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塔尔隆德的繁星

    洛伦大陆北部边缘,崭新的港口城市“北港”已经初具雏形,尽管距离成为一座真正繁华的交通枢纽尚需时日,但这座集中了帝国最先进技术、得到大量资源和人力支持的重要城市如今已经可以显露出些许日后的辉煌规模。

    长长的海岸线旁,笔直宽阔的港口大道贯通东西,由钢筋水泥浇筑、带有永固魔法附魔的栈桥从码头区向北延伸,一路笔直地探入大海,大规模防波设施依托着近海浅水区建造,在港口外形成了宽阔的折尺形堤坝,又有大量顶部镶嵌着符文的尖塔从堤坝两侧的海水中探出,在符文光辉所及之处,港口内的海面得到了进一步的平静。

    这些皆是来自海妖或娜迦的技术如若由人类自己来研究,还不知道负责建设北港的魔导技师和工匠们需要花费多长时间从零探索。

    在港口另一侧,则是北港的城区建筑群,除了四通八达且比一般城市更加宽阔平直的道路之外,这座位于人类诸国最北方的“边境之城”最大的特点便是分布在城区各处的高塔。这些高塔耸立在楼宇之间,其表面除了闪烁微光的符文覆板之外,还有大量从塔内延伸出来的金属管道,这些管道上端连接着硕大的魔导装置,下端则延伸向周围的城区,以及设置在高塔基座的热源工厂这些无处不在的高塔和管道共同构成了北港市巧妙且庞大的热力网道,同时也是迄今为止塞西尔帝国最先进复杂的供热系统。

    正是由于这些热力网道的存在,人类才能在这片寒冷的土地上站稳脚跟。

    “冰雪公爵”维多利亚维尔德站在一道宽阔的栈桥尽头,迎着海风注视着海浪涌动的方向,数名娜迦和海妖则站在她身旁,其中一位有着黑色长发、眼角长有一颗泪痣的美丽海妖以长长的蛇尾撑起身体,回头眺望了一眼城市的方向,有些感慨地说道:“发展真快……繁荣的商业果然是一座城市的活力来源……”

    “卡珊德拉女士,你们海妖王国的商业活动不繁荣么?”维多利亚回过头,有些好奇地看向黑发海妖,“我好像很少听到你们谈论那片艾欧大陆的情况。”

    “海妖王国……海妖王国和大陆上的情况不一样,”被称作卡珊德拉的黑发海妖想了想,笑着说道,“我们当然也有商业活动,但我们的社会节奏更加缓慢,商业也并不如陆地上活跃就像您所知的那样,我们是乘坐一艘大型飞船来到这颗星球的,而在漫长的岁月里,我们大部分的社会活动都围绕着那艘船以及迫降点周围的少数几座卫星城展开。当然,这种局面最近已经有些改变,在娜迦成为海妖国度的一部分之后,我们的社会得到了新的活力,只不过从整体上,我们仍然是一个慢节奏的族群。

    “另外还有一点我需要纠正您,维多利亚女士尽管我们的领土包括艾欧大陆,但实际九成以上的海妖都生活在大陆周围的海床上。我们对陆地的兴趣仅仅是因为那上面多少还有一些矿藏,但和丰饶慷慨的海洋比起来,它还是很缺乏吸引力。所以如果您对海妖们感兴趣,不应该打听大陆,应该打听我们的深海。”

    “丰饶慷慨的海洋么……”维多利亚若有所思地低声说道,“我们的陛下也曾经如此描述大海……”

    一阵海风吹来,送来了远方海鸟的鸣叫,留着蓝色中长发的深海女巫薇奥拉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打断了维多利亚和卡珊德拉之间的交谈:“时间差不多了,卡珊德拉。”

    黑发海妖回过神来,看了一眼防波堤外起伏的海浪,身后长长的蛇尾慢慢卷曲舒张:“永恒风暴啊……我还真挺好奇那底下是什么情况。”

    一旁准备随行的数名娜迦开始检查各自需要携带的武器装备,维多利亚则对卡珊德拉点点头:“总而言之,非常感谢你们愿意帮这个忙说实话,如果你们不出手,我们现在想要探查永恒风暴的情况确实十分困难。”

    “我们是朋友,举手之劳罢了,”黑发海妖笑着摆摆手,“而且说实话,我们本身也对那片海域很感兴趣,只不过多年以来那地方始终被一种强大的能量场笼罩,连我们都游不过去罢了。现在风暴终于消散,这是个满足好奇心的好机会。”

    一边说着,这位海妖女士一边摆动着长长的尾巴,蜿蜒蛇行地向着防波堤的边缘走去,数名娜迦则紧随其后,维多利亚站在后面目送着这支准备前往北方海域探查情况的特殊侦查队伍,直到看着他们从防波堤边缘一跃而下,身影消失在茫茫起伏的海浪中。

    “愿他们一切顺利,”留在堤上的薇奥拉收回了望向海面的视线,随后微微摆了摆身后长长的尾巴,有些好奇地问道,“话又说回来,我们都开始正式探查永恒风暴的情况了,拜伦将军和那艘寒冬号还不返航么?”

    “寒冬号还在东部海域执行巡航任务,预计至少会持续到复苏之月下旬,”维多利亚摇了摇头,“对于一艘设计目的是执行远距离、长时间海上作战的舰船而言,这种长期任务是非常有必要的检验手段,而且我们也能借这个机会验证海军的训练效果,收集许多远洋航行的经验。”

    听着维多利亚的解释,深海女巫薇奥拉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而一旁曾经身为高阶风暴神官的娜迦鲁道夫则忍不住嘀咕了一句:“就只是执行训练和测试任务么?”

    维多利亚脸上没什么表情:“……至少那艘船和我们的水兵们确实需要执行训练和测试任务。”

    ……

    极昼时的塔尔隆德大陆边缘,只有黄昏与白昼的轮回交替,巨日在地平线上起伏升降,让人难以分辨一天中的准确时刻,梅丽塔站在营地边缘的一处高台上,眺望着地平线上壮丽的巨日冠冕,分辨了很长时间才模模糊糊地判断出现在应该是一天中的“午夜”。

    从苏醒到现在,她很少有休息的时间,但即便如此她还是没多少困倦艰难的局面以及无数需要帮助的同胞就是她此刻最大的动力,而且和几乎没有休息的卡拉多尔比起来,她觉得自己已经休养够长时间了。

    脚步声从身后传来,梅丽塔回过头去,看到化为人形的诺蕾塔正走上高台。

    “你果然在这儿,”白龙诺蕾塔带着早有所料的表情,“这里差不多能看到整个营地我也喜欢来这儿。”

    注意到梅丽塔一时间没有开口,脸上也满是心事重重的模样,诺蕾塔轻轻叹了口气:“你还在想刚才开会时讨论的事情?具体在想什么?”

    “在想建造更多避难所以及去海岸边开拓渔场的事情,”梅丽塔说道,“而且在这个过程中总是忍不住会想到人类……洛伦大陆上,我负责接触的那些人类。”

    “塞西尔?”诺蕾塔扬起眉毛,“倒也是,我们现在的局面确实很容易让你联想到当年的他们。同样的废墟中重建一切,同样的难民境遇……不过如今的塔尔隆德可远比黑暗山脉环境险恶,而我们要面对的生存挑战也远远超过那些人类。”

    “相对应的,我们也远比那些人类有更强的力量,不是么?”梅丽塔看向自己的好友,“虽然我们失去了植入体,失去了增效剂,还失去了工厂和整个社会体系……但仅凭尖牙利爪,龙族仍然是相当强大的生物。”

    听到这句话,诺蕾塔却突然沉默下来,片刻之后才开口,语气似乎十分复杂:“是啊,仅凭尖牙利爪,龙族仍然相当强大……所以在找到你之前,我和卡拉多尔以及杜克摩尔长老便曾经讨论过这一点。你知道我最糟糕的联想是什么吗?”

    “你最糟糕的联想?”梅丽塔有些好奇地问道,“是什么?”

    “还记得那些故事么?”诺蕾塔看向营地的方向,目光落在那些正利用回收来的废弃材料修理设备、用龙息融化钢铁焊接隔离墙的龙族身上,“那些老套的英雄冒险故事,那些被称作古典暗面体系的小说和诗歌。”

    “……巨龙在人类世界肆虐,占据城堡和高塔,掠夺宝物,绑架公主与王子,从国王手中接受供奉……之类的?”梅丽塔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些画面,她意识到诺蕾塔的言下之意,脸上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你是不是想多了?”

    “现在看来我似乎是想多了,大家在这片废土上苏醒之后想到的第一件事是重建家园以及救助同胞,但每当安静下来的时候,我仍然会忍不住胡思乱想,”诺蕾塔自嘲地笑着摇了摇头,“这片废土是如此巨大,还有许多幸存者被废墟阻隔在广袤的大地上,而他们……或许并不像这里般还有希望。当他们足够饥饿,当他们意识到曾经负责审批离境许可的神殿机构和评议团都已经不复存在……你觉得他们需要多久会想到更加温暖的人类世界有着比这里富足得多的食物?而且那里还没有辐射、寒风以及游荡的元素生物。”

    梅丽塔真的不曾想过这方面的事情,而在听完诺蕾塔的话之后,她在惊愕之余很快便沉默下来,一直沉默了半分钟才突然说道:“……我们不能退化为野兽我们是文明且理智的族群,怎么能……”

    “我们的文明已经不在了,而体面和骄傲最终都会让步于现实哪怕我们是龙也一样,”诺蕾塔一字一句地说道,“当然,我们中的大多数会选择骄傲地面对这片废土,但说不定会有少数……哪怕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他们说不定会选择卑劣的路。”

    “……迎接他们的不会是冒险者的刀剑和弓矢,而更有可能是塞西尔北疆的奥术飞弹防空炮以及提丰人的激光阵列,”梅丽塔摇了摇头,“那些老套的故事只是故事而已,人类也不像故事中的那样软弱可欺。曾经的他们或许远比塔尔隆德弱小,可是今天……不一定了。”

    “但不可否认,失去社会束缚之后陷入绝望的龙族仍然是个非常大的隐患,我们的先天力量太过强大,而这一季文明大多数凡人的起始点却过于弱小,”诺蕾塔叹息着,“所以我们才必须想办法我们不能让骄傲的族群堕入那样黑暗可鄙的状态,而目前我们能做的,也是最当务之急的事情,便是给旷野中可能存在的其他幸存者们带来一些希望。”

    “带来一点希望?”梅丽塔下意识地重复道。

    “你提出的那个点子确实很棒,”在黄昏般暗淡的天光下,诺蕾塔突然笑了起来,“或许连你自己都没意识到它有多棒。”

    “我的点子?”梅丽塔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哦,你是说点燃火焰?其实我也就是突发奇想……毕竟我在人类世界活动了那么长时间嘛。”

    诺蕾塔仍然保持着微笑,并回头看了一眼营地西南角落一处最高的废弃塔哨:“巴洛格尔大人就要点燃火焰了据说他修复了一个从废墟里挖出来的增压装置,那东西喷吐出的火光足够跨越整个平原……”

    梅丽塔也下意识地把目光投了过去,在暗淡的天光下,在没有任何附加滤镜以及视觉增强系统影响过、最原始自然的视野中,她看到了那座高高的塔楼,那塔楼顶端的平台上有模模糊糊的影子在晃动,还有一点火光偶尔闪亮。

    她眨了眨眼,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而就在这个瞬间,冲天的火光伴随着一阵增压轰鸣声骤然撕裂了这个昏暗的黄昏!

    一道巨大的焰柱升腾起来了,仿佛贯穿天地般刺破阿贡多尔废墟上方浑浊昏暗的天空,明亮的光芒诚如诺蕾塔所讲的那样,在整个平原上都能看得到。

    营地中的许多龙都被这道火光吓了一跳,纷纷抬起头来看向塔哨的方向,甚至就连那些正被增效剂反噬所折磨的、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龙族们,也一时间被吸引了注意力。

    梅丽塔淡紫色的眼眸中倒映着营地中升腾起来的火光,她有些惊讶,过了几秒才移开眼睛。

    她看向营地之外,视线扫在污浊云层覆盖着的暗淡平原上。

    起伏的焦枯大地,狰狞撕裂的城市废墟,熔融扭曲的钢铁残骸,一切都笼罩在静谧昏暗之中。

    阿贡多尔废墟营地中升起的,竟是这天地间唯一的火光。

    梅丽塔站在高台上眺望着远方,眺望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她终于遗憾地叹了口气,一旁的诺蕾塔则轻声说道:“或许他们还没有看见,也可能是他们打出了信号但我们看不……”

    一点微弱的火团突然出现在梅丽塔和诺蕾塔的视线中,它从地平线的尽头升起,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便消散在天空中,但几秒种后又有一团同样的火焰在同样的地方升腾起来。

    诺蕾塔剩下的话没能说出口,她和梅丽塔一同瞪大了眼睛,而短短几秒后,又有新的光芒出现在她们的视野中那光芒来自另一个方向,是一道闪电,明显由魔法制造的闪电。

    紧接着,是第三个、第四个信号。

    或是微弱的龙炎吐息,或是一道明亮的闪电,亦或者只是一道突然从废墟中冒起来的烟尘,它们仿佛是在纷纷响应着阿贡多尔的火焰,从荒芜焦枯的平原各处升腾起来,大大小小,有远有近。

    其中最近的一个信号甚至就在营地附近。

    梅丽塔的眼睛睁得很大

    在昏沉阴暗的天光下,这些微弱的光芒竟如繁星般闪亮。