看看你们这些狗东西,我今日非要整一整这门风不可。”

    却见一群奴仆站成一排,邓健一声绫罗绸缎,抬腿对准一人的腿便要踹。

    奴仆们皆是战战兢兢的。

    王不仕此时咳嗽一声,朝邓健道:“邓健,你来。”

    邓健见了王不仕,方才收了脚,可面上却是不忿:“今日饶了你们,下一次再见你们这般懒惰,非要将你们打发出去不可,一群狗东西……啊呸……”

    待到了厅中,王不仕已是坐下,只看了邓健一眼,随即道:“立即给王家下头的大小掌柜们传话,抽调所有的资金,准备重仓压入四海商行,这四海商行的股票,市面上有多少,就买多少。”

    邓健一愣:“四海商行?这……这……”

    王不仕意味深长的看了邓健一眼:“陛下和你家少爷,要回来了。”

    邓健身躯一颤,一脸意外的道:“什么?”

    一想到自家的少爷要回来,这个历来在王家吃里扒外的家伙,像是被利箭击穿了他的心脏,他颤了颤,热泪盈眶道:“回……回来啦……我便知道我家少爷必定吉人自有天相,何时回来的,我……我去天津卫。”

    “还早呢,这只是老夫的猜测。”

    邓健一愣:“敢情不是准信?”

    “八九不离十了。”王不仕道:“泉州市泊司突然送来快报,这太蹊跷了。若只是寻常的奏疏,也不至会引起重视。可是听闻刘公和李公,却立即带着奏疏去见了太子,这说明什么,这说明这份奏疏里,定是陛下和镇国公的消息。可是……刘公、李公去见了太子,不过一个多时辰而已,这……就更值得玩味了,依老夫的猜测,这看来……定不会是噩耗了。你想想看,倘若是噩耗,陛下和镇国公若有失,这是……何等的大事,如此的噩耗,必定要震动天下,太子身为人子,也定需刘公和李公拿主意,君臣需先商议和敲定好许多的善后大事,莫说是一个时辰,便是十个时辰,这刘公和李公,也未必能从奉天殿里出来。”

    “既然是陛下和镇国公平安而回,那么……对于当今皇上,老夫还是略有所知的,他性子历来冲动,此番出海,若是不踏破楼兰,断不肯回来!既然他们回来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皇上此番,定是大胜而回,这区区的佛朗机,已是成为我大明探囊之物了。”

    “如此大捷,即意味着,自此之后,我大明海外再无敌手,而最利好的是什么呢?”

    王不仕凝视着邓健,却不等邓健回话,像是自问自答一般,一字一句道:“最大的利好就是四海商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